鬼墨的报复(新年快乐)

    熟悉的大街,熟悉的图书馆,熟悉的房屋。睍莼璩

    那是她生活的现代,也许回到那里是不是更好呢?是不是就可以休息下,不用那么累呢?

    南宫澈的皇家别院里。

    飞雪簌簌而落,洒在阔叶的杉树之上,在叶面上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积雪,雕有螭兽的屋檐之上挂着柳叶般的冰丝,随着风势,有些摇摇坠。

    宇之中,炉火明亮,将内染得酡红一片,杨曦儿守候在云雀灵的旁边寸步不离地照顾着。

    上的云雀灵不停的出着汗,嘴里不停的呓语,眼眸紧闭着无论怎么叫都不肯醒来。

    云雀灵睡得昏昏沉沉,迷蒙之间她似乎做了一个梦,她的周围白烟缥缈,仿似到了瑶池境地。她置于茫茫云海之间,边乃是汉白玉雕砌而成的九曲回廊。

    “这是哪里?”面对着恍若仙境之地,云雀灵菱唇微启,脱口问道。

    问话声之后,乃是绵长的回音,萦绕在耳侧,久久挥之不去。

    云雀灵眼眸抬了抬,隔了一会儿,便听见一阵流畅婉转的琴声在耳畔响起,那琴声奏的是(青花瓷),仿佛就是那年那个绚丽的舞台上,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弹奏的一曲悠扬的曲调。

    她缓缓抬步,顺着那琴声寻了过去,一路行去,脚尖滑过一缕缕烟魂,波动的是那颗沉寂已久的心。

    听着那琴声愈来愈近,云雀灵的心却是突突地跳动起来。

    晃眼之间,却见那篇茂密的竹林之中一抹白影翩然而立,风姿绰约,他盘膝而坐,在他面前放着的是一把上好的精致疏离琴,那熟悉忧伤的曲调却注入了她的心间。

    “莫如风……”云雀灵在见到那个弹琴的人后,抬起了手呼唤起来。

    男子在听见呼唤声后,停止了弹琴的动作,转回眸,定定地看向她,只不过,那曾经深款款的眸中却是带着无尽的冰凉。

    “你是谁?”

    他薄唇轻启,淡淡地问道。

    云雀灵张唇,回得自然:“我是雀灵啊……”

    莫如风蹙眉,凝思一阵后,说道:“我不认识你。”

    云雀灵眉毛拧住,双拳紧握于侧,莫如风竟然说不认识她了,他忘了她么?

    正上前询问,却听得一甜美女声在耳畔响起:“风,花园里的玉兰都开了,我们去赏花吧。”

    莫如风闻言,唇边漾起一抹温柔醉人的笑容,他回道:“好。”

    云雀灵看着那渐渐而出的女子,眼眸瞪得老大,萧凝烟?她怎么在这里?她不是跳下悬崖了么?

    “莫如风,你不要走!”云雀灵抬手想要上前去拉扯莫如风的衣衫,却见那相携而去的两人瞬时之间便消失在了眼前。

    “啊——”

    云雀灵一声低吼,惊出了一冷汗,她猛然间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

    “灵儿,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啊”杨曦儿被云雀灵这突然的鲤鱼翻的坐起来,吓的够呛。

    “曦儿?……我这是怎么了?”云雀灵眼神空洞的盯着杨曦儿,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梦境中回过神来。

    “你昏睡了一天一夜了,你怎么那么不珍惜自己的子”杨曦儿有些责备的道,把她扶起,后面给她垫了一个枕头,让她坐起来靠着没那么难受。

    “睡了一天一夜?莫如风呢?他在哪儿?”云雀灵有些急了,自己怎么昏睡了这么久。

    “他去找萧凝烟了,到现在还没回来”杨曦儿端过粥吹了吹说道。

    “我要去找他”雀灵说着就翻,杨曦儿看见马上按住她。

    “你这是做什么?你子还没康复,不能下地”杨曦儿赶紧阻拦道,雀灵的脉搏很不正常,似乎有点不受规律的跳动着,但是又看不出什么大概。

    “我……”雀灵咬着唇,心底忐忑不安。

    “你放心,莫公子找到萧凝烟就会回来的”杨曦儿安慰道。

    &n

    bsp;把粥一勺一勺的喂进云雀灵的肚子里面,知道哪碗粥见底,杨曦儿才扶着她睡下。

    “你莫要多想,休息下,养好子才是”杨曦儿给她掖了掖被角,然后端着碗出去了。

    雀灵一直盯着天花板发呆,眼神很空洞,心口很痛,她很怕,怕那个梦是真的,难道莫如风真的要离开她了么?什么时候自己变的这么畏头畏尾的了?难道是从上的那一刻开始。

    第二天清晨,绚丽的阳光洒进屋子里,让空气中充满了一阵暖意。

    “灵儿,不好了!!莫公子被邪医鬼墨子抓走了!”杨曦儿一大早就跑进了云雀灵的屋子里。

    “什么!”哐当一声,雀灵手里的水杯应声而落,她睁大眼睛,一时间忘记了动作。

    “真的,灵儿,他们去了葬碟谷,因为萧凝烟她……”杨曦儿犹豫着,但是她的表已经让雀灵明白了一切,肯定是萧凝烟已经死了,所以鬼墨子才会抓走莫如风。

    突然,窗外一个鬼魅的影子闪过,然后杨曦儿等人就被点了xue道。

    叶绝尘等人收到消息的时候,看到杨曦儿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瞪大了双眸。

    “曦儿……”叶绝尘一个箭步过去,解开了杨曦儿的xue道,一双星眸充满了焦急之色。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雀灵呢?”叶绝尘扶着杨曦儿不让她倒下。

    “被鬼墨子抓走了,快!快去救他们!”杨曦儿因为站了太久有点头晕。

    南宫澈听后马上吩咐侍卫往葬碟谷而去。

    暗的地牢里,莫如风一白衣静静的坐在那里,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

    他经过了两天两夜的寻找,终于在崖底找到了萧凝烟的尸体,全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唯一能确认份的是她还未被烧完的粉色衣裙的一角。

    莫如风闭上凤眸,心里有些沉痛。

    萧凝烟一死,那么那个血咒就不能解除了,而且他从来没想到过,萧凝烟会以这样决裂的方式离开。

    是啊,前三世她不也是这样么?这一次可能难逃此劫了,血咒一定会进一步加强,破解更难了,而且下一世他和雀灵都没有再次投胎做人的机会了。

    若是自己就此被鬼墨子杀死,那他也认了,只要能保护到雀灵,他什么都愿意做。

    “进去!”

    突然牢门被打开,云雀灵被绑着手推了进来。

    “灵儿……”莫如风看到是云雀灵赶紧跑过去扶着她。

    “风……”雀灵轻轻呼唤,这一个字包含了多少的相思意。

    一丝阳光从缝隙里面洒了进来。

    莫如风侧眸望着云雀灵,微光下,女子美的容颜如玉般光滑,琼鼻之巅点着一滴微弱的清辉,玲珑剔透,长而密的睫毛向上卷翘,如花间翩跹的蝴蝶。

    莫如风紧紧的抱着这个让他牵肠挂肚的人儿。

    “萧凝烟她……”

    “她死了,血咒解除不了了”莫如风把头倚在她的发间说道。

    雀灵微微一愣,然后她伸出柔软的双手,捧着莫如风绝美的脸庞,星眸望着他的眼睛,无比真诚的说:“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活一天,我也无怨无悔”

    “灵儿……”莫如风动的低喃。

    “风,我们逃吧,等逃出去就成亲,哪怕是一天的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云雀灵认真的说道,她现在什么都不顾了,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其他的深仇大恨对她来说都无所谓了,说她自私也好,说她没心也好,她都顾不了那么多了。

    “恩…….”莫如风抱着她重重的答应,没人能看到他洁白的额头上那些细微的汗珠。他被鬼墨子下了蛊…….

    隔了一会儿,云雀灵正了正声色,低声问道:“风,你找到逃出去的方法了么?”

    莫如风颔首微笑道:“正在等待时机中,最关键的问题是,要等叶绝尘先将你弄出去先。”

    “嗯,我也会伺机寻着机会逃出去的。

    ”云雀灵握住了莫如风的手,期盼道:“风,答应我,不要将我舍弃,我等着你下半辈子的福呢。”

    莫如风多与云雀灵待一分,内心的痛楚就会痛苦一分,然,他却一直强颜欢颜,只因不想让心的人儿担忧,他回握住云雀灵弱的葇荑,许诺道:“我会的。”

    “呵呵……莫如风,我当真是有些低估了你的能耐,你小子倒是能装的啊?”本是郎妾意的环境之中竟然生生地冒出这么一句森森的话语来,让那本是相拥而坐的二人惊愕了一番。

    云雀灵转眸看过去,发现那鬼墨子竟是如鬼魅般的站在了栏杆之外,正用一种高姿态俯视着他们呢。

    “你说什么?装什么?”云雀灵接着话语问了起来。

    莫如风凤眸微眯凝望着鬼墨子,他果真是一个落井下石的人,他当真不愿意见得自己有半点的好。

    鬼墨子犀利的眼神扫在雀灵上,没有回答她的话,只讥讽道:“你个丫头,居然害死了我的烟儿,我就让你们两生不如死“

    云雀灵见鬼墨子岔开话题,倏地一下站立起,质问道:“你方才那话什么意思?”

    鬼墨子看着凌萧若那副炸毛的神,悠然自得地说道:“呵呵……小丫头,想要知道什么意思你就求我”

    “你一个长辈,整天地刁难小辈,你觉得有意思么?萧凝烟是自己自寻短见的,管我们什么事,照我说她就是罪有应得,活该!”云雀灵气急了,她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一看到鬼墨子那样,她就浑不得劲儿,气不打一处出来,径自地就冲他吼了起来,完全体现了现代人的血气方刚。她现在对萧凝烟仅有的愧疚都没有了,是的,像萧凝烟那种恶毒的人,早死早超生。若不是她先算计了她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说白了还是她自己不好!

    可是,这气是发了,那后果自然也是严重的,鬼墨子气得额上青筋直冒,直接命令下属道:“将这个死丫头给我扯出来!”

    一声令下后,四处蹿出几个人涌进了牢房之中,云雀灵见状回握了一下莫如风的手,用眼神与他交流了一下后便被那些人给押了出去。

    待云雀灵被押走后,鬼墨子看着神态怡然的莫如风,问道:“怎么样?我的好徒儿,这蛊的滋味怎么样?留在上多一天,它的毒就会深一分,痛楚也就会加剧,当然,你若没有的话,这蛊对你也没什么用处,可是……你会忘记那份么?你错就错在上不该的人!我的烟儿……我可怜的烟儿!你答应过我要娶她,你却上了那个丫头!还死了我的烟儿”鬼墨子哭的伤痛绝,他并不知道萧凝烟是自寻短见的,他只知道一定是雀灵和莫如风害死她的,他要为她报仇!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