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咒一直都在

    “我只知道这宝图分四角,却不知道它的正真用处”云雀灵轻轻的说,她知道的不多,莫如风说过只要宝图收集齐全,那么可以找出“水玲珑”那么那个血咒就可以得到解除,只是要哪个人的血。睍莼璩。。。。。

    顾月寒见她果真不知便娓娓道来:“两百年前,九州大陆一统天下,被成为金鳞皇朝,后来不知为何忽然出现了域龙宝藏一说,金鳞默念群雄四起,逐鹿天下,开始了争夺宝藏之战,那是一场旷古之战,整整打了二十五年之久,可是打了这么久却仍旧没能找到宝藏的下落,经过这一场战争天下四分,才形成了现今的四国。”

    “哦。”

    云雀灵点了点头,那个哦子被她拖得老长了,面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内心里却暗自腹诽起来,故人就是无聊啊,不是争权就是夺势,要不就打仗找宝藏,八卦一点的就一堆女人抢一个男人,搞搞婆媳斗争,想想怎么一举得男,他们能不能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比如发明一台空调可以在炎的酷暑降降温,又比如说发明一部手机让九州大陆的沟通从心开始?

    哎,扯得有点远了••••••

    一想起权势斗争便不免想起了苏家之事,说什么通敌叛国,勾结番邦,现在大仇还未报,杨德还在逍遥法外。

    收起思绪,云雀灵耐心的找起出口来。

    终于,她沿着微弱的亮光,找到了出口。

    出得山洞后,云雀灵转看着那缓缓合上的石门,低嗔道:“四张都齐全了,有点太顺利了点?”

    “小小你在嘀咕些什么?”顾月寒看着有些神神叨叨的子青,面上带着不解问询起来。

    “嘿嘿,”云雀灵干笑两声后从袖中拿出宝藏图将那羊皮地图放到地上仔细的揣摩了起来。还有两张在莫如风哪里,这一角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看着蹙起秀眉的云雀灵,顾月寒把自己的一张宝图一角递了过去。

    “这石洞原是小小你发现的,地图也是你看见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把这一角也送你把,反正我也没用” 若是这最后的子还能帮到她,他何乐而不为呢?她那清澈的双眸,露出了对宝图的兴趣,虽然没有那贪婪宝图的眼神,但是顾月寒还是看出了她对宝图的兴趣。

    “你不要?”云雀灵长大嘴巴,不敢置信,这天下怎么有不财的人啊?

    “我说送你便送你,就当你今后嫁我的嫁妆吧”顾月寒笑得很灿烂,像孩子一样。

    “谁要嫁你!自作多啊”云雀灵被他的表逗笑了,她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他肯定看出了自己对宝图的兴趣才会这样,但是他的歉然和呵护让她感到愧疚。

    云雀灵不客气的收起了宝图,为了破解哪个血咒,她也不好推脱了,找到“水玲珑”再给顾月寒找神医,时间虽然有些紧迫,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够的。

    “寒,等我,等我找到莫如风后办完事,我会回来找你,我们一起去找神医,我一定会找人医好你的”云雀灵看着顾月寒,目光真诚的说道。

    “小小,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的”顾月寒笑了,如同三月里的桃花,绚丽无比,他已经无所谓了,只要小小觉得幸福,在这余下的子里面能见到心的人,他已经知足了,他不敢奢求太多。

    云雀灵出了山洞后便朝外行去,在外折腾了一宿也该回去了,一面莫如风担心,还有,她还要去看看那个萧凝烟的下场呢,看看她有没有被她的毒药给疼得死去活来?哎,那丫头的命怎地就那么好呢?看来她不用生不如死了,只要她对自己说一声道歉的话,只要她能陪她去找水玲珑献上自己的鲜血的话,那么解药她也就双手奉上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她其实意之还是很善良的,除了睚眦必报以外••••••

    顾月寒看着凌萧若渐渐走远的影,桃花眼里面闪过一丝落寞。

    “小小,我会帮你的,哪怕那个女人不献上自己的鲜血”顾月寒轻声道,他已经明白了全部事,对于萧凝烟他本就要报仇的,所以在看到他把云雀灵丢下湖后,便让人通知了杨宵等人,他是个有仇必报之人,既然她敢利用他,哪他就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云雀灵回到了皇宫,问了南宫

    澈,但是他表示没有看到过莫如风,云雀灵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苏永年哪里。

    一进门,杨曦儿便看到了云雀灵,高兴极了,快不的扑了过来。,

    “灵儿,你去哪里了,我们都好担心”杨曦儿嗔怪了云雀灵一句。

    “曦儿?你们怎么到红南了?也不提前通知”云雀灵看到曦儿又惊又喜。

    “我们老早就出发来了”杨曦儿笑道,他们接到叶绝尘派去番邦的士兵的快报,才知道原来月璃公主被掉了包,送去了红南当和亲公主。气愤之下叶绝尘带着她连夜赶路直奔红南,在半路上收到了莫如风的信号,知道月璃安全被送到苏永年这里,才放心,现在他们才刚到就知道雀灵不见了,而且莫如风去寻人也半天没小心,他们正着急呢。

    “二哥,看到如风了么?”云雀灵盯着苏永年问道。

    “大哥找你去了,昨夜一夜没归,你没看到他?”苏永年蹙眉。

    “我这就去找他”云雀灵现在特别想见到莫如风,她要告诉他藏宝图她已经收集全了,他们可以出发去找“水玲珑”,哪个血咒再也不能阻碍他们了。

    说完脚底生风出了院门。往南边而去。

    云雀灵焦急的来到南山,发现了些痕迹,便沿着痕迹来到了一座茅草屋前。

    还没等云雀灵搞清楚状况,却见莫如风朝她二人疾步而来,雪白的衣袍在后扬起了激烈的弧度,他走得很快,也很急,终沉静的绝美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焦灼。

    他凤眸一转便看见了朝他行来的云雀灵,云雀灵看着他心底止不住的雀跃。

    莫如风快步走过来。

    “灵儿,你没受伤吧?”

    “没“云雀灵摇摇头,星眸里面包含着满满的思念,正酝酿着如何开口,然而,还不待她起诉相思之苦时,却听某风焦急地说道:“灵儿,烟儿失踪了,赶紧分头去找。”

    失踪?!

    云雀灵在听见这两个字时,心下瞬时咯噔了一下,总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般。

    方才还无比雀跃的绪一下子全消弭而去,她问道:“风,出了什么事?”

    莫如风眸色深沉,看了云雀灵一眼,随后凤眸微闭,说道:“先找到她再说吧。”

    说罢,撂了裙摆先行一步寻找而去。

    云雀灵看着离去莫如风的背影,总觉得他看自己那一眼有些别有深意,眼眸微挑,忽然想起了自己昨夜在萧凝烟上落下的毒,那毒在两刻钟内便会第一次发作,萧凝烟昨夜将她丢到湖中之后当时回皇宫去了了,她不知道那湖离皇宫有多远,如果距离远的话,那么她还没回屋应该就会发作。

    莫如风眸底浸着一抹深沉的痛楚,莫不是萧凝烟昨夜发生了什么事?

    心下陡然一凉,云雀灵提起裙摆朝远处奔去。

    云雀灵二人在南山之上四处寻找,隔了许久云雀灵方才在一处山崖之边找到了萧凝烟,找到她时,她的模样着实让云雀灵惊了一番,只见她穿着一袭淡粉色的中衣,墨色的长发披散在后,随着山风蜿蜒飘,她赤着足立在岩石之上,稍微往后退上一步便是万丈深渊,岩石之上堆放着一堆木柴,子玲的手上拿着一根火折子,小小的火苗在她前缓缓蹿动,跳跃而舞。

    往清灵调皮的眸中毫无光彩,眸中仅有一种色彩在无边无际的张扬,那色彩是黑夜的颜色,是死亡的色彩。

    云雀灵瞳孔骤然一缩,她这是要做什么?**么?

    南山东望东海,西襟渭河,汶水环绕,以拔地通天之势雄峙于九州大陆之东,如果说昆仑山以秀为美,而华山以险致胜的话,那么南山便是集秀美险要雄浑于一体的壮丽山脉。

    南山之上多松柏,庄严巍峨,苍青葱郁,山涧之中多溪泉,不乏灵秀与缠绵。飘渺变幻的云雾平添了几分神秘与深奥。

    此时,朝阳破雾,云海玉盘,宛若一幅天然的山水画卷,可是,再美的画卷却根本入不了立于山巅之上人们的视线。

    因为,景色已不是重点。

    萧凝烟脸色苍白,单薄的衣衫仿似蹁跹的蝴蝶,在风中凌乱而舞,纤弱

    的子却仿似要飞起来一般,她看着手中的火折子,打算将那小小的火苗扔进前面的柴堆之中,她要将自己烧死,化骨成灰,因为,她的子好脏,真的好脏。

    记得昨夜师兄将她抱到屋中之后,便去打来了水,她在水中泡了好久,使劲在自己的肌肤之上揉搓着,肌肤之上的那些瘀痕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她的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泪水早已布满了眼眶,心疼得发慌,而她却根本不记得是被谁羞辱了。只记得体内那一声声的撞击,男子yin靡的粗喘,一集那双钳制她体的大掌,那双恶魔的魔掌。

    清洗完子后,师兄将她抱去了上,守候在了她的跟前,师兄问她:“烟儿,还记得你十岁时曾跟我说过的话么?”

    师兄的话让她鼻头一,泪水再度滑落出来,她又怎会不记得呢?十岁那年,桃花纷飞之时,她曾对大实行说:“师兄,烟儿长大以后做你的妻子可好?”

    师兄,她的师兄,从十岁开始,她了他整整六年,不,她她何止六年?哪是三生三世的恋,她知道莫如风不她,但是,他的边不也一直没有其他女子么?只要她努力,总有一天,他会上她的。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做着这样的梦。可是这个梦却在昨晚全部破碎了,支离破碎了。

    她被人玷污了,她不再纯洁了,她再也不能追赶上师兄的脚步了。

    这个时候,师兄说要娶她,她还能答应么?不,她不能答应,她已然失去了资格。

    她是那么的脏,师兄是那么的纯净,她怎能去玷污他?

    她不能••••••

    可是,她不要让师兄难过,所以,昨夜的她静静地伏在了师兄的肩头缓缓沉睡而去。

    今晨,她强装笑颜骗师兄说她想要吃芙蓉糕,师兄出去之后她便离开了房间。她要找一个有风的地方将自己烧了,烧得干干净净,只有烧成了灰,上的那些污秽才能全部清除。

    萧凝烟唇边扯出一抹苍白的小,手上一松,那火折子便掉入了柴堆之中,

    干柴遇见烈火时便猛烈地燃烧起来。

    刚刚到得崖边的云雀灵被自己眼前的景象给吓得惊呆了,一个迟疑间,萧凝烟脚下的柴火已经噼啪燃烧起来,云雀灵的七魄去了两魄,煞白了脸颊惊声喝道:“萧凝烟,你要做什么?”

    说话间,当她刚一有动作,萧凝烟陡然间瞪大了眼眸,当她看见来人是云雀灵时,眸中迸出浓烈的仇恨光束。

    “云雀灵?怎么是你?你是来看我凄惨的下场的吗?你如愿了吧?你若往前一步,我立刻跳下去!”萧凝烟的威胁道,云雀灵真真切切地看见萧凝烟眸中的求死之意。

    她不想活了,她要自杀,为什么?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叫她如愿了?

    云雀灵担心萧凝烟一个激动就此跃下山崖,遂止住了步伐抬手说道:“我不前进了,你莫要激动,萧凝烟,有话好好说,为什么如此轻自己的生命?”

    这个世上有什么事是不能让她再活下去的?虽然自己一直不喜欢她,但是若是真没什么血海深仇 她也不会想着至萧凝烟于死地。只要她能化解他们这几世的孽缘,她会原谅她。

    萧凝烟脚下的火焰已经越烧越旺了,脚尖处已经感受到了灼烫的感觉,云雀灵在看着那蹿跃的火苗时,心中担忧不已,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好方法去救萧凝烟,她的轻功很不好,萧凝烟站在崖边,她自然快不过萧凝烟,因此,她不能冒险。

    “发生了什么?云雀灵!都是拜你所赐,拜你所赐!”萧凝烟瞪着眼眸,泪水簌簌而落,她伸手指着云雀灵凄厉地哀嚎出声。

    倘若昨夜不是云雀灵在她上下了毒,她又怎会任人欺凌?都是因为她,都是她!

    云雀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堵得慌,因着难受,不免大声叫道:“你把话说清楚!”

    拜她所赐?讲的是她上的毒么?

    “烟儿!”云雀灵话语声刚落,却觉眼前白色影闪过,莫如风已经赶了过来。

    萧凝烟求死

    心切,她早早地便看见了莫如风,当他还未来得及靠近她时,她便俯从火堆中拿了一根燃烧的木柴将上的衣服点燃了。

    “师兄,你不要过来,你动一下我便跳下去!”

    莫如风没有想到她会如此决绝,当他看见她上那点燃的火焰时,心下沉痛,喝止道:“萧凝烟,你莫要这样,快点将上的火扑灭了,师兄不会介意的,你听话。”

    萧凝烟痛苦地摇着头,泪水滚落而下,火苗已经灼伤了她嫩的肌肤,可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疼,因为心上的疼痛比柔体上的痛楚要疼上千万倍。

    “师兄,你不介意,可是我介意,我不要这样留在你的边,因为那样太不完美了,太脏了••••••”

    莫如风不可置信地摇着头,若是她不这么死去,他会履行承诺,哪怕对不起雀灵,鬼墨子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萧凝烟就这般活生生地烧死呢?

    雀灵似乎从这一段对话中了解了一些况,莫非,莫非萧凝烟被人侮辱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云雀灵的心骤然冰凉,沉至了冰山湖底。

    “烟儿••••••”莫如风趁着萧凝烟感冲动时朝前移动了几步。

    而萧凝烟虽然感泛滥,可是晶莹泪眸中的洞察力却是十分敏锐的,她见着莫如风朝前动了一番后脚便朝崖边动了一下,一动之下,只剩脚尖勾在崖边处了,子也往后斜了一番。

    “师兄,你不要再动了,你就成全我吧,就算你今救了我,我的去意已决,你防得了一次,却不可能每次都能防得住,我早一点死去,便是早一点解脱••••••”

    她被好几个男子玷污了,这样的她还怎么活得下去?

    “不!”莫如风不愿就这般看着她死去,终是纵朝萧凝烟跃了过去。

    而萧凝烟在莫如风刚一飞跃时便毫不留恋地跃下了山崖。

    唯余那凄厉而悲恸的喊声划破了山的寂静。

    “雀灵,我诅咒你,与你相的人不能相守,永生永世都得不到真!我诅咒你!”

    相不能相守。永生永世得不到真

    诅咒,诅咒••••••

    萧凝烟的话语似魔咒一般在云雀灵耳中轰鸣。她看着那熊熊燃烧的子就这般坠落而下,她的眸中忽然胀满了泪水,喉间哽咽得难以呼吸。

    莫如风飞扑至崖边时,萧凝烟已然带着火焰坠落下了山崖。

    “不——”

    他狠狠地捶打着峭壁边那些坚硬的石头,血渍顺着掌纹缓缓落下,南山之巅云雾环绕,泪眼朦胧中,那火焰的影顷刻间便消失不见。

    莫如风血红了眼眸,陡然站立起,沿着石壁飞驰而下,寻找萧凝烟而去。

    云雀灵立在猎风之中,脑中的声响仍旧环绕在侧。

    “夜倾城,我以血下咒,诅咒你永生永世得不到真,永远无法与自己相的人相守在一起,哈哈••••••”

    是谁,是谁的声音如此凄厉而狠?

    是谁在诅咒?

    云雀灵闭上了眼眸,脑中陡然间呈现出了一幅巨大的画面,那是一个浑带血的女子,她被重重铁链挂在了城门上空,她的上有数不清的伤口,她的头发凌乱而血腥,上的血渍顺着白色的衣袍缓缓淌下,滴落在了青石地面之上。

    那女子猛然间抬头,张开了嘴,她的牙齿之上占满了血渍,她咬牙朝自己说道:“夜倾城,我诅咒你••••••”

    云雀灵在看到她的面容时吓得子陡然朝后一退,倒抽了一口气。

    这不是萧凝烟?

    “倾城,你喜欢绝殇吗?”

    “不喜欢。”

    “倾城,我绝殇,好,好,你不会跟我抢他吧?”

    “不会。”

    “倾城,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把他抢走了。”

    “我没有。”

    “倾城,我要用我的血来下咒,我诅咒你们永远都不能相守。”

    “不••••••”

    云雀灵只觉脑中胀痛不已,双手捂住头部痛苦地呐喊出生:“啊——”

    脑中的憋闷之气席卷而来,自腹腔之内朝上卷起了一大股流,云雀灵子猛地一俯,朝旁生生闷出一大口血渍。

    待吐出那口浓血后,云雀灵眼眸一翻竟是垂眸晕厥了过去。

    纤弱的子缓缓朝旁倒去,在她的子还未与地面发生强烈撞击时,随后而到的南宫澈一个箭步飞去到她的边,将她接在了怀中。

    “雀灵,你怎么了?”

    南宫澈一脸的担忧,旋即抱起云雀灵往京城行去。

    一整夜雀灵都被梦境困扰着,全冒着冷汗,她的唇瓣越来越苍白,惨白的小手一直紧紧抓住薄被,此时立在她旁照顾她的是南宫澈和叶绝尘等人,还有一个众人中医术最好的人,那人便是杨曦儿。

    “曦儿,她到底怎么了?为何还不醒来?”苏永年立在边,焦急出声。

    南宫澈也着急得不行,自昨天将她抱回之后,已经整整昏迷一天了,而莫如风也不知去了哪里,竟然也是一宿未归。

    ”曦儿,我接住她的时候,她吐了血,是不是有什么大问题?”

    杨曦儿秀眉微蹙,回道:“我替她把了脉,并未出现其他症状,现在看来,她不醒来,许是被梦魇着了。”

    “梦魇?”南宫澈和叶绝尘等人同时出声惊诧开口。

    曦儿点了点头,说道:“如今看来是这样的。”

    雀灵一直反复做着那几个熟悉的梦境,脑中浑噩一片,不知过了多久,她似乎觉得自己的心境忽然指尖开阔起来,体也不再那般的冷了,好似有一股暖流从她背心缓缓注入,让她有些冷却的子开始有了暖意。

    自从子有了暖意之后,她的梦境也不再黑暗了,转而来到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地方。她好像看见了一座座高楼大厦,穿梭不停的车水马龙。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