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图再现

    夜,渐渐深沉,沉到整个天空似乎都要倒扣过来,让人只觉压抑得紧,连呼吸都不是特别顺畅了。睍莼璩

    此时,莫如风阔步而来,墨色的发丝用了一根白色的丝带系在后,行于朗月之下,雪白色衣袍被风鼓动而起,形成了起伏跌宕的风苞。

    当他终于破解迷幻阵法带着月璃出了梅林,没想到在他们眼前的景象居然是皇宫外,奈何他只能连夜把月璃送到了苏永年哪里,便飞鸽传书给叶绝尘,回到宫中居然发现云雀灵竟是被人劫走了,还好沿着细微的**香气,他找到了这里。但是那味道却突然飘散不见了,让他在此徘徊了好久。

    “呜呜...”

    低低的抽泣声随着风声缓缓而来,莫如风本是信步而走,当他行至一处林地时却是听见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他停下步伐循声而望,当他看见离他不远处的一颗柏树之下似乎有人躺在地上时,不免眯了凤眸超前探查而去。

    当他甫一靠近时,便觉那似乎是一名女子的影,而当他再度走进,看见地上那不着寸缕蜷缩成一团的女子时,往深沉的凤眸崩裂出两道猛烈的寒光。

    月色下,女子的乌发散乱于肩,容颜苍白似雪,唇瓣之上隐有血迹,似是因着竭力排斥而咬出的伤口,曾经美如玉的上布满了青紫淤痕,层层叠叠,似层云翻滚,最让他惊悚的是,她的大腿根部还有白色的浑浊液体缓缓朝外流泻。

    “烟儿!”莫如风一个痛呼,即刻将上的衣衫解了下来罩在了她的上。

    萧凝烟此时意识混沌,当她听见莫如风熟悉的声音时,终是抬起了空洞的眼眸,他望向莫如风,早已哭干的眼眸再度云集起泪水,她颤抖着唇瓣哭泣道:“师兄.....呜呜....”

    莫如风看见萧凝烟这番模样,心下自然沉痛,他将她打横抱起,迅速转朝夜色中沉声呼道:“玄沐!”

    一个黑影咻地蹿出跪在了他的跟前:“属下在。”

    莫如风竭力遏制住口中的那股愤怒之气,冷声道:“即刻去查这里方才出了什么事!”

    玄沐眼眸眨了眨,抬眸看了一下主子怀中泣不成声的萧姑娘,又看了看地上那些已经碎裂成片的淡粉色布料,心下顿时明了,一旦明了脸色竟是变得惨白起来。

    “是!”

    玄沐抱拳之后便消失在了浓黑的夜色之中。

    “烟儿,师兄在这里,你莫要怕。”

    温柔的声音落在萧凝烟的耳畔,那声音虽柔虽暖,可却怎么也温暖不料她那颗已然冰凉的心。

    他被人侮辱糟蹋了,而今却被师兄发现了,她还怎么活下去?

    莫如风俯看着怀中的萧凝烟,她的沉默寡言让她眸中的痛色与怜惜更甚,心下一紧,他抬步朝前,抱着萧凝烟迅速消失在了山麓之中。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莫如风对于萧凝烟却也是愧疚的,若不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她就不会如此下场,也许到现在为止她依然是天界高傲的第一美人,碧玉仙子。

    是他毁了她一生,也毁了她三生三世,现在她遭到这样的不幸,他如能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管的。不管如何鬼墨子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也该把伤害她的那个人查出来碎尸万段!

    夜色朦胧,山上远远地传来几声苍狼的哀戚之声,除此以外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如此悲鸣之声却也未为南山之上平添了一份愁云之色。

    翌清晨

    云雀灵转醒之时只觉骨头都快要散架了,最近的她貌似一直多灾多难,想到这里眉头蹩了蹩,好像也不是最近,而是自从来到红南京都后就不停地在受伤,她真是有些无语问苍天了,敢问这样的子究竟何时才是个头?

    鼻端飘过荷香淡淡,云雀灵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后方才发现地处陌生之地。

    “这是哪里?”

    云雀灵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便翻坐了起来,只见周围乃是一间装饰极其简单的房间,这个房间很小,全是用竹子制成,屋内也仅有一方不大的卧榻而已。

    起了推门而出,却在见到院外那一片姹紫嫣红时微微瞪大了眼眸:“哇,好美

    的鸢尾花。”

    一眼望去,片片的蓝紫的花朵映得满目皆是,那花瓣似翩而舞的蝴蝶于绿色的海洋中纵的嬉戏。

    鸢尾花的花语有许多,其中一个便是思念,这里的主人是谁,又为何会在门前种这么多的鸢尾花呢?他在思念着谁?

    “有人吗?”云雀灵四处观望问询出声。

    问话之后却没有听见有人回应她,云雀灵踏入花海之中,心也随之愉悦起来,一面行走一面回想起了昨夜晕阙过去之前那个场景,对了,顾月寒,一定是顾月寒送她来这里的,她要告诉他,他中了萧凝烟的诡计。哪个毒素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因着想要找到顾月寒,她围着小竹屋绕起圈来,最终停留在了屋后的一片竹林里,竹林之中仿似一块休憩之地,云雀灵缓缓行去找了个石凳做了下去,手中是方才顺手牵羊得来的狗尾巴草。

    “一大早的,他到底去了哪里?”

    她叫狗尾巴草叼在嘴中,思索着顾月寒究竟去了哪里。

    就在她的眼眸四处转悠的时候,她的眼眸定在了前方一块张相不算太好看的石头之上,那石头嶙峋怪异,形状自然算不得好,却不知怎地,云雀灵一下子就被那石头吸引住了。

    云雀灵微微甩了甩头,上前躬去到那块怪异石头上摩挲起来,她拍开石头边缘那些被风沙吹过的黄土痕迹,这石头非常古怪,视乎有什么特别之处, 看着那熟悉的英文字母,前尘记忆席卷而来,却不是因着那是二十一世纪所熟悉特有的文字,而是去年在华山山谷中的那一场奇遇。

    犹记得去年在苍山的时候她与子然掉落于云雀灵栖上前,似乎不经意间碰触了什么机关似的。

    轰轰轰——云雀灵只觉自己的子陡然斜着朝下沉了过去,脚下那块土地似乎陡然间开裂,而她就这般坠了下去。

    “小小,小心!”

    低沉好听的男子声音旋即而来,云雀灵直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握住,然后,她的子不受控制地朝下跌了过去,而那个握住她手臂的人也自然而然地掉了下去。

    “啊••••••”

    眼前倏地一下变黑让云雀灵十分不适应,随着下坠的力道她不叫喊了一声。

    待她刚刚叫完,却觉眼前倏地盈亮起来,而下落的趋势也渐渐趋缓,她朝旁望去,发现自己被顾月寒揽在前。

    二人落地之后,顾月寒放开了雀灵,上下打量了下,确定她没有受伤便放心下来。

    “寒?”云雀灵在看清楚这人后,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她可是永远也忘记不了,她在顾月寒边受到的伤害,虽然他也不是故意的,甚至说是非得已,但是她就是条件反的害怕。

    看到云雀灵这么畏惧他,还不肯靠近他,顾月寒好看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落寞,他定定神,轻轻的说道:“小小,之前的事,对不起”多的桃花眼此事一眨不眨的看着云雀灵,哪双眸中的诚恳,渴望她原谅他的心,让云雀灵微微放松了警惕。

    “寒,我知道你也是中了萧凝烟的计,昨夜我之所以会掉进湖里也是她害的”云雀灵双眸聚寒的说道,随即嘴唇勾起,想到自己在她上下的毒,她应该也不好过吧。

    不过现在云雀灵想弄明白现在这个地方到底是哪里,刚才的塌陷让他们掉了下来,望望上面,叹息道:“上方的出路好似被封堵上了。”

    这个看似平凡的小岛,竟然别有洞天,她方才到底触动了什么?难道是这个地方的开关么?

    顾月寒点燃手上的火折子,一脸泰然地朝他说道:“没事,待我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

    “谢谢你寒”云雀灵还是喃喃出声,也许在不知道真相前她是痛恨顾月寒的,但是后来知道他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中毒了,她便释怀了,顾月寒是她从小就认识的,他不可能是真心想伤害她,他对她的那份意她也知道,只是她现在的心除了莫如风外再也装不下任何人了。所以她真心的道谢,包含了许多的歉意了感激。

    顾月寒闻言,唇边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因为他长得刚中带柔,是以,那一笑完全就黯淡的星辰,让月都瞬时失去了光辉,不让云雀灵看得呆滞了眼神,这个男子当真是

    美啊,他不知自己这一笑怎生地风华绝代么?

    妖孽啊,妖孽啊••••••

    穿透他俊美的容颜,云雀灵似乎又看到了另一张同样堪称完美的俊颜,本来似初夏放晴的心下瞬时疼痛起来,愁云满布,莫如风现在不知道在哪儿,自己消失了他一定很着急吧,得先找到出路才是。

    沉思了一会儿后,兀自甩开不合时宜的想法,云雀灵伸手拿过顾月寒手上的火折子开始寻找出路来,顾月寒只是愣了下,便也没说什么,则是跟在了她的后防止她摔跤。

    云雀灵在石洞中找寻起来,这个石洞很明显是人工刻意开凿的,因为石壁被打磨得比较光滑,一看就不是天然形成的。沿着石壁寸寸寻找下去,云雀灵果然又找到一个按钮,她按了一下后,她们左边的一个石门沉沉地开启了。

    顾月寒虽然看见了那些怪异的符号,不过却也没有问出声来。

    云雀灵一路寻去,不一会儿便到达了最深处,,竟然也在最深处的那间石室内找到了一张羊皮地图。

    拿着地图,运气顾灵低声叹道:“域龙宝藏图”

    顾月寒在看见那张地图时,微微震惊了下,然后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膛的里衣里,掏出了一张同样的羊皮宝图的一角。

    云雀灵看到他手里的另外一角宝图,吃惊的大叫起来:“你怎么也有这宝图?”

    顾月寒微微一笑:“我是西廊国权势最大的离花宫宫主,皇帝也要畏惧几分,这宝图是列代宫主传下来的”说完多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流光,似哀伤,落寞,他也想过靠着域龙宝图称霸天下,统一四国,但是在得知自己中了噬心毒后,他也枉然了,想通了。他之所以到这里来,是想平平静静的渡过剩余不多的子,他中满了思念的鸢尾花,想着寄托思念,他没脸再去见被他伤害的女子,尽管那么她,那么想她,但是自己曾经伤害了她,没想到苍天有眼,让他再最后的时光里见到了她。

    所以宝图,统一四国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他好不容易才克制住心被邪化的命运,虽然活的子已经不多,但是他已经变回了哪个心中只有小小的小气男了,若是这宝图的一角对云雀灵有帮助能让她开心,他送与她又如何呢?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