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学柯南很像吧

    “哈哈哈,我得仇终于报了,哈哈哈哈,下一个是你了”金花疯狂的大笑着,她已经失去理智了,心已经被报复的块感淹没了,她的缓缓的走向南宫澈。睍莼璩

    “下一个就是那践人的儿子!!让我送你们一家团聚吧!”金花嘴角浮现一缕狞笑……

    这一霎那,雀灵觉得她非常可怜。

    可怜的女人啊……

    有着这样的美貌,最后却红颜薄命。

    不仅如此,还容貌尽毁灭,还一直心怀怨恨,不能超生。

    而且,连自己还有一个亲生儿子都不知道,却把他当做自己最大的仇人。

    多么可怜的女子……她执着于这份仇恨的模样,真是令人同

    金花却敏感地发现了雀灵那份怜悯,她冷冷地一笑,似乎非常不屑。

    这丫头的什么眼神?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上有那个诅咒活不了几年,都快要死了,却还露出什么怜悯……真是傻瓜!

    金花手一挥,便有十根血红丝线从十指牵出来,在空中布成一张细密的网。

    雀灵本能地往后一躲。

    然而金花这网却奇怪地并没有朝着雀灵袭击而来,而是直接攻击向了一边痛哭不已的南宫澈!

    “住手!”雀灵挣脱开莫如风冲过去挡在南宫澈面前,怎么能让她杀了南宫澈,虽然他是星宿的儿子,但是他是无辜的,而且还帮了她这么多!

    “呵呵,我得乖徒儿,别以为有莫如风在你就猖狂了,我要杀你他也阻止不了,快让开,不然休怪我无……”金花狞笑着,手一挥,那网竟然直接从雀灵侧中穿了过去!

    “让我送你去下地狱吧!”

    南宫澈依旧没动,他沉浸在悲痛中无法自拔。

    “你不能够杀南宫澈!”事出紧急,雀灵无法再斟酌字句,直直地喊了出来。

    “灵儿!”莫如风闪来到雀灵边,双眸寒冰的盯着金花,那眼神在说,若是她敢动灵儿一根寒毛他就让她死无葬之地。

    “为什么?”金花十指尖尖在面容前晃动,现在她知道自己稳胜券,哪怕是莫如风在又怎样?大不了同归于尽,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而是一个飘忽的怨灵罢了。

    “金花,淑妃娘娘,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么?南宫澈是你的儿子!”雀灵轻轻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不相信。”金花面上呈现一种飘忽的表,她深呼吸了一口,嘴唇颤抖,“你撒谎,你撒谎!!”

    “到了现在,我何必撒谎?南宫澈的确是你的儿子,当年你被下了药,又住在连花儿的内,她拿你是刀上之,随便宰割。那一夜你的孩子被她抱出来,又拿了一个死婴过来,狸猫换太子,这么简单的招数,难道你淑妃这么些年都没有想出来么?”雀灵站在莫如风和金花两人的中间,心底除了愤怒,还有更多的悲凉。

    女人的悲哀……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果然,雀灵害怕的事来了,金花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她的长发疯狂地舞动着,好似狂乱一般,四周浮现出一朵一朵莹绿色的火焰,将室内映照得诡异妖艳:“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他是连花儿那个践人的儿子!!!他不可能是我的儿子!!我的儿子早就死了……早就死了……早就死了……”声音缓缓低沉下去,她面色比之前还要苍白,贝齿狠狠地咬着惨白的嘴唇,流出一行碧绿色的血迹,诡异,又可怜,“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也许,此时她的心中,震惊、意外和自惭已经压过了喜悦吧?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雀灵冲上前去,“你不信我总相信莫如风吧?“

    “是的,金花,圣德皇后当年利用了你”莫如风轻轻的说道,他拥有琥珀的记忆,当然人世间的事他多多少少知道些,圣德皇后后来利用南宫澈,在后宫用尽了险的手段,害死了当时的皇后嫔妃,以及他们的孩子,然后坐上了后位,还让星宿宣布天下后宫只有她一个嫔妃皇后,独宠她一个人,而当时的星宿已经被她迷了心智。因此才有了红南皇帝和皇后相濡以沫,夫妻恩的传闻,当年的事处理的滴水不漏,

    根本没人知道实

    金花却似乎中了蛊一样,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煞气和锐气,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无力:“不可能,不可能,他不是我的儿子,我不会杀我的儿子,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雀灵这下急了,她虽然料到玉藻一开始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却依旧不曾想到她会激烈到这样的程度。

    也许是压抑太久,也许是一直太笃定南宫澈是她仇人之子的事实,她的心魔困住了自己,空有极强的法力,却在得知了真相的瞬间丧失了所有的知觉!

    “南宫澈,她是你亲生母亲!”云雀灵决定把事实的真相告诉南宫澈。

    然而南宫澈却想没听见任何声音一般,他抱着星宿的头颅呆呆的坐在地上。

    雀灵叹气,星宿死有余辜,他这样的皇帝根本不配当皇帝,金花不杀他,她自己都会动手,他还欠苏家两条人命呢。

    再看看金花,她靠着墙壁,眼中飘散出白色的雾气。“我的孩子……孩子……不要离开我……”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然而说出来的却依旧是这样的呓语。

    也许她从来没有走出过那一次的梦魇。

    在她的心中永远还存在她的孩子离开她的那一刻,她依旧还是那个单纯的淑妃,被人算计,而不自知。

    她的体渐渐的发白,这一点莫如风和雀灵都注意到了。

    “怎么回事?”雀灵不解的看向莫如风。

    “她活不久了”莫如风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看来她是使用了最后的巫术,最忌讳的那一招,聚魂,把所有的魂魄聚在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让自己的体变得跟正常人一样,看来她为了这次复仇付出了很大的心血,也许她从来没想过要活着走出去,本她也只是个怨灵罢了”

    雀灵长叹了一口气,她突然觉得很悲哀,他们母子难道连死都不能相认么?哪是多大的悲哀。

    雀灵深吸一口气,她眨着星眸看着莫如风,莫如风岂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微微的点了点头,摸摸她柔顺的头发。

    “去吧,灵儿,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雀灵笑了,边能有这么个默默支持自己的人,这感觉真好。

    她走过去,拉起南宫澈。

    啪——一个巴掌打在了南宫澈的脸上。

    “醒醒吧,这人根本不值得你哭,难道你不想见见你的亲生母亲么?虽然她一直想杀你,但是当真相大白的时候,她现在已经被愧疚所淹没了,难道你连在她再一次死去之前也不肯见她一面么?”雀灵朝着南宫澈大吼。

    南宫澈愣住,抬起头,眼神飘离,寻找了许久后终于看到了倒在一旁的金花。

    他站起,摇摇晃晃的走向金花。

    不是他不相信,是他不敢相信,从小在连花儿的边,连花儿对他并不喜,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讨她欢心,她对自己总是有着莫名的恨意,渐渐的,他甚至觉得他是不是她亲生的。后来在御书房的画卷里无意中发现了一个美丽女子的画像,眉宇间和自己那么的相似,他才开始真正的产生怀疑,开始调查。

    原来。。。。。。。。真的不是亲生的,她居然是自己的杀母仇人。。。。。。

    南宫澈的表虽然依旧勉力保持着平静,然而嘴角肌的颤抖还是泄露了他的秘密——他心激动不可自已。在所有人的疑问中,南宫澈轻轻地走到金花的边。

    他垂下头,表哀怨而温柔,黑发散落下来,带着悲伤的气息。

    “娘……”

    他眼里的这张容颜凄婉而无助,她脸苍白得好似溺水一般,双眼紧紧阖着,泪痕尚未干却。

    因为金花是怨灵,所以在她快死前,她的容貌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准确的说,她现在已经是个魂魄了。。。。。。。

    以他的敏锐,自然是能够看出来,这张容颜和自己多有相似之处。

    曾经他就曾经觉得自己的模样并不怎么像连花儿,连花儿是张端庄圆润的脸,而自己的模样精致秀丽几乎胜过女子,然而他并没有深究。

    &n

    bsp;如此看来,这个面前的女子……这个面前的女子的魂魄……真真是自己的娘亲,生下自已,又被连花儿害死的女子……

    他伸出玉一般白希而修长的手指,轻轻朝着金花的脸颊触摸而去。

    “娘……你受苦了……”

    可是,虽然他能够看见金花,手指碰上去,却只有虚空。

    她早就死了……

    指尖流过的,只有风。

    南宫澈眼中流下泪水。

    他的亲娘,早就在这个人世消失,现在他看见的影像,不过是一个徘徊不肯离去的怨魂……

    他却没有停下动作,依旧沿着他能够看见的金花的脸颊线条,一点一点地触摸。

    虽然他什么也无法感觉得到,虽然一切好像只不过是一个幻觉。

    可是他的动作还是那样温柔而认真,就好似用尽了他所有的心力。

    “孩儿,来晚了……对不起……”

    “对不起,孩儿这么些年都不知道一切的真相,还认贼做母……”南宫澈的手指停留在金花的额头,轻柔而深,“娘,你能不能睁开眼,看一看孩儿?”

    金花美丽而绝望的面颊依旧没有一丝表

    她根本无法面对自己曾经的杀心,于是干脆将自己的心封闭了。

    “娘,你睁开眼睛好么……”南宫澈的语气中,竟然几乎带了呜咽。

    一旁的雀灵看到这一切,突然鼻子有些酸涩,她扑进莫如风的怀里不想再看到这伤心的一面。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