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花要出山

    而莫如痕和莫如辰的那些手下们毕竟也都是王府上的精锐,在经过了开始时的慌乱之后,都逐渐的冷静了下来,然后也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的首领,然后逐渐的开始朝着城墙上的暗卫们开始了反击,不过城头上的暗卫占了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同时他们在人数上也要比起下面莫如痕和莫如辰人马的总和还要多,所以面对着下面莫如辰和莫如痕手下的反击,他们虽然也有轻微的伤亡,但是比起下面的莫如辰他们的手下,却是要少的多。

    城上城下之间的相互交战打得很闹,而这个时候在玄武门之外也是一番闹的景象,当那支被莫如痕寄予了深厚希望的两千人马看到莫如辰带着数百人进入到玄武门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了不好,然而当他们准备冲进宫去解救莫如痕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本以为已经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的玄武门却缓缓的关闭了起来,将他们无的挡在了城门之外,这玄武门乃是分割皇城与宫城的门,所以只凭着他们区区两千人马,想要打下玄武门来还是有些难度的,只不过事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明知道攻破城门很困难们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在没有什么攻城器械的况下硬生生的凭着人力推挤着城门,希望能够将这两扇巨大的城门推开。

    就在他们想办法想要破开城门的时候,从里面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得意的笑声,他们能够听出来,那笑声并不是莫如痕的,那么里面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形,虽然他们并没有看见,却也能够猜个**不离十了,所以带领着这两千兵马的将领顿时十分的着急,一旦他们在这里失去了莫如痕的话么他们将要面对什么样的下场他们自己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

    人一旦被急了,总是能够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这两千个人在对死亡的惶恐之下拼命的使出了吃的力气推着眼前那两扇巨大的城门,在两千人的超水平发挥之下,那两扇巨大的城门居然开始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而听到了那声音,那些士兵们仿佛是受到了鼓励一般更加卖力的推了起来。

    “杀!”突然一声喊声在他们的后响起,只见在他们后远处的黑暗中然出现了大片的影,口中高喊着着自己这边冲了过来,等到稍微近了一些的时候,他们才凭借着一丝光亮,看清楚了那些人上的装扮,黑衣黑甲,正是莫如风的暗卫,手中握着锋利的长剑,朝着他们这边冲了过来。

    “小心,敌袭!”那个将领大吼了一声,慌忙的从自己背后抽出了自己的单刀,朝着远处冲过来的暗卫疾步而去,而那些推门的士兵也反应过来,顾不得那紧闭的玄武门,慌忙中捡起自己刚刚仍在地上的武器,准备迎敌,那些士兵们有的开始回头准备捡起自己刚刚丢弃在地上的武器,而有的显然没注意后面的异常,仍然是朝着前面推挤着,所以一时间他们的阵型有些混乱了起来。

    将领看到自己的队伍如此的混乱,不由得有些大怒,大声的呵斥着那些士兵们,而就在这个时候,看见有数个暗卫他们飞奔了过来。他们手里拿着数十根锁链,那样子不停的在马背上吆喝着,不停的甩打着手上的锁链,如同现代版的牛仔牛.......

    几十条锁链抛出,那些人如同被绑住的毛驴不停的挣扎,那些锁链搅拌着那些士兵不能动,士兵们又不甘心被,束缚便挣扎起来,这一挣扎便东倒西歪,让那些没被绑住而四处逃窜的士兵被绊的扑倒在地下,那场面乱成一团糟。

    “放箭!暗卫中的将领一声令下,无数的箭雨而下,伴随着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和那些士兵们的惨叫声。

    每个士兵都想躲,都想往里面钻,让自己的躯不要暴露在他们的眼下,但是还是没能逃过那些无的箭,没多一会儿功夫两千的将士便已倒在了血泊中.......

    一丝光隐隐的从窗子当中投进来,照在了云雀灵的脸上,她那紧闭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一下,将她从梦中唤醒,自从知道了莫如风今天要做的事之后,整整一晚上她翻来覆去的都睡不着,只要一闭眼,各种各样让她心惊胆战的场面就会出现在她的脑海当中,让她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悸,一颗芳心紧紧的牵挂在了莫如风的上,生怕他有什么意外,自从在山洞出来后,她的心便更加坚定不移了。原来自己并不知道担心一个人是这么难受。

    她从小心的起,看向窗外,外面的阳光依旧明媚,空气中带着飞花的味道,她不自觉的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好闻的腊梅花香,没想到初冬的天才开始就有腊梅花开了,她迫不及待的穿上鞋子走出了房门。

    院子里面处处飘香,那怒放在枝头上的黄色小花鼓努力的绽放,努力的飘散自己的芳香,云雀灵看到这里心慢慢的安静下来,从刚才的忐忑不安慢慢的恢复了平静,这个庄园还真是隐蔽,这里的风景无疑是绝色的,莫如风还真是会过子!

    云雀灵摘下一株腊梅,放在鼻尖轻轻的嗅了一下,淡淡的香味流连在鼻尖,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也许她应该相信他,他说过要平安回来的,等他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她不想再像上次那样成为他的包袱,让他一是伤,他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

    雀灵摇摇头,等他处理好俱东的事,她也要夺回属于她的东西了,萧凝烟,现在你在那儿呢?真期待我们下次见面的场景,我不再会让你有机可乘了,我们女人的战争同样很激烈的。

    噗噗噗.....一直信鸽从雀灵头顶飞过,咕咕咕的停留在窗台上,一直白色的信鸽,脚上还绑着一个竹筒,里面有着黄色的宣纸。

    云雀灵微微眯了眯星眸,一记寒光闪过,她认得这只信鸽,这信鸽不是普通的信鸽,它雪白的毛绒下,尾巴的毛色却是带着点点黄色的,这是金花的信鸽,她认识,那么说这一定是金花给她的飞鸽传书了?

    云雀灵勾起唇角,一股摄人的美丽,流淌着,自她眼底悄悄绽放。这种美丽,是不自觉的,也就更加惊心动魄……

    金花你终于按耐不住要准备出山了么?不知道你的报网有没有向你报告你亲交予我的武功已经被雪衣王所废呢?

    纤细的手指慢慢的把小纸条舒展开来,熟悉的笔记,如同她以前接到没一次任务的时候一样,永远是那么短短的几个字。

    灵儿:

    为师七后出山,红南国都见。

    是装不知道还是已经知道了?云雀灵把纸撕碎,撕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抛在空中,如同漫天飘散的白色雪花。

    经过上次那件事后,云雀灵一直都无法释怀,若不是金花利用她杀人,她也不会学那种邪门的武功,更不会导致琥珀牺牲,有意思,金花居然还想利用她么?看来这场戏是越来越好玩了,她不能再软弱下去了,不然还真是对不起看文的亲们........

    ——————————葬蝶谷—————————————————————————————————————

    “爹,你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出谷,不能让那个小践人逍遥法外”萧凝烟嘟着红唇,撒的对着鬼墨子说道,精致的脸上满是气愤之色。

    这个云雀灵还真是命大,顾月寒这个没用的东西,居然连个手无寸铁的女人都看不好,让她逃走了,而且根据她的报还和莫如风在一起。这让她如何不恨,她的师兄怎么能让那个小践人偷了去?她心中的神怎么能让那个小践人亵渎?

    她恨啊,经过她和杨德的联手,红南国的星帝已经下旨废除了云雀灵的宰相之位,虽然东宫太子南宫澈在极力帮云雀灵说好话,想要挽回她的官位,但是终究还是没能赢过她和杨德的算计,哈哈哈,她要让那个小践人失去她拥有的所有!她要一点一点破坏掉。

    但是她千算万算居然没算到那个小践人回到了大师兄的边,而且还跟他回了俱东国,不行,她得想办法,对了这次一定要让那个小践人死无葬之地。

    “烟儿,不得胡闹,你爹在这个谷里呆了数十年,什么江湖恩怨都不想过问了,你莫要再说了”鬼墨子冷冷的说道。

    “爹,你若不出谷那个小践人就会逍遥法外,我不要让她抢走师兄!”萧凝烟不服。

    “放心好了,风儿答应过为父他一定会娶你为妻的”

    “爹,你我都被骗了,师兄要娶那个践人,他不要烟儿”萧凝烟说着说着眼泪的簌簌而下,那样子楚楚动人。

    “风儿是我从大的,他不是那种失信之人”

    “若他真的娶那个小践人怎么办?”

    “若他真娶她人为妻,爹一定给你讨回公道总可以了吧,好了烟儿别哭了,不然你娘在天之灵又要怪罪爹了,爹这一生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娘和你,只要是你要的爹都会给你想办法弄来”

    “谢谢爹”萧凝烟扑进鬼墨子的怀里撒道。

    “爹会派人去调查,风儿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先静观其变吧,也许他另有打算也说不定啊”鬼墨子摸着萧凝烟的头发说道。

    “恩,一切听爹的”萧凝烟乖巧的应下,嘴角绽放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ps:透个剧:如果不出意外晚上还有一更,亲们记得看哦,下一更是曦儿和叶绝尘的戏份比较多哦。金花和鬼墨子也会出山哦,萧凝烟也会变的更毒哦,雀灵要怎么办呢?亲们敬请期待。亲们放心,结局一定是完美的,本文预计在34-5万字左右结局哦。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