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初冬的早上,天色亮的就有些推迟了,当莫如痕带着自己的心腹将领以及一百多名士兵,埋伏在玄武门之内的时候,天色还是有些黑,他们耐心的隐蔽在一处黑暗的地方,静静的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或许是因为紧张的原因,莫如痕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他紧紧的握住手中的长剑,每隔一会儿,他就站起来朝着玄武门那里看上一眼,整个人也是不时的走来走去,他的心腹将领姚天等人看到莫如痕的样子,都不断的上前来劝说他,莫如痕虽然心中还是不安,但是这个时候不好驳了他这些手下们的面子,毕竟等会的事还是要靠他们来帮他,所以他强忍住自己的焦躁,靠在了一边的墙上。

    自己不过是想做一个风流快活,逍遥的王爷,只要有吃,有银子花,有女人玩就够了,其他他根本没有奢求那么多,对于他来说那个皇位谁坐都一样,但是他的心腹却不这么想,他们说若是让莫如辰坐上皇帝他的快活逍遥生活就此结束了。

    所以他不得不先下手为强。

    当东边的天空露出一线鱼肚白的时候,莫如辰他们期盼已久的玄武门终于缓缓的打开,接着在这还是有些昏暗的晨曦当中,在玄武门的门口,渐渐的出现了数十个漆黑的影子,由于天色还是十分的暗,所以莫如辰他们也看的不是很清楚,只是知道有人进来了,而他们也赶紧躲在墙后,免得被莫如辰所发现。

    莫如痕朝着自己边的那些人示意了一下,他们会意,各自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紧盯着莫如痕,等待着他发出出击的命令。

    莫如痕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那传来的微弱脚步声,在心中默默计算着莫如辰跟自己之间的距离,等到脚步声已经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莫如痕对着他的手下点点头,然后猛地大喊了一声着墙外面冲了过去,姚天等人拿着武器紧紧的跟在莫如痕的后,而那一百多名士兵,在跟着莫如痕他们冲出去的那一霎那已经拉开了手中的弓箭瞄准了正前方只要莫如痕一下命令,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怎么样,皇兄,没有想到本王会出现在这里吧!”莫如痕对着面前的莫如辰说道。

    “哦?本王确实很意外!”莫如辰似乎是被突然出现的莫如痕给吓了一跳,但是他毕竟是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的太子很快就恢复了那傲气的样子,对着面前的莫如痕说道。

    莫如痕打量着面前的莫如辰只见今天的他也是少见的穿着一戎装,只是为何他会这打扮?不过不管怎么说,看到他这一副甲冑在的样子,就足以说明他今天想要做的事了。

    “你们可不要乱动哦,万一你们要是有什么小动作的话可不敢保证本王的手下手不会打滑!”莫如痕看到对面太子边那几个人似乎是一副蠢蠢动的样子,他沉声对着他们警告道许是为了响应莫如痕所说的话,那些士兵们稍微动了动让自己瞄的更准一些,任谁被这一百多把弓箭所指着的心都不会好的哪里去,莫如辰脸上一片郁,对着莫如痕说道:“莫如痕,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怎么样?”

    “本王什么意思?皇兄您不会连这点都看不出来吧,皇兄您应该早在想要下毒谋杀本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了,都现在这个时候了,如果本王再不做点什么的话,说不定本王的下场会很惨呢,所以,皇兄,为了本王能够更好的活下去,就麻烦您去死吧!”莫如痕看到对面莫如辰轻轻的颤抖了起来,他的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爽快,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被莫如辰压在头上,今天终于到了出气的时候了,只要能坐上那个位置,只要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他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得意之色,对着莫如辰说道:“哦,对了,本王听说今天又人想要对父皇图谋不轨,所以本王这是特地前来捉拿反贼的!”

    “反贼?这里哪里有反贼?”莫如辰对着莫如痕说道,但是声音当中还带着一丝竭力想要掩饰住的颤抖。

    “皇兄。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您觉得装傻还有必要吗?您觉得如果不是本王知道了些什么。本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你也想让我跟莫如风那个太子一样被你无声无息的干掉?”莫如痕似乎是有些不耐烦再继续跟莫如辰说下去了。

    在他地心目中。早点将莫如辰除掉。他就能够早一刻觉得安心。想到这里。他对着莫如辰又说道:“好了。皇兄,本王也不想再跟你拐弯抹角地了。你还有什么遗言。都说出来吧。说完了。本王好送你上路。咦?皇兄,你体颤什么啊。莫非一向胆大妄为心狠手辣地您也会害怕嘛啊哈哈哈哈!”莫如痕先是残忍地说道。但是在看到莫如辰体不断地微微抖动。他忍不住放肆地大声笑了起来。看到莫如辰在自己面前露出害怕地样,他还真是感到畅快啊。

    “哈哈哈哈~就在莫如痕感到痛快地时候。莫如辰突然也放声大笑了起来。看到莫如辰地样子。莫如痕收敛起脸上地笑容。一脸郁地对着莫如辰说道:“死到临头还笑什么。莫非你吓傻了不成!”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莫如痕。你还真以为你胜券在握了不成!”莫如辰突然开口说道。脸上也是一脸嘲笑地样子。看到莫如辰地笑容。不知道为什么。莫如痕地心头突然猛地一跳。但是还不等他来不及想些什么。就看见李莫如辰拍了拍手掌。接着一阵嘈杂地脚步声响了起来。然后在莫如痕他们地目光当中。从莫如痕地后。渐渐地又出现了一些士兵。看装束应该是芙蓉城的士兵。数量足有数百人之多。跟莫如痕他们一样。在出现在他们面前地时候。他们地手中也是拉起了长弓。对准了莫如痕他们。

    “你……你不是……”莫如痕看到眼前地这些士兵。愣住了。那个人不是说莫如辰只会带数十人从玄武门而入吗。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莫非那个人……莫如痕地心中一下子冒出诸多念头。

    “我不是怎么样啊。我不是该只带着几十个人才对吗啊。我地好弟弟!”莫如辰对着眼前脸色有些变得难看地莫如痕说道。此时两个人之间地角色仿佛对调了一般。他嘲讽似地看了莫如痕一眼:“现在你地心中一定有很多地问吧。下面就由本王来为你解答一下。也好让你在死之前死个明白!”莫如辰淡淡地说道。但是语气当中却带着一丝化不开地杀意。显然莫如辰已经准备将莫如痕彻底终结在这里了。

    “带上来!”莫如辰着一边歪了歪脑袋,旁边的一个士兵会意,从后面抓过一个人来一把推倒在地上,看到那个被捆起来推倒在地上的人,莫如痕的脸色不由得变了起来,失声叫道:“姚天,你……”

    “哈哈哈,蠢货果然是蠢货,自己被边的人出卖了都不知道?皇弟,我看你还是适合去花街抱着你的美人啃,这争夺皇位什么的你还是不在行啊!”莫如辰看着莫如痕那张惊慌失措的脸,心中更是畅快。

    “你……你是故意把这消息泄露给我的?”事到如今莫如痕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的话,那他真的是蠢货了,他被莫如辰算计了。

    “好了,让我送你就安心上路吧!”莫如辰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只要再出掉这个蠢货,就没人再出来阻碍他了。

    “动……”莫如辰高高的把手举起,准备下达放箭的命令,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从玄武门之外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似乎是有大队人马正在朝着玄武门这里而来,顿时将莫如辰还未说出口的那个字硬生生的憋在了嗓子当中。

    “哈哈哈,皇兄,想不到吧,本王还了一手,本王早就派人到京城抽调了两千兵马,此时就在玄武门之外,只要我大军一进来,皇兄,你觉得就你这区区数百人,能够抵挡的了这两千勇士吗,真是可惜啊,看来你煞费苦心,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做不成赢家呢!”莫如痕听到这脚步声却是立刻变得激动了起来,他知道,是自己一直等在外面的大军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正在朝着城门这里冲进来。

    “是?恐怕还真是让皇弟你失望了呢!”莫如辰脸上的笑容根本就没有改变,而相反莫如痕的笑容却是凝固在了脸上,因为在他惊恐的神色当中,玄武门的城门缓缓的关闭了起来……

    “不可能!”莫如痕失声尖叫了出来,就在刚才,他在听到我那步声的时候,他还以为事出现了转机,但是仅仅是瞬间的工夫,他刚刚燃起的希望就被击的粉碎,那两扇门的关闭,不仅仅是将他的士兵们关在门外,还将他所有的生路都堵上。

    “哈哈,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啊!”莫如辰得意的看着一脸失神的莫如痕,心中那份畅块感更加的浓厚了,见莫如痕一脸木然的样子,他对着莫如痕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李山和常何已经投靠了你,但是为什么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本王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本王的手下自然对本宫忠心,就在你拉拢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向本王报告了,而他们也正是奉了本王的命令才假装被你收买的,也正是他们,告诉了本王你的动向,让本王确认你这条大鱼已经咬伤了本王这个饵!”

    “怎么可能……怎么会变成这样……”莫如痕受到了这样的打击,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些平时里对他忠心耿耿的将士居然全部都是莫如辰派来的卧底,而他还呢么的信任他们。

    “王爷我们和他们拼了”后面还有些衷心的将士对着莫如痕说道。

    “哼,不知死活,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想困兽犹斗!”莫如辰不屑的撇撇嘴,在他的眼中面前的这些人不过如同土鸡瓦狗,面对着数倍、十倍于己的人,莫如辰相信他们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不过见到他们一心想要成就什么战死的样子,莫如辰也乐得成全他们着他边的人挥了挥手,那些士兵们顿时齐刷刷的将弓箭拉满,随时准备箭。

    “啪啪~一阵拍巴掌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在这样的寂静的场面当中显得是那么的刺耳,莫如辰微微愣了一下,那准备好了的攻击的命令也就没有说出来,所有的人都被声音所吸引,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在他们的目光当中,原本还空的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正一脸虎视眈眈的看着下面的他们,而落入他们眼神当中最扎眼的,还是要数站在最中间的那个人银色的铠甲,手中一把显眼的玉青宝剑在洁白的月光下泛着青光,脸上此时带着一丝慵懒的笑意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众人,不是莫如风又是谁?

    似乎是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他对着下面的众人大声的笑道:“辰王,痕王,一大早就来这里啊过刚才两位的表现还真是精彩啊,除了还有几个公主外,全部都到齐了呢,还真是不容易!”

    看到突然出现的莫如风,莫如辰的心头也是呼的跳了一下,他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心中隐隐的有种不好的预感产生,但是眼下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一直走下去,他强自将那份不安按捺下去,对着莫如风冷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已经掉下山崖了么”

    “看起来辰王步欢迎我呢,本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本得到了消息,说是今天一大早,这玄武门这里会有一场好戏上演,所以我带上我的暗卫们一起过来看戏,不过果然没有枉费我们一大清早前来啊!”莫如风一边笑着说道。绝美的脸上那笑容不达眼底,疏离的眸子中出现一丝戾气。

    “你……你到底是如何进来的?不可能,你们这么多人出现在这里,本王怎么可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莫如辰此时已经顾不得去计较莫如风为什么会活着了,现在他只是想搞清楚眼前发生的这些,他实在是很难想明白,莫如风面前的这近千人是怎么躲过自己人的眼睛而出现在这里的。

    “本知道辰王你一直想要做这个最后的赢家,可是真的是让辰王失望了呢,因为充其量你只是一只螳螂而已,而你背后的那只黄雀,就是在下了!”莫如风对着莫如辰说道,“本下没不限废那么多口舌,你若不明白下地狱去问问你的将士韩云吧”莫如风说完眼神示意,玄沐打开一个锦盒里面出现了一颗血淋淋的头颅,那正是韩云的头颅。

    说完这些。莫如风地脸色变成了无比地凝重。看着下面地那数百人。然后缓缓地举起自己手中青玉宝剑。看到莫如风地动作。他边那些暗卫们都举起了自己手中地连弩。对准了城下地那些士兵们。

    “放箭!”莫如风手中玉青剑猛地放下来。没有太多地话。直接下达了进攻地命令。

    城墙上的暗卫们已经朝着下面出了一批批的箭矢,下面的那些士兵们也是慌了,一边大声叫着,一边不断的朝后倒退着,拼命的想要抱成一团,但是还是不时的有人惨叫着倒在地上,在那些人的眼中,箭矢漫天遍野的出现在视野当中,仿佛根本就没有一丝让他们躲避的缝隙,落在地上都密密麻麻的扎在地上,只露出了兀自颤动着的箭羽。

    “皇弟,现在不是们两个人斗的时候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莫如风就将我们斩尽杀绝了,我看,我们两个人先把恩怨放在一边,先解决掉莫如风再说,你看怎么样?”莫如辰一边在护卫的簇拥之下躲避着不断飞来的箭矢,一边对着旁边的莫如痕大声的说道。

    “好,听你的,先解决掉莫如风,到时候们再各凭本事争夺那个位置!”莫如痕也是知道眼下他和莫如辰都已经陷入到了死地,要想翻的话,就只能先暂时抛弃成见,跟莫如辰合兵一处,说不定还有跟莫如风一拼的能力,所以想到这里,他对着莫如辰点点头,同意了莫如辰的建议……

    其实莫如痕答应莫如辰,他还是有一丝私心存在的,他本就做了十足的准备,他在城外的那支兵马,一旦他们想办法攻破城门打进来的话,莫如辰也好,莫如风也好那还不就是束手就擒的份,但是眼下他也只能先想办法在目前这个环境下面生存下来才是,只有活着坚持到他早已埋伏在城门外的士兵们攻进来为止。

    想到这里,他就拼命的挤在自己的那些将领们的边,虽然已经跟莫如痕达成了临时盟约,但是他还是会害怕莫如辰会趁着这个慌乱的时候对着他下黑手。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