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涛暗涌

    第二,玄沐终于带着暗卫找到了这个山洞,他们接到信号就赶过来了。

    一群人站在门外,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个训练有素的暗卫站的笔直,脸上没有丝毫的表,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们脸上细微可见有抹可疑的红晕。

    “玄沐,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山洞里莫如风声音命令似的穿了来。

    “主子……”玄沐有些尴尬,但是还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迅速脱下了外衣。

    “丢进来”莫如风又传来。

    “……”玄沐嘴角抽搐的厉害,但还是把衣服卷成球状丢进了昏暗的山洞里面。

    不一会儿,云雀灵扶着莫如风缓缓的走了出来,而云雀灵上正裹着玄沐的灰色衣服,绝美的脸上染开了微微的红晕,像一朵绽放在月光下的海棠花。

    “回太子府,想必莫如辰已经等不及了”莫如风绝美的唇瓣微微勾起,疏离般清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决裂。

    山洞外,满山满野的紫棠花,四季都芬芳馥郁,起风的时候,花瓣漫天飞舞。山坡下是湛蓝的海。

    俱东国郊外的庄园。

    这个庄园是莫如风在俱东国秘密地,这里是他多年来的心血,这里训练了他一批又一批令他满意的暗卫。这个院落没人知道,所以他把灵儿安置在这里他比较放心,自己如履薄冰地走过了这么多年。都是为了这个决战地时候所作地准备。不成功。便成仁。

    海棠苑。

    “灵儿,你就在府里等我,别四处乱走”莫如风不放心的吩咐道。

    “风,让我跟着你吧,我有武功,我会照顾好自己”云雀灵不放心,她知道莫如风今天会行动,而且莫如辰也会行动,她不能再和他分开,他们有太多次的分离了。她不要那种感觉。

    “灵儿,我是为你好,你知道么?”

    莫如风一脸认真,此去,很危险,他并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见他一脸坚决,雀灵虽心有不甘,但是还是点点头。

    “什么时候走?”

    “现在。”

    “是吗?”这么快就又要和他再次分开,心里深深的落寞,让云雀灵不受控制的走上前去。痴痴地看着这个让自己了这么多年地男人。从开始地时地抗拒到后来地接受再到依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与这个男人之间已经产生了血脉相连地联系。

    “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莫如风伸手捧着她那张精致却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怜惜的说道,云雀灵拼命的想要挤出个笑容来,但是泪水也怎么也止不住的流出。

    “你要小心”

    莫如风微笑的点了点头,俯下在她洁白的额头上轻柔的落下一吻。

    “灵儿,等我回来,到时候我们成亲”

    这是他答应她的,也是他所希望的。

    莫如风走了,离开了别院,往自己的太子府而去。莫如风离开的时候心中是充满了不舍,他知道明天将要发生的事的惊险,甚至连自己能不能成功,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问题,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在迈出庄园的那一刹那,自己心中的那阵苦涩,他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自己深的那个人含满了泪水的眼睛以及一脸心碎的表

    只带着玄沐等人迅速的离开了庄园,翻上了千里驹,朝着京城的方向飞驰而去,直到走的远,莫如风才回头眺望了下,看到远远的在那庄园的门口,还能够看到的模糊的影,就在这个时候,莫如风忍不住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酸涩。

    回到太子府。

    莫如风将众人叫了出来,带到那巨大的长城沙盘面前,然后指着上面的一个个位置开始商量起来,所有的将和大臣们都在不停的献计献策,有时候为了个小小的问争论不已,一直到了深夜的时候,这才讨论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来。

    这里的将士都是莫如风这几年呕心沥血收服的心腹,这些将士们都跟随着他出生入死过。

    “李元、魏青!”回到了太子府的大堂上,莫如风从桌子上拾起一块令牌,沉声说道。

    “末将在~”李元、魏青从旁边当中站起来,走到书案前,对着莫如风抱拳说道。

    “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接管京城内所有的城门,没有本的手令,不得随意开门放任何人出入!”莫如风对着他们两个人沉声说道。

    “末将遵令!”魏青上前从莫如风的手中接过令牌,然后跟李元两个人退回去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蔡恒,陈庆,陈飞!”莫如风再次从桌子上拾起令牌,对着下面叫道。

    “末将在!”听到莫如风喊自己的名字,蔡恒,陈飞,陈庆立刻从位子上站起来,上前恭敬的听着莫如风下达命令。

    “从现在开始你们两个接管城中左右金吾卫、左右威卫、左右武卫,明稳定好城内的秩序,不要让京城当中起了什么!有扰乱城中秩序者,格杀勿论!”莫如风对着他们两个说道。

    “末将遵令!”蔡恒,陈飞,陈庆上前将令牌接过,然后退回去坐下来。

    “玄沐、玄铁、玄火!”莫如风对着下面再次点到名字。

    “末将在!”三人站起来,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命令。

    “你们两个带五千精兵,明寅时二刻起埋伏于玄武门外,城门关闭之后,凡在玄武门附近出现的军队,一律全部消灭!”莫如风对着他们三个人说道,同时将手中的令牌递过去。

    “剩下的其余人等,其余武将,一律跟着本行事!”莫如风站起来对着他们说道,听到莫如风下完令之后,下面的那些大臣们都站起来,对着莫如风深深的行了个礼,齐声说道:“紧遵下号令!”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本自己静一会!”将令都传达完毕之后,莫如风朝着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众位大臣们见状,也都各自收好莫如风的令牌,朝着莫如风行礼之后朝着外面退了出去,只有玄沐来到莫如风的面前,对着莫如风悄声说道:“下,傍晚时分,外面有不少人进了长城,虽然俱是一副平民打扮的样子,是按照之前辰王的布置来看,应该是辰王在京城一带的驻军,我们是不是今天夜里……”

    “不必了,打草惊蛇,这不过数千兵力,还不足以成事,莫如辰他真以为就凭着这点兵力就能够吃定本不成,而且本在玄武门外的这个子,不就是等着他跳进来吗,再说了,对于莫如辰的这些人,能挖出来灭掉一些是一些!”莫如风对着玄沐说道,示意他不用考虑这些事,玄沐见莫如风都已经算计好了,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对着莫如风抱了抱拳之后,就转走了出去,只留下了莫如风一个人。

    莫如风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绝美的脸庞上出现了深深的疲惫,但是他知道要想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他必须变强,这才第一步,不知道灵儿在干什么?怎么办才分开不久就想她了。

    一会儿,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轻声的说道:“这样应该就行了吧,我已经做得万无一失了,希望明天,一切都能够顺利才……”

    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莫如风起,站在门口里,看着外面的夜空,此时已经快要接近初冬,晚上多了丝凉意,但是耳边还是能够不时的听见一声声昆虫的鸣叫声,陪衬的夜色更加的静谧,太子府当中还是一副人声鼎沸的样子,不过距离着莫如风所在的大堂却又感觉有着很遥远的距离,在这样的夜色里,京城仍然是跟往无二的平静,只是不知道在这平静的表面之下,却又隐藏着着多少的暗流涌动,看着那微微有些惨白的月亮,有种暴风雨前的平静的意味。

    “嗯,果然不出下您所料,莫如辰他有动作了!”玄沐对着莫如风说道,然后走上前去,将自己手中的一张纸交到了莫如风的手上,莫如风伸手从他的手中接过,低头看着,能够看的出来,当初给他们传来消息的人有些着急,字迹写的微微有些潦草,不过还是能够看出来辰王的动向。

    “哼哼,看起来,这次玄武门将会有闹看了!”莫如风端着自己的下巴不住的看着眼前的沙盘说道。

    “是啊,两个人互相算计,到头来,都将是一场空啊!”玄沐笑着说道,看起来,看管了他冷冰的脸,现在突然笑起来,有点森的感觉。

    “不过他们两个也不可小视啊,一旦成为鱼死网破之局,他们两个人在京城的党羽众多,搞不好京城将会是一场大乱啊!”莫如风皱着眉头说道,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才转看着玄沐继续说道:“你去把他们都叫来吧,等会一起商议一下对策”

    莫如辰居然和另外一个皇子对上了,那个皇子就是现在俱东国皇上的亲子,莫如痕。不过只是一个城市不知在败事有余的纨绔子弟罢了。

    不过有其子必有其父,他的父王也就是当初斐家大力支持让他坐上皇位的他的舅舅,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昏君,这个皇位本就是他的,现在他要把属于他的东西一件件的夺过来。一样也不能少。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