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你(上肉了)

    今晚的月亮圆如银盘。

    山林间很静,偶尔会听见几声鸟叫和虫鸣声,月光透过林中树梢,透过茂密的蔓藤,稀稀疏疏的洒进了昏暗的山洞里面。

    山洞里的火焰越来越微弱,当最后的一根木柴的火光燃尽,山洞里只有微弱的月光。

    “风,你喜欢竹屋还是木屋?“躺在莫如风怀里的云雀灵轻轻的问道。

    “只要和你在一起我都喜欢,等我办完了这边的事我就和你退隐江湖,找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世外桃源,找一间竹屋一起生活”莫如风抚摸着她的头发,他的声音却如水底轻暖的涟漪。她的睫毛轻轻扬起,在幽暗的月光下,映出一片美丽的影。

    “竹屋里都有谁?”雀灵瘪瘪嘴撒的问道。

    “有我,有你,将来还有我们的孩子”

    雀灵听见他这么说,脸又不自觉的红了。

    她骤然抬头,额头“碰”一声撞上他的下巴!

    “哎呀!”

    她吃痛地低叫,额角立时浮出一块淡红的印子。她伸手想去揉,手被他握住。她惊疑地望向他,没有看到他的眼睛,却感到——

    他吻上了她的额头。

    他吻着那撞痛的红晕。

    她的子僵硬。

    但是想到他说的孩子,她突然产生了罪恶感。

    只是一怔,她便挣扎着要从他怀里挣脱。

    他将她拥得很紧。

    紧得仿佛她就是他全部的生命。

    然而,那样紧的拥抱却温柔得让人心碎。

    “风,我……我怀了你孩子,不过却……“云雀灵咬紧唇却怎么也说不下去,她好恨,恨顾月寒的无,更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他们的孩子。

    “我知道……灵儿,苦了你了“莫如风把她抱的更紧,他知道,他在第一次不经意间握住她的手腕的时候她的脉象很是虚弱,那个脉象是小产不久后才会出现这样的脉象,他很自责,也很心疼,他没保护她,让她独自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多事,他觉得他好没用。

    “不,风,是我不好,我……“云雀灵还没说完,嘴唇被莫如风细长的手指挡住了,她冷冷的看着她。

    莫如风微笑着,笑容一直晕染到清澈的眼底。

    “灵儿……”

    “……?”

    “孩子我们以后会再有的,不要难过……”

    她眨眨眼睛把小嘴嘟起老高:“风你说什么,你都没名门正娶的迎娶我……”

    他笑了笑:“等事告一段落,我们成亲可好”

    莫如风拥住她的肩膀,绝美的面容有倔强的郑重,他凝视她的眼睛,好像魔咒一般使她丝毫动弹不得。

    雀灵怔住。

    她的喉咙干涩,中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他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嫁给我可以么?”

    在她滚烫的耳边,他的声音失去了往的平静,他紧张得就如世上任何一个少年。

    他吻上她小巧的耳垂,呵气如醉:

    “想要永远陪在你边……”

    明亮的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柔和地洒在地上。

    这一刻。

    世间宁静如月光。

    “好”雀灵笑了,那笑容炫丽的如同一朵美丽的海棠花,那是包含着泪水与幸福的笑容……

    清晨,阳光洒了进来,雀灵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缓缓睁开了双眸。

    侧过头看着熟睡的像孩子似的莫如风,心底泛起阵阵甜蜜。

    轻手轻脚的起,不想惊动到他。

    安静的休息是他此刻最需要的。

    细心的检查了下他的伤口,还好药效还不错,那些伤口已经结疤了。

    她拿过昨晚剩余的草药,慢慢的磨碎,把另外一只衣袖撕碎,然后把干柴点燃,架起一口在洞深处寻来的铁锅,加些水,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

    当什么都准备好了,她端起那个木盆把温的水倒进木盆里面。把布弄湿细心的为他换药擦

    那光洁雪白的肌肤,那莹润如玉的膛让云雀灵觉得脑子窜出一股流,脸红了。

    云雀灵暗骂道:有点出息好不好,现在他可是病号,他需要休息,(作者:“若他不是病号你是不是要把他扑倒啊?“云雀灵暴怒:“怎么会?我才不是色女呢!”说完眼眸炽的看着莫如风的体“作者:“……真是色女一枚啊。)

    强忍着把他扑倒的冲动,云雀灵帮他换好药,然后把昨夜烤的野兔剩下的一些放进铁锅里煮。

    山洞里很安静,只听见铁锅里水沸腾的噗吱声,还有木柴烧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云雀灵走到莫如风旁边,在一旁蹲着,托着下巴凝望他良久,终于叹口气,准备离开了。

    手——

    却被握在温暖的掌中——

    她吃惊地回头——

    莫如风握住她的手,睁开眼睛,他枕在青翠的树枝上,唇边绽开梨花般的笑容:

    “别走。”

    语气低哑带些慵懒,莫名的动人。

    雀灵睁大眼睛:“原来你在装睡?!狡猾的狐狸!”

    莫如风温柔地笑着。

    他并没有真的睡着,只是,他喜欢她小心翼翼的呵护。当被她抱在怀里,当她的手为他细心的上药,他的心快要被温暖溢满了。

    雀灵摇头道:“风,你伤还没好,多睡会好不好?等午膳时候,我再叫你。”

    莫如风依然握着她的手,含笑道:

    “好。”

    雀灵满意地点头,准备离开,却愣住,盯着他的手:“那你放开我呀。”拉着她的手,她怎样离开呢?

    他依然笑得温柔:

    “别走。”

    她想让他休息,也知道如果坚持,他会让自己离开。可是看着他宛如水的笑容,心却一下子软了。她坐下来,拍拍他的手背,叹道:

    “我不走你怎么休息呢?”

    莫如风淡笑道:

    “想听你说话。”他很久都没有同她好生说一阵话了。

    雀灵皱眉想一想,忽然眼睛一亮,将他的手拉至自己唇畔,高兴地笑道:“这样吧,你用手指‘听’我说话,将眼睛闭起来休息。好不好呢?”

    莫如风点头。

    然后,他睡着,她说着。

    微风轻轻的吹了一丝一缕进来,微风中夹杂着紫棠花的味道、一旁的火堆里的柴火烧的噼噼啪啪……然而,在他寂静的世界里,只能‘听’到她一个人的声音。

    “风,还有哪里不舒服“她问他。

    “好多了,谢谢你灵儿……”

    “那我就放心了……“雀灵拍拍口,现在她还担心的砰砰直跳呢。

    忽然,她怔住!

    青翠的树枝上,莫如风绝美的面容悄悄晕上两抹绯红,他的嘴唇也奇异地湿红起来……

    她的脸“刷”地涨红!

    因为——

    她拍口的时候,一时忘记了他的手在自己掌中。他的掌心恰恰被她压在了自己的房上!

    “扑通!扑通!”

    心脏急跳如打鼓!

    她慌慌忙忙松开他的手,急急忙忙跳起来,慌乱之下失了分寸,被凳脚一绊,硬生生向莫如风上扑倒去!

    风微微吹进来。

    她的墨发松散。

    好闻的发香味。

    火堆中柴火很旺,洞里象温暖的三月。

    莫如风轻轻抱着如歌。他的双臂那么温柔,就像拥抱着初绽开的第一朵花苞。

    她在他怀里。

    她可以听见他的心跳,他的心跳象轻快奔跑的小鹿。

    “灵儿……”

    他唤着她的名字,轻轻抬起她羞红的小脸。

    他脸红如熨……

    她脸红如霞……

    她静静听着,红衣映着白色的山洞,在午后的风中轻扬。

    她眼眸深幽。

    “我想要你……”

    “风.......”

    嫣红的色泽,再度染红粉颊。羞怯的色,像是暖暖的天,让她如一朵花般,变得嫣红了。

    她低下头来,发梢拂过他的膛。

    紧闭的双眸动了动。

    她整个人僵住,完全静止,不敢再有动作。

    柔润的女肌肤,轻轻摩擦著他,在他的怀抱中,柔软的躯,紧贴著、摩擦著;让莫如风无法抗拒。

    莫如风像被花蜜吸引的峰,低下头去,薄唇从她半仰的颈,缓缓的吻下,吸着属于她的芳香。

    温暖。

    温暖包围著她。

    云雀灵长长的眼睫,在昏暗之中,如蝴蝶羽翼般额动,而後睁开,清澈如泉的眼眸有着青涩的味道。

    她这个样子让莫如风更加不受控制,薄唇恣意洒落,吻遍她的颈,啃吻著最柔嫩的肌肤,带来陌生却又眩惑的欢愉,她无助的颤抖著,在他的吻下,仰头轻吟。

    火苗蔓延,细吻著她的每寸肌肤,她喘息著,双眼轻眨,神智渐渐恢复清明——

    下一瞬间,雀灵瞪大了眼。

    “你还有伤,不能……..唔…..”

    “嘘,闭上眼睛“莫如风靠在她耳畔,只用唇接触她。

    真是个淘气的小妖精,不知道享受现在的一切。

    薄唇吻著她的肩,安抚她的颤抖。

    “别怕“他低语。

    莫如风却似乎什么都不顾了,唇紧贴着她的柔软,双手却无比灵巧地脱掉了雀灵的衣服,很快,两人便赤露相见。

    雀灵本来是很抗拒的,可渐渐的,她开始迷失了,沉浸在这个窒息却又甜蜜的吻里,口一窒,子也软软的。

    外面阳光很好…….岩洞里面一片意暖阳。

    天色渐渐暗了,岩洞深处,激狂的喘息早已平复,取而代之的,是一深一浅的呼吸。

    莫如风内伤已经痊愈,呼息深又徐缓,而柔的雀灵,却因癫狂的欢,耗去太多力气,至今仍有些微喘。

    卧在他膛上的她,柔细的长发汗湿,有几丝贴黏著红润的粉颊,微微喘的模样,更惹人怜

    莫如风将怀里的小女人,圈抱得更紧。

    岩洞里,花香仍浓,花瓣与罗衫,散落在他们四周。

    “还疼么?“他突然开口,充满魅惑的嗓音,在黑暗中显得格外亲昵。

    心里乱糟糟的雀灵,被这麽一问,立刻不由自主的想起,他进入她时的种种。

    那不只是疼痛。

    她还记得,他进入她时的神。灼亮的黑眸、紧抿的薄唇,他从里到外,烧灼著她的度,以及每一寸巨大,艰难的、缓绶的挤入她时的饱胀、温度,甚至气息……

    双颊更红、更烫了,她羞态可掬,只低著头,不敢看他,更不敢回答。

    一个柔柔的吻,落在她的发上。

    “灵儿,对不起,我太忘了……“莫如风勾唇笑的魅惑,璀璨如琉璃般的眼眸闪过一道流光。

    “……..“这家伙以前自己怎么就没看出他这么腹黑呢……..这次不像上次啊,没有药的驱使下,那些疼痛是那么的强烈真实,让她几次都痛的呼出声音,想到自己那又又媚的声音,云雀灵再一次红了脸。

    ps:好吧,写着写着我又上了。。。。。下章是莫如辰的死期,亲们一定要看哦

    ..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