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莫如辰押着云雀灵来到了一个院落处,狠狠的推了雀灵一把。冷冷道:“他就在里面,若是失败了,你就等着给你那个丫头收尸吧”说完莫如辰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处院落乃是莫如辰为莫如风准备的院落,云雀灵慢慢的走进院子,警惕的看着四周,这四周暗藏的波涛汹涌她都能感觉到,难道莫如风没感觉到么?不可能,他究竟要干什么?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此时的莫如风挥退了玄沐,正立在月光之下静静的思索,思绪悠远而沉静,他的表有时静谧,有时似是想到什么景象,唇角又微微带着笑。

    当云雀灵踏步而来时,背而立的莫如风便已知晓有人入了内,他不动声色地转过了子,当他看到那密林中隐隐而现的金色光点时,眸色愈加的深沉起来,似有万千愫隐匿其中。

    云雀灵隐在密林之后,透过树叶的缝隙,她看见了那个沐浴在月光中的男子,他上雪白色的衣衫在月光的照下显得有些深冷,绝美的脸上有梨花般的味道。

    莫如风对着密林静静凝望了一会儿后便又转回看着月亮,垂眸之际,于唇边溢出一丝浅浅的叹息之声,隐于袖袍中的手微微握在了一起。灵儿,你在躲着我么?你还是不肯见我么?莫非你知道我那晚对你做的事………你不原谅我了么?

    这时,院内厢房的门缓缓打开了,云雀灵转眸望了过去,但见一名男子手中拿着一件黑色披风朝那月下的男子走了过去。

    玄沐行至莫如风跟前儿时颔首对他说道:“主子,更深露重,披一件衣衫吧,免得受凉。”

    许是被玄沐这么一提醒,莫如风才觉得上有些微凉,喉间一个翻涌,竟是忍不住捂唇咳嗽了几声:“咳咳……”

    玄沐见状,脸色有些微变,他脸露焦急之色,问道:“主子,可是觉得不舒服?”

    莫如风摆了摆手,说道:“无妨,你且入内吧,我再立一会儿便回屋了。”

    说罢,接过玄沐手中的黑色披风裹在了体之上,玄沐见状颔首退了回去。

    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至从主子替雀灵姑娘解了蛊毒后,子一直抱恙。

    雀灵看到这样的莫如风,心底抽痛,她缓缓步入月光下,让自己的影完全暴露在莫如风的视线里。

    “灵儿……….”莫如风轻轻的低喃,疏离般的眼眸里有着太多数不清的思念与柔

    雀灵再也忍不住,泪水就此决提,云雀灵趴在莫如风怀中呜呜的哭着,只有在莫如风的怀中,她才能觉得有安全感,她才会毫无顾忌的释放出自己心中压抑着的委屈和害怕,莫如风紧紧的抱着云雀灵,脸上充满了温柔。

    良久,云雀灵才慢慢的止住了哭泣,只是小声的抽泣的,莫如风捧起云雀灵那梨花带雨的俏脸,轻轻的把她脸上的泪珠吻干,云雀灵见从房里听见动静出来的玄沐,莫如风就毫不避讳和自己做这么亲昵的举动,俏脸一红,轻轻的拧了一下莫如风腰间的软,噘着嘴说:“还有外人呢!”莫如风闻言后回过头去,恶狠狠的看着玄沐,玄沐打了个寒战,识趣的转过头去,老老实实的盯着那颗杏花树发呆,莫如风这才回过头来,云雀灵被莫如风刚才的表现逗乐了,终于破涕为笑,莫如风摩挲着她的小脸,歉意的说道:“对不起灵儿,我来晚了,让你受委屈了”他一直在不停的找她,却不想她被莫如辰给抓去了,他绝美的脸上有股愤怒的火焰在燃烧着。

    “没有,风,我们进屋说”云雀灵警惕的看着四周,说不定这里到处都是暗卫,她必须小心为妙。

    “恩,走”

    屋内。

    “灵儿,你说你已经知道藏宝图的下落了?”莫如风不可置信的问道,他暗中调查那么久没发现半点藏宝图的下落,却不想他的雀灵已经知道了么?

    “恩,应该在莫如辰的寝宫没错,但是在此之前必须先救出紫衣,她被莫如辰抓住藏起来了”云雀灵担忧的说道,这几天的强势在面对心的人面前,她不自觉的想要依赖他,也许这就是恋的感觉吧,能有一个替自己分担,能保护自己的人,她突然觉得好幸福。

    “玄沐,你负责去救紫衣,我们的部队应该不久会到”莫如风交代道。

    “是,属下遵命,但是主子你和云姑娘去找宝图不妥,也许这四周都布满了暗杀”玄沐不放心的说道。

    “无妨,他既然派了灵儿来给我下药,想必没那么早动手,他也在忌惮我有所准备,可以趁这个时间把宝图拿到手,一个时辰后,我们在城东汇合。记住,务必要把紫衣安全的救出来”

    “是”玄沐说完一阵风似的消失在了黑暗里。

    莫如辰寝宫

    “有没有搞错?这么多的地图?这样子找到猴年马月去了?”云雀灵看到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地图,不知道那张才是域龙宝图的一角,按理说四角中的一角应该比较小巧而已,但是这些都长的差不多啊。

    “应该有暗格”莫如风轻笑,满脸的宠溺。

    云雀灵拿着火折子一个一个的寻找,寻了一些时候,却仍旧没能找到,她抬眸望了一下剩下的书架,微微叹了一口气后继续寻找。

    莫如风看着她那样,只能摇摇头轻笑,突然耳朵一动,忽然听闻角落里似乎有声音,他闪抱起雀灵把火烛吹灭,隐藏在角落处。

    咯吱一声,借着月光,一个敏捷的小影从一个角落里面跳了出来。当莫如风看清楚那个影后,绝美的眼眸闪出抹古怪的光芒。

    点燃火折子,光芒瞬间把四周照亮。

    “风,你怎么?”云雀灵也听见了动静,这个时候不能点火,万一是敌人怎么办?不就暴露了么?

    莫如风叹息一声,有些无奈了指着那个角落里。

    云雀灵寻着望去,一个毛茸茸,团团的小狐狸正歪着脑袋看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流露出喜极而狂的表,看得云雀灵毛骨悚然。

    更重要的是,那个小家伙脖子上似乎挂着一个什么东西,用一块黑布包裹着,还被它当包袱似的挂在脖子上,怎么看怎么滑稽。云雀灵想,这丫的肯定不是普通的狐狸,它娘的太聪明了………也太色了……

    “看来小白已经找到宝图了”莫如风摊摊手,笑的一脸温柔。

    “小白?是这只狐狸?!”云雀灵雷到了,感这家伙是莫如风养的么……瞬间在风中凌乱了。

    “小白,你把宝图送回太子府”莫如风对着狐狸小白说道,小白似乎能听懂一般点点头,咻的一下跳出了窗口不见了人影。

    “赶紧离开这里吧,估计莫如辰已经发现我们不见了”莫如风提醒道。

    “等等,这里离我住的院子很近,我要去那些东西,很重要”云雀灵突然想起前几天让紫衣去准备的琴,还有为莫如风制作的铠甲,那可是防弹衣的翻版。不能不要啊。

    “走吧”莫如风想想,既然都到这里了,既然她觉得很重要的东西,那就陪她去取。

    翻过一堵墙,云雀灵和莫如风来到了雀灵的院子。

    莫如风看到雀灵拿的那把琴,眉头微蹙,说道:“灵儿,你想要练琴我那把可以给你,现在带着这个不方便”

    雀灵没武功,他不想再添无谓的东西。

    雀灵低头看了看琴,确实,尽管自己已经学会了音攻,但是这个王府暗杀太多,她没时间摆着个琴在那里弹,而且他们现在是逃命。丢下琴,拿出她为他订制的铠甲,这是她这几个月瞒着莫如辰秘密叫人订制的。是用采用上好的银质打造的,比起一般的铠甲结实多了。当然重量也不是一般的……

    雀灵在打造这铠甲时就想好了,莫如风内功深厚,这点重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云雀灵拿出银甲来上前,刚要帮莫如风穿上,莫如风却摇摇头笑着阻止了她。就在云雀另疑惑的看着莫如风的时候。莫如风笑着刮了下她的鼻梁,从云雀灵地手中接过了亮银甲给雀灵穿上。他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当然看的出这铠甲不一般,

    但是他现在要保护好她,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风,我会武功的,真的,你不用管我”云雀灵知道他的用意,在温暖的同时也不想自己成为他的负担,虽然武功只能自保……轻功也不怎么样。

    “我知道……”莫如风温柔的笑,但是还是帮她穿戴好了银甲拿过桌上的桌布用力一撕碎,撕成一条条的,把她背在自己的背后绑住,

    云雀灵的心中此刻能够深刻的感受的到莫如风对她的意,她泪眼婆娑的抱紧了莫如风,现在她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要乱动,减少莫如风的体力消耗,另外,既然宝甲穿在了自己的上,就让自己来保护夫君的后背吧,云雀灵心中默默的想到。

    虽然云雀灵加上亮银甲的重量不轻,但是对于内力深厚的莫如风来说并不是很大的负担,上没有什么可遮挡的东西,所以他只能用血之躯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恶战,他从武器架上抽出一把玉青宝剑,因为为了不让莫如辰起疑心他没带任何武器,本想着利用这次机会潜入府内寻找藏宝图的下落,却不想遇到了雀灵,他必须改变计划,他不能再准许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吱当他们走到大门前时,沉重的铁门被打开。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门口出现的那两个人上,一开门,一股刺眼的阳光照了过来,莫如风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看着门口满大街全副武装小心戒备着的羽林卫,莫如风冷笑道:“辰王还真是用心良苦啊“连自己押宝的军队都带来了,可是怎么没看到韩云?莫非他们的部队分两批?若是这样想要顺利逃脱就难了。

    “好不容易邀请到皇兄到府上一聚,怎能敢怠慢呢,让臣弟好好进地主之谊吧”莫如辰歼诈的笑到。

    莫如辰见莫如风的眼中依然平静的没有什么波动,看不出什么东西来,本来他还以为自己这么一说地话莫如风肯定会慌乱,但是莫如风眼神中的平静却让他有些惊讶,有些失望,见莫如风如此的死硬。

    “我劝皇兄还是别逞强了,不然你背后那个滴滴的美人可是要受皮之苦的,不过等杀了你后,她就是我的了,早就对她垂涎已久了,你放心,就算你死了,我也会替你好好的照顾她的!”说完,莫如辰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在他看来,莫如风是死定了。

    还不等云雀灵怒吼出去,莫如风就轻轻的握了下她的手,示意这里有他。

    莫如风冷冷的看着正在哈哈大笑的莫如辰,缓缓的走向他,四周的士兵都不敢轻举妄动,警惕的注意着莫如风的一举一动。

    莫如辰刚才的话确实刺激到了莫如风,一直以来,云雀灵就是他的逆鳞,他深着他边的这歌女子,他不许她受到伤害,但是刚才莫如辰的话显然是触怒了他。

    莫如风脸上的表已经变了,不再是云淡风轻的,换上了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毫无保留的释放出自己的杀意,场中一下子冷了下来,莫如辰只觉得现在的莫如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上不断涌出的那股气势让他也感到有些吃不消,他赶紧大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都给我上!”

    一时间,全部人都围上来,把莫如风和云雀灵团团围住。

    莫如风冷笑:“就凭你们?!”

    莫如辰见场中被围着的莫如风张开了阵势,显然是不会主动的束手就擒的了,不过莫如辰及心中还是深信,这么多的羽林卫精锐去围攻一个人,而且背后还背着一个负担的人,肯定是件十拿九稳的事,他一挥手:“给我拿下他,拿下他的人赏黄金百两,官升三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况且莫如风在俱东国中的声望很高,虽然听说过莫如风的武艺很高强,但是他们这些人是莫如辰的心腹,在韩云的带领下,一个个的眼高于顶,自认为自己的武艺不凡,而且自己是这么多人打一个,又加上莫如辰重赏的刺激,在莫如辰下达了命令之后,他们一个个就如同饿狼一般嗷嗷叫着朝莫如风和云雀灵冲了过去。

    莫如风见那些羽林卫就如同潮水一般的涌了过来,他巍然不动,他淡然的看了一眼涌过来的人群,形一动,就朝着莫如辰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一眨眼的工夫,他就来到了冲过来的人群前,直接和那些士兵们短兵相接……

    那些羽林卫的士兵们一个个都有些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很厉害,但是他们和莫如风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那些人只感觉到眼前一花,然后莫如风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冲在最前面叫的最欢的那个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自己眼前一把锋利无比的剑刺了过来。血花四溅,那个士兵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他的形毫不停滞,接着又窜到了另外一个士兵的跟前,手中的长剑在自己的前面一扫,长剑呼啸了一声,划出了一道罡风,那些被扫中的士兵纷纷惨叫了一声,然后朝后飞了过去,虽然他们的上穿着亮闪闪的明光铠,但是打在他们上的长剑上所蕴含的力道还是把他们一个个的打得飞了出去。

    那些士兵看到了莫如风如此厉害,纷纷不敢动了,果然赏赐都是和命挂钩的啊。

    眼看着离着城门不远了,城门上也站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都紧紧的看着一步步的朝城门走过来的那个男人。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发生了,莫如风只听见后传来一阵风声,他知道有人偷袭他,听声音,应该是后哪个想立功想疯了的羽林卫士兵,趁自己不备想来偷袭自己。

    “灵儿,闭上眼睛!”莫如风大吼一声,云雀灵很想下去帮忙,但是现在的她根本动不了,她知道现在她若不乖乖的只能添加莫如风的负担。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她相信他,他会带她逃出去的。

    莫如风体往旁边一闪,一根长枪就从他的边穿过,莫如风右手握住长剑,闪电般的转过来,眼到、手到、心到,长剑划过一道闪电,斜斜的刺去,那个偷袭莫如风的士兵就定格在了那里,眼中闪烁着惊讶、不解还有恐惧。

    闪电般的完成这一击,莫如风回过来,往前走去,他的后,刚才偷袭他的那个士兵,体一下子分作两片,鲜血撒了一地……

    一招,只是一招,就秒杀了一个全副武装的羽林卫精锐,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莫如风的雷霆一击,一下子威慑住了那些跃跃试的羽林卫士兵们。

    凌厉的雷霆一击,让莫如风的前进之路顺利了很多,那些士兵们都意识到了自己和莫如风之间的差距,都识趣的站的远远的。就这样,莫如风顺利的出了芙蓉城。

    等到了离着城门远远的地方,确定芙蓉城城楼上的弓箭手不会再给自己造成什么伤害了,快速的钻进了树林中去,韩云一定是带领了一批部队拦截了他的暗卫们,他必须带着云雀灵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

    莫如辰带着部队追了上来,看清了四周的状况知道莫如风背在一个人走不远,肯定是钻进树林里去了。然后赶紧马不停蹄的钻进了密林。由于莫如风有先见之明,钻进去地林子比较茂密,空间很小,所以莫如辰和那些羽林卫的士兵们无奈的下了马,步行的追击着逃跑的莫如风。

    虽然莫如风上没有穿沉重的铠甲。但是他地上背着一个云雀灵,让他的速度降低了不少。

    “风放我下来吧”云雀灵轻轻的说道,她能走能跳,为什么莫如风就是要背着她。

    “灵儿你别动,很快就到家了”莫如风微笑道,他并不相信雀灵有武功,那肯定是安慰他的,他亲眼看到琥珀把她的武功废了的。

    莫如风在芙蓉城的时间实在不是很多。他对芙蓉城外面的记忆仅仅是还停留在这几天而已,所以跑了一会后他就悲哀的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迷路了,由于这片林子实在是太过于茂密,几乎就是遮天避地,所以在跑了一会后,他就渐渐的失去了方向感。最后彻底地在林中迷路了。

    云雀灵见莫如风跑着跑着突然停了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奇怪地问道:“风?”

    “迷路了………”莫如风讽刺的笑道,自己一个俱东国太子居然在自己的领土上迷路了。

    莫如风和云雀灵两个人都是路痴,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最后还是莫如风想了个办法,转树枝,最后在树枝选定的方向下,他背着云雀灵就直奔那个方向而去。

    跑了一会之后,莫如风终于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人的声音,他大喜,以为快要出林子了,看来这个方向还真是正确的。莫如风喜出望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冲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就快速跑了过去。很幸运的,很快他就看见了人影,但是很不幸的,那些全是追兵……

    刚才莫如风本来在林子中本来已经摆脱了追兵的追击,但是在迷失方向后,莫如风很不幸的又绕了回来,而且他还很不幸的自己朝那些追兵跑过去自投罗网。

    当莫如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那些追兵都愣住了,莫如风也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好死不死的又跳到他们前面,两边人都对视一眼,都愣在了那里,而还是莫如风反应的快,往后跳了一步,手中的长剑紧紧的横放在前,小心戒备着前面的那些追兵。

    而那些追兵开始的时候见莫如风突然跳出来,还以为莫如风是故意在躲在那里伏击他们的,但是看到莫如风也是愣住的样子,他们才知道事不对,但是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发现了莫如风的踪迹,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让他的手下发信号,另外一个士兵则是拿起一个哨子使劲的吹了起来,哨子的声音在静谧的森林中格外的刺耳,莫如风一见对方吹哨子,心中暗道不好,恐怕这是集结的信号,看起来有些不太妙,还是得赶紧解决掉这些人才行,想到这里,莫如风就动了,他使劲的一蹬地,手中的长剑就直奔着人群招呼过去。

    那个头领模样的人在自己士兵发出信号之后,就让那些士兵们把莫如风包围起来,然后一股脑的冲了过去。虽然莫如风在城中的表现大大的威慑住了他们,但是他们仗着人多,而且上面又下了死命令,所以不得不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这是莫如风这么多年来打的最艰苦的一战,他被这么多人包围着打不说,他的上还背着个人,大大的限制了他的行动,而且虽然云雀灵上有银甲护着,但是他为了云雀灵的安全着想,还是尽量避开对方的攻击,不让敌人有机会伤到云雀灵。莫如风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使得全是些大开大合的招式,但是那些士兵们也学乖了,莫如风朝这边攻击的时候他们就躲得远远的,而莫如风朝那边攻击的时候,他们就扑上来,让莫如风第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但是他不得不咬牙坚持下去。

    虽然涌过来的羽林卫越来越多,莫如风的压力越来越大,脸也渐渐的变得狰狞了起来,云雀灵看到了莫如风的苦战,她第一次知道莫如风是怎么样的辛苦,她不忍心这么拖累莫如风,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他一定能够很简单的就逃脱吧,云雀灵心中苦涩的想到,看看莫如风上不断渗出的汗水,云雀灵心中暗暗的下定了决心,她不想再拖累他了,她他,她希望他能够活下去,想到这里,云雀灵就开始解那把她绑在莫如风上的布单,莫如风察觉到了云雀灵的举动,这么多年,莫如风岂会猜不到云雀灵心中的想法,莫如风心中也是充满了苦涩,他枉为一国太子,到了现在,就连自己最的人都保护不了!不,我不会让她受伤害的!

    莫如风心中暗暗的想到,他对着在自己背后的云雀灵大吼了一声:“别动,抓好我!”然后莫如风就再也不管别的士兵了,瞅准了放受最薄弱的那个方向怒吼了一声,然后就直冲了过去,一副拼命的架势,那些个羽林卫们被莫如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但是眼看莫如风已经冲近了,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硬着头皮冲了上去,莫如风手上的长剑一抖,抡出一个剑花,前面冲过来的士兵手上的长枪就被他的剑绞飞,而那些羽林卫们也纷纷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莫如风就那么发疯似的往前冲着,就算两侧偶尔有一枝长枪刺进了他的体中,他也只是闷哼一声,脚下却毫不停留,继续往前杀着,要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莫如风他就不会受伤了,感觉到莫如风上流出来的那些温粘稠的液体,趴在莫如风背后的云雀灵眼睛中一片模糊,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将最后一个挡在自己前的人打倒,莫如风想也不想,背着云雀灵就往前而去,上不断有血滴到地上,分不清是他的,还是那些羽林卫士兵的,而那些羽林卫士兵们显然已经看到莫如风受伤了,虽然现在的莫如风很厉害,但是让那些士兵们看到了,莫如风不是神,他也会受伤,莫如风的受伤给了他们鼓舞,就凭着这么多的人,怎么也会抓住莫如风,于是他们紧跟在莫如风的后紧追不舍。

    莫如风上的疼痛不断的提醒着他他受伤的事实,但是他根本顾不得这么多了,他只是奋力的往前跑着,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他要保护云雀灵,他要和雀灵幸福的活下去,他要把这几年欠下的都补偿回来。

    莫如风就这么不知疲惫的跑着,后面的追兵也始终和他保持在几十米远的距离紧追不舍,莫如风跑着跑着,终于看到了密林的尽头,但是当他跑出密林的时候,他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他的前面,密林的尽头,是一道悬崖,已经没有了路……

    莫如风在悬崖边停下脚步,雀灵很显然也看到了眼下的况,莫如风站在悬崖边,回头看看,追兵已经离得很近了,但是自己的面前已经没有了路。

    踌躇间,后面的追兵已经追到了跟前,他们显然是看到了莫如风现在已经被上了绝路,慢慢的围了上来。

    现在莫如风的况不是很好,刚才在突围的时候,自己上被刺了好几下,现在自己的上有不下于十处的伤口,再加上刚才那一阵飞奔,伤口几乎是还没有愈合就迸裂了,他能够感觉到,随着血液的流失,他的体中的力量也在慢慢的随着血液离开他的体,原本那充满了动力的体也渐渐的有了些疲惫。如果刚才突围以后,如果他能有时间把伤口包扎一下的话,现在的他也不至于狼狈,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话,他也不会如此的为难,但是他后背着的那个人,是他最的那个人,他是不会放下她不管的,因为他说过,他要保护她,但是他现在真的感觉好累,他将剑插在地上拄着,不让自己摔倒。

    那些羽林卫们不会因为现在莫如风的疲惫之色而丧失警惕,刚才血的教训已经让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不是待宰的羔羊,他是一头雄狮,如果一个不小心,就会在他的獠牙下丢掉命。

    莫如风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那些小心翼翼的敌人,虽然他现在真的很累,但是这些蝼蚁一般地人怎么会被他放在眼里,他的背上有他拼死也要保护的人,他在抓紧恢复着自己的体力,如果此时有那个人敢上前越雷池一步地话。他不介意用自己的上手撕裂敌人。

    一双柔荑贴在了莫如风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他,那是背后他所守护着的人的,人的深。给了他无尽的力量。

    “风,放我下来吧!”云雀灵柔柔的在他的耳边对他说道,莫如风先是愣了一下,但是还是解开了布单,把云雀灵放了下来,韵雀灵也许是因为在莫如风地背上呆的时间太久了,脚上的血液循环有些不流畅,她踉跄了一下,扶住了雀灵才站了起来,她和莫如风对视了一眼。\在看向莫如风的眼神中充满了深

    羽林卫们越来越多,渐渐的他们又开始蠢蠢动了起来,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然后他们就再次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李冰苦笑了一下。一把把云雀灵拉到后,大吼了一声,似乎是在发泄自己心中地不满,然后挥起了长剑,朝着冲上来的人挥了过去。

    莫如风刚才自己隐约听到的水声,莫如风觉得这悬崖下可能是一条河也说不定,如果是那样的话,倒不如跳下去,说不定还有机会,如果在这里和他们耗下去的话,自己总会支撑不下去的,到时候肯定是死路一条,想到这里,莫如风咬咬牙,轻轻的对着后的云雀灵说道:“灵儿,现在我有个办法,不过那个办法九死一生,而他们要捉拿的是我,现在如果你投降的话,说不定他们不会为难你的,你……”,莫如风还没说玩,嘴就被云雀灵的手给堵上了,云雀灵笑着摇了摇头:“雀灵这一辈子只风一个人,不管到那里,灵儿都不会离开你的,哪怕是死,只要能够陪着风,雀灵也愿意,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云雀灵又喃喃的说起这段话。

    “灵儿!”莫如风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柔,他轻声的对云雀灵说道:“等会,我们就从这里跳下去,刚才我听了一下,下面可能是一条大河,如果跳下去的话,我们还能有一条生路!”莫如风看了一眼云雀灵,雀灵点点头,笑着对莫如风也对自己说道:“有你在,我不怕!”

    莫如风点点头,看了一眼还在远处蠢蠢动的羽林卫士兵们,他大笑了一声,他的笑让那些士兵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面面相觑,然后莫如风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把云雀灵抱在怀中,在那些士兵们的惊呼声中,纵跳了下去。

    ..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