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的狐狸

    “怎么?”她没有说什么啊,只是适当的做些评论而已。

    平心而论,虽是现场版的,但是两人的技术明显不够好,虽然有她这个观众在看,可是,既然已经大方的要表演,那还要在意那么多做什么!

    莫如辰整个脸都涨红了,他是被气的!本以为会气到她,给她一点教训,谁让她最近过于嚣张。可没想到,最后惹得一气的竟是自己!“云雀灵!”又是一句怒吼。

    雀灵无聊的望着他二人yi丝不的体,邪气的扬着嘴角:“别总是这么深的唤着我的名字。你最喜的女子现在可是求不满呢。不过……”

    李映雪怨恨的咬着贝齿盯着她,这个女人!总有一天,她会把她踩在脚下踩碎她。

    莫如辰有些歉意的看向李映雪,现在让他再燃起激,恐怕是难上加难。

    “可是,你好像不行了哦!”雀灵特意暧昧的瞥了一眼某人的下

    “云雀灵!”他想杀了她!再瞧见她嘴角得逞狡黠的笑容时,他的火气消退了,平复怒气,对衣不着体的李映雪温声道:“雪儿,穿上衣服,回你的厢房。”

    “是,王爷。”李映雪忍着屈辱,在雀灵嘲笑的眼神之下,快速的穿上衣服,她必须尽快的离开,否则,在下一刻,她真的会不顾及形象去狠狠的收拾一顿眼前嘲笑她的女人!

    映雪离开后,雀灵挑了挑眉,他想做什么?不会是留下来继续让她耻笑吧?

    “你说本王不行了?”莫如辰从上走下来,走近雀灵。

    本以为,她会后退,可是,她依然坐着,不动分毫,刚才在嘴中的瓜子,竟然就这么,在他的面前,吐出。

    她一点都不怕他!

    她以前在他的面前都是演戏!一定是的!让他收留她,现在却要骑到他的头上!他一定要狠狠的制服她,让她城府在自己下。

    下腹火一般的燃烧起来。

    “事实如此。”雀灵凉凉的说道。

    “哦?”他邪笑一声,将她从椅子上拽起,让她与他平视。

    雀灵挑了挑眉,刚才的下意识反应,想反手将他压制,不过,她突然有兴趣,想要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本王就让你试试,本王行不行!”

    男人最在乎的就是女人瞧不起他的那方面,而他是特别在意,为一个王爷,怎能忍受这种屈辱!

    所以,他要证明给她看!

    “呵呵……”雀灵忍不住笑出声,还没遇见这么愚蠢的男人。

    “你笑什么?!”莫如辰怒了,她在瞧不起他!这是绝对不许的!

    他放下钳制住她的手,想搂住她的腰,与她激吻。

    却万万没有想到。

    她拿出一块白布丢在他的头上。哪触目惊心的红色让他脸部极度扭曲!

    “该死的!”他忍不住咒骂。

    “很抱歉,若想泄yu就去找你那位天仙美人吧。我体很不方便,伺候不了您。”她白嫩的纤手轻轻指了指那块白布,明眼人一看就会知道,她葵水来了,而对有洁癖,有忌讳的王爷的、莫如辰来说,这无疑是把他的自尊踩在脚下。。。。。。

    “你!”莫如辰想掐死她!!但是今夜他已经发了帖子给莫如风到府上,他准备下手了,不能再这个时候出差错。。。。。。。必须忍!

    当他气愤的要离开时。

    一个凉凉的声音又在她的背后响起:“王爷,难道想奔?”

    低头一看,他还没有穿衣服!

    立刻!血冲向了大脑,幸好,没有闯出去!

    转回,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的穿上,然后头不回的离开。

    雀灵盯着他的背影,好好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今早过的还真开心!”

    已经夺门而出的莫如辰听到她的笑声后,紧紧的抿起唇,黑眸中燃烧着旺盛的怒火。

    不管你葵水有没来,我今夜就要让你伺候人!!!

    等利用完她以后,他都不想再见到她!

    旁晚。

    “清儿,帮我叫紫衣过来”雀灵盯着院里的一片枫树幽幽的说道。

    深秋了,枫树都红了,染红了半边天,那么绚丽,那么美。。。。。。。

    “姑娘,从今儿午时起,奴婢就没有见过紫衣姑娘。。。。。。。”清儿在一旁小声的说道。

    “哦?膳食房有找过么?”一般这个时候紫衣都会去膳食房领晚膳的。

    “回姑娘,奴婢后院,前院,膳食房,甚至连茅房都找过了,未曾见到紫衣姐姐的影”

    “怎么会。。。。。。。”雀灵蹙起秀眉,星眸流转,突然眸中聚寒道:“去,把王爷请来!”

    儿不敢有一丝怠慢的跑去禀报了。

    莫如辰,你若敢动紫衣一个汗毛,我让你终不举!!

    当雀灵等的不耐烦时,莫如辰才姗姗来迟。

    雀灵讥笑,这男人是在报今让他久等之仇么?若不是为了紫衣,她一定对他不客气,哪怕自己不能全而退!!

    “听说你要见本王?”莫如辰笑道,眼眸里闪过一丝算计。

    “紫衣在哪儿?”雀灵冷冷的开口。

    “紫衣?是谁?”

    “少装蒜!快把人给我交出来!”雀灵怒吼,声音已经冷的结冰。绝美的脸上一片寒霜。

    “想要让她毫发无损哪得看你表现”莫如辰丝毫没有把雀灵的愤怒放在眼里。

    “你要做什么”雀灵平息了心中的怒火问道,她知道莫如辰说的出一定做的到,现在得先稳住他,她失算了,她以为现在他还要利用她暂时不会拿他们怎么样,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沉不住气,她答应过紫衣要保护她,她现在只能先妥协再另寻他法。

    “我要你今晚去勾“引”莫如风,然后乘机杀了他,这是无色无味的断魂散,想要你的婢女活命你必须按照我得去做,否则你们休想活命!”莫如辰冷的说道,这是他的地盘,他还怕她这三脚猫功夫不成?

    “。。。。。。。”云雀灵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心微微颤抖了下,风,你来了么。。。。。。

    ————————————————————男女主见面的分割线———————————

    悠扬的琴声缓缓而起,夜色朦胧中,有一轮圆月缓缓而下,莹白的月光照在了前方的舞台之上,只见那一拢月光之下,一盏莲花缓缓而生,绽开了最旖旎的花瓣。

    莲花之上围着一圈穿红色衣衫的女子,莲花转动,她们上的红色带绸迎风飘舞,迤逦绚烂。

    红衣的舞姬们似一朵朵妖娆而生的莲花,她们舞动着轻盈的姿,一瓣一瓣缓缓开启,最外一层的女子腰弯到最低幅度,中间一层稍高一些,再靠里一层的女子微微向后仰去,这样的造型与那莲花台如出一辙,柔美的舞姿引得在座的几位将领们拍手叫道:“好,好!”

    莫如风对歌舞不感兴趣,脸上也没有多余的表,他只弯腰端了前方的酒樽慢慢送至唇边,深邃的眼眸撇向了天边那一轮孤月。

    莫如辰坐在下方,时不时地抬眸观望着莫如风,想从他的眸中看出端倪,然而,当他看到一脸冷然的莫如风时,心里不咯噔了一声,莫非太子下并不中意这样的歌舞?果真是个冷傲至极的人,完全没有一点有机可乘么?不行,若是今夜不能成事,哪以后就难上加难了。

    此时,乐声激,舞姬们朝后仰起,形成了一朵盛世莲花,当人们以为这已经是最唯美的舞姿时,却见到那盛开的血莲花中,似乎吐露出了点点黄色的花蕊。那淡黄色闪耀的颜色正是来自于雀灵衣衫之上的金线。

    她单脚立在莲花中央,一脚缓缓抬高,子朝右侧慢慢倾倒,她的双手展于侧,手臂之上的带绸在脸颊前飘摇舞动。她眼眸直视前方,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她为什么会笑得这般甜美呢?因为,她将前面所有的人都想象成了土豆,对着一群土豆跳舞,她有理由不笑么?

    莫如风本是侧眸饮着酒,然而,余光中那点点的金色光芒终是牵引住了他的视线,他本能地回眸,仅仅只是想看一看而已,然而,却在那回眸的一瞬间定住了所有的视线。端着酒樽的手也僵在了半空中。

    “好美啊!”人群中,终是有人在惊讶中回过了神,一旦回神,此起彼伏的赞叹声旋即而来。

    “她是谁?仿似月宫中的仙子一般!”

    “瞧她脸上那盛开的笑容,当真是艳丽无双啊!”

    只见莲花中央的女子带着美艳的笑容翩跹而舞,她似仙宫中下凡的精灵,遗落在了人间,手臂上的带绸虽然时而掩住了她的容颜,可是她那赛若仙人般的脸庞却也能让人瞧个真切。

    莫如风目不转睛地看着莲花台上轻盈舞动的女子,握住酒樽的手不自觉地加了力道。

    “皇兄,此舞,可美?”莫如辰转回眸时,正巧见到莫如风一瞬不瞬地盯着舞台上看,他轻声地问询了一声。

    然,莫如风对他的话语充耳不闻,只凝视着台中央的女子,凤眸未曾转换视线。

    莲花台上,带着甜美笑容的云雀灵忽而在一转眸时,发现台下其中一个土豆竟然变成了一位绝美的男子。她眼眸微微一瞪,与那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了一下。她现在内力极佳,即便是在夜深时也能清晰地睹物,而今,就算隔着距离,她也能清楚地看见那人的容貌终究还是来了么?你是否也认出了我?怎么办,我好没有脸面见你。,我对不起你,我没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风,你快走啊,莫如辰在这四周设下了埋伏,我们不可能全而退的。尽管云雀灵暗暗着急但是她却不能表现出来半分,她怕莫如风不顾一切的冲过来,哪就中计了。

    风。。。。。。。她还是止不住的抬起双眸向他望去。

    只见他穿一袭雪白衣衫坐在上方首座,一手拿着酒樽,一手握住椅子扶手,那紧握着酒樽的手,似乎快要将手中的酒樽捏碎了。

    雀灵苦涩的笑,她只祈祷莫如风没注意到她,就算她自欺欺人好了,尽管她想他想的快要发疯,但是现在的况下,她希望他不认识她。

    云雀灵的舞衣无疑是魅惑的,因为,在她那截露出来的雪白腰处,还点缀着一颗璀璨的红宝石,那宝石散发出的耀眼金光让今夜在场的所有人迷失了方向,沉醉在了她的绝美舞姿之中。

    一场舞蹈高嘲迭起,台下的欢呼声叫好声经久不息。

    喧嚣之中,只见一抹黑影走至莫如辰的跟前儿,那人是芙蓉城里的首富,蔡多行,他去到莫如辰旁,小声说道:“王爷,这小娘子是谁?怎么没见过?能否借爷玩玩?”

    莫如辰余光瞥了一下莫如风,当他发现莫如风仍旧盯着前方舞台时,对蔡多行说道:“她不是你能动的人。”

    “为什么?”蔡多行眸中有着惊诧。

    莫如辰眉头一拧,愣愣说道:“我说了你不能动,就是不能动!还不给我滚回位置上去?”

    这人不过是他的棋子而已,若不是看在他是芙蓉城的首富,他私下建立起的军队开销都是这个人所支付,他早让他去见阎王了,他绝对不许这节骨眼上还出现任何差错。看莫如风的样子,貌似是看上这个雀灵了,如此,他的计划至少成功了一般,再看看云雀灵,哼,若你不乖乖听话,那么这埋伏在府里的上千暗卫可以送你去陪莫如风。

    蔡多行讪讪地望着莫如辰,有点吃撇,但是也不好发作,只是暗暗发誓要想办法把这个美人儿弄到手。

    乐声减缓,舞蹈趋近尾声,云雀灵做了一个完美的动作之后,围在她周围的舞姬们姿缓缓而上,将她秀美的段湮没在了花海之中。

    她留在人们心中的美,无疑是震撼的,以至于舞蹈结束良久,整个宴会场内竟是鸦雀无声,立于莲花台上舞姬们仍旧保持着结束时的动作,她们不敢动作,只因场内异常的静谧。

    过了一会儿,在场的人似是反应过来一般方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好!”

    “再来一曲,再来一曲!”

    一旦爆发,那烈的掌声便此起彼伏墨斋未曾停歇。

    见众人已然喝彩,舞姬们方才缓缓松开了僵硬的子,她们撤开莲花台,莲花轻移去到台前站成一列,云雀灵立于位首,她们礼节地朝众人欠了欠子。

    当人们以为,众舞姬会在人们的欢呼声中优雅地朝台下行去时,戏剧的事件就在此时发生了。

    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云雀灵欠之后优雅地立起准备退场,然而,机警地她发现前方不远处似乎有异动,她眉毛微微一挑,嗅到了一股谋的味道,她形不着痕迹的闪动了一下,原以为自己凭借自己的内力完全可以躲过这飞来的一击。

    然,那突然朝她飞来之物让她咂舌,在她还未来得及有下一步反应时,只觉眼前白光一闪,一个毛茸茸,乎乎,蜷做一团的不明飞行物朝她飞砸了过来。待她再次凝神时却见自己的口处正趴着一个东西,那东西的双手双脚展开似八爪章鱼般扒着她的口,而它那圆溜溜的毛脑袋正惬意地放在云雀灵的双锋之间,不偏不倚,就搁在那一条沟壑之上。

    云雀灵垂眸看着它,它正园瞪着它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楚楚动人的看着云雀灵,嘴角似乎还流着哈喇子。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过后,云雀灵似乎已经彻底石化了,而她旁的那些舞姬也都苍白着笑脸看着眼前这一幕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夜空宁静时,忽然听得一阵震天的嘶吼声划破了苍穹。

    “啊——”

    云雀灵看着扒在自己前流着哈喇子的毛东西,它好像是只狐狸,材肥硕,黑黑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看,那样子像是多年重逢一般。

    说实话,对于这种毛茸茸的小东西,云雀灵本来是不讨厌的,只是,貌似它头部放着的位子是不是太搞笑了?它是故意的?

    活了近三十年,第一次被袭,还是被一只动物袭,说出去会不会笑掉别人的大牙?

    于是乎,恼羞成怒之下,云雀灵抓狂般地尖声厉叫了起来。

    这震天的吼声不仅惊诧了台上所有的舞姬,连带着震惊了台下的客人,莫如风在看到台上这滑稽的一幕时,深邃的眸中竟是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只是那笑意隐得很深,让人不容发觉。

    莫如辰的反应与莫如风完全不一样,当他看到那只趴在雀灵口上的白毛东西时,几乎是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他指着那只狐狸大喝道:“来人,快,将那只东西给我抓住!”

    一声令下之后,从四面八方飞进了许多侍卫,他们手持宝剑朝那只狐狸飞了过去。

    云雀灵伸手就朝那狐狸的颈部抓了过去,想将它抓离自己的体,至少让它离开部管辖的范围。

    然儿,当云雀灵的手刚有动作时,只见那狐狸忽而飞而起,一个团后空翻绕过雀灵的手臂,随后伸出前爪在雀灵的手臂上借力又使了一个团后空翻,跟着双手展开双腿劈叉,再度趴在了云雀灵的口之上,圆圆的脑袋再一次舒适而惬意地靠在了云雀灵的口之上。

    “我靠!”云雀灵终于忍不住地暴了一句粗口:“他妈的,这是谁家养的东西,色成这样?真是狗娘养的!”

    在她的观念中,畜生的格是随着主人的,畜生都色成这样,它的主人会好到哪里去?

    雀灵的叫骂声非常之大,估计整个王府都能听见,当然,现在的场面很混乱,有些害怕小动物的舞姬早已夺路而逃,还有一些不怕小动物的舞姬正帮着雀灵解围呢,是以,没有太多的人注意雀灵的言辞,除了那一直正襟危坐于首位之上的莫如风,他在听见雀灵的骂声后唇边竟是忍不住噙了笑。

    莫如风的笑意十分之浅,以至于连站立在他后的玄沐都没有观察出来。

    “皇兄这。。。。。。请皇兄移步到臣弟的偏,等臣弟处理好此事再来招呼皇兄”莫如辰优雅的笑道。

    “无妨,那名女子是谁?”莫如风还是问道,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一点认识雀灵的表

    “那是臣弟从外面带回来的舞姬,皇兄若是喜欢,臣弟马上派她过去伺候您”

    “嗯,让他过来吧”说完莫如风头也不回的往偏而去。

    “主子,那位是云姑娘。。。。。“玄沐看见四下无人小声的对莫如风说道。

    “我知道“

    “小白它。。。。。。“那狐狸怎么那么色啊,它今天的惊天行动,让面无表的玄沐都黑了脸。

    “让它去吧,留在她边我放心“毕竟那家伙还是有点用处的,想到它居然敢都吃他灵儿的豆腐,莫如风凤眸里闪过一丝戾气,让原本还在东跑西跑的小白狐狸打了个喷嚏。

    舞台上仍旧一片混战,云雀灵双手卡住那小白的脖颈想要将它扔出去,然而却怎么也扒不动,倒是那些侍卫飞而来时,那狐狸却是自动地脱离了她的体与那些侍卫周旋起来。

    “快,它在那里,抓住它!”

    狐狸闪离的速度十分之快,穿梭于人群之中,一名眼尖的侍卫发现它后即刻向其他人说了起来。侍卫们找准时机集体朝那狐狸扑了过去,然而,那狐狸却冲天而上直入云霄,侍卫们直接朝前扑了个空,所有人的头部皆是撞在一起。

    “哎哟!好痛啊,你为什么撞我?”

    “是你在撞我,好吧?”

    “别说废话了,那只狐狸呢?”

    “不见了,快,快去找,不管怎样也要找到!”

    后花园内四处都是蹿涌的人群,云雀灵见场面十分混乱,遂趁着空隙钻了出去,此时不去找紫衣更待何时?

    云雀灵蹿出人群之后便朝前院儿行去,因着要抓狐狸的缘故,莫如辰将府内所有的侍卫都调配过去了,前院儿只留了数名侍卫把守着。

    到得前院儿时,云雀灵躲在了一颗银杏树后,她探出脑袋看着前方把守的侍卫,盘算着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够不动声色而又不将这些侍卫都杀死的方法。

    当她还在思索方法时,忽觉后一股浪传来。

    她猛地一转朝后呵斥道:“什么人?”

    来人穿着一袭绛色锦衣华服,他显然没有料到前方的女子会忽然转,如此,受惊吓的人不是云雀灵反倒是他自己。

    “美人,你可当真是一个尤物佳人,跟了本公子,如何?”来人正是蔡多行,看看着云雀灵,两眼泛桃花,色迷迷地对着云雀灵坏坏地说道。

    云雀灵闻言,秀眉一挑,扬了笑,问道:“跟了你?”

    蔡多行见她笑似芙蓉,满心满眼皆是欢喜,他点头道:“是啊,跟了本公子,你以后就不用去那风尘之地了。”

    云雀灵笑着应道:“好啊!”

    蔡多行见状一个猛扑过去,云雀灵秀手一抬直接击中了蔡多行的眼部,随后脚一抬,一个回旋踢,便将那蔡多行踢飞而去,云雀灵的速度极快,蔡多行还没反应过来时,眼睛已经被她打肿,且体已然飞了出去,他不可置信地朝后飞去,子重重地撞上了后的假山石,一个痛楚过后,生惯养的蔡多行就这般晕厥了过去。

    收拾解决完蔡多行后,云雀灵准备寻找紫衣的下落,先救下紫衣再去帮莫如风,却不料被人从后面点了道。

    “谁?”尽管被点了道还是冷声道。

    “你忘记了你的任务了么?”莫如辰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么会,我只是出来透透气”云雀灵第一次觉得倒霉,今天被一只狐狸吃豆腐,还被人点了道,她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哼,少耍花招,你那婢女还在我手上,走!”

    莫如辰押着云雀灵往莫如风处的偏而去。。。。。。。

    ..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