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戏

    望月湖

    芙蓉城内,最有名的湖畔。每前来观景的才子佳人数不胜数。并且在此促成的美好姻缘,也多之又多。

    莫如辰以近兄弟之的名义邀请莫如风来望月湖相聚。

    “玄沐,你说这次莫如辰在搞什么鬼?”莫如风慵懒的坐在太妃椅上,墨色的长发垂落在微敞开的衣襟的膛上,狭长微眯的凤目,微薄的红唇,整个人看起来极为妖孽,也极具人。而他眉心有一颗血红的朱砂痣让他看起来神秘又忧伤。

    “主子,属下觉得这次去很可能是个鸿门宴”玄沐恭敬的说道,冰冷的脸上看不出表,也许他天生就是一张冰冷无的脸。

    “最近他可有异常?”

    “据暗卫来报最近他十分繁琐的流连在花街柳巷间,但是暗地里却在勾结当地的官员贵族,属下觉得此事绝对不简单”

    “哼,本不动他,他就急着扩展自己的势力了么?想都别想,回话去,说本赴约,我倒要看看他玩什么花样”莫如风俊美的眸子了闪过一丝戾气。

    “是,属下这就去”

    “慢着,最近可有灵儿的消息?”

    “属下无能,至今为止还是没有半点云姑娘的消息……”玄沐颓败的说道,这么多年了第一次查一个人那么费劲的。

    “下去吧……”

    莫如风静静的凝视着外面的红枫,接着叹息了一声。梨花般的肌肤几乎透明。

    “灵儿,你到底在那里……”

    ——————————————————————————————————————————望月湖的分割线—————————————————

    船上,两人饮酒对弈。

    “风兄能赏脸,臣弟真是受宠若惊啊”莫如辰端起酒杯示意一下,一饮而尽。

    “贤弟相邀岂有不来之礼?”莫如风一袭银白色的袍子,将他完美修长的材勾勒了出来,长长的黑发如缎子似的,披在雪白的颈后,发尾处用了白色缎子扎起,美不可言。

    他的微微笑着,清澈的眸子里若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那双眸子里笑意不达眼底透出了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与冰冷。

    “哈哈哈如此甚好,今定要不醉不归”莫如辰笑道,但是心里却是盘算起来。今能请到莫如风,而且边只跟着一个玄沐……

    就在两人都互相客气间。

    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优美动听的琴声,煞是好听,略懂琴技的人都能够听出,弹琴之人,琴技高超。

    莫如辰好奇的走出船舱,循着琴声看去。

    距离他的船有五十米处,一个外观清雅的船上,一白衣女子入仙女下凡般,弹着琴。

    莫如辰惊呆,这般美若天仙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清纯美好如仙子,二十几年未动过的心,突然砰砰直跳。

    莫如风随后走出船舱,看着莫如辰的反应,轻笑:“你动心了。”

    “本王今就将她带进府。”莫如辰自信的说道。

    莫如风勾起嘴唇嘲讽的一笑,这人还真是死不改,看到女人就如同发来的畜生。

    这女子的琴声也只能迷惑住这样的种猪吧。

    ——————————————————————————————————————

    辰王府内

    心颇好的雀灵在不动声色的摸清王府的线路后,兴致颇高的看起了野史。

    偶尔看到野史里评论着皇家事时,大笑起。原来这里的皇帝在宠幸妃子时,竟然也是用被子将女人包裹好了,放到龙上。想到那个皇帝还得费劲的拨开‘粽子‘,然后再满头大汗的趴上去时,那种场面就想笑。又或者,皇帝急,直接撕开被子呢?

    太有趣了。既然跟电视上演的如此之像。

    “小姐”紫衣从外面进来轻轻的说道。

    “什么事?”眼睛不离书,问道。

    “王爷从外回来,竟然带回来一个绝世美人,听说下个月王爷就要迎娶她为侧妃呢。”

    “与我有何干?”他愿娶谁娶谁,愿意跟哪个小妾玩暧昧就玩去!跟她毫无关系。

    只要今后离她远点,别碍着她的事就行。

    紫衣不会认为她对这个王爷动心了吧?她看上去是那么滥的人么?

    紫衣有点摸不清头脑,莫非小姐不是上辰王了么?不然怎么能安心在他的府上……难道自己猜错了。

    也不怪紫衣笨,她本就是一个乡下来的姑娘,小时候饱受饥饿被胡氏买了去做雀灵的丫鬟,虽然后来也被苏永年请专业嚒嚒调教过,但是那种算计谋还不是懂的很多,虽然雀灵跟她说了一切听她的吩咐,可是她还是不自主的想为小姐做点什么。

    “紫衣,上厨房弄些点心去!”好像有点饿了,没想到这么‘用心’的看书,会如此的消耗体力!

    “哦”紫衣错愕不已,小姐好像一点不在意,也许小姐有别的打算也说不定,是自己想多了么?虽然那个辰王长的不错,不过比起莫公子还是差很多。

    紫衣出去后,雀灵关上书,闭目养神,这书看多了会影响心健康,还是少看为妙。

    细细回目看过的音攻第八章,利用声音来杀人……

    晚膳时,莫如辰来到她的院里。

    莫如辰看着坐在饭桌上的雀灵,凤眸微闪。说道:“本王将在下个月初迎取侧妃。做为想成为正王妃的你可有想法?”

    这个美人留在自己边,不是她不够吸引他,而是他要让她做更重要的事,这几天的特意冷漠突然让他有种想要看看她为他着急的样子,想看看他如果要娶别人为妃时她会不会向他下跪求饶。

    不得不说这个人心里很扭曲,老是自以为是的认为每个人都该喜欢他一样,而莫如辰就是典型。

    “没想法,王爷本就喜欢美人,娶一个侧妃何必跟我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人汇报么?”雀灵毫不在意的说道。她倒要看看这个莫如辰又在玩什么花样。这几天的摸索,她基本上已经神秘的搜了很多院落,但是却一点也没发现藏宝图的踪影让她怀疑宝图是不是被莫如辰转移到别的地方了,如果是那她没必要再留在这里虚度光

    “哦?那当初说的那么痴的想要留在本王边难道是你在说假话?!”莫如辰冷冷的说道,他绝对不准许他的女人骗他,进了他的门就是他的女人,他要让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雀灵慢条斯理的用着膳,不去看莫如辰已经被气的发绿的脸,淡淡的说道:“王爷忘了我现在还不是你女人”

    “你!”莫如辰气急,指着她的鼻尖,怒道:“你是不是在吃醋!是在怨恨本王要娶侧妃吗?”

    雀灵一听,斜笑的撇起唇角:“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我最后再声明一次,你愿娶谁娶谁,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想要得到本王的宠大可直说,本王成全你就是!何必弄这些手段。”莫如辰冷笑道,他认为雀灵肯定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才会毫不在意他。

    雀灵彻底无语,她怎么也无法相信,一个王爷的智商会这么低!真是替他妈感到悲哀。“吃饱了。想睡了。”懒的搭理他,她懒洋洋的走向,倒在上打着哈欠。

    莫如辰彻底蒙了,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难道他被她利用了?不可能,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波?看来那个计划得快点实行才是。

    翌

    那个未来的侧妃竟然登门造访。

    扫视了一眼站在一旁等待着她讲话女子。叫映雪是吗?名字还不错。人嘛,长的跟朵花似的也不错。只是这眼神让她很不爽,一双黑黑的眼睛,一直打量着她。等她低下头,雀灵慢慢的起,走至她的面前,她还真是迫不及待,刚入府就要探得府内的虚实。

    不过这个女人隐藏很深,她知道藏搓,不让自己处于锋芒毕露的尖口,不然她这个什么名分都没有的人用得着让一个即将成为侧妃的女人大费周章的来见她么?

    一白衣,是有点美若天仙的味道。

    只是,若是天仙穿上白衣也就罢了,她明摆着是假装高尚纯洁。

    而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天使,所以从来不穿白衣。相信世上能够穿出白衣味道的人恐怕没有几个。

    李映雪心底暗衬,她的眼神好利!从她进来到现在已经有一刻钟了,而她却毫不将她放在眼中。她应该知道了她要嫁给王爷成侧妃的,可是却一点都不在乎是为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她的程府极深,所以装作毫不在意!

    若不是听府里传闻说王爷对她特别,她也不会放下段来看她。

    “映雪见过云姑娘。”打量完毕,有了些底,她俯见礼道。

    “映雪姑娘言重了,我本是府上的一个客人而已,你不用向我行礼,我向来喜静,不喜欢人打扰,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映雪姑娘请自便。”这种女子,仅是第一眼,就让她不喜欢。不似紫衣的单纯可。她心机过重。

    李映雪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直接,就算是不欢迎,她最起码也是未来的侧妃,“呃……”

    “放心,王爷想要做什么,你想要做什么。都与本姑娘无关。”古代女人的眼中,恐怕没有什么比男人更重要了。而她最不愿屈服的就是男人!

    李映雪浑一震,她知道她在想什么?眯起眼,她不可小瞧。“那映雪告退。”

    “恩。”

    望着李映雪离去的背影,雾忘不屑的撇起唇角。

    门外,李映雪眼中飘过一抹狠厉之色。她费劲心机入了府,那么就绝对不许失败。

    经过了一晚上的摸索,雀灵终于把目标定在了莫如辰的寝宫。

    决定这几便找机会下手,一定要把藏宝图拿到手,她可不想在这里跟那群白痴女人斗。

    刚刚起,人家莫如辰的丫鬟来告知,说王爷与映雪姑娘要来。

    “又来?这次又是什么?”而且还是两人一起来,这李映雪就罢了,这莫如辰是唱的那一出?他要娶谁跟她有半毛钱关系啊?干嘛老来找她麻烦?难道他不是单纯的利用她想要从她上得到利益?而是被她的美貌征服了?还是说他绝对成为了他的女人后才会任由他摆布?

    (想到这里,雀灵很臭美的想,果然女主什么的就是桃花运不断啊……啊,谁丢的鸡蛋)

    一抹讥讽的笑容爬上唇边,同时还有几分杀气。

    “姑娘,你起整理一下吧,这个样子见王爷,太过失礼,王爷一定会生气的。”小丫鬟清儿一旁手忙脚乱,先是为雀灵净脸,接着找衣服……

    雀灵懒洋洋的躺在上,慢慢的起:“清晨的空气最好,我们出去转转。”

    “可是……王爷与映雪姑娘就要来了啊,您这样……”紫衣焦急的阻止道。听闻这个王爷可不比顾月寒好多少,万一动怒小姐没点武功怎么办啊……

    “废话少说灵烦了个白眼,这丫头胆子真小,啥时候在悬崖上弄个绳子,让她蹦极,练练胆量。或者送到院里,种种邪恶的想法在脑中产生。

    昨天就想着在清晨的时候溜达溜达,正好可以看看莫如辰寝宫到底有多少人把守,她必须要非常小心,现在她的功力也自会自保而已,能够全而退最好不过。

    当莫如辰与李映雪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雀灵的影子。

    “云姑娘呢?”莫如辰寒声问道。

    “姑娘刚才出去了,听说是散步。”一旁的小丫鬟说道。

    “大胆!本王不是刚才差人来汇报过了么?她竟然敢不在!”敢不迎接他!

    一旁,李映雪暗笑。

    “王爷不必太过生气,也许云姑娘真的有事呢?否则也不会大清早的就出去。我们就在此等候吧,云顾娘大概马上就会回来,毕竟她也知道王爷在这的。”李映雪劝道,只是,这几句话下来,明着是帮着雀灵说话,暗地里……

    明知道他要来,竟然还敢离开!莫如辰止不住的气愤,“本王就在这等着,看她的理由是什么!”他谣言切齿道。他不准许她这样违逆他,他要的是她全心的服从,不然就算让她去迷惑莫如风,那她也不会帮自己做事的,他必须要在她面前立威,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李映雪暗暗的扬起嘴角,四处打量了一番,这里的布置还不错,她还真是有眼光。不过,以后这地方就是她的了。

    “王爷,没想到云姑娘还会弹琴,不知琴技如何,映雪想跟云姑娘讨教讨教呢”李映雪柔柔的说道。

    柔软的声音让莫如辰心化为柔,“雪儿坐下,无需站着。她除了吃睡什么都不会,那里能跟我的雪儿比?”莫如辰花言巧语道,有时候为了讨美人欢心,必要之时,违心的话就要多说。

    映雪一听,更为得意,连忙投怀送抱,在莫如辰的额头上送上一吻:“王爷,雪儿好你。”同时适当的羞的低下了头。刚才那么大胆,现在又是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还别说,男人就是喜欢吃这

    莫如辰顺势紧紧拥住了她,激的吻向柳映雪的红唇,“本王更喜欢的是这里。”两人肆无忌惮的在别人的房中大演激戏。

    而此时,雀灵正悠闲自得的散步,星眸如同红外线一般不停的扫四周,看到隐在大树上的暗卫,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微笑。

    “姑娘,我们还是回去吧,若是再走下去。王爷等急了,一定会发怒的。”小丫鬟清儿劝了一路,她现在整颗心都在扑通扑通的跳,就怕一会儿王爷发起怒来,欺负姑娘。

    雀灵撇了撇嘴,“急什么,放心即使他想走,有人也不会让的,就让他们再多等一会儿吧。”

    “可是……,王爷真的会生气的。”清儿重重的说道。

    生气又如何?别三天两头的来烦她就行。“他生气跟本姑娘有什么关系?”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一旁的紫衣忍不住劝道。

    看着紫衣一脸担忧,她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呃,那我们,回去吧。”走了半个时辰,也差不多了,腿有些酸了。

    这体太羸弱了点。必须加强练习啊。

    “回去……”清儿一愣,刚才不是不回的吗?怎么突然又决定回去的。

    “我饿了。走吧。”也正好回去对付那两个难缠的人。哎,想清静清静,偏偏有人来扰。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一进门就会看见如此激的戏码。

    女人骑在男人的上,两人激吻。

    男人的手不停的在女人的上游移。

    雀灵两眼发直,从来没有见过真人版的!不错啊!两个让她讨厌的人,在她面前上演激戏吗,怎么说呢,还是有些欣赏价值的。

    所以,她正想找个地方坐下来观赏之时,后一声大叫:“啊!”

    雀灵一回头,清儿那丫头捂着嘴,满脸涨红的望着前面激的两人。而紫衣已经跟鸵鸟似的把头埋在土里了。摇了摇头,咋把这两丫头给忘了,两个纯的小丫头见到这种场面,一定惊慌了。“清儿,紫衣你出去。”

    被打断的两人一齐看向雀灵,特别是李映雪,一脸求不满的样子。莫如辰一脸怒容,她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回来,这下腹的**正烧的火呢!

    雀灵尴尬的笑了笑:“这是我的房间。”

    没想到她的尴尬让紧紧相拥的两人误会了,莫如辰以为她吃醋了。李映雪以为她被伤到了。

    所以,李映雪羞的趴在莫如辰的怀中,带有晴的柔声道:“王爷……”小手还在他的膛的突起上打着圈圈。媚态十足。

    雀灵有些好笑的扬了扬眉,她这是做什么?在她面前展现“勾”引男人的技巧?没想到古代的女人这么开放!真是让她刮目相看啊!

    莫如辰望着雾忘,冷笑一声,“知道本王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么?今天你就好好看着!”他要让她知道没有了他的宠在这个王府是寸步难行的刚才她那个表还是让他不爽!今天就让她见识见识别的女人是怎么伺候他的!

    雀灵心里已经笑翻了,这两个人到底再想些什么?不会是要在她面前上演一些限制级的吧?

    “就在这好好看着!好好学!”莫如辰冷声命令道。

    李映雪其实早在心里乐翻天了,这下可是要让她难堪了,毕竟,王爷是当着她的面,在她的上,与她李映雪恩

    可是,面上却有些不依:“王爷,这不太好吧。”

    莫如辰温柔笑道:“本王只是想让一些人知难而退。知道自己的不足。”

    李映雪没有回答,只是抱着他的腰的手更加紧,小脸上尽是妖媚之色。她要给她无尽的侮辱!

    雀灵更为错愕,免费观看?慢慢的坐下。看着在一张椅子上坐着的二人,咽了咽口水说道:“这里不方便,你们还是到上吧。”这样她也可以看的更真切。

    莫如辰与李映雪一愣,没有多想,因为两人都等不及了。

    翻倒在上,两人由激吻到喘息。

    一件件的衣服飘落。

    没想到他们两人的材还不错嘛!

    李映雪在空余时向她来一记得意的眼神。

    他们想要气她?

    真是太好笑了,摇了摇头,翘起了二郎腿,往嘴里塞了几颗瓜子,既然有现场的,那么就勉为其难的观看吧。

    虽然她在现代活了二十五岁,但是是个不折不扣的剩女,虽然也偶尔好奇心作祟躲在宿舍里和室友们看看那种限制级的小黄,但是却没有看过现场真实版的,就连这个年代被莫如风给怎么吃掉的她都回忆不起来,只想的起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

    想到这里,她有些微微红了脸,下意识的摸摸自己的肚子,若是没有那场意外,这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孩子。

    上激的两人都不忘偷偷打量雀灵的表,看到她微红的脸以为她在难过,便更加卖力起来。

    雀灵嘴里嘀咕着“儿子若是你还在,娘一定让你看看,这可是现场经验!你娘我还没见过呢!呀,这个姿势好啊,儿子,以后就这么对你的女人。”

    只见,两人听到她这话,纷纷羞红了脸,莫如辰刚要起,雀灵又连忙说道:“哈哈,好,咦,又换了一个姿势?这个也不错哦!”

    很明显,两个想要羞辱人的人,反倒被羞辱了,并且还被人当做了戏班的猴子来耍!莫如辰涨红着脸,他刚才刚想发泄之时,听到了她的话,瞬间,整个体都软了,哪还有半点的兴致,“云雀灵!”他怒吼道。

    ..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