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脱前夕

    看见顾月寒飞远去,那些侍卫也只是微微的侧目,并没有减缓脚步,而是继续往西廊国而去。

    顾月寒来到了尚书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十分,他隐在尚书府各处,寻找着萧凝烟的影,但是寻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他微微眯了下凤眸,莫非她进宫了?

    萧凝烟,最好别让我抓到你,不然你会死的很惨!!

    说完红袍翻飞消失在了黄昏的夕阳中……

    经过多夜的赶路终于来到了一个崇福镇,要同往四国必须经过崇福镇。

    云雀灵掀起布帘看着熟悉的街道,闹的人群,在眼前晃过“凤穿牡丹”的时候她多想冲过去,但是她知道,那里的人只有李阿婆,还有一些绣娘和伙计,她不能那么冲动,若是顾月寒再次发怒那她岂不是给他们带来了灾难?她死死的咬紧唇瓣,只能再找机会逃脱,还得带上紫衣,她答应过她的,她必须带着她!

    下了马车,部队在一个“云来”客栈休息,雀灵在自己的客房里不安的走来走去,烛光闪烁着,跳动着,如同她现在烦躁不安的心。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

    “是谁?!”云雀灵全绷紧,冷声说道。

    “小姐是我”紫衣推门进来,手里拿顾月寒放在马车方桌上的那瓶药膏。

    “小姐我来为你擦药吧”紫衣眼眸微红,若不是她拖累了小姐,也许小姐现在应该逃脱了回到了莫公子边了,是她害了小姐,还让她受了那么重的伤。

    纤细的手指头沾着一些膏药来,轻轻得涂抹在雀灵的额头伤口上,一丝一缕,分外细心。

    雀灵此刻才终于完全放下心来,任由紫衣涂抹着。

    顾月寒太危险,她必须要想办法逃离,必须要逃!这种子,这种可悲的子,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摆脱!养伤!对!她要养伤,将伤养好,才会有力气逃离!

    “紫衣。”雀灵轻轻叫她。

    紫衣静静看着她。

    雀灵轻轻转了个,反手将自己的上衣尽数脱下,一直褪到腰际,白希的少女胴=体尽数暴露在了紫衣面前,漂亮的背部曲线分外=人,素雅的肚兜带子乖巧得绕在她的脖颈和腰际,房间之内瞬间意一片。

    紫衣惊讶道:“小姐?你……”

    雀灵将头枕在自己的胳膊里,闷闷的声音传来:“我受伤了。”

    紫衣神色一凛,闪过一丝心疼和愧疚,将目光洒落在她的背上,一眼便看到了她白希的下腰际上,竟乌紫了一大片,分外刺眼。

    “小姐……”紫衣哽咽道,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帮我敷药吧。”雀灵毫无绪的声音再次传来。

    紫衣这才慢慢闭眼,深呼吸,把泪水擦干净。

    她拿过那膏药,再次轻轻得给她敷起药来,可饶是她的动作再亲昵,雀灵还是忍不住一声声得到抽气,痛得浑都微微发着战栗。

    终于上好药之后,她又让紫衣去帮她拿了完好的衣服,换上,这才上躺好,沉沉睡去。她太累了,太疲惫了,只有在紫衣边,她才敢放心大胆的入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竟已始临黄昏,紫衣依旧坐在她边,静静的守着她。

    而接下去的几天时间,皆在马不停蹄得赶路之中度过,马车穿过了一座座或繁华或冷清的城池,越过一片片或稀疏或茂盛的树林,尘土飞扬。

    出乎雀灵意料的是,这么久的时间,顾月寒竟再也没有出现在她面前扰过她,平时赶路时她便和紫衣躲在马车内疗伤,每仅有在每三餐用膳的时候才能碰到对方一面,而顾月寒必定对她冷眼旁观,好似没有看到雀灵这个人似的,雀灵也乐得自在,直接对顾月寒的不理睬直接无视,飞速吃过饭菜便回到马车上,好好疗伤。

    不知不觉,时间便这般过去了七八天。

    雀灵非常庆幸顾月寒给了她这段缓冲的子,让她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疗伤。额头上的伤口尽管依然隐隐作痛,可结出的痂已经开始发枯,渐渐得正在痊愈。可也正因为如此,这伤口越加丑陋,黑乎乎的一大块痂绽在她的额头,瞧上去让人有些恶心。背上的淤青倒是好得差不多了,疼痛之感早已消去,只剩下隐隐的一块淡红色留在她的背部,相信再过几天就可以完全褪去,再看不出什么痕迹来。

    马车越往前去,来来往往的行人喧嚣之声便越响亮。

    雀灵知道现在已经到达了芙蓉城。

    芙蓉城是挨着西廊国和俱东国两国之间的大城,是四国中最大的城市。

    顾月寒的军队越往前,距离芙蓉城便越近。

    雀灵坐在马车之内,竖耳听着外面传来的喧嚣之声,握着紫衣的手也更用力了起来。——她等了这么久,酝酿了这么久,全都是为了等待来到芙蓉城的这一

    因为,在这里,她能够遇到一个能帮她解除困境的人,一个可以带她去见莫如风的人,哪个人就是——莫如辰。莫如风的死敌,那个夺走莫如风一切的人,逍遥的当了近十八年的假太子!

    想及此,雀灵嘴角轻轻上扬,狭长的美眸微微眯起,将嘴唇轻轻凑近在紫衣面前,轻声呢喃:“紫衣,明夜晚——逃!”

    紫衣微微侧目,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她,她心底微微一颤,她怕再次失败了给小姐带来更大的伤害,但是看着雀灵嘴角那道诡异的笑,轻轻点了点头:“好。”

    雀灵唇边的笑意漾开,好似啐了毒的百合,眸中丝丝冷意开始弥漫开来,——等了这么久,委屈了这么久,屈服了这么久,这一次,总该让她赢一回!不枉费她的调查,和那几年做杀手生涯的成果,为了让她能行杀在四国当中,金花让她了解四国的经济人脉,因为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四国的皇宫贵族也被她摸清了透,虽然她没了武功但是她可以以作饵,她要帮风打江山,她不要再这样懦弱下去,她讨厌现在的自己。为了她心的人,还有她要保护的这些人,她有责任更有义务倾尽全力去扭转乾坤,不让风处于浪峰尖口!就算是要她付出代价,她也照样心甘愿。

    今生换我来保护你,我不想做拖累你的包袱,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风这也是对我没有保护好我们孩子的补偿。

    今的阳光分外鲜艳,阳光洒进马车内,照得暖烘烘的。雀灵倚在座垫上,分外慵懒得躺在马车壁上,看着紫衣有一搭没一搭得说着话。

    因为上次添了新伤,顾月寒便叫紫衣和她同坐一辆马车,方便照顾雀灵。

    雀灵伸手轻轻抚摸上自己额头的暗血色伤痂,看着紫衣轻声问道:“丑吗?”

    紫衣眼里一抹愧疚闪过,轻轻的摇摇头。

    雀灵笑得有些欢畅,伸手拉过紫衣,脸上露出的神竟夹着几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妖娆与蛊惑:“紫衣放心,就算再丑,我也有法子让他注意到我。”——这话,似说给他听的,可更似自言自语。

    紫衣有些不解,疑惑看着她:“他?他是谁?”

    雀灵但笑不语,将目光转移到了别处去。

    紫衣正好奇着,马车帘子却出人意料得被人刷得拉了开来,随即,许久没有和她有过交流的顾月寒竟出现在了她眼前来,他冷冽着一张脸,二话不说就钻进了这小马车,坐在了雀灵的对面,随即自顾闭目养神。

    雀灵皱眉看着他,实在是摸不透他此时坐在这马车里究竟是为了什么。这马车并不大,现在就更拥挤了,一份说不清道不明的紧迫感一下子就让雀灵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她怒归怒,却也不好说什么,万一又惹怒了他就不好了,她实在不想让自己再受什么外伤。

    也许是感知到雀灵的眼神,顾月寒做在她对面,刷得睁开眼来,冷冽的目光瞬间扫在了雀灵的脸上,他冷漠着解释道:“这一带,有山贼出没。”

    雀灵一愣,顾月寒这是……在向她解释?!

    难道他是因为有山贼的袭击,担心自己和紫衣会遇到危险,所以才上了这辆马车的么?

    不过很快,这个认知就被雀灵推翻了。如果是以前的顾月寒她没准会相信,但是至从上次那血与的痛楚后,他再也不相信他,这种人,哪里会去管别人的生死,只怕他是担心自己会趁乱逃脱,所以才故意接近自己,以便监视的吧。

    想及此,雀灵微带讽刺得回道:“宫主真是多心了,就算再多的山贼,也不敢劳烦您啊。。。。。。”

    顾月寒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受伤,一丝落寞,喃喃道:“你明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雀灵无谓耸耸肩,他要如何,她实在是控制不了,不若由他去好了,她转头不再理会他,更没看到顾月寒眼底消失的那抹痛色。

    她不知道他重了噬心丸,只要她激怒他,他的毒素就会增强,他会失去理,走火入魔,他控制不了,唯有躲避,在他没有找到解药前尽量少去看她,但是当得知这城里出现山贼,手无寸铁的她让他担心,他不得不钻进马车看着这几天朝思暮想的人儿。

    马车依旧哒哒得向前奔跑着,雀灵听着耳边响起的动静,伸手慢慢撩开马车车帘,但见明媚阳光趁着飞花三两随风飘落进马车中来,画面美得好似一幅优雅的画。雀灵看得出神,心竟也慢慢安宁了下来,她突然想起不久前和风一起创景未来的子,要寻个世外桃源过着无纷争的子,心中突然一动,下意识喃喃道:“紫衣。”

    紫衣抬起眼看着她:“怎么了小姐?”

    对面的顾月寒也抬眼看她,等她发话。

    雀灵仿若没有听到顾月寒在看她,轻声道:“紫衣,等我功德圆满,便带你回家。”她纤细的手轻轻放在双腿,轻柔至极,侧脸逆着光,鼻朱唇,下颚优雅,虽羸弱,却美不胜收。

    听紫衣说她是孤儿,她家是一个小山村,风景特别的不错,哪里人们朴实,哪里鸟语花香,哪里犹如世外桃源,哪个时候她就想去看看,想永远居住在哪里。

    紫衣轻轻握住她的手,轻轻点了点头:“好。”

    顾月寒看着叶欢的侧脸,看着她眼中的飘渺与空灵,看着她对自由的,双手不再次紧紧握成拳来,一声暴戾的怒喝从他嘴中爆发而出:“够了!”

    他伸出手一把扯过紫衣的体,然后就是雀灵,伸手狠狠遏制住她的下颚,眯起眼来,狠狠盯着她,将自己的脸庞与她靠近得近在咫尺:“不要用那种神……不要用那种神看着外面——!!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从我边逃开!”

    雀灵大笑,笑得眼角都迸出了微微的泪水来,她大笑的声音凄迷又可怖,笑得她的锁骨露出了深深的锁骨勾,深邃又魅惑,阳光洒在她的上,美得动人,一直笑了很久,她才停下,眼中笑意尽数转化成了刺骨的寒意,她讽刺得看着顾月寒,狂妄又冷傲道:“我要逃,有谁能拦我!”

    顾月寒勃然不怒,眼中的愤怒越来越强烈,再无二话,直接将雀灵压在下,紧抿的薄唇肆意欺上了雀灵的脖颈之间,动作粗暴又残忍,让雀灵忍不住浑发颤。

    紫衣看着这一切,开始时候吓坏了,她双腿打颤,过了很久她终于提起勇气充了过去。

    “走开!我不准你伤害小姐!”紫衣怒不可遏得一边打他一边大喊着,可惜收效甚微,因为顾月寒早已沉浸在雀灵的体里,无法自拔。

    他沿着雀灵的锁骨,轻轻啃噬,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向她的移去,属于顾月寒的幽暗气息萦绕在雀灵边,呛得雀灵浑发寒,她不断推着他,可却直接被他锢住了双手,再也动弹不得。

    “顾月寒!我会让你后悔的——!!!”雀灵仰头,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大喊,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衣裳越来越凌乱,衣不敷体的屈辱让她浑难以自抑得着。

    恰在此时,马车外突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动来。

    “山贼来了,大家做好准备——”马车外一将士高声喊着。

    雀灵满是死寂的双眼终于在此时爆发出一阵明亮的光束来。——等着这么久,熬了这么久,这一刻,终于来了!

    没错,她正是要靠这一带山贼的动,然后带着紫衣,去见那个人,那个必然会收留她,让她有机会去见莫如风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