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灵失踪了

    天蒙蒙亮。睍莼璩

    晨曦的阳光带着几许初的暖意,透过雕花木窗,斜斜洒进屋里。

    红玉凤琴通剔透。

    白玉香炉袅袅飘着静香。

    像初淡淡凉凉的花香,像水轻轻柔柔的涟漪,一种呵得人心尖微微发酸的感,在那个接近清晨的时分细细波动。

    一双疏离般的凤眸在昏暗的屋子里面亮的惊人。

    雀灵在他怀里翻了个,梦里呢喃句什么,窝在他颈边咕咕笑起来。她的鼻息熨他的肌肤,胳膊横过他的膛。

    莫如风拥紧了她。

    他在她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房间里,充斥着欢愉过后的暧昧。

    莫如风从上起,优美的背,令人着迷,可惜,却无人欣赏,他深深的看了眼上的人儿,拿起了一边的衣服穿上,走出了房间,忍不住的咳嗽了出声,怕惊扰到房间里的人儿,他连忙用手掩住,喉咙一阵腥甜,因为他的压制,更加无法控制,带出更多的鲜血。

    血,一滴滴的从手指缝隙流下。

    莫如风将血往喉咙里吞下,伸出修长的手抹去嘴角边的血迹,脚步有些无力的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而另一个房间里,云雀灵还在熟睡。

    一阵青烟慢慢的从门缝里面飘散进来,朦朦胧胧,让人看不清楚,嘴角上扬的云雀灵突然面部僵了下,变沉沉睡去。

    原来是**烟,让人熟睡的跟死人一样的一种烟……

    门被咯吱一下轻轻打开,一个矫捷的黑色影快速的来到边,看着上熟睡的人,眼底闪过一丝狠。

    黑衣人似乎挣扎在满天的仇恨中无法自拔,在过了五分钟后,黑衣人终于从思绪中挣扎出来,快速的把被子裹住上的人儿,施展轻功消失在昏暗的房间里……

    穿过茂密的森林,在一个幽深的湖潭深处,黑衣人终于停了下来,把抗在肩上的那团被子包裹的人,狠狠的丢在了地上。

    也许是感觉到了疼痛,云雀灵眉头蹙的更紧了。

    黑衣人眼里闪过一丝霾,只见她慢慢的把蒙面布巾扯了下来,一张精致的脸庞扭曲的厉害,双眸闪着仇恨的目光盯着昏睡的云雀灵一眨不眨。

    此人正是萧凝烟。

    掏出一把精致锋利的匕首,在云雀灵绝美的脸庞来回比划着。

    “啧啧,要是就这么毁了真是可惜啊…….”

    “划上几条疤,看你怎么勾“引”男人!”

    萧凝烟自言自语道,剪水眸里闪过一丝狠烈,她嘴角兴奋的勾起,拿起匕首就要往雀灵脸上划去……

    噹——

    匕首应声而落,一把独特的银质飞镖叮的一下在树上。

    “是谁?!敢坏本姑娘的好事!”萧凝烟大吼,双眸警惕的看着四周。

    “你不该动她!”充满邪魅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扩散在空中,让萧凝烟产生了一阵寒意。

    “鬼鬼祟祟的,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杀了她!”萧凝烟有些慌了,手里拿着一把金簪威胁似得对着云雀灵的脖子。

    “找死!”

    咻的一声,一个回旋踢,把萧凝烟踢到了三米远。

    嘭,萧凝烟如同残损的叶子,体撞到一棵大树上,因为重重的撞击,让原本内功就不是很深厚的萧凝烟闷哼一声,噗的一下,吐了一口鲜血。

    她愤恨的抬起头。

    一袭大红长袍的妖艳男子,出现在了视线中,眉如墨画,面如桃瓣,此时多的桃花眼里闪着愤怒。

    此人正是顾月寒…….

    “呵,原来是你!”萧凝烟看清楚了来人,讥笑的开口。

    “敢动我的人!恩?”顾月寒闪到萧凝烟面前,勒紧她的脖子说道。

    “放……放开我,她…永远也不……不会是你的人”

    “你敢再说一句,我就拧断你的脖子!”顾月寒暴怒,昨夜遭到云雀灵的拒绝本就有一肚子火,而现在这个女人居然敢说她不是他的人,找死么?(其实小寒寒很腹黑,他的温柔和小家子气都只是为了一个人,那就是女主大人啊!其他人在他眼里就……)

    “咳咳咳…你放开我,你…….你要是杀了我……她永远不会成为你的人”萧凝烟觉得呼吸困难,这个顾月寒看不出来居然有那么高的武功,自己为了算计云雀灵把血喂了蛊虫,体还有点虚弱,而且自己从小对毒有兴趣,习武方面并没有太过练习,唯独轻功还算可以,其他的招式自能防

    “说”冷冷的说道。

    “咳咳咳……”突然呼吸变的顺畅,萧凝烟呛的直咳嗽。

    “想知道为什么,你自己去看”萧凝烟嘲讽的说道,眼眸里闪过一抹幸灾乐祸。

    顾月寒飞到云雀灵边,她此时正昏睡着,呼吸还算稳定,只是脸色微微有点苍白。

    一双桃花眼焦急的巡视着眼前的人儿,希望她上不要有伤口。

    不经意间瞥到一个红色的印记,顾月寒微微眯了下眼眸,翻开被子的一角,青青紫紫的吻痕映入眼眶…….拳头紧握,青筋暴起,妖媚的桃花眼瞬间变的血红。

    一把飞镖从指尖出,稳稳的到萧凝烟的肩膀上。

    啊——

    鲜血喷出来,染红了一地。

    萧凝烟吃痛的捂住伤口。

    “你对她做了什么!!”顾月寒一步一步迈向萧凝烟,从牙缝里溢出这几个字。

    “我是女子能对她做什么?她已经**了,她永远不会成为你的人!”

    “是谁!!”

    “她是自愿的,因为她那个男人!”萧凝烟并不打算告诉他和云雀灵翻云覆雨的是莫如风,因为她觉得云雀灵不配,就算是她心目中的那个男子的是雀灵,她也不想破坏他的形象,更何况她一直坚信以后能站在莫如风边的人是她!

    “她的人……”顾月寒听到这里,绪有点低落,更多的是从心底升起的一股占有……心底的深处似乎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叫嚣着,得到她,得到她!哪怕是得不到她的人,也要让她留在自己边…….

    “放了我,带她走,我有办法让她再也见不到那个人,这也是唯一让她成为你的人的办法”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这个……”萧凝烟说着从一个竹筒里面倒出一个白色的虫子。

    “蛊毒…….”顾月寒眯了眯眼眸。

    “这可不是普通的蛊毒,它能让一对人分离,只要把这个蛊放在男子上,只要他想那名女子,心就会撕心裂肺的痛…….其他的想必离花宫宫主也知道吧”萧凝烟当然不会觉得把蛊下在云雀灵上,顾月寒会放了她,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惨了这个女人,肯定是一丁点伤害都不愿她受到的,所以这个蛊必须下在莫如风上!

    而七散本来是可以让两个人百毒不侵的,但是必须是七天七夜的缠绵,让雀灵上生出母蛊才行,从云雀灵的面色来看莫非是莫如风用了自己的内力强行转移了蛊毒?这样不仅让两人不但不会享受到百毒不侵的待遇,反而让莫如风本受更大的蛊毒吞噬……他竟是为了她而这般糟蹋自己么?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上当么?”顾月寒不傻,他看出来萧凝烟在利用他,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自己一宫之主怎能被一个女子利用。

    “你也可以不听我的,不过她醒来后你觉得她不会回去找他么?”

    “……….”

    “只要我们合作,我可以帮你”

    ——————————————我是小雀灵消失的分割线————————

    而此刻,房间里,响起了一声又一声的咳嗽,令人揪心。

    “下,让属下替你疗伤。”

    一旁跟随莫如风多年的玄沐听着莫如风的咳嗽,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也不顾会不会冒犯到他,来到他的后,替他输送内力。

    而此刻的莫如风已经十分的虚弱,那张美如天人的脸,苍白如纸,嘴角边的血迹,让他看起来多了份妖艳的美。

    七蛊,真是好残忍的蛊毒。

    虽是让两人产生晴的蛊毒,但是若是没经过七天七夜…….他们只经过了一夜,虽然不会筋脉尽断而死,却会被蛊毒反噬,

    而莫如风这样把蛊毒出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不想让她出现任何差池,若这七天他有一会不再边,而她如果被有心人给…….那就…….他不能许这样的危险发生,所以他宁愿把蛊毒出来,就算受重伤也无所谓。

    “玄沐,你退下吧。”

    虽然受了重伤却也不致命,修养段时间便可以了。

    玄沐闻言有些忧虑的收起了内力站了起跪了下来,看着莫如风那张苍白的脸,声音既担忧却也带着恳求,“下,你可是我们一族的希望,若是你有什么事,臣要如何向先帝先后交代?哪怕是为了先皇,也求下您要保重自己的体,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让我们多年的努力付诸一旦。”

    莫如风一的凌厉,那双黑眸凉薄冰冷,“玄沐,本下从来就没有忘记过那些仇恨。”为了复仇,他隐姓埋名,以自己的努力,终于回到了俱东国,夺回了自己的位置,但是他要报复的远远不是这些,那些人还没死,现在的一切都在朝着自己的计划走着,无需多久,他就能拿回所有属于自己的一切。

    而云雀灵是他这一世中除了仇恨唯一活下去的理由!

    “但愿下真的能够记得,我们的仇。”

    莫如风眸光微沉,看着玄沐当年,若不是他的拼死保护他,也许他已经在那次宫变中死了。

    他下了檀,伸手扶起了玄沐,倾世俊美绝伦的脸上一片深沉,“这仇,你忘不了,我也一样。”

    房间里,主仆两人一阵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焦急的声音。

    云雀灵,失踪了。

    杨府,一道暴怒的声音响起。

    “她失踪?”

    “是的王爷。”

    侍卫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不敢看向暴怒中的宣王。

    “找,就算将整个皇城都给我掀过来也要将她给本王找出来。”

    “是。”

    叶绝尘一手重重的击向了桌面,发出啪的声音响,丫头,她怎么会失踪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起了她最后见的人,眸子危险的起。

    这一夜,到底都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雀灵她会失踪呢?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