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乱了谁乱的心

    新月如眉。睍莼璩

    繁星点点。

    云雀灵睁开双眸看到的是一张银质面具,疏离般的星眸。

    “我怎么了……”云雀灵觉得脑袋还有些晕乎乎的。

    “小小,你喝醉了,来我扶你”顾月寒跳出来,他桃花眼要喷火了。

    “寒寒…….”云雀灵轻轻的说道。

    莫如风只得放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那股串起的浴火狠狠的压制下去。

    看着众人没事,星宿紧锁的眉头也苏展看来。

    叶绝尘也跟着松了口气。杨曦儿此时已经做在了叶绝尘旁边,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里苦涩无限扩大。更多的是无奈,但是她不放弃,她知道,若她的这个男人轻易的变心的话,那根本不值得她……

    埋头喝酒的南宫澈握住酒杯的手指也颤了下,险些洒了酒出来。

    重新回到了座位上,这宴会继续开始,月亮才升上正上空,这个重阳夜宴也进入了高嘲。

    那就是大家闺秀的才艺大币拼…….

    很老,但是这些蠢蠢动的姑娘们已经等不及了,她们迫不及待的想在这些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才艺,让自己得到他们的青采。

    首先上场的是左丞相杨德的女儿,杨碧玉。

    只见她内着葱绿团花紧绸裙,外罩桃红透明轻纱,杏眸挑眉,五官艳丽绝伦,神态张扬纵。

    碧玉高声笑道:“每次夜宴都不乏唱歌跳舞作画的,碧玉不才,让我给大家来一段惊险刺激的提提兴致,如何啊?”

    “好!!”

    掌声四起!

    碧玉要表演的是百步飞刀!

    为了更加刺激好看,她命丫头小玉在远处站好,头顶放一只苹果,来充当靶子。可是小玉以前哪里干过这种事,吓得面如土色,双腿颤抖,头上的苹果也随之晃来晃去,让碧玉无法瞄准。

    碧玉恼了,劈手一记耳光:“没用的家伙,不许抖,再抖我穿你的脑袋!”

    小玉的泪珠儿扑簌簌下来,闭上眼睛,不敢说话。

    云雀灵冷声道:“没想到出至左相之家居然这么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心狠手辣!”

    碧玉双手叉腰,嘲笑道:“怎么,右丞相,就兴你不知廉耻的环抱着别人脖子,就不许我教训自己丫鬟?”

    云雀灵冷笑道:“原来左相的千金,却是要一个可怜的小丫头陪你玩命的人”

    “可怜?!”碧玉伸手拧住香儿的脸蛋儿,拧得煞白,“小玉,你说,你怎么可怜了,我是不给你吃还是不给你穿?!只是让你顶个苹果,就哭得像泪人儿,好像有人虐待你,存心让我丢脸对不对?!”

    小玉咬牙忍住泪花,哽咽道:“奴婢不敢。”

    碧玉白刀冽香一眼,道,“听见没有,这是我们主仆间的事儿,与外人无关!”

    “你!”

    星宿脸色不太好,在坐的人饶有兴趣的看着。

    杨德捏了把冷汗,自己这个女儿生惯养,平时嚣张惯了,但是现在也得看看是什么地方啊。

    “没想到红南国大臣家的千金格如此火辣,当真是大开眼界”一白衣的莫如风端起酒杯轻笑道。

    “左相,看来你该管教下你的后院了”果然星帝冷冷的开口道。他不准许别国的看他的笑话。

    “是,是”杨德悔的肠子都青了,自己带着女儿来就是想让她有机会被太子看中,可是这丫头不争气,还让龙颜大怒啊。

    杨德拖着不不愿的碧玉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气氛似乎有点尴尬。

    “启禀皇上,微臣想献上一舞”萧凝烟面若花,纤纤柳腰,一袭如烟霞般的罗裙,衬托出她曼妙的姿。

    “好,没想到萧卿多才多艺,准了”星宿很高兴。看向萧凝烟的眼神也变了,这个女子很聪明,若是将她配给澈儿…….

    听到声音,莫如风一怔,现在他才看见萧凝烟,她怎么会在这儿?

    随着悠扬动人的丝竹声响起,萧凝烟整个人倒翻,似酣醉之人,翩然起舞,萧凝烟的段柔软,舞姿柔美,娘媚女,摇曳生姿,媚态横生,好一个千百媚的女子。

    从小,虽然萧凝烟生惯养,但是琴棋书画却是一样没有拉下,所以这样的她是更配的上出尘的莫如风的。

    萧凝烟的底子好,生的花容月貌,跳起舞来更似天上的仙子,不止男子心动,就连女子也被吸引,看得目不转睛。

    台下的众小姐们恨的咬牙切齿。她们明白无论怎么跳都比不上萧凝烟。

    萧凝烟的舞姿曼妙,媚眼含,嘴角含笑,翩翩起舞间目光流转在那一道白色的上。

    见他没有望向自己,萧凝烟心有一瞬间失落,却是更卖力的舞动了起来。

    “好香呀”

    原本正沉迷在萧凝烟舞姿下的一个大臣突然开口,众人这才发现萧凝烟的心计。

    在场的众千金小姐更是白了脸,红了眼,看着那些大臣目光紧盯着萧凝烟,狠狠咬牙,她们都输了。若是连那几个男子被她吸引他们都不要活了……

    云雀灵她的眸光一闪,嘴角嘲讽一勾,这个萧凝烟对她下了蛊毒,虽然她不知道那是什么蛊毒,也没见发作过,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她绝对不相信萧凝烟是好人,会放过她,单单是从刚才她望着自己愤恨的双眸而言,她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一曲终,台下的众人掌声四起。

    “好!真的是舞美人更美啊,赏!”星宿摸了下胡须,对这个人儿甚是满意。

    “多谢皇上!烟儿有个不请之求,听闻云大人才华横溢,更是女子中的表率,烟儿恳求皇上开恩,请云大人献上一下才艺,也让在座的各位饱饱眼福”萧凝烟笑的很轻,但是她的眸光中却带着嘲讽。

    云雀灵,我今就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让众人看看你出臭吧。

    萧凝烟对自己的舞很有信心。曾有才子题诗赞她舞姿优美如“清风扶弱柳,彩蝶戏芙蓉”。

    “准!”星宿很高兴,所以不假思索的准了。

    “多谢皇上”萧凝烟抿嘴一笑,她就是要她在众人面前出丑,她要让她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乡野姑而已,凭什么和自己抢和自己争?

    云雀灵嘴角一直是上扬的,心道这女人真的是愚蠢之极,她本不屑于她计较她偏要送上门来,那就陪她演上一出,看看究竟是谁拉了谁的面子。

    “灵儿,你头不是还晕么?我去跟皇上说明,你这样不能展示才艺”莫如风担忧的说道。疏离的凤眸里闪过一丝微怒,这个萧凝烟是怎么回事?若不是他拥有琥珀的记忆肯定以为她只是单纯的想要让灵儿表演一下,可是他拥有琥珀的记忆,萧凝烟是他和灵儿三生三世的结……是天帝碧玉公主的转世………不是他那个可的小师妹……

    “无妨,既然你小师妹那么的推荐我,我不能抚了她的意”云雀灵优雅的站起来。

    “那微臣就献上一舞”

    在云雀灵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人都不屑的看着她,有些小姐们更是露出了嘲讽的眼神,心道这个丞相也不过如此,居然愚蠢的在萧凝烟跳了那么美的舞蹈后还选着跳舞。

    “俱东国太子下,你的琴艺十分精湛可否为了伴曲?”

    云雀灵对着莫如风一脸浅笑的开口。

    莫如风脸上的神很柔,不复清冷,他勾了勾嘴角,那双墨黑色的琉璃眸里,闪着温柔的光芒,“本很荣幸。”就算她不开口,他也会愿意为她伴奏。

    “该说荣幸的是雀灵,能够让太子为自己吹奏。不过我要的曲子不是一般的曲目”

    雀灵朝他调皮一笑,此刻,她才有点这年纪该有的活泼,而不是深沉。靠近了莫如风的耳朵,轻轻的与他说着她要伴奏的曲目。温的气息,在他耳边,她呵气如兰,清甜的味道点点沁入他紧绷炽的心底。

    不愧是莫如风,悟极高,她说两边,他就会了。

    九月的夜。

    居然飘起漫天飞雪。

    晶莹璀璨的雪花在玉石阁台上飞舞,旋转着、轻笑着在抚琴的莫如风衣襟、袖袍间跳跃出最幸福的笑颜。

    雪花在莫如风旁,竟似是有生命的,柔柔依恋,闪亮跳跃在他的眉梢、唇角。

    盈雪缭绕间。

    莫如风仿佛是天地间最耀眼的一道光芒。

    耀眼的绝美的光芒。

    一白一红,竟然如此的和谐。

    莫如风,自红玉凤琴间,朝她的方向,微微而笑。

    云雀灵在万盏灯火下映照着一红衣火红妖娆,宛如盛开到极致的曼珠沙华般的女子,嫣然的一笑。

    琴声淙淙。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的。

    云雀灵轻笑,他们当然没有听过,这可是周杰伦的《青花瓷》,鲜红的衣裳如朝霞般灿烂。

    听着熟悉的旋律,云雀灵觉得眼前出现了那个烟雨朦胧的天气,那优美动人的青花瓷故事。

    云雀灵的心,跟着放松,慢慢起舞。

    他们都已经见识过萧凝烟的舞,她的舞,是唯美的,柔弱的,让人觉得优美,华丽。

    而雀灵,她却是不同,她的舞姿,是随意的,洒脱的,就像是被困在茧中的小虫,在经历了一番痛苦之后,羽化成蝶。

    琴声忽而清澈透明,酣畅淋漓。

    清越如泉水。

    忽而古朴浑厚,淡泊高远,婉转幽深。

    浑厚似松涛。

    琴声中又似有一股幽怨,一股惊艳,一股尘世间至沉至痛的恨意,一股红尘中最最怜的欣喜。

    台下的众人屏息望着莫如风,不觉间,被他所魅惑。

    夺目耀眼的光芒中,雪晶莹出尘。

    但他的眉宇间又有说不出的惊艳和妖异,那种决绝的美丽,简直撕心裂肺。

    台中央云雀灵忘我的舞动着,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就像是在用尽她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像是在挣脱出所有的束缚,在为自己多舛的命运而博斗。

    没有任何跳舞的技巧,完全是随心而动,可却比任何的舞蹈还要来得震撼。

    月光下的她,就像是一个不甘被命运打败,挣扎着奋力抵抗的精灵,她的痛,她的伤,透过了舞蹈,传递到他们每个人的心里。

    众人安静的坐到座位上,看着站在中央的两人,眼中各有着思量。

    琴声,随着她的舞姿而跟着起伏,最后,是一片宁静。

    这一幕,在很久很久以后,他们想起,仍然会觉得震撼。

    云雀灵不知道,她这一舞,舞乱了多少人的心。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