丞相醉酒惹是非

    在连续喝了不知道多少杯后,云雀灵终于无力的地跌坐椅子上,小脑袋半趴在桌上,头昏得不知如何是好。睍莼璩

    不远处的几人都注意着那抹红色的影,看到她似乎有些醉了,脸上的表都各有不同。

    顾月寒眯起桃花眼,他的小小似乎喝醉了,万一跌倒在地怎么办?不行,不管这么多了,他要去她那边,反正在坐的人就连皇帝也不敢说什么的。想到这儿,他准备起。可是在他刚要站起的时候,一抹白色飞快的从边越过。

    云雀灵纤细的皓腕撑了撑半侧想站起来,星眸半眯,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莫如风。

    “你怎么来了?”

    莫如风凤眸轻扬,盯着醉倒在旁的云雀灵,凑近她,轻轻地说:“雀灵你醉了呢。”

    云雀灵红唇一嘟,右腕一扬,迷迷糊糊的飞横一眼莫如风,声音颤颤的道:“你胡说!我没醉,我,我还能喝!”说时左手想撑起体,但是徒劳无功,还是歪歪的坐在椅子上。

    云雀灵那飞横一眼里有怒有瞋、有责备之味,仿佛在说莫如风太不识趣了,她是千杯不醉呢。

    莫如风看着云雀灵在喝了酒后,双颊如霞、双眸如醉的脸蛋,意外地露出了媚态。他的心不咻的一拧,感觉到自己的心神都被他镇住了,开始分不清如痴如醉的是自己还是她

    感觉到自己的恍惚,莫如风退开与云雀灵的距离,撇开头仰首眺望着远方的夜空,星辰斑斑点点的,但还是墨黑如泼。

    见莫如风不理她,云雀灵很生气,伸长手臂越过与莫如风相隔的桌子,纤长的五指抓住莫如风臂膀上的衣摆,有节奏的一扯一扯的,嘴里嘟嚷着:“快拿酒来!”。

    莫如风轻轻的扶着她,修长的手掌覆盖在云雀灵纤细的小掌上。

    看到覆盖在云雀灵手背上的大掌,叶绝尘等人沉下脸来,十指紧握成拳。

    “雀灵乖,跟着我回去,我们喝桃花酿”莫如风轻声说道。

    “桃花酿?我现在就要喝”听到桃花酿,云雀灵的双眸瞬间亮了。

    莫如风眉间终于呈卅字状了,淡淡的灭了她的希望:“你醉了,酒喝完了,我们回去喝。”

    “怎么可能?!”云雀灵拍桌大呼,很聪明的选择不相信,“这里是皇宫,多得是酒!”想骗她?没门!

    莫如风挑了挑眉,他想不到云雀灵还记得这里是皇宫,竟然还敢在这里如此放肆?

    “酒,我要喝酒!“云雀灵可不依,拍台又拍椅的,好不服气。

    云雀灵见没人给酒她,她就双手撑台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杨曦儿赶紧上前扶她,云雀灵就皱眉了,双手一甩,把没防备的杨曦儿甩开了两米之遥。

    云雀灵这一推可是用尽了全的力量的,所以当她甩完后子就来了个旋转,结果右脚不稳,腰杆一软,就跌了下来。

    而偏不凑巧的是,她的脸是转到了莫如风正面的三步之遥,所以一跌便跌倒了莫如风的跟前,而脸正好埋在了莫如风微张的腿间!

    在下一刻,全场静默,所有人的动作都被定格了!

    “唔……好痛……”云雀灵头埋在莫如风的腿间,明雪白的长袍支撑着她的头,让她的头还不至于与地面亲密接触。她刚掉下来的时候,小鼻子不知道碰到了什么,硬邦邦的,结果鼻子绯红成灾。

    莫如风也很惊讶,眸子紧紧地盯着云雀灵,作不出反应。

    倒是顾月寒反应过来最快,他的脸色变成茄子色,以惊人的速度弯下腰夹着云雀灵的双肩,助她站起来。

    但是云雀灵烂醉如泥,双腿软乎乎的根本就站不稳,所以顾月寒只好改为圈住她的腰,顺便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处。

    而云雀灵还是不乖,发软的纤臂左右摇晃着想要挣脱顾月寒的锢,嬉笑的嗓音带着撒的嘟嚷:“寒寒,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看着她那撒的模样,在场的众人都傻眼了。

    萧凝烟握紧拳头,脸色如同吃了只苍蝇般,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美眸里的怒火清晰可见。从刚才看到莫如风扶着云雀灵时她脸色就已经变了。现在居然还跌倒……

    “小小……”顾月寒一脸无奈,用尽全心的圈着怀里的云雀灵,但是眼眸伸出柔之水早已决堤。

    “琥珀…”云雀灵喃呢,晶莹的泪滑落脸颊。

    顾月寒顿时一僵!

    莫如风绝美的脸上已经出现可疑的潮红,**,翻天倒海般袭来,没有任何预兆,更没有任何“tiao逗,一个跌倒,只是鼻子微微的碰触就把他被困在了**之中。

    当她被人焦急的抱开时她处于恍惚中,她喷在腿间的气息怎么也忘不了。

    她的腰很纤细,搁在他腰上的手臂一下子就能把它圈起来,他承认这个画面很唯美,她叫顾月寒,寒寒,语气很甜很腻,之味坦露无遗。她的头很乖巧的窝在顾月寒的肩窝处,笑靥如花。

    在场的人都停止喧闹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星宿不好插嘴,但是现在这个人毕竟是自己的丞相,怎么办啊……

    杨德看着这一切,眼里闪过一抹精光。只见他缓缓的走进萧凝烟。

    “萧大人,这个宴会是你负责的,这右丞相刚上任不久就如此醉酒发疯,不失礼节,如此不给您面子,哎……”

    萧凝烟本来就气,现在听了杨德的话,更是怒火中烧。所以她站了起来,对着星宿深深的鞠了一躬,拱手道:“皇上,右丞相虽然立功有加,但是在三位使者面前醉酒发疯确实有失国体,更是藐视权威啊”

    星宿听完萧凝烟的话,觉得很有理,他一个帝王最最不容许的就是自己的臣民藐视自己的权威,更何况还是在三个使者面前。

    “送丞相到偏醒酒!”

    一句话,在场的人就已是各有各的心思了。

    几乎所有大臣皆为星宿的发怒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丞相之位他们绝对不甘心被一个小毛孩夺去的,更何况还是个女人。他们苦心在官场上打滚这么多年了,他们都期望能坐上那个那个位置。而今天子一怒,机会降临。

    “皇上请息怒,属下马上把丞相送回府里,不敢劳烦皇上了。”杨曦儿一边赶紧跑过去扶着云雀灵,但是紧紧抱着她的顾月寒怎么也不肯松手。

    笑话,美人入怀怎能松开之理?再说了他还没有抱够呢。

    “皇上,丞相公然醉酒戏闹圣上御花园还视皇上圣威为无物,实为罪过。”同是朝廷一品大臣李中飞李太尉在杨德的怂恿下弯腰抱拳,神痛切愤概。

    对于他的话莫如风俊眸一睨,李中飞便讪讪的闭嘴了,凑到一旁独自抹鼻子去了。

    “杨姑娘……”莫如风话还没说完,就咻的来到快要跌倒的云雀灵边,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搂住了云雀灵柔软的腰肢。

    “喂,你放开她!”顾月寒刚才一不留神,居然被这小子抢了机会,怀抱里空空如也,那感觉怎么想怎么不自在。

    莫如风没有理会他,抱着云雀灵在婢女的带领下往偏而去。

    在场的气氛很诡异,试问一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俱东国太子抱着我国的丞相,而且完全无视上座的皇上。

    云雀灵并不知道抱着自己的人已经换人了,被莫如风搂住的腰摇摇晃晃的,她的头更晕了,有想吐的感觉,为了缓和这一感觉,她很聪明将双手圈住搂住她的人的脖子。

    看到那熟悉的疏离眼眸,视线模糊,却越来越觉得这人的面庞好像那个人……

    继续喃呢:“琥珀……”

    莫如风一愣,跟着冷漠的眸子瞬间软化,如同一滩水。

    这一下在场的人开始窃窃私语。

    “丞相这是在公然勾引俱东国太子?”

    “这怎么行,她可是红南国的丞相啊!”

    “想不到丞相还有这一手,不过也难怪,这绝美的脸庞,柔软的段……”只是他还没说完就咻的住嘴了。

    莫如风冷冷的扫视着在场小人得意之人,这些人净长狗嘴!

    后的顾月寒气的咬牙切齿,这人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的抱着自己的小小!

    叶绝尘眼眸里闪过一丝霾,他一直看着这一切,却无处插手,他多想那个抱着她的人是自己!

    咻的一声,顾月寒挡住了莫如风的去路。

    “莫如风,夜宴才开始,小小只是喝醉了,我这有醒酒药”他才不要让小小被这个人抱着,要不是为了顾全大局,他早和他打起来了。

    “醒酒药?”莫如风闪烁着眸子,若真有这药,那一会自己的准备的生辰礼物也可以送出去了,礼物当然要生辰当天送才有意义啊。

    “是”顾月寒快速的拿出一个紫色丹药塞进云雀灵嘴巴里。

    不一会儿,云雀灵好似舒服了,呢喃一声。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下,睁开了如墨般美丽的双眸。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