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夜宴齐来贺(上)

    九九重阳节。睍莼璩

    月光皎洁。

    满天星斗。

    千盏灯笼齐点。

    万束烟花并燃。

    绚丽闹的灯火映得京城东面的天空一片红亮。

    今晚是重阳节,万家团聚的子,这一天更是她云雀灵在这个世界生辰的子。

    “小妹,大哥为什么回俱东国了?今可是你的生辰,他应该留到等你生辰过了再走啊”苏永年站在云雀灵旁,抱怨道。

    “哥,他不是我们的大哥,他是俱东国的太子,他有他的责任,我们苏家就只有你我两兄妹,莫要再说这些话了,不然会遭来杀生之祸”云雀灵看着满园的杏花,

    杏花树上开满了粉白的花朵,在月色下,仿佛披上了一层晶莹的华彩。

    卷起一阵轻风。

    杏花花瓣飘下来,落在苏永年的蓝裳上,落在雀灵出神的眼睫毛上。

    雀灵眨了眨眼睛,花瓣悠悠滑落。

    粉白的杏花扑簌簌自枝头跌落在苏永年蓝色布衣长衫上。

    雀灵用手指拈起一朵花。

    她的手指洁白,但并不细嫩,指节清瘦有劲。

    “可是,他终究是我叫到大的大哥……突然不让我叫了……”苏永年绕饶头,一脸委屈的说道。

    “莫要再说了”云雀灵冷声道。

    “是……”苏永年只得答应,这个小妹五年不见,子变得很冷,好不容易笑起了他,但是以前那快乐活泼的苏小小似乎已经消失了,是仇恨和抱负让她小小年纪就变成这样了。苏永年凤眸里闪过一丝心疼。

    云雀灵抬头看着天,思绪飘远,莫如风是俱东国的太子,而她现在是红南国的丞相,若是和他过于接触,那么她的计划就全盘皆输了。她不准许在这个节骨眼上还出现任何问题,所以在从淮南回来的路上,莫如风就和她们分道回了俱东国了。

    没想到,自己叫了近两年的大哥是俱东国的太子,他是如何被苏山夫妇收养的,她不清楚,但是以后也许没有再多的交接了。是不愿与交接,还是害怕面对?云雀灵在心底轻轻的问自己。

    是的。

    是害怕面对,那张绝美的脸庞,和她心底的那个人影一次次的重叠,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怕,她怕把他当成她心里的那个人,她觉得对他不公平,更对死去的琥珀不公平。(她不知道他就是琥珀……)

    “一会你要和曦儿进宫?”苏永年看着抬头看天的云雀灵,打破沉默问道。

    “是,这是圣旨”

    “那个狗皇帝!他搞什么重阳夜宴?他不懂这节是和家人团聚的吗?而且今天是你的生辰……”苏永年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不容易一家人团聚,他都在京城最大的酒楼定好了位置,准备好好的给云雀灵庆生,还想着怎么让远在他乡的杨曦儿好好的过下这个重阳节。

    “小哥,小心隔墙有耳啊”云雀灵快速的捂住苏永年的嘴,提醒道。

    “我不怕,我苏永年从来就没怕过!哼!!”苏永年挣脱开,对着天吼道。

    “苏大哥,你这样让灵儿很为难,也会妨碍到她的计划,现在是关键时期,你要忍耐”杨曦儿的声音传来,月光下,她一袭软绸白裳,配清透白纱,发髻高挽,简约无华,只斜插一根羊脂白玉钗,风姿绰约,如朝雾中的清丽仙子。

    “我……”苏永年垂下了凤眸,闪过一丝惊艳,俊朗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时辰还早,苏大哥带我们去逛逛这红南国的京都吧”杨曦儿嘴角溢出甜蜜的微笑,让苏永年都看痴了。

    “好,好,我带你去逛逛”苏永年殷勤得带路。

    “灵儿,听闻红南国的花灯最是漂亮,听苏大哥说你小时候还办过花灯会,你不会这么小气不带我去观赏下?”杨曦儿走过来拉住云雀灵的说,嗔怪的说道。

    水眸里闪过尴尬之色,她不想和苏永年独处,她怕他那炽的目光,既然心已经遗落在其他的地方,哪就别给别人有希望可想,苏永年是个好人,她不想他痛苦。犹如她曾经那样痛过一般。

    ——————————————————场景转换的分割线—————————————————

    这一晚的京城,到处火树银花,灯火阑珊。

    京城的大街上更是闹非凡,人山人海,满街的花灯,大家闺秀们都从府宅里面三五成群的走出来逛灯会,猜谜,放烟花,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小孩子手里拿着好看的花灯,欢笑着在人群里穿行,大家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云雀灵一大红色的裙衫和白色如兰的杨曦儿,蓝色的苏永年并肩走在大街上,看着这闹的景象,脸颊上带着掩不住的笑容,使得她艳丽的容貌更显得惊心动魄,杨曦儿看着如此高兴的青瑾忍不住的开口问道:“灵儿好像很开心?”

    听到杨曦儿的话,云雀灵回转过头来,看着素白色长裙,举手投足,清雅如兰,高洁清雅,在人群中仍然出尘不凡的杨曦儿,笑问道:“曦儿难道不开心吗?”

    听到云雀灵的话,杨曦儿清雅一笑,道:“良辰美景,有灵儿这等绝色佳人陪伴怎能不开心呢……”

    “好啊,你竟敢编排我”云雀灵笑着追打起她。

    “你们看,好漂亮的烟花啊——”只杨曦儿所指的方向,有漂亮的烟花,绽开,落下,一瞬间的美丽,一瞬间的光彩,在天空炸出了美丽的火花,五彩斑斓,唯美唯幻,绚丽多姿。

    “是很美!”云雀灵看着笑得清雅的杨曦儿,再看看跟在后面满眼迷恋的苏永年,瞬间明白了一些事

    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哎,自己不经意间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么大的事,她的小哥哥……哎,可惜曦儿眼中并没有他啊。

    她喜欢尘,这个她知道,要不是因为师父的出现,要不是她失去记忆,她依然忘记不了,那她掉下悬崖,叶绝尘那双眸通红的模样,若是没有这种种,她或许会选择报答的形式留在叶绝尘边,试着去他。

    但是现在的她,整颗心都给了她的师父,虽然他已经离他而去,但是她似乎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她总感觉他们能再次相见一般,这算不算自我催眠?

    曦儿是个很好的女孩,她对叶绝尘的心思她很清楚,她祝福他们,不管如何,她相信终有一天,曦儿会得到属于她的幸福的。

    三个时辰后。

    苏家马车停留在了城门外。

    “灵儿,你们小心些,一会我再派车接你们”苏永年下了马车。

    “小哥,不用了,这个宴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一会我和曦儿一起回来便是,你快些回去,莫要让人看到了”云雀灵说道。

    “好,哪我走了”苏永年说完,深深的看了杨曦儿一眼。然后上了马车,马车在繁闹的街道中消失了。

    御花园。

    他们来到皇家花园的时候,星宿还没有现,倒是嬉笑声早已沸腾了。

    皇家花园内,皇室与众朝臣们都已经聚集在一起品酒赏花,不过令云雀灵惊异的是这儿的桔花,,重阳赏菊已是千秋之俗,艳的,明媚的,纯白的,各种各样至少有一百多种。

    他们来到皇家花园的时候,铉宸还没有现,倒是嬉笑声早已沸腾了。

    不过明显的是他们上的花并不是姹紫嫣红的桔花而是今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美人儿。有清雅高贵型的美女,有纯洁羞型的美女,有单纯憨直型的美女,虽然圣上下旨邀请各朝臣到御花园里喝喝茶,赏赏菊,以示圣上体恤下臣之意,可是显然的是他们忙得不可开交,他们领着自己的有着沉鱼落雁之容女儿或者妹妹,甚至是闭月羞花之貌的孙女,外孙女前来了,此中之意不言而喻。

    云雀灵蹙眉,真搞不懂这些官员在想什么,先不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就拿这个年迈的皇帝来说,他的年纪已经足够当在场的女子的爹了,他们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的女儿的终幸福都不顾了么?

    环绕四周,等等,在场的还有些年轻的官员,还有上座的东宫太子。

    莫非?

    “皇上驾到!”尖锐的声音使整个吵杂的御花园顿时安静若溪。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顶礼膜拜的高呼声伴随着丝绸摩擦之声交集在一起。

    依然是明黄色的衣袍,依然是白玉明冠,虽然已经进入了中年,耳边有着触目的白发,星宿的尊贵优雅无人匹比。

    星宿一声“众卿平。”晕开了重阳夜宴的起端。

    云雀灵和杨曦儿刚坐下属于自己的位置,一股股刺鼻的胭脂水粉眉便扑鼻而来,还来不及反应,鼻子便发酸了,“哈揪”一声响彻了刚安静下来的御花园。

    当云雀灵连续打了三个喷嚏时才舒服一点,刚抬头却发现自己早已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忍住发酸的鼻子,站了起来,弯腰赔礼,“抱歉,微臣打扰大家的雅兴了。”

    “右相此言差矣,右相乃红南国丞相,要保重体啊,要是病了就不好了。”类似的慰问接踵而来。

    待围在云雀灵旁边的众人散去后,杨曦儿白希的脸凑近她,眼里盛着丝丝的担忧,在云雀灵的旁边坐下问道:“灵儿,不舒服?”

    云雀灵摸摸已经红了的小鼻子,吸了吸气摇摇头安抚一笑,“没事,只是暂时适应不了这里的气味而已。”

    杨曦儿这才舒了心,笑着说道:“没事就好,要是真的不舒服我们向皇上说一声先回去。”

    云雀灵有点好笑,转过子与杨曦儿面对面而坐,露齿一笑,斥道“你啊,别老是像我娘啰里啰唆的,一个咳嗽而已,大惊小怪!”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