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毛求疵你不配

    星宿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他双手挽后,每一步都显示着无以伦比的皇者风范,“云卿,朕何时变成桌子了?”

    桌子?!云雀灵蓦地抬头,没人!顿时懵了,转动着僵硬掉的脖颈,大眼睛无神的左右探索声音的来源,转到后面映进眼里的是如神般高高在上之人,正睥睨着自己,小心肝一颤。睍莼璩忍着膝盖的疼痛咬咬牙跪着转,恭敬的再度匍匐跪拜:“星宿见过皇上,皇上金安!”

    星宿挑挑眉对于云雀灵的不慌不忙眼里还是露出了赞赏,就更好奇他不安的原因,明明是一个沉稳之人呐……

    还是没有叫云雀灵平,星帝步向清书巨大的桌子旁的椅子上舒服的坐下,叫道:“陈和,准备笔墨纸砚!”

    “是!”陈公公领旨就下去了。

    “云卿,你认为一个国家如何才能永远强盛富强,使百姓安居乐业?”星宿抓过毛笔,在陈公公奉上来的宣纸上不停的写着东西,头也不抬的问道。

    云雀灵牙龈紧咬皱着好看的月牙眉,有条不紊的答道:“回皇上,微臣认为,国家富强关键在于帝皇圣明,帝皇与群臣能民如子。大道之行,天下为公自然百姓就能安居乐业。

    云雀灵的回答令铉宸抓着毛笔的手一顿,豆大的墨汁滴在雪白的宣纸上,铉宸毫不在意,扔了继续写,“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何以天下为公?”

    云雀灵额头染上了薄薄的汗丝,脑子回想着孔老夫子的话,“回皇上,所谓天下为公即是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云雀灵最尊敬孔老夫子了,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一颗慈善的心,仁者无敌,也只有泱泱大国的中国才能养育出在千年前就能提出“为政以德”的思想之人。

    “咯吱!”一声毛笔断裂的声音从书桌处传来打断了云雀灵的大道之行,云雀灵还没反应过来板就被影所覆盖了。

    只见星宿以君临天下之姿俯视云雀灵,冷的道:“云卿对晟倾国安着一颗怎样的心呢?”

    云雀灵一愣,听出了星宿语气里的冷,但很快就恢复过来,不知他此话怎说,第二次抬起头铮铮铁骨的道:“皇上,雀灵对红南国忠心不二!”

    她没有说错,她对红南国忠心不二,但是前提下是这个君主要换人。

    星宿天一笑,眼里寒霜满布,凌然道:“好一个忠心不二,好一个大道之行,天下为公,那云卿为何不直接叫朕把江山双手恭送出去任人分割更好!”

    一旁的陈公公听到星宿的话心肝儿抖三抖,腿一软,直直的跪在地上,闪着嗓子惊恐的道:“皇上,红南国江山永驻,皇上子孙万福……”他服侍星宿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能让他如此失控,云丞相这话是大逆不道,过矣,过矣!

    一旁的南宫澈急道:“父皇你误解雀灵了,云大人不是那样的意思”

    星宿推开当着自己的南宫澈,冷冷的说道:“误解,那你倒是说说我哪里误解她了?”

    “这……”南宫澈一时说不出话来,他自幼报读诗书,但是第一次听见这么慷慨激昂的想法,但是这些话对于一个高居在位的丞相来说确实过了,这样会让皇帝觉得她在窥视自己的江山,不管她有没有这个想法,但是显然自己的父皇已经怀疑了。

    云雀灵收拾起最初的不安,今天她很反常,也许是回到了沾有师父气息的地方,让她精神有些恍惚,还有就是没有武功护体的惶恐,她怕自己忍不住冲过去杀了他,但是又怕自己现在这具体连碰都没碰到他就被他抓起来了,但是她喜欢红南国的每一寸土地是真的。

    “皇上臣以为,一个民如子,事事为民着想的帝皇才能让百姓信赖,得民心者天下永归,失民心者天下弃之!“

    云雀灵这一腔血结结实实是从腔里发出来的,句句皆为肺腑,字字沥人心血,挑战着封建主义的权威,但是为官者就应为百姓造福!国家米虫易蛀国,岂能只顾一己之私,而且是皇帝叫她说的,忠言逆语也罢,她只是说出自己所想。

    星宿心里不震撼是假的,一句‘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他就已经够震惊了,写着字的手更是前所未有的顿了一下。心想这个云雀灵到底是何许人也,竟有这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超然的思想理念。

    更让他震惊的是,云雀灵然毫不畏强权,不畏他的暴怒,嘴说的,心系的全都是国家百姓!

    如此一人,丞相一职他当之无愧!

    尽管如此,为帝皇,他有他的权威,他是帝皇,他要的是百姓群臣的完全服从!他虽然为民,他的地位,帝权,不容挑衅!

    有惊喜,有愤怒,星宿转留下一句:“我是天下的主宰,万民皆要匍匐在我的脚下,从我者兴,逆我者亡!”

    南宫澈一怔。清澈的凤眸里流露出担忧。

    陈公公已经吓得双腿发抖。

    云雀灵最角嘲讽的勾起,她看着星宿离去的背影,明亮的水眸里面闪过一丝了然。

    自己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在现代过惯了社会主义,男女平等,虽然红南国皇帝是个惜才之人,也是个勤政民的好皇帝,但是帝王都是多疑的,而且都是自负骄傲的,今天她挑战他的权威,是不把他放在眼里,虽然现在他没有治她罪可见她的话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今后她这段官路走的更加艰难了。

    也罢,他是皇帝,而且自己也不过是想取得他的信任而已,要是那天从他手上抢过江山,再把这江山交給更能治理的人相信红南国会更好……

    “雀灵,你刚才的话太过了,虽然你现在是右相之位,但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要是父皇一发怒,你可能会有牢狱之灾”南宫澈从刚才的震惊中醒来,现在的书房里只留下他们两人,所以他必须提醒她一句。

    “太子下,难道你觉得一国之君不该为百姓着想么?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难道生为帝王就不该想想如何让百姓过的安居乐业?”

    “这……你说的也不是全无过错,但是父皇毕竟是皇帝,你这杨挑战他的权威,若他想不明白,你可能……”

    “可能会一头落地么?若他是这等昏君,那我死又如何?”云雀灵嘲讽的一笑,绝美的脸上一片决裂。

    “你……”南宫澈有点想掐死她的冲动,她知不知道她刚才那句话能让她一百颗脑袋落地?但是自己终究还是下不了手,她脸上的那抹倔强,还有那双眸里的坚定,更为了她能慷慨激昂的表达出她为国为民的那种想法,不得不说他的心因为她短短的几句话而波涛汹涌起来,第一次他想了解她,想走进她的世界。

    ———————————场地转换的分割线——————————————————————————————————————

    凤穿牡丹

    “杨姑娘,这是我前几出海带回来的一些龙井,海外的土地肥沃,气候也比较湿润,哪里的龙井清香人,你且尝尝”苏永年满脸笑容的说道,俊朗的脸上泛着可疑的红晕,狭长的凤眸里满含着一丝迷恋。

    “苏大哥你别姑娘姑娘的叫了,我与灵儿现在同姐妹,你若不嫌弃唤我一声曦儿好了”杨曦儿微笑着说,清秀的脸上一片真诚,美丽的剪水眸亮亮的。

    “好,曦儿,曦儿快品尝下这茶如何?”苏永年心里高兴极了,甜丝丝的跟喝了蜜糖似的。俊朗的脸上的红晕更红了。

    低头看茶的杨曦儿并没有注意到苏永年的变化,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桌前那盏青烟袅袅的龙井茶。

    不得不说,海外的龙井茶确实不一般,冲泡过后,茶芽朵朵,叶脉绿色,似片片翡翠起舞,颗颗叶片卧底后,清香四溢,饮之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杨曦儿眸中有着赞叹,更有对这茶叶的喜,她除了对医术有兴趣外,闲时最喜欢捣鼓茶叶了,对茶也庇有研究,没想到这见多不惯的龙井居然能有这么清香四溢的效果,莫非真的跟地质有关么?

    “怎么样?味道还可口?”苏永年将杨曦儿的表竟收眼底,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听听她亲口说说对这茶的感受,他从她的眼里看到了对茶的喜之色,自己也是茶之人,比起人人都有武功,都考科举,自己却对经商有兴趣,除了做生意外,自己最的就是跑遍各地寻找那些让人神清气爽的好茶,茶不是贵就好,而是茶的本散发出来的那种味道,那种香气,能给饮用它的人带来安心,愉悦的感觉才算好茶。

    “茶叶清脆撩人,茶香扑鼻,饮后满口留香,好茶啊!”杨曦儿好不吝啬的赞叹道。

    “真的么?曦儿跟我的想法一样”苏永年激动的站了起来,抓住杨曦儿的手激动的说,他星眸亮的惊人,他终于找到知己了,茶之人气质都是清新如兰的,而这个女子却有好多他着迷的地方,让他怎能不激动?

    “呃……”杨曦儿尴尬的缩回手,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她看懂了苏永年的眼神,那种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自己何尝不是躲在角落里用着那样炽的目光看着尘的呢?可是每次尘都没有回应过她,是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她不清楚,那种眼神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她心里装着念着的只有尘,就因为这样她才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苏永年的

    “对,对不起”苏永年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有点尴尬的说道,那温的余温似乎还残留在指尖,她的手好柔好软,捧着她的小手,比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还要幸福。

    尴尬的气氛久久不能散去,空气里面黎曼着一股暧昧的味道。

    “我……”

    “你……”

    “你先说”

    “你先说”

    “我,我去看看灵儿回来没”杨曦儿说完也不管后的苏永年,快步跑了出去,无奈,她不想再呆下去了,这里的气氛能够让她窒息。她必须出去透透气,更想逃避那双一直留恋在自己上的双眸。

    “曦……儿……”苏永年看着那抹消失在自己视线里的白色影,呢喃道。他的心瞬间有些空了……

    当云雀灵踏进后院的时候,看到满园的彩色桔花中,那抹宁静的白色影。

    午后的阳光洒了下来,照在满园的桔花上,紫色,红色,黄色,白色……纷纷围绕在那个人而的四周,灿烂的绽放着。

    那个小人儿就那么静静的坐在花丛中,凝望着一朵小桔花愣愣的出神。

    云雀灵弯起唇角,心里萌生出一个恶作剧的想法。

    她悄悄的走到她背后,然后慢慢的抽出双手,快速的覆盖在那个静静盯着桔花发呆的人儿眼眸上。

    “啊!谁啊”突如其来的黑暗让杨曦儿吓了一跳。她条件反的想要摸出随挈带的药粉,就在这个时候,清脆的声音响起,也让她吊起的一颗心慢慢的回到了心底。

    “猜猜我是谁”

    “灵儿!你真够笨哦,想要人家猜你,你就该掩饰住自己的声音,我都听出来了”杨曦儿没好气的说道。

    “啊,忘记了,哎你怎么可以那么聪明呢?你也得配合下吧,一点不好玩”云雀灵无聊的摆摆手,纷嫩的小嘴嘟的很高,这样的云雀灵是杨曦儿没有见过的,她在认识她的时候,她上总是散发着一股居然于千里之外的气息,现在的云雀灵周散发着淘气和可,让杨曦儿有点闪坏了双眼。

    不过,这样的雀灵才是真实的不是么?那么绚丽,那么活泼。

    “你在这里干嘛?我哥呢?”云雀灵眨巴着星眸问道。她恢复记忆了,她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哪就是她的二哥,她到了自己的家终于可以放松下,可以暂时放下所有的伪装,她好累,她想就这么肆无忌惮的过一天。

    “啊……苏,苏大哥在厅堂里……”杨曦儿听到问苏永年,清秀的脸上有丝慌乱。

    “咦?你脸怎么那么红?”

    “是嗮太久太阳的关系啦,你快进去吧,你二哥想你的”

    “哦,好,曦儿,过两就是重阳了,你不给绝尘写封信去?”云雀灵对着杨曦儿抛抛媚眼说道,眼眸里面全是笑意。

    “……”杨曦儿被她那双看透一切的眼神給羞到了,脸已经红成了茄子。

    ————————————————————————————————分割线———————————————

    “你这批语是何意,陈江总督所管辖的城市叶城每年会出现蝗虫灾害,为什么不赞同每年拨款救助,而是说应‘顺治’?”星宿一把甩掉奏折,直接的扔到了云雀灵的脚边。

    云雀灵不慌不忙,也不捡起脚边的奏折达,直腰板,“启品皇上,据微臣所知,蝗虫为自然灾害,每年夏、秋为繁殖季节,交尾后的雌蝗虫会把卵培育于大约中指深处的泥土中,蝗虫繁殖需要干燥土壤,所以微臣认为防御蝗虫方法有二:一可以兴修水利,做到旱涝无灾,二可以在山坡里放养鸡鸭。此两种方法是顺着自然与生物的特防御,所以称“顺治”如今年实施,明年蝗虫灾害状况会大大减弱。”

    “此话当真?”星宿眼里带了不可置信,更多的是惊喜。

    据他所知,历年来蝗虫之灾已是历年来北边最大的灾害,每年朝廷都固定为北边的城市拨出大批库银,而这么多年来想尽了办法也不能改善一丝状况,甚至一年比一年严重。

    “是!如果皇上批准微臣可以亲自去北边治愈蝗虫。”

    星宿并没有回话,合上《战国经》蹙了蹙眉宇,站了起来对陈公公说:“陈中!宣南城的江总督,北城的王总督,西城的李总督,东城的洪总督半个时辰内入宫!”

    当四江总督来到清书时,无视他们惊异的眼神,星宿开门见山:“云卿可以把治蝗虫之灾的方法仔细道给各总督,而各总督自行调遣人做到云卿所言。”

    星宿的眼睛特意的睥睨着云雀灵,仿佛在说:何必大材小用!

    云雀灵涩然,轻敛眼睑,细细地述说着治蝗虫的方法。

    待所有人退下后。

    清书静悄悄的,秋风拂树,听见树叶沙沙的声音。

    又是一年一度的重阳了,历九月九。

    云雀灵抬头仰望着澄蓝明净的天空,修长洁美的脖子悠然的伸展着,渗着丝丝冷意的秋风卷拂着她那长长的衣袂,紫玄色的官袍在秋风的萦绕下飘然翔,此刻的云雀灵像极了一只紫彩明艳的蝴蝶,正在振翅翔。

    不远处的南宫澈清澈的凤眸里闪过一丝心疼,这样的云雀灵是他没有见到过的。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