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官进爵遭嫉妒

    又是几个月后,淮南城在云雀灵的管制下,终于慢慢的恢复了往的繁华,现在的淮南城土地肥沃,经济发达,产物已经同往各地四国。睍莼璩

    淮南城的百姓更是从心底里敬佩这个这几个月陪着他们,从点点滴滴把淮南城恢复过来的县令,云大人。

    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云雀灵和着她的队伍班师回朝。

    人们都很高兴,这也是云雀灵开始的时候立下的誓言,她说过,有她在一绝对不会让她带来的人受到任何的伤害,这一点她终于做到了。而且她以犯险,差点还丧失了命,这一点足够让跟着她来的几个太医院的四品太医为她肝脑涂地,忠心耿耿,这算不算因祸得福?这样她在深宫里面至少多了几个心腹。

    我的回宫的分割线——————————————————————————

    一顶小轿抬着云雀灵,一顶小轿抬着杨曦儿,向皇宫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尽是熟悉的风光,绿树成荫的十里长街,闹的京城集市,路过京中最大的青楼的时候,寇正儿撩开了轿子的帘子,看了几眼。

    那些涂脂抹粉的花丛女子,都对寇正儿所坐的轿子,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她们人人都崇拜这个女人,她是他们心中的向往,也是他们女人的骄傲。京城已经掀起了“新时代女的狂潮”这就跟二十一世纪崇拜那些高级白领女上司一样。

    “大人,到宫门了。”护卫李青隔着轿帘,对云雀灵说了起来。

    李青是这次随云雀灵前往淮南救灾的几个侍卫中的首领,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十分的敬佩这个女人。

    今是她和杨曦儿进宫面圣的子,在京城里歇息了好一天,还未来得及去苏永年新开的绣坊看看,就被马不停蹄的传旨进宫了。

    被太监带到了金銮

    宣云雀灵,杨曦儿进

    两人在金銮的正门前缓缓而进,群臣皆为之让出一条路来。

    星帝星宿坐在龙椅上,笑的眼睛都没了,手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自己的胡须。

    东宫太子南宫澈一蓝衣,恭敬的站在一旁,清澈的眼眸随着云雀灵的影一路追寻而来。

    萧凝烟在官员里面静静的站着,妒忌的眼光一致随着他们两人,特别是云雀灵,她眸中喷火,如果目光能杀死人的话,云雀灵一定在萧凝烟的眼神中死了千万次了。

    “微臣,云雀灵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民女,杨曦儿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曦儿和云雀灵恭敬的跪在了金銮上。

    今天的云雀灵一袭玄色紫袍官服,衣领处绣着赤火之纹,衣领直到耳下,从中间分开,银丝串联而成的细链在领间穿梭,露出里面层叠的衣衫,同色锦缎系于外袍之上,赤红的绶带缀着同色的玛瑙,走起路轻轻地晃着,罗袖微垂,无端在这份英气中又夹杂着一丝妩媚,煞是动人。

    皇上曾说过,她能治理住瘟疫,就让她加官进爵,从她治理瘟疫到求雨成功后,她的威名已经传遍了四国各地,在红南国她的威望更是水神的存在,她的威望仅此于国师,雪衣王。

    所以在云雀灵回京的路上,皇上就下旨快马加鞭的为云雀灵送去了官居二品的右相官服。并赐府邸一座!

    三品以上玄色紫袍,佩金鱼袋;五品以上绯袍,佩银鱼袋;六品以下绿袍,无鱼袋。官吏有职务高而品级低的,仍按照原品服色。如任左右宰相而不到一品的,其官衔中必带“赐紫金鱼袋”的字样;州的长官刺吏,亦不拘品级,都穿排袍。这种服色制度。

    杨曦儿这次瘟疫之行功不可没,位居四品太医院一职赐府邸一座。

    “两位卿请起!”星帝龙颜大悦,自己本就是惜才之人,而这淮南瘟疫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只让他眉头不展,他费了那么多的人力财力,终究还是打了水漂,而这个云雀灵前后才共带去不到一百万的银子,就让淮南成为了位居第三的繁华之城,更不得了的是她受意的“杂交水稻”方法已经成了红南国农作物的参考书。

    “谢皇上!”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缓缓站起。

    云雀灵抬头看着坐在龙椅上小脸盈盈的皇帝,心里的愤怒由此而生,眼里闪过一丝戾气。小手狠狠的抖动着,离他这么近,她多想就那么的给他一刀,把他让他的鲜血祭奠她死去的父母。

    “云雀灵,才华横溢,智慧过人,更是红南国女子中的典范,真真应了那一句:“巾帼不让须眉啊!哈哈哈”星宿大笑着说道。

    大上,多数都是见风使舵的人,看到皇上那么喜这个新上任的右相大人,都纷纷的拍起了马

    一个个笑的很殷勤。很献媚。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皇上能得此贤才,是我红南国之幸,更是百姓之福”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

    众大臣纷纷跪倒,一瞬间恭贺声,赞美声,都响遍了整个金銮

    云雀灵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嘴角划过一丝冷笑,这些狗腿的官员,只会在这里阳奉违,墙头草,看到形式不对马上倒向一边。

    “哈哈哈,云卿果然不辜负朕的一片期望,这次能救治淮南瘟疫,更献上妙法让上天顺利降下甘露,真是功不可没啊!朕决定三后的重阳大宴,众卿带着家眷进宫赏菊,共享天伦之乐。”说完给旁边的陈公公递了一个眼神,走了。

    “退朝——”

    云雀灵头快速的抬起,她实在猜不透星宿此举何为,重阳之夜本是万家团圆最难得的时刻,他这样做不是剥夺了别人与家人相聚的良辰?

    杨曦儿低垂着眼眸,眼里闪过一丝落寞,她本打算这次重阳高假会北甲国的,尘那边不知道进展的如何了,她很担心,而且很想念他。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越发思念他俊美的笑容,他出尘的气质,以及他上独特的味道……

    “恭喜恭喜啊,右相大人可否赏脸,去“福满楼”一聚?下官已经备好薄酒为右相大人和杨大人接风洗尘“杨德一脸献媚的走过来。

    “左相言重了……“云雀灵还准备说什么。陈公公就叫住了她。

    “云右相,恭喜此次的加官进爵,是皇上请右相到御书房一谈,右相,请!“陈公公不愧为星宿旁的贴太监,说话不慌不忙,词语调理不俗,也毫不为云雀灵一步登相而有丝毫巴结之意。

    “左相大人那下官只能视力了”云雀灵恭敬的回礼道,转过头对着杨曦儿说道:“曦儿,你先去我二哥那里等我”

    “好的”杨曦儿温柔的走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小心点”说完也不顾杨德的出声挽留随着人潮出宫了。

    云雀灵点头,随着陈公公到御书房而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杨德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自己千算万算,这丫头居然那么命大,居然没有丧命,还救治好了瘟疫,还荣登右相之位,眼看着自己有机会登上宰相之位,现在出来了个右相,自己多了这么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他怎能不甘心。

    而萧凝烟更是怒火中烧,自己辛苦得到的四品官员,而这丫头居然后来居上,甚至还比自己高一品。让她怎能不恨?看来自己的行动是不是该提前进行了?重阳节?要是自己收集的报没有错,那这丫头就是重阳那天及笄?眼里布满了霾于狡诈一闪而过……

    ————————————————————————我是画面转换的分割线——————————————

    清书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云雀灵踏进清书

    清书是红南国皇帝的书房,是批阅奏折的地方。

    云雀灵一路都是低着头,来到清书头也没有抬起,到了时候就直接的跪了下去,匍匐膜拜:“吾皇万岁万万岁!”皇上都是最重礼仪权威,所以礼必须足,面子要全!

    谁知道她跪了也有一炷香时间了,没半点声响,腿酸了,膝盖僵了,腰也麻了,咬咬牙,维持着跪姿。

    星宿和南宫澈在清书的屏风后,将云雀灵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星宿在看到云雀灵对着一张桌子跪拜的时候,黑了一张脸,心里的疑惑扩大,一个臭味干的臭孩而已,坐右相这个位置实在是过了。

    仿佛是想折磨折磨云雀灵,星宿只是坐着,悠闲的喝着甘香清逸的鼎湖茶,琢磨着如何考究云雀灵的能力。

    难道传言都不是那么真实的么?还是自己的报有假?

    反正封与不封之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大不了到一定时期就降职而已。

    南宫澈站在一旁,他焦急的看着这些,他很奇怪,云雀灵至从上次一别后,这次给他的感觉变了很多,整个人没有那么冰冷了,但是眉宇间多了抹忧伤和焦虑,她遇见了什么么?

    按理说一个人在志学之年就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本应该张扬之气、桀骜之神,但是她的眼波里流动的却是沉稳还有与气质不搭的心慌,仿佛在极力害怕着什么,这让他好奇,决定探个究竟。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