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究还是背叛了你

    云雀灵还沉浸在自己的梦里,久久不能自拔。睍莼璩

    气泡是绚丽的色彩,模糊了雀灵的双眼。

    气泡中,云雀灵看到了自己的前世,她越来越绝美的脸庞,她的一喜一悲,无非都是牵动着一个人……

    和自己的师父谈恋……又甜蜜,又痛苦。

    她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小上,看着天花板,嘴角边浮起一丝若有如无的艳笑容……

    敬天他们还是没有想到吧,其实她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啦!

    背着所有的人,这是她和师父的秘密。

    师父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她心头的喜悦已经好像天姹紫嫣红的花园,盛开着最艳的花朵,玫瑰,矢车菊,三色堇,芬芳满园。

    那样的喜悦,随时都有可能流溢出来。

    她怎么能和别人说她的秘密,她好怕一开口,所有的美好就会消逝。

    师父就是她的信仰。

    其实,直到现在她依旧不能以一般女子对待恋人的心去对待玄武。

    尽管她很他,可是这样的,并不仅仅是女子对待恋人的

    他是她的师父,是她的恩人,就好似父亲一般照顾着她,是她的信仰,她的一切。

    他说,有光,于是她便有了光。

    只要在他边,她就幸福。

    一切就足够了。

    他她么?

    这个想法,令她心都要燃烧。

    也许,她自己都不希望他太过执着地着她。

    只要一点点,就够了……不然,她的心会被太盛大的喜悦而摧毁的……

    师父……师父……

    迷迷糊糊中,她睡着了。

    梦中,桃李满园。

    她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中追赶,在雾气中,那银发若隐若现。

    她不停地追赶,却始终摸不到他的衣袂。

    他似乎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她一再挽留,却始终挽留不住他的脚步。

    师父,你是不是不要朱雀了?

    师父……她一声声地问,却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好空旷,好寂寞。

    这世上又只剩下她一个。

    “不过他终究还是背叛了你”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云雀灵的思绪……

    云雀灵回头,正是刚才那个带着银质面具的白衣女子,她从白雾中缓缓走了出来……

    “不,师父从来没有背叛我……”云雀灵摇头、

    “哦?可是他终究还是携别人的手进去了堂,难道这不是背叛么?”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每一个字,那目光炽的能将她的心烧成一个黑洞。

    “不,不,他只是忘却了我和他的那段,他不是有意的……”云雀灵摇摇头,死死的咬住嘴唇,指甲陷入里,深深的一条指甲印触目惊心。

    “那不是他背叛你的理由,他背叛了你,他终究还是伤了你,记忆在这东西不过是过眼云烟,再过美好的东西只是过往,现实总是残酷的,就像刚才你看到的那些一样,就算当初的那样深又怎样?还不是背叛了………不然你也不会发誓宁愿世间轮回也不再上这么一个伤心伤肺之人,难道你忘记你的誓言了么?”

    “不………师父他甘愿冰封,轮回三世也要找到我……他,他并没有背叛我……”云雀灵已经接近崩溃边缘了,她如同一朵残破的小花,瘫软在地上,看着那朵绚丽的气泡,慢慢变淡,变灰,破碎……

    一片,两片,十片,三十片,一百片,一万片,十万片……

    每个破碎的碎片都像她撕裂的心,支离破碎。

    “他会死……因为那个诅咒……这也是他背叛你的代价”

    冷冷的声音飘渺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空气中飘散着痛苦的味道……

    ————————————————回归现实的分割线——————————

    屋里骤然一暗,火光摇曳在墙壁,映出刀的剪影。莫如风挑弄着灯芯,眉间有淡淡的忧伤。

    “准备好了么?她不仅中了瘟疫,她的灵魂已经被巫术吞噬,必须废除武功,不然谁都救不了她”冷冷的声音传来,似乎没有任何温度,这个人就是雪衣王——首席上仙,琥珀。

    “准备好了,你开始吧”莫如风淡定的说道,手里递过装满自己鲜血的器皿。

    白衣在幽暗的火光下,像临风叹息的白花。

    “护住这些灯。别让它灭掉”琥珀盘坐在上,准备给云雀灵运功。

    “灵儿不会有事吧?”旁边的杨曦儿焦急的问道,水眸里面莹光闪闪。

    “你出去守住们,不准任何人打扰”琥珀命令道。

    “可是……好吧,我就在门外,有什么事记得叫我”杨曦儿不安的看了看云雀灵,还有一旁的莫如风,轻轻的掩上房门。

    半个时辰后。

    一盏微弱的灯火。

    莫如风用内力护住它,使它不至于象另外七盏灯火一样被寒气得熄灭掉。

    他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云雀灵和琥珀。

    忘记了该如何呼吸。

    屋内如严冬一样寒冷。

    云雀灵面色苍白,红衣被薄汗濡湿,体内仿佛有无数道逆流的血脉在油走,又仿佛正在被一个更强大更森寒的黑洞吸入。

    可是她无力抵抗。

    因为琥珀封住了她所有的道。

    琥珀盘膝而坐,掌心抵住云雀灵的后背。

    袅袅寒气自琥珀的头顶逸出,他的脸色亦是苍白,却苍白得晶莹通透,映着雪白的外衣,有种惊心的美丽。

    时间仿佛静止。

    莫如风不晓得这样过了多久。

    灯盏中的油,已经燃去了小半。

    琥珀忽然闷咳一声,苍白的脸上透出两朵诡异的红晕。

    他的手掌有些颤抖。

    子微微一斜。

    莫如风大惊,但是他不能动,他知道现在最忌讳的就是打扰,这样琥珀会走火入魔的……

    深邃的眼眸里面布满了担忧。

    四周的空气仿佛已经凝固了一样,唯独听见的是上昏迷的那个人儿浅浅的呼吸。

    莫如风知道,琥珀用功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灯火一明一暗。

    屋内的寒气让他浑发冷。

    云雀灵的面色逐渐红晕,绝美的面容淡淡焕出晶莹的光泽。

    在白色的寒气中。

    她却仿佛沐浴在四月的风里。

    琥珀的面容却惊心地煞白。

    他的嘴唇也毫无血色,就如冻在薄冰中的雪花,轻轻一个弹指,就会碎裂。

    他的子轻轻摇晃。

    抵住云雀灵背心的双手,已然僵冷成冰块。

    没想到邪门巫术这么厉害,如果强行的废除武功,不仅要寒气攻心,而且体会越来越虚弱……

    到底是什么人,让他的雀灵练这么邪门的武功?

    他的雀灵是骄傲的,如火焰般的人儿,是哪个曾经和他并肩站在顶峰一起傲视天下的绝美女子。

    可是现在………

    是他没有保护好她,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么?

    灯火的火苗骤然跳动,猛地一亮,然后熄灭了。

    灯盏中的油终于燃尽。

    屋内一片漆黑。

    黑暗中。琥珀的白衣在黑暗中象脆弱的白花。

    “你怎么样?”旁边的莫如风赶紧过来扶住摇摇坠的琥珀。

    琥珀没有说话,蔷薇色的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绝美的眼眸忧伤的望着那个脸色已经恢复如初的人儿。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忧伤……

    她竟然慢慢的睁开了星眸……

    目光流转,让她在第一瞬间,看到了没有带着斗笠的琥珀………

    “师………师父?……师父!!!”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绝美如梨花般的脸庞,蔷薇色的唇瓣,银色的长发,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出现在她的梦里,十遍,千遍,万遍……

    她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的双臂紧紧抱住了她。

    他抱得那样紧,那拥抱紧得可以透过她的血箍紧她的骨骼。她觉得痛,可是她喜欢痛,只有骨骼都在微微发痛,才能告诉她这不是在做梦。

    当她终于自他的怀中仰起头时,满脸奔流着泪水。

    她放声大哭。

    她哭得像个孩子,哭的模样很丑,鼻涕都流了下来,她的哭声狼狈而号啕,脸上一片片脏兮兮的泪痕。

    她大哭:

    “你还活着对不对?!你还活着!!”

    “是,我还活着”琥珀抱紧她,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动作轻柔的仿佛捧着世间的珍宝。

    他们就这么彼此相拥,完全忘记了在何处,遗落在角落里的莫如风静静的看着这一切,他没有出声,他想他的时间不多了,不要去打扰这属于他们最后的一刻吧。

    他轻轻的迈动着脚步,却觉得这步伐比往常沉重了许多门轻轻被打开,然后轻轻被关上,一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惊到房里的两个人。

    莫如风踏出屋门,在外面焦急等候的杨曦儿赶紧迎了过来。

    “怎么样,灵儿她有没有怎么样?”

    “杨姑娘放心,她已经没事了,只是她已经没有武功了”

    “啊?我要去看看她”杨曦儿准备进门,却被莫如风拉着,疑惑的看着他。

    “别进去”莫如风淡淡的说道,疏离眸里闪过一丝忧伤。还有一丝不明所以的东西。

    看到这样反常的莫如风,杨曦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夏天似乎已经近了,太阳也开始变的猛烈起来,抬头看着刺眼的阳光,杨曦儿眯起了水眸,北甲国长年都处于冰天雪地中,很少见到过这样明媚的阳光,那里的空气干燥寒冷,那里的人也种是冷冰冰的。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