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暴乱(三)

    莫如风看着这样的云雀灵,嘴角不自觉的绽开一朵优美的笑容,眼中闪着调皮的光芒。睍莼璩

    也许,这样也蛮不错的,那个诅咒他本不能解除,但是他现在的感已经一分为二了,他不能再屈服了,不能再错过她……….

    没有月亮。

    没有星星。

    只有夜风,阵阵吹进云雀灵的帐篷里。

    屋里骤然一暗,火光摇曳在墙壁,映出人的剪影。云雀灵挑弄着灯芯,眉间有淡淡的忧伤,这个寂静的夜,让她想起了她的师父,最近水晶石完全没有反应,师父也没有再通过它传递给她任何信息,难道为了那个诅咒他们真的不能相见相认么?

    “灵儿,我能进来么?”帐篷外莫如风的声音传来。

    “进来吧”云雀灵收拾好自己的心,把烛火拔的很亮。

    云雀灵立时将直,扭过头去,对那个耀眼的如花男子微笑:“今谢谢你救了我”

    虽然不喜欢他,但是毕竟人家救了你,道谢是应该的,对于这点云雀灵分的很清楚,所以她也不别扭的道谢。

    “我还以为小灵儿不打算理我呢”莫如风笑的很开心,如梨花般的肌肤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洁白透明。

    “我可是分事理的人”云雀灵红衣雪肤,脸上有笑容,嘴唇却倔强地抿着。

    她的眼睛比六月的太阳更明亮。

    在无月的夜晚,莫如风的面容仿佛会发光,轻笑:“如何谢我呢?”

    雀灵微怔。

    莫如风笑得妩媚:“说要谢我,不能没有诚意啊。”

    雀灵道:“你说,我做。”

    “以后别那么冷冰冰的,以前你很笑的,我不知道什么事改变了你,但是相信我,我一定会请求雪衣王让你恢复记忆,毕竟那是属于我们的记忆”莫如风眼眸里闪过一丝深邃感,让云雀灵有片刻的愣神。

    “想起又如何?你也不过是我那个时候的大哥”云雀灵摊摊手指,无所谓的说道。

    “不一样,我们本不是亲兄妹,而且……….”莫如风还说些什么,但是帐篷外面嘈杂了起来。

    “不好啦!山寨门口被感染了瘟疫的百姓堵住了,他们正往山寨里挤进来”

    “堵不住了,他们就要进来了”

    云雀灵和莫如风闪出了帐篷,脚底生风,赶到了山寨门口,用篱笆编织好的围栏已经被那些患者给弄坏了,寨子里的人们正在拿着火把驱赶,但是那些感染瘟疫的人不但没有退后,反而使劲的往里冲,有很多人皮肤已经腐烂了,而且还留着浓浓的脓水,周散发着恶臭,眼神黯淡无光,只知道一个劲的往里冲。

    “不行这样下去寨子里的人会被传染到的”云雀灵不由分说的掏出银针,刷刷刷几下,把在最前面暴乱的人控制住,但是无奈人实在是太多了,已经起到无法控制的场面。

    “快点火,烧燃这些艾草,能起到催眠作用”莫如风一白衣如雪,奔波在众人边,跟变戏法似得变出了一大堆的艾草。

    篝火冉冉升起,艾草的药慢慢散发出来,原本还精力充沛的瘟疫患者慢慢的松懈了,如同一滩滩烂泥东倒西歪在地上,众人因为事先服下了莫如风配制的药丸,所以艾草的药对他们起不了作用,拿来绳子把这些人送往临时隔离区。

    云雀灵清点了下人数,大概有四十人左右,伤势都有轻有重,她不断的分配着那些人安置伤员。

    她一鲜红的衣裳,映着晶莹的玉肤,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灵动而俏皮。

    远处一白衣的莫如风看到这样的云雀灵,他笑了,一如寒冬腊梅花瓣上的雪。

    一直忙到了天空开始泛白,云雀灵才拖着疲惫的子回到自己的帐篷里。

    “灵儿,忙了一夜喝点粥吧”杨曦儿端着气腾腾的小米粥,进了帐篷。

    “搁着吧,我现在还不饿”云雀灵翻了个,细细的琢磨着手上制作的防护面具要怎么分配。

    “好灵儿,先把粥吃了再看吧”杨曦儿坐到她边,拿过她手里的东西,端起粥开始一勺一勺的喂她。

    “我自己来吧,曦儿你也累坏了,昨夜一直在和几位太医在讨论研制丹药问题,你早些去歇息”云雀灵端过粥对着杨曦儿说道。

    “说道这里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前几第一批患者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了,多亏你那些防护手,衣服什么的,不然我们还真近不了”杨曦儿笑的很灿烂,让她如兰花般的气质中添加了一层绚丽的色彩。

    “这些多亏了你们,我只能帮忙打打下手而已!”云雀灵把粥喝完,翻准备下,今天她还有很多事要办。

    “你不打算再休息一会儿?”杨曦儿看着云雀灵疑惑的问道。

    “不了,不知道城里还有多少百姓还在到处跑,我必须抓紧时间把他们一个个聚集起来,任由他们到处乱撞,山寨会很不安全的”

    “那你小心些”杨曦儿不放心的叮嘱道。

    当云雀灵走到山寨门口时,莫如风正在跟着他们学着编织篱笆栏,白衣华丽,气质高雅,他好像是蓬莱仙境中的神人,手里却有模有样的编织着篱笆竹子。

    看到云雀灵,他笑的很灿烂,仿佛夏的阳光都要在这灿烂中融化掉了一样。

    “要出去?不用休息下?”莫如风站起,拍拍上的竹屑。

    “是的,我想尽快把那些感染瘟疫的人聚集起来”

    “恩,的确,这样大家也比较安心,我陪你一起去”

    一白一红消失在了山口,往下面的城中心而去……….

    “这是防护罩,和防护衣,你穿上,这里到处都是病菌,一不小心便能感染”云雀灵从包袱里拿出自己在浦城订制的全装备,递了一给莫如风。

    “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莫如风看着手里奇奇怪怪的装备,凤眸里闪过一丝震惊,还有一抹赞赏。

    “总之小心为妙,我们分头行事,这是绳子!“云雀灵递给莫如风一圈绳子往城东而去。

    看着那抹红色影消失在视线里,莫如风无奈的摇摇头,喃喃道:雀灵,我的雀灵,这一世,我一定不能再让你错过,我能恢复那段记忆说明我们缘不该绝……….

    云雀灵小心翼翼的漫步在荒凉的街道上,空气里似乎永远散发着那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味,她的脚步很轻,呼吸也比较沉稳,眼眸不停的转动着,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的巡视着四周。

    “救救我啊,快来人,救救我啊,咳咳咳…….”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细微而渺小。

    若不是云雀灵耳力好,根本听不出来这脆弱的声音是从巷口传来的。

    她慢慢的靠近巷口,手里紧握银针,上穿着防护装。

    “救命啊………”

    近了,近了,一张大破布下面,一个人在下面微微的动着,云雀灵捡起一根木棍,轻轻的挑起破布,一个妇人正卷缩在里面,脸色潮红,咳嗽的厉害,不用看她已经感染了瘟疫,但是上还没有腐烂,况比较轻微,还有救,云雀灵慢慢的扶起她,因为穿着防护,所以她并没用绳子绑着她,而且最近老是使用巫术,她已经感觉自己的体不受自己使唤了,经常有一股被吞噬的感觉。所以她现在尽量少用巫术。

    妇人看着有人扶起她,死灰的眼眸瞪的很大,干瘦的胳膊和手掌紧紧的抓着云雀灵的手臂不放,云雀灵以为她是被瘟疫吓到了,她刚想细声安慰这位妇人,边的烂簸箕突然一动。

    从里面闪出一个七岁左右的小男孩,几乎是一瞬间,他猛的扑过来,在云雀灵的手臂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瞬间血腥味充斥着男孩的口腔,他似乎喝到了世间最美味的事物一样,让他干裂的嘴唇瞬间被染的血红,那样子非常恐怖诡异。

    云雀灵甩开妇人,掏出银针往男孩去,但是四肢突然一麻,力气瞬间被抽空,她无力的瘫倒在一旁,手臂上的血液流落出来,滴落在地上,溅起一朵小小的血花。

    她开始精神松闪,视线也开始渐渐模糊,她看到自己的血液慢慢从鲜红色变成了的、淡黑色,她想要挣扎,但是浑已经没有了力气,她抬头看向天空,仿佛看到了那张绝美的脸庞在对她微笑………她笑了,一颗清泪从眼角滴落,她慢慢闭上了双眸……

    难道真的就这样了么?师父,我真的好想,好想再见到你一面,对不起,灵儿无法再去寻你了,说过今生今世换做我来保护你的,可是师父,我好像睡,是不是睡着了就能看到你了?

    在双眸闭合的那一秒,她似乎看到了一抹白色的影向她飞奔而来,她似乎听到了那个人焦急的呼唤,还有那滴挂在眼角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眼泪?

    “灵儿!!!”

    莫如风看着晕倒在地的云雀灵,施展轻功飞在云雀灵边,看着那只被那个孩子咬伤的手臂,还在往外流淌着血,眼眸瞬间红了。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