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暴乱(一)

    “没有解除,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只要我再与你相遇,那么我便会魂飞魄散”银色的睫毛低垂着,似乎在叹息,似乎在沉思。睍莼璩

    “我一定要找到解咒的方法!”云雀灵咬着唇,发誓般的说道,脸上稚气与天真少了很多,模样似乎也有些不同,眉眼间多了种绝美的气韵。

    “解除诅咒并不是没有办法,那得取下血咒的人三滴心头血,而且是自愿的!放在雪山之巅,一个叫做帧的器皿里面,吸收三雪山之巅的月精华,方可解咒!在此之前,我们不能见面,我也不能与你相认,我破冰而出,法力不到一层,没办法帮你!”琥珀幽幽的说道,疏离般的双眸里面划过一抹无奈一抹忧伤.

    “师父,你一定要等我,这一生换我来保护你!“

    水晶碧上萤光一闪,最后画面定格在那麽绝艳的笑容里,如同梨花般透明的让人心疼,光芒耀眼。

    太阳渐渐升起,冲破了云霄,冲破了黑暗。

    云雀灵的小部队缓缓的向瘟疫最严重的区域前进,每个人脸上都是一片凝重,他们就算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难免还是有些慌张,这可是一碰到就会被传染上的瘟疫啊,这种瘟疫只要被传染上就必死无疑。他们心里都没有底,他们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他们不敢想,也怕去想。

    “灵儿,你说这次我们能活着出来么?“杨曦儿扯着自己的衣角,不安的说道,眼看着过了这座山就要到淮南城了,只要进了那个封锁的城门,自己就与世隔绝了完全暴露在一群感染了瘟疫的人群里……

    “曦儿,要对自己有信心,我说过,不会让你们死在我前面!“云雀灵坚定的说道,手紧紧握紧挂在脖子上的水晶石,这里有她的信念,她的誓言,她比任何人都渴望活着走出去,因为还有一个人在等着她,她欠他的何止三生三世?她欠下他的是她几辈子都不能还清的,她要活着,活着去履行她的承诺!

    “可是,我好怕!“是的,她好怕,她不怕死,死对于她来说很淡,淡她全家被杀的时候,死对于她来说就已经麻木了,她怕的是她死了再也看不到那个喜欢穿黑色长袍的男子,有着一双丹凤眼,如同黑宝石般璀璨的星眸,冷峻的面孔,那个她杨曦儿想陪伴一生一世的人……

    “曦儿,我答应你,我会带你出去的!“她紧握着她的手,传送这她的温暖,她眼神坚定,让杨曦儿有一种错觉,这个明明比自己还要小的少女,为何从她的上散发着与实际年龄不符合的稳定成熟?让她突然间觉得好安心!

    “我相信你“杨曦儿反握住云雀灵的手,空气中流动着一种叫做信任的味道。

    马车晃晃悠悠,终于还是抵达了淮南城。

    “站住,你们是何人,这里面是瘟疫区,不能随便入内!“城门外守门的护卫拦住了云雀灵等人的马车。

    青色的帘子被掀开,护卫循声望去,好美的美人儿。他入军营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人,飞扬的红衣,她的面颊如荷花般粉红,她的眼波如荷叶上的露珠般轻盈,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

    她的美那么张扬,那么绚丽。如同跳动的火焰般,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是新上任的淮南县令,奉皇上之命前来救灾!“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那枚银色令牌已经飞入了那名护卫的手里。

    护卫一看,真的是朝廷所发的县令的管牌,马上恭敬道:“原来是新上任的县太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云大人这里面是瘟疫区,已经被隔离了,您要进去可能………“护卫本想劝说云雀灵别进去,但是看到云雀灵摆摆手,他识相的闭上了嘴,不解的看着云雀灵。

    “我能进去里面,必定是有备而来,若一个月我还未出来,你就放火把这个城池烧了,这也是朝廷下达的命令,若我不能压制住这个瘟疫的蔓延,这瘟疫一定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也是为了不让更多的无辜百姓染上瘟疫,这是调令牌,去浦城调兵!切记!“云雀灵严肃的交代外这一切,她早已经想好了,若不能压制住,只能用火烧了,绝对不能让瘟疫扩散到外面去。

    “大人………“护卫被云雀灵的决裂给深深的震撼住了。同样的在场的众人都震撼住了,没想到云大人还有这个打算,宁愿牺牲自我,也不愿多的人染上瘟疫!

    “废话少说,我安排的事一定要办好,否则不管我是否能活着走出来,我也不会放过你!“云雀灵冷冷的说道。

    “是,小的遵命!”

    “我这有一封信,若我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没能出来,若有人来寻我这个你就交给他!这段时间会有人不断的送些物资过来,你只管收下,然后往里面抛进来,这期间绝对不要打开城门,无论里面发生什么声音你都不要打开城门!”

    “小的记住了!”

    云雀灵满意的点点头,最后回过头,眷念的看了眼后面的山河,那些水还是那么清澈,那些草还是那么翠绿,那些花儿还是开的那么灿烂,她甚至还没来的及去享受………

    她转过头,强压着自己回头的心理,为了报仇必须冒风险,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就算爬也会走完。

    火红的衣袖一挥,在灰蒙蒙的空中划过一个绚丽的幅度,城门咯吱一声开了,马车缓缓进入城门中。

    随着最后一个人,一辆马车的进入,随着城门哐当一声关闭的声音,他们开始了在瘟疫最严重的淮南城里的生活!

    街道四周静悄悄的,风卷起残破的纸灯笼,纸灯笼被风卷起吹开了好远的一段距离,两边的房屋门窗都已经破旧不堪,掉落在一起,远处一家当铺门口,那个“壋”字的挂布随风摇摆,空气中被风卷来令人窒息的血腥味,申银声,濒死前的吸气声,鲜血在地上缓缓的流淌声。

    一个巷口里,东倒西歪着几个人,四人已死,尸体依然温;三人在地上兀自挣扎,手指僵硬地抠着冰冷的泥土,眼睛瞪得极大。

    另外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抓着自己的脸孔,只见脸上已经血模糊,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鲜血顺着干枯如柴的手指不断的滴落下来,那个人完全不知道疼痛般,手指任然不停的抓着自己脸,仔细看去,这个男人脸上已经被他抓的稀巴烂,脸皮已经被他撕破了,掉下一块手掌大小的皮,那样子恐怖的如同吸血的僵尸!

    他干哑的喉咙含混着一个声音。

    像是申银。

    像是抽痛的哽咽。

    当手指就要伸手抓破那双眼睛时,一根银针出,不偏不正的中他手上的经脉,让他一下子动弹不了,只能瞪大着眼睛转动着眼珠,看着四周的状况。

    他伸出左手,眼光下,他的手指苍白发抖。

    那红衣,鲜艳如火,漆黑明亮的双眸,让他觉得临死前像突然感受到的阳光一样,那抹暖意,甚至让他恍惚中看到了生的希望。

    另外两人看到这个人不在桡上,也看到了一红衣的云雀灵,他们瞪大双眸,长期受饥饿和病魔的吞噬,他们脸上已经看不出来了,只看到两个大的出奇的眼眸,和全腐烂发出恶臭的四肢。

    他们如同飞蛾看到了火焰,拼了命的往云雀灵这边爬过来,爬过的地方流下一条长长的血迹,还有些掉落的腐烂的血

    唰唰唰,几根银针出,那两个还在努力爬行的人定住不动了,那双恐怖的眼眸中闪烁着求生的渴望!那眸子里有数不清的痛苦,恐惧,绝望。如死灰般的双眸在看到云雀灵的时候,除了兴奋外还有一丝恳求,那眼神仿佛在不停的呼唤,呼唤着云雀灵救他们,救救他们!!

    让云雀灵随之一愣,而后,她看了眼四周确认四周没有被传染的百姓后,她转往马车的方向走去,她必须要拿点必备的东西,让这三个人稳住病,再去寻找其他患者。他们必须集中,现在这个城市里面患者有可能到处都躲着是,尸体也是偏地都是,这里的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这里的人已经没有能力去安葬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了,他们已经多少被传染,这样到处都是病菌,到处都是患者,很不利,他们甚至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展开救援!!

    就在她转往马车走去时,头顶上的二楼上,一个人影慢慢的出现在栏杆边缘,带着浓烈的恶臭,腐烂的柔体还在不停的流淌着乌黑的血液,他瞪大着毫无生机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前面那抹火红,他吃力的迈动着子,终于翻过了腐朽的栏杆,只见他张大血盆大口,就向云雀灵后背扑去!!!

    “啊~~~~~!”还在不远处马车里的杨曦儿惊恐的叫出了声。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