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第三晨时,云雀灵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浦城。睍莼璩

    浦城是个大城,经济方面也比较繁华,人也比较密集,但是经过前不久淮南城瘟疫爆发后,浦城的子民惶恐不安,好多都带着家当带子妻子离开了,所以现在的浦城跟几个月前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酒楼,客栈的小二都无精打采的,主道上来往的人不多,整个城市给人的感觉好像荒芜了很久似得。

    “怎么会这样,传言浦城是红南国第三大城市之一,魅城第一,淮南第二,浦城第三,浦城的繁荣度仅此于淮南”杨曦儿下了马车看到这样的浦城,惊的花颜失色。

    “看来这次的瘟疫波及很大,已经引起了周边城镇的恐慌了”云雀灵蹙眉,看看四周,这里离淮南城还有半天的路程,先歇息一夜再做打算。

    “大家今晚就在客栈里歇息一夜吧”云雀灵下令道。

    众人下了马车,慢慢步入这里最大的一个客栈“萍水相逢”。

    随着这一大批人马的进入,原本无精打采的小二蹭的来了精神,他笑容满面的迎接过来,生怕到嘴的鸭子飞了。

    “几位客官,您们是住店呢,还是打尖儿?我们客栈有上好的酒菜,上好的厢房哦”店小二动作麻利的擦着桌子说道。

    “小儿哥,把你们这里最好的拿手好菜都上上来,那几匹马也喂点草料,再准备几间上好的厢房,诺,不用找了。”云雀灵丢给小二一颗银锭子。

    “是是是,客官您稍等,小的马上去办”店小儿看到这么大的银子,眼睛都笑弯了,这可是这几个月来第一次出手这么大方的客人上门啊!他急忙要往后面去交代。

    “等等,小二哥,给你打听些事”云雀灵叫住要走的店小儿。

    “客官你要打听什么?尽管问,这方圆十里没有我小三儿不知道的”唤作小三的店小儿殷勤的笑道。

    “淮南城那边可有什么异常现象?”

    “异常现象?没有啊,前不久朝廷下令封城后就没有大动静了,哪里死人太多,个个都怕染上瘟疫,也没人敢去仔细查个究竟?姑娘你打听这个做啥?”小三绕绕头思索着说道。

    “没什么,随便问问,不是怕瘟疫传到这儿来了嘛,呵呵”云雀灵尴尬的喝了一口茶,掩饰着说道。

    “对了小三哥,浦城可有大一点的杂货铺子?”

    “有啊,城东那家“旺财杂货铺”就是浦城最大的杂货铺了,不过因为淮南城闹瘟疫的关系,杂货里的长工大多数都不做了,现在的铺子也没以前那么风光了“

    “哦,谢谢你“

    云雀灵眉头蹙气,绝美的脸上划过一丝凝重。淮南城是一个上大五万人的大城,这么多人的地方发生了传染的瘟疫,按照常理来说这些人应该恐慌失措,甚至惊恐的四处乱跑,寻找逃的机会才对,而封城这么久了居然风平浪静?这不合常理啊,难道说病已经得到了稳定安抚了人心?还是瘟疫已经散播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这些人知道已经再无生路静静等死?

    “灵儿,你也觉得很诡异是不是?”旁边的杨曦儿从刚才听了小三的话后就开始思考,看到云雀灵蹙起的秀眉她想也许他们想到一块儿了。

    “是,的确太诡异了,不该这么平静的………这么平静让人更加不安心,仿佛有一种暴风雨要来临前的感觉………”

    “总之明到了淮南城便知晓”杨曦儿不想气氛那么凝重,总感觉后背心森森的,发凉。

    “云大人,老臣也觉得杨姑娘所言极是,看来我们要着手准备些防毒的丹药服用了,至少能提高自的抗御能力”五个太医中,年纪最大,医术也是最为精湛的柳大人说道。

    “是啊,确实应该提早准备才是”

    “这次的瘟疫非同小可,不容忽视啊”

    “我等只能尽力而为了……”

    柳大人一说话,其他几名太医都纷纷表示赞同!

    “那各位太医大人,等用好午膳各位去客房研究制作丹药,在下随曦儿去杂货铺备些材料”云雀灵站起拱手道。

    “云大人有什么计划尽管去做,用得着我们几个老头子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们几位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人了,若这次能找到破解瘟疫的方法也不枉我们痴迷医术这么久,若是在此丧命也值了,你们说对不对啊”柳大人慷慨激昂的说道。

    “说的没错!”

    “死也值得啊”

    “没错,没错”

    很快得来了几位太医的附和,云雀灵心里有微微的感动,这些人无条件的信任她,她一定要想出救治瘟疫的办法.

    ————————分割线————————

    经过一下午地毯式的搜索寻找,云雀灵和杨曦儿终于收集完了这些必备材料。

    云雀灵根据脑子里不断回忆起的画面中,她根据那些画面让杂货铺制作了:一次的“手,衣服,口罩,帽子,防护面具”还去打铁店里专门配置了十八种现代手术医生使用的刀具,按其形态可分为圆刀、弯刀及三角刀等;按其大小可分大刀片、中刀片和小刀片。虽然做工比较粗糙,而且又是连着赶工出来的,所以赶出的成品不多。不过云雀灵已经付了定金,让他们加按照图样再出产几十,而那些手,衣服等防护用品是延绵不断的生产,因为是一次的,要用到的数量很大,而这里有没有脑海里出现的那种胶皮手,胶是什么?怎么来?云雀灵都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些东西不像普通布料那样一碰水就湿哒哒的,它们是不进水的,这个时代想要制作出那样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所以她让杂货店的伙计们采用动物的皮缝制在中间那一层,这样起到隔离效果,不进水,也不会受到间接传染。

    动物皮需求量很大,现在的浦城人已经走了一大半了,无奈,云雀灵只能飞鸽传书给苏永年,叫他想办法收集制作了。

    两人回到客栈天已经渐黑了。

    不顾疲劳,云雀灵召集五名太医开始讨论进入淮南城的计划,以及她备的这些材料怎么使用等。

    夜很静,屋子里人影窜动,时而传出几声惊叹声,佩服声,欢笑声。

    一直到夜深人静,月亮升入到了正上空,他们才散去,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很静。

    天上没有月亮。

    没有星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城的大多数都搬走的原因,让云雀灵感觉到这个夜晚出奇的静。

    窗外,纯白色的梨花片片飞舞,让云雀灵一阵恍惚想起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他们站在桃花树下。

    树叶翠绿,桃花艳红,明晃晃的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洒照在琥珀的白衣上,他的神是宠溺的,夺目的光华令人目驰神摇。

    片片飘落的花瓣,可曾听到那两人狂乱的心跳。

    她扑进了他的怀里,他的双臂紧紧抱住了她。

    他唤她雀灵…………

    他是她今生今世想要用命去的人………

    那的桃花比往年的还要红艳,那的竹林比往年还要翠绿,那的天空比任何时候都要蔚蓝……

    然而,一场充满红色的堂把他们生生分割………

    她取出“心魄之花”伤心绝跳下诛仙台。

    发誓就算上普通的平凡人也不愿意再傻傻修仙…………

    难道是因为那个誓言?她今生注定不能再和师父相见么?不……不会的,若师父生气了他不会出现幻象来寻她的…………

    看着飘落的花瓣,云雀灵叹息一声,唇边划过一丝苦涩的笑容:师父,若雀灵能成功的从这场瘟疫中出来,是否还能见到你一面?

    假如雀灵不能出来,那么师父,放手吧,三生三世已经够了,我不想你再受轮回之苦,我不想你的真永远得不到解脱。

    晶莹的泪水滑落她的唇边。

    泪水有淡淡的咸味,还有飞花的清香。

    她就那样淡淡站着,眉宇间有一抹忧伤,却仿佛有烈焰般的光彩得人睁不开眼。

    水晶石散发着淡淡的微光,如同受到这抹忧伤的传染似得,边的冰凉刺心。

    云雀灵注意到了水晶石的变化。

    她取下它把它放在掌心里,静静的看着它。

    突然水晶壁面一闪。

    一张绝美的脸浮现在眼前,银色的长发,蔷薇色的双唇,疏离般璀璨的凤眸

    “雀灵”他唤她。

    “师父,是我,师父”她抬起头,满脸泪水,在红彤彤的灯光下有惊人的脆弱。

    “不要哭,为师一直在你边直到你发现为师的那一刻”

    “师父你在哪儿?为何不于雀灵相认?”

    “因为诅咒”

    “诅咒?诅咒三世不是已过了么?”三生三世的惨淡结局难道都没能解除诅咒么?那是为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