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救灾

    猛的,从梦中惊醒,枕巾已经湿了一片。睍莼璩

    云雀灵已经满头大汗,已经无心再睡。

    天边泛起微微白光。

    离天亮还有半个时辰。

    云雀灵起,点亮烛光。

    灯光如豆。

    师父,你究竟在哪儿,若你已经破冰而出,为何不来寻我?

    灵儿真的重来没有忘记过你,更记得灵儿立下的誓言。

    ————————分割线————————————————————

    在鸟儿鲜少飞至的雪境,有一个亘古神秘的冰洞。

    相传这个冰洞中曾经幻出过一位仙人。

    仙人白衣如雪……

    仙人有绝美的容颜,颦笑间的风华可以令天地万物为之倾倒……

    冰雪灿灿的夜色里。

    一道如闪电的冰芒划破长空,直直刺入冰洞神秘变幻的深处!

    千万年厚厚的冰层。

    琉璃般透明美丽的晶体。

    那冰芒穿透亘古的寒冷,似乎焦急着,在晶莹剔透的晶体中流走……

    那里已经空无一人,那个绝美的人影已经不见……

    今阳光明媚。

    万里无云。

    城东门口,停着两辆青色的马车,没有特别的装饰,简单朴素,后面跟着十辆装满了药材和银两,粮食的马车,分别一字排开,仗势不是很大,却不容让人忽视。

    “灵儿,此行风险很大,你千万要小心,若需要粮草给二哥飞鸽传书,二哥一定派人送去”苏永年不放心的再三叮嘱道,这个狗皇帝,什么重贤才远小人,分明就是近小人,疏贤才,小妹高中文武状元,那是多大的荣誉,居然被他赐个七品小官不说还被派往瘟疫严重的淮南城,而且给的就只有太医五名,粮草十车,五千两银子而已。

    “二哥,放心吧,有曦儿跟着我呢,曦儿的医术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识过,不过我相信她,你就放心吧”云雀灵微笑着对苏永年说道,心里暖暖的,这个哥哥是真心关心她。

    “曦儿见过苏二公子”杨曦儿提起裙摆,微微行了一礼。

    “杨姑娘请起,灵儿就拜托你了,万事小心为妙”苏永年有片刻的愣神,这个杨曦儿生在寒冻刺骨的北甲国,而她相貌美,肤色白腻,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即令江南也极为少有,而且她上散发着那种清雅气质,让苏永年不自觉的多看了她几眼。

    “那二哥,我们走了!你也保重,等我们回来”

    “好,保重,杨……杨姑娘你也保重”苏永年有点别扭的说道。

    云雀灵和杨曦儿坐上了马车,马车缓缓启动……消失在了城门外。

    在东城的城墙上,一名男子紫衣飘飞,周散发着天生的帝王气息。

    “太子下,您不去送行么?”杨萧小心翼翼的说道。他早就看出了太子眼中那抹担忧了。他想不通,既然不舍,为何不去请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那么宠太子,说不定………

    “不必了,她也许并不需要任何人送别,她是那么的固执………冰冷“南宫澈喃喃道,唇边划过一丝微不可见的笑容。

    而在另一边,西边的城墙上,一亵白衣如雪,立于上面。风吹起他的衣角如同一面洁白的旗帜,白色的斗笠遮住了一张绝美的脸孔,嘴角上扬,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花朵。

    他静静的看着消失在城门的青色马车,久久没有离去。

    淮南城,突发瘟疫,是因为连续下了一个月的暴雨,洪水退后,这里的村民开始只是出现了轻微的咳嗽,发。后来在村民们喝了地下井里的水后,开始大规模的出现头疼脑,心闷,气短,口吐白沫的现象。

    开始众人并不引起重视,渐渐的病越来越严重,后来渐渐有人发现,前不久咳嗽,发的人上开始出现瘙痒,而且还发起了大大小小的红色疹子,随着患者忍不住去抓去挠,渐渐的那些疹子越来越多,甚至布满了全,经过疹子的破裂,浓浓的黄水流出来,然后伤口慢慢的开始腐烂,散发出一个恶心的臭味,随着患者上疹子不断的破裂,患者周的肌大面积腐烂最后导致死亡。

    而这些患者用过的东西,睡过的地方,甚至碰过的东西,都会传染,开始人们并不清楚,只是按照常规把死了的人葬在土里,可曾想突变成了染上必死的瘟疫,朝廷多次派人过来,都毫无办法,甚至还害得派去的官员和太医都染上了这瘟疫,久而久之,没有人再愿意到这里行医,在一个月前,朝廷下令封城,为了不让瘟疫蔓延,影响到其他的城市,从此淮南城只能进不能出,那里的百姓民不聊生,基本上是被关在城里自自灭。

    星帝多次发怒,拨去救灾的银两都被各地官员一点一点的扣押下来,真正能传到百姓手中的银子少之又少。

    可是这些,皇帝并不知道,他知道的只是官员们上传上来的奏折,奏折上面千帆一律的写着瘟疫的严重,无法救治,为了不让瘟疫大面积扩张,星帝只得下令封城。

    车厢内。

    云雀灵在翻阅着苏永年这几花了重金,在四面八方收集来的关于淮南的瘟疫报,她想要想百战百胜必须知己知彼,这瘟疫不是打战,不是靠武力高就能解决的问题。这搞不好是要丧命的。

    这次一行人并不多,五名太医院的太医,她和杨曦儿,还有就是十几名护卫,人不多,但是她想只要她能活着回去,定要一个不少的带回去,这是她的承诺也是她的责任,这些都是自愿随她去赴黄泉的,他们的信任她也给出了她的承诺,那就是只要她还活着,绝对不会让他们死在自己前面!

    对于医学方面她一点不懂,这一生根本没有接触过,不过脑子里却出现了些画面,那些画面的人,那些画面的高楼,还有那些画面里面能到处跑的铁车,对了那些人把那些铁车,叫做不同的名字,小轿车,公交车……

    那里的科学很发达,那里经常出现类似于瘟疫的病,那里的人称这些病为传染病,是因为病菌引起的,她记得那里面说过有一种病,叫做“**”是个极具有传染的疾病,而且传染度极高……那里的人是怎么医治好这样的病的呢?她想再往深处想,可是脑子像要炸开一样,让她不得不停止思考。

    想不起来,云雀灵只好作罢,干等着也不能成事,她只有翻着苏永年收集来的相关报,看看有没有突破点。

    车厢另一侧的杨曦儿看着这么认真的云雀灵,阳光下,女子的容颜掩映其中,竟是出奇的美艳,这种美不同于色相之美,而是发自内里的,由内自外的美。

    怪不得尘那么痴心于她,她真的有那种让人为之倾迷的本事,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手里的书籍,时而蹙眉,时而沉思,每一个动作都能牵动着旁的每一个人,就连她这名女子都不例外,突然间她对她产生了兴趣,到底那面才是真正的她?

    “云姑娘,淮南的瘟疫你可有对策?”杨曦儿终究是忍不住的问道。

    “曦儿,你就别姑娘姑娘的了,叫我雀灵,或者灵儿就好”

    “好,灵儿”

    “按照报上来看,淮南的瘟疫是因为那次大雨所致,一个月的大雨延绵不断,让空气中出现了许多微不可见的细菌,这中细菌衍生在村民上,让村民从开始的不适应到最后的疹子发作,这都是关那次大雨的问题,可见,这个病发展的原因不仅是空气,还有水源土质方面“云雀灵蹙眉说道,为什么她能轻易的肯定这就是细菌引起,她只知道,这次瘟疫出现的好多况都跟她在脑海里的画面相同,那里说的细菌就是引起这次瘟疫的导火线。

    “细菌?那是什么?“杨曦儿不解的问道。

    “我也解释不清楚,总而言之只能这样解释,快马加鞭,到达淮南城邻城浦城的时候休息一下,我要准备一些东西,一些采取防细菌感染,和防止病蔓延的准备”如果脑子里那些画面的方法可行,那她不妨试试,既然自己不懂得怎么医治,但是能做到一些防范措施,让这次跟着她的这些人不受到病的感染也是好的。

    “灵儿要准备什么东西?药材什么的都已经带齐了,这些都是从宫里带的上好药材,人参,雪莲,灵芝,应有竟有”这次皇帝可是下了血本了,他一定也是相信灵儿能把瘟疫控制住吧,杨曦儿欣慰的想。

    “不是药材,曦儿,等到了浦城,你跟着我一起去采购,你就会知道了,浦城是个大城,希望我要的东西哪里会有”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他们,加快脚步,后晨时便可到达浦城”杨曦儿很兴奋,看云雀灵有成竹的样子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她本是对医术痴迷,能大开眼界,扩展自己的医学知识她怎能不高兴不兴奋呢?

    马车加快了脚步,穿梭在山林之间。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