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国师

    接受到星帝红外线似的扫,尽管云雀灵是经百战的杀手,不过对于这个天生帝王气息让云雀灵多多少少有些紧张。睍莼璩

    星宿如侦探器的眼眸在看到云雀灵眼波里流动着明显的心慌眯了眯,但是还是很平静的开口道:“请平。”

    云雀灵这是第一次见皇上。

    她跪在地上,悄悄抬起眼睛,想要看一看皇上长得什么样子……

    但是——

    她没有来得及去看皇上。

    却被皇上边的一个人夺去了呼吸!

    白衣如雪。

    光芒耀眼。

    虽然柔软雪白的斗篷遮掩住那人的面容,但优美绝艳的双唇依然勾魂摄魄。

    那人仿佛是玲珑剔透的,强烈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

    盈盈飞雪中。

    晶莹璀璨。

    那人好像是雪幻化而成,却有哀愁和伤痛。

    韵雀灵惊怔。

    脑袋阵阵嗡鸣。

    她诧异地望着那人,没有听见皇上命众人平,没有发觉大中只有她一人还突兀地跪着。

    杨曦儿不动声色的将她扶起来。

    她对杨曦儿微微一笑,目光仍盯着白衣人看。

    是他吗?

    他为何会在这里?

    皇上眉毛极长,眼神很温和,脸色红润,并不像久病初愈的样子;他的两鬓已花白,上次南宫澈难么赶着回宫,就是收到皇上的急报,说皇上病重,现在看来,那里有生病的样子?

    待云雀灵三人站起来后,星宿沉稳的开口了:“众卿,所高中三甲者定是才华横溢之人,对于他们的官位安排,各位有什么高见。”

    东宫太子南宫澈上前一步面朝星宿但眼看云雀灵,波澜不惊的道:“父皇,儿臣斗胆推荐云雀灵为当朝右相,即代位。”

    此话一出,全朝哇然!

    “这,怎么能……”群臣皆劝道。

    连云雀灵都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一开始在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后,云雀灵就觉得那人的声音有点熟悉,但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就被他接下来的话给震住了。

    “皇上,云雀灵虽是文武状元,但是一下子登右相之位略为不妥啊”左相杨德忙跪下说道。

    “左相大人说言即是啊”群臣代表翰林学士钟文轩跪下力谏。

    星帝目光幽深没有回话,下大臣交头接耳的,吵杂不堪。

    南宫澈冷眼看着这不堪的一幕,心里冷笑着,这些人还真是做戏呢,他南宫澈很清楚,现在左相仗势着自己官位居高,私下拉派结盟,位的就是想让自己荣登宰相之位,现在突然冒出个右相,他当然不能善罢甘休。今天他们这戏唱给谁听?是他们为自己没能坐上那位置打抱不平?哼!

    再看皇上星帝,也是一脸冰冷。似乎若有所思。

    下之人见他们的皇上冷着一张脸,立刻噤若寒蝉。

    安静了的金銮让星宿松了眉。

    “那以众卿所见,云雀灵应当位居何位?”

    “依臣所见,云雀灵若一上来就担任右相之位确实不妥,云雀灵又是能文能武之人,她缺乏的是在官职上的经验,不妨皇上先锻炼下她,淮南地区现在正面临瘟疫,这是她施展才能的好机会啊,若能有所成就再加官进爵不辞”左相杨德恭敬的说道。眼底闪过一丝冷。

    “万万不可,父皇,云雀灵高中文武状元是个难得的人才,淮南瘟疫严重,对于才上任的云雀灵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南宫澈急忙站出来。

    “若是云雀灵真有才能和顾这区区的瘟疫?本相说的可是啊,云大人?”杨德丝毫不理会南宫澈的阻拦,他现在唯一做的就是除掉一切威胁到他地位的人,免得后患无穷。

    “皇上,左相所言极是,臣等也觉得派云大人前往淮南救灾乃明智之举”众大臣马上附和道。这些人多半都是杨德一派的,还有一派乃东宫太子一派,杨德之所以这么嚣张跋扈,就是因为他的学生大部分都是在朝官员,而且分布很广,上至一品将军,下至七品芝麻小官。

    “父皇,请三思啊!”南宫澈急出了汗来,不管云雀灵武功有多高强,多才智,只要踏入淮南瘟疫区,肯定凶多吉少。现在淮南地区的瘟疫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连雪衣王都这样说,他眼神恳求的望着站在皇上旁边的雪衣王,希望他能说些什么,那是他在一线天里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他,还回宫帮皇上医治好了体。

    后来他才知道,原来他是红男国的国师。

    看着南宫澈的眼神,钟文轩跟着看了过去。

    皇上旁站着的。

    钟文轩记得四十年前见到的雪衣王,同现在一样,风姿绝美,只要看一眼就让人心醉神往。

    可是,却始终没有人真正见过雪衣王的面容。

    他或是斗篷掩面,或是轻纱缭绕,仿若云中雾里;有人曾经打赌雪衣王其实长得很丑,命武功高强之人去强行撩开他的斗篷,但雪衣王似乎只是轻轻弹下手指,奉命之人便昏死过去,打赌之人也被皇上严加惩罚。

    皇上似乎对雪衣王极为敬重,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

    雪白的斗篷下,优美的双唇轻轻一笑,有如夜的海棠花。

    美如雪花的手指掂起酒杯,轻笑:“皇上,不如听听云雀灵本人的意见,看她想官居何位?“

    “恩,国师大人所言极是,那云卿,你的意见如何?“星宿听见雪衣王开口了,他对雪衣王极为尊重,而且也十分信任。

    “回禀皇上,臣云雀灵甘愿前往淮南整治瘟疫!请皇上恩准“云雀灵鞠躬一拜,认真的说道。

    “啊………“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堂再次嘈杂起来。众位大臣议论纷纷。

    “我看她是不要命了“

    “正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淮南的瘟疫不是一两天了,听闻雪衣王也就是现在的国师都无能为力“

    “是啊,是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何况还是一名女子“

    云雀灵目不斜视,静静的等待星宿的恩准。

    不过她却时刻注意这那抹耀眼的白色,思绪有点堵塞,她很好奇那斗笠下面是不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既然这样,皇上何不给这位云姑娘一次机会?等他凯旋归来,再进行升官封赏也不迟”国师淡淡的说道,那声音飘忽不定,让人如梦如幻。

    “那就听国师的”星宿咳嗽两声宣布道:“即起,状元云雀灵封为浙南七品县令,前往当地安抚百姓,救治瘟疫,探花萧凝烟封为吏部尚书位居四品赐府邸一座,榜眼杨曦儿暂时待定,辅助云雀灵徒往淮南救灾,此次封爵即生效,退朝!”说完不理众人反应使了一个眼色给陈公公就跟随着国师转内。

    跪在地上的杨曦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虽然顺利的留在云雀灵的边辅助她,但是淮南瘟疫是出了名的厉害,为什么云雀灵执意要前往淮南任职?

    那个杨左相一看就是诡计多端之人,他这么极力的排斥云雀灵留在魅城任职,一定不安好心。这一点她都能看出来为什么云雀灵不能看出来?还是看出来了另有打算?

    云雀灵谢完隆恩,站了起来,至始至终都没有眼神都没有离开过那抹雪白的影,直到那抹影子消失在了视线中。

    她才转过头来,微笑的对着杨曦儿道:“对不起,连累你了,我没有想到皇上会派你辅助我”

    “不用,是我自愿的,我真心想辅助你”杨曦儿友好的对云雀灵一笑。

    “哼,文武状元又怎样还不是个七品县令。哈哈哈”一旁的萧凝烟捂着嘴笑的花枝招展。

    “云姑娘,你这是何苦?淮南瘟疫十分严重,基本上已经隔绝了起来,你怎么能去?”南宫澈急忙走了过来。“要不我去请求皇上收回成命,你不要去”南宫澈说着就走。

    “太子下,谢谢你的好意,就如左相大人所说,在下确实缺乏经验,在高的文采也只是纸上谈兵,当不得真,这次是雀灵锻炼的好机会”云雀灵淡淡的说道,秀眉微微蹙起,从心底二论,她不想和这个南宫澈牵扯太多,他可是她仇人的儿子,而且在面临差点亲手杀了他的况下,她做不到对这个处处维护关心他的人有所牵绊。

    她怕她以后还不清,更怕破坏她的计划。

    从刚才皇帝看她的眼神来说,皇帝是怀疑她的才能的,她要取得皇帝的信任就必须冒险,不然更本不行。

    不过杨德的极力排斥,让她恨意更深,这个老狐狸,他以为把她支到满是瘟疫的淮南就让他的左相之位受不到威胁?既然你这么在乎这个位置,那么我就让你彻底的失去他!

    众大臣跟随着人流缓缓出了金銮

    七后,便是云雀灵和杨曦儿前往淮南的子。

    ——————————————————————————————————————————————————

    没有月亮。

    没有星星。

    夜色如噩梦一般,透过窗子笼罩住沉睡中的云雀灵。

    她的额上净是细密的汗珠,眼睛闭得很紧,脸色有些苍白,脑袋在枕上不安地摇动。

    “雀灵,你骗我,你为何要上别的人你说过要来寻我你骗我”

    “不~!师父,我没有上任何人,我没有,师父,等我报完仇就来寻你,师父!!”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