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失败圣旨下

    云雀灵警惕的向四周看去,是谁?是谁在暗处?她没注意到的地方,暗算她!

    “姑娘切莫杀孽太重!“悠悠的声音传来,让人听不清楚这人的真实年龄。睍莼璩

    “你是谁?敢坏我好事?”云雀灵任然转动着黑眸环视着四周。

    咻的一声——

    月光下,一个人,一亵白衣,洁白的像天山上的雪,比阳光耀眼,让人简直看不清楚他的摸样。

    这人是谁?

    月白色的锦袍,俊美的他恍如绝世的良玉。冰花迸出冰冷的寒气……

    “冤冤相报何时了,红南国太子我带走了”

    还未等雀灵看清楚他的摸样,他就带着南宫澈消失在了漫漫的黑夜中…………

    “云姑娘,这如何是好?”暗杀头领看到南宫澈逃了,不知所措,宫主可是交代好了的此事不能失败,这下怎么跟宫主交代?

    “是我失算了,走吧”云雀灵转,今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中途杀出个程咬金,这名男子上散发的气息让她不敢轻易靠近,直觉告诉她这男子不简单。

    没想到暗杀失败了,看来要从长计议。

    天山雪顶,皑皑白雪经年不化。

    月光照在山巅之雪。

    此时的冰洞里已没了那个绝美的影子。

    光芒耀眼纯净。这一刻。

    世间宁静如月光。

    几后。

    红南国星帝突然下旨昭告天下,贴出了招纳贤才的文榜。

    大概意思就是:

    因番邦胡人常年的挑衅,我国周边地区的小城已经被番邦所侵占,因此向天下招揽文武全才进宫为官,以便两年后大规模进剿番邦做准备。

    说的简单点,就是朝廷会在魅城设定官考,分三次,如果有人高中三甲之一便可入朝为官,男女皆可。

    这对云雀灵来说无疑是个机会,她本来就打算深入其中,要想搬到一个皇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必须从根基打起。她要的就是慢慢的从内部机构破坏,再给它致命的一击。虽然路途漫长坎坷,不过为了报仇她别无他法。

    “灵儿,你真打算参加这次的三甲会试?”苏永年听说云雀灵要参加试丢下一大堆的活,急忙跑到云雀灵的闺房。

    “是的,二哥,我想入朝为官,从根基上打击狗皇帝”

    “一入宫廷深似海,皇宫里谋诡计繁多,你去二哥不放心”

    “不入虎焉得虎子,二哥小妹去意已决,你莫要再劝了”

    “哎,好吧,为兄支持你,那我随你去魅城,我正想开个分店在魅城“

    虽然星帝强行压制苏家,不过“凤穿牡丹”的影响力极大,所以为了红南国的繁荣昌盛,他并没有制止苏家绣坊步入红南国内。

    北甲国。

    宣王府。

    “尘,你是说要我去红南国参加这次的试?”杨曦儿震惊的瞪大了双眸,美面容满是不可置信。

    “是的,听也要去,我想你去辅助她,这样等我们绊倒太子后以便以后攻打红南国”叶绝尘认真的说道,冷峻的脸上划过一丝戾气,红南国皇帝星帝手上也有一张藏宝图,藏宝图分四小张,域龙藏宝图之战时,四国挣的你死我活,为此还引起了不少战乱,让百姓民不聊生。

    后来四国达成了协议,藏宝图共分四份,维持各国的平衡,从此四国友好相处,不得再挑起战事。

    至始至终都是传言,到底这张藏宝图后面是什么,是用之不尽的金山银山,还是失传已久的武功秘笈,到今天为止都无人知道,只传言四大国各有一张藏宝图,武林和朝廷上曾有这样一句话,那就是“域龙宝图在手,就是统治天下”可想而知域龙宝图的威力。

    为了报仇,叶绝尘不仅要坐上北甲国的龙椅,还要统一天下!

    “尘,这次也是为了云姑娘么?”杨曦儿咬着唇,终于忍不住问道。

    “不全是,她也许并不需要我帮她,不过我想边有个你,我会放心些”叶绝尘苦涩的摇头。是的她并不需要他的帮助,他唯一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我明就启程红南,你放心,我一定会辅助她的”也许是看到了他凤眸里的落寞,杨曦儿不想让他担心,毕竟以现在北甲国的况来说,他不能再走开了,他的心思她怎能不懂,想好好陪伴他的左右,但是更不想他担心,所以她决定去。

    “谢谢你曦儿……”

    杨曦儿微微一愣,绽放出了一个绝美的微笑。

    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即使你的心不再我这儿。,

    “师兄,你要回俱东?”萧凝烟含着泪水问道。

    “是的,烟儿,我不能再逃避了,我要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莫如风淡淡的说,既然已经想起了,他不能再逃避,他要面对,他要回俱东国,开始他的计划。

    “我要跟着你去”

    “烟儿不得胡闹”鬼墨子呵斥萧凝烟。

    “爹………师兄要走了,呜呜呜”萧凝烟委屈的直掉眼泪。

    “烟儿乖,让他去吧,是男人就该施展自己的抱负,窝在这个葬蝶谷终究是大材小用了”

    “徒儿多谢师父救命之恩,徒儿一定不会让师父丢脸”莫如风一雪白长袍,跪在鬼墨子前。

    “为师一直看好风儿,为师相信,风儿一定把事处理好,去吧,是时候了!”鬼墨子虽然不舍,但是好男儿就该有所成事,不能埋没了才能。

    “师兄………”萧凝烟已经泣不成声。

    “烟儿,保重”莫如风摸了摸萧凝烟的头,踩着露珠启程了………

    师兄……你为何要离开,难道是因为云雀灵么?一想到她,萧凝烟的眸光变的冷,看来是她和她当面对峙的时候了。

    是夜。

    万簌寂静。

    星月如勾。

    一个小的影摸着黑出了葬碟谷。

    —————————————————————————————————————

    偌大巍然,华丽庄严的金銮内,群臣膜拜。

    “钟卿,听说试三甲已出来了?”星宿神态威严,坐在宽大的龙椅上,问着当朝的翰林学士钟文轩。

    “回皇上,今年三甲已出,分别为云雀灵、杨曦儿与萧凝烟,她们已经在前候着了,是否请他们进?。”翰林学士钟文轩上前一步,双手恭敬的抱拳在前汇报道。

    云雀灵?南宫澈一愣,是武林大会中的那个云雀灵么?她高中状元了?怎么回事?昆仑山比武的场景历历在目,他对这个女子影响很深。

    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头一次被勾起了好奇心。

    “哈哈哈,听这名字似乎都是女子?“星帝笑着问道。

    “回禀皇上,正是,其中这位云雀灵不仅是文状元,更是武状元”钟文轩恭敬的说道。

    “哦?哈哈哈~看来我红南国的女子不比男儿差啊!哈哈哈”龙颜大悦,红南国皇帝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他提出了女子也能参加试的政策,主要就是不想埋没人才。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众大臣跪拜一地,大声喊道。

    “哈哈哈哈,众卿平,朕得此贤才,看来平息番邦指可待!”

    “宣三甲进!”

    三人在金銮的正门前缓缓而进,群臣皆为之让出一条路来。

    “在下云雀灵,在下杨曦儿,在下萧凝烟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三人在大中屈膝膜拜。

    星宿在他们进来时就打量着他们三人了,先不说云雀灵,就说杨曦儿吧,年约十七,只见她一亵月白色揽月长裙,颇有大家闺秀的气质,周散发着淡淡的药草味道,眉宇间有着淡淡的光芒。

    再看一旁粉衣的萧凝烟,也是约十七八岁,虽然也是绝美之人,但是眼眸里却闪烁着盛气凌人的气势,让星帝微微蹙起了剑眉。

    星宿在看到云雀灵时眼里闪过惊艳,好一个倾国倾城之人!火红的红衣如同跳动的火焰,让人移不开眼,周散发着冷厉的气质,大而明亮的双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只是这种惊艳一下就被怀疑取代,看她的年纪大概也就十三四吧,就算她是天才也不可能取得如此成就吧。

    总所周知,三甲者,老百姓把他们看作文曲星下凡,全国震动。“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中三甲之人即将成为当时荣耀和显赫的代名词。

    虽然这次试是临时举行的,但是那科考的题目可是几十名文官熬夜精心抽选的,却对不亚于每年的高考。

    星帝的鹰隼之眸紧紧地盯着云雀灵,试图在云雀灵上找出一丝符合她想法的破绽,大国之帝,什么人没见过,险狡猾的,慈眉善目的,狐假虎威的,尖酸刻薄的……

    云雀灵头颅微垂,但是她感觉到了星帝探究的目光,她一动也不动,不敢有更大的动作,她深刻的知道,要想深入朝廷必须忍耐,取得这个帝王的信任才是第一步。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