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是谁在搞鬼?

    三后,魅城必经之路,一线天,一线天是个路名,之所以叫一线天,是因为此路充满了险峻山峰的峡谷之路,两边都是峭壁的岩石,那条路狭窄又漫长,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过,多雨季节路况更是糟糕,经常有山体滑坡的况,不过只要穿过这个狭窄的一线天,不出五便可到达魅城,也就是红南国的京都。睍莼璩

    走这条路的人很少,一般都是一些商队为了节约时间才勉强走此路。不过都选在白天,很少有人彻夜赶路的。

    苏永年收到报,太子南宫澈今夜会连夜赶路,午夜时分必定经过一线天,这也是刺杀东宫太子的最好时期。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下子那么急着回魅城,但是这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灵儿,你真的要亲自行动么?我已经飞鸽传书给顾月寒了,有他离花宫的暗杀,要拿下南宫澈的人头轻而易举,你何必要去冒险?”苏永年看着穿黑色劲装,正在准备暗器的云雀灵说道。

    因为云雀灵说苏小小已经死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她的份,所以他也只好改口,唤她灵儿。

    “我要用他儿子的人头来祭奠死去的爹娘”云雀灵冷冰冰的说道。多年的杀手生涯让她无比冷血,现在她的骨子里面除了报仇就是寻找她的师父,她从来不是善良的人,既然他让她痛苦,那她就还他十倍白倍甚至千倍的痛苦。

    传言,星帝对这个太子是百般宠,圣德皇后也只孕育一子,其他三个都是公主,若把他的儿子杀死,那他应该是痛不生吧,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虽然在武林大会的试炼中对于这个南宫澈并不讨厌,还觉得他为人豁达,不过错就错在他是星帝的儿子。那么就别怪她无

    “那你小心些,顾月寒宫里有事脱不开,我又不会功夫……”苏永年哭丧着俊脸,他常年经商,更本没有学武术,那里会像小妹,他觉得自己很没用。

    “二哥千万别这样说,你只要把绣坊做好就是了,其他的让我来办,这是有关朝廷,马虎不得”云雀灵安慰道,少一个人行动更方便些,要不是二哥坚持要请璃花宫的暗杀,她还真不想再麻烦顾月寒,不过南宫澈边的暗卫都是一等一个卫军,她不能轻敌。

    “二哥,我走了,我必须在南宫澈前赶到一线天,不然就失去暗杀的绝佳机会了”云雀灵小心翼翼的收拾好银针说。

    “恩,小心”苏永年脸上一片凝重。

    说完,云雀灵闪消失在了黑夜中,矫捷的影如同鬼魅般,无声无息。

    青色的马车在月光下的树林中轻轻颠簸着。

    铜盆里的炭火燃出通亮的红光。

    这都入这么久了,但是夜还是带来了刺骨的寒气。

    南宫澈在车厢内闭目养神,车厢里很安静,御林军统领杨萧坐立在一旁,伸手撩起青色的帘子,一双鹰眸如同红外线一般扫着整个树林,直到并未发现任何异常时才缓缓的放下。

    “太子下,过了这片树林就到一线天了,听闻一线天路段险峻,我们要不要等天亮了再启程?”杨萧还是不放心。

    “不必了,我们没那么多时间,父皇十万加急快报让本宫回去,想必皇宫里出现大事了,一线天简短路程的唯一捷径“南宫澈睁开如墨般的眼眸,睿智的眼神里闪烁着沉稳的光芒。

    “可是………“杨萧还说些什么。

    “传令下去,加快脚步”南宫澈不再理会杨萧。

    “臣遵命”

    马车加快了速度,车轮滚滚的声音在树林里显得十分的吵杂。

    月亮穿梭在云雾里,光洁的岩石上,出现了几个鬼魅般的黑影。

    “都准备妥当了,他们已经穿过树林了”一名黑影闪停在一个黑影旁回报到。

    “传令下去,听我指挥”一个铮铮有力的女声说道。

    月亮穿过云朵,照下来,泛起盈盈白光,洒在那个影的脸上,只看见此女子一紧致的黑色劲装,把完美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肌肤如白玉般凝脂滑嫩,星眸圆润墨亮,滴的朱唇像极了红嫩飘香的桃子。

    此人——正是埋伏在岩石峭壁上的云雀灵………

    驾,驾……….永远而近的马蹄声传来,云雀灵屏住呼吸,眯着眸看去,一辆青色的马车在狭小的路上快速的奔跑着,四周还围着七八个骑着高大黑马的侍卫。这些侍卫都是一等一的大内高手,可以一敌十,看来这次暗杀只能智取。

    马车渐渐的步入了一线天的路上,狭窄的路只能够一辆马车而过,无奈四周的侍卫只能拉开距离跟随在后,缓缓的进入了两座崖壁之间,抬头看去天上只出现一条线的缝隙,这就是一线天的由来。

    云雀灵看到他们进入了崖壁之间,绝美的脸上划过一丝冷。

    秀手一挥。

    轰隆隆——

    巨大的石头从两座崖壁上快速的滚落下来,那趋势无力可当。

    听见声响,闭目的南宫澈睁开了星眸,而一旁的杨萧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有刺客,保护太子!!”人群中突然一个声音喊道。

    “糟了,前后的路都堵死了,我们出不去了”

    “不慌,一定有埋伏,大家提高警惕保护好太子下”

    唰唰唰——

    银光直闪,无数个梅花暗器飞快的了过来。

    铛铛铛——

    无数的梅花暗器被侍卫们拔剑挡在了岩石上。

    不少马被暗器所伤,倒在地上,还有些马儿受了惊吓开始不受控制。

    “太子下,快下马车,我们中埋伏了,目标是您太子下”杨萧急急的跳进马车。

    “是何等人如此猖狂,让开,本太子倒要看看谁想取本宫命”南宫澈拿起玉青宝剑,推开阻拦自己的杨萧,飞出了马车。

    一瞬间,无数个黑影子,出黑色的绳索从两臂的悬崖中飞而下,如同漫天而降的黑色蝙蝠,密密麻麻一片,不少五十人。

    一时间,随着这些黑衣人的加入,原本狭小的空间显得更加拥挤。

    八名卫军侍卫奋力迎战。

    崖壁间传来了厮杀的声音,惨叫声,马匹惊慌失措的悲鸣声。

    “太子下,请您不要固执,跟在臣的边,这批杀手个个不简单,数量有这么多,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杨萧苦口婆心的劝道,挥舞着月牙大刀,姿英勇,如同切菜一般,基本上是一刀一个。可见武功了得。

    “冲出去”南宫澈不理会扬萧,长期在父皇的宠溺下,早已形成了目中无人的格,他觉得他不是那种伪君子,缩头乌龟,有人要杀他,他就该躲起来,他不是懦夫,他要让这些人看看他的厉害。一蓝衣在黑色的浓照下行如闪电,只见他不停的舞出剑花,那些离他近些的杀手都被一剑毙命。

    在七八个杀手被他刺死在地上的时候,璃花宫的暗杀有了警觉,他们都不敢轻易的接近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太子居然有这等了得的剑法。看来是他们低估了。所以他们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轻举妄动。

    躲在暗处的云雀灵看到这里,眼眸里闪过一丝讽刺。这些就是大名鼎鼎的璃花宫一等杀手?怎么这么不堪一击?原本五十人,现在却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人,而对方的损伤才两人,看来寒的璃花宫要整治了。

    她拿出黑色面巾把脸孔蒙住,轻轻一跃,来到了南宫澈的面前,不远处拼命厮杀的杨萧注意到了太子有危险,便快速的解决完手上那名纠缠的杀手,冲了过来。

    “下,我来保护你”扬萧挥舞着月牙刀,猛劲十足的冲像云雀灵,云雀灵狡黠一笑,无数颗银针从指尖流出。

    唰唰唰,杨萧几个位被中,动弹不得,周更像中了软骨散一般。

    云雀灵就是要让他看着,看着自己的太子下是怎么死的。看看自己是多么的无用。

    (云雀灵其实是个善良的孩子,只是对待敌人,她不会心慈手软,反之,对待自己的朋友亲人,她会真对待,这就是云雀灵。这也是红苕喜欢女强的原因,红苕不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人)

    “下………….”杨萧绝望的喊道。

    云雀灵轻轻的挥了下手,后面的杀手会意,都退后。

    “你是何人,你可知道我是谁?你胆敢刺杀本宫!”南宫澈心里其实有点害怕,武艺一般的他除了剑法还过得去,其他都很一般,现在他很后悔没有好好的学武。但是他的尊严不容他退缩,好歹他也是太子,未来的储君。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取的就是你的命”云雀灵冷冷的说道,看着南宫澈的脸,她觉得是乎看到了仇人星帝的脸一样,恨意滔天,她血红了双眸。

    “你………”南宫澈震惊,这女子的眼神好吓人,那漫天的恨意从何而来?他南宫澈自问没有得罪任何人,更没有滥杀无辜,虽然养尊处优,是个高贵的东宫太子,但是却没有像其他皇子一样无所事事,他每都勤奋的跟着父皇批奏折,处理一些国事,立志当一个勤政民的好皇帝。为何有人想要至他于死地?这个女子倒地是谁?

    “废话少说,拿命来!”云雀灵掏出匕首,狠狠的向南宫澈刺去。

    南宫澈连忙挽出几个剑花,急急后退。

    “多此一举”云雀灵冷笑,丢出一把梅花暗器。

    铛——

    南宫澈手里的剑应声而落,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云雀灵已经刺了过来。

    眼看着差一个手指的距离就要刺中心脏,突然,一朵白色的雪花从黑夜中破晓而来,直直的打在了云雀灵的手上,云雀灵吃痛,手里的匕首应声而落。云雀灵蹙眉,是谁在搞鬼?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