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苏家小姐(第二卷完)

    “真的是新颖的绣坊,不愧是四国最大的绣坊之首”云雀灵心里赞叹道,这古苏绣绣制的图案和样式都让云雀灵惊奇的瞪大了星眸。睍莼璩她突然像个窦初开的小姑娘似的,穿梭在那花花绿绿的绣品中,越看越喜欢,越来越不释手,美是女人的天,当然对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充满了好奇与喜欢。云雀灵也不例外,只是为何越看这些图案和衣服的设计造型怎么那么熟悉?好似那里见过,而且这些构造她都非常的熟悉,基本上是一看就知道是怎么设计而成的。

    云雀灵不会知道,这些造型都是五年前,她还是苏小小的时候,临进宫前熬夜画下了几百张不同衣服构造,和独特造型的图案,几乎是让她把前世网上搜索的,电视里看到的,还有就是服装杂志,服装店里接触到的都用上了,几乎让她的脑子都想空了,她知道一进宫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她可不想她辛苦创建出来的劳动成果就这样了,所以她提前做了准备。

    而这些成品基本上是胡氏在世时一针一线用古苏绣绣成的,她以泪洗面,每当想起女儿的时候她就拿出苏小小留下的图纸开始绣,渐渐的苏小小的那些图纸被胡氏一件件绣成了成品,随着时间的推移几百张的图纸都绣光了,苏永年越来越会做生意,他主动提出把苏小小设计的衣服按照苏小小以前提出的方案开始了,店面展示。还做了好多个苏的模特。

    宣传的效果是强大的,“凤穿牡丹”的名誉度是越来越响,银子也是越赚越多,快成为崇福镇的首富了,如果不是两年前那件事………也许………

    “水儿,你看那位公子好俊美………”一个带着羞的声音传来。

    “是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他来绣坊是为他娘子选衣服么?”唤作水儿的女子疑惑道。

    “他这么年轻应该没有娘子吧……”旁边的绿衣女子说道。

    “翠妈妈,那位公子是否要买绣品啊?”水儿对着绣坊里的翠柳说道。

    翠柳是这个绣坊的管事,也就是胡氏在世时的贴丫鬟,她得胡氏真传,绣得一首好绣品,而且这几年跟着胡氏辅助苏永年管理绣坊的生意。胡氏去后托付翠柳好好帮苏永年,所以翠柳待苏永年有一种娘亲的亲,这两年来也把绣坊打理得井井有条。

    翠柳听见声音望了过去,当看到这位云雀灵的面容时,有片刻的愣住。以为这为公子眉宇间真的好像失踪多年的小小姐,虽然她只看过小小姐几次,但是那么清秀灵动的人儿瞬间就让她记进了脑子里。

    她激动的不行,但是也不敢确定,因为这位公子是男人,虽然小小姐以前也经常穿男装,但是也不能唐突了,如果他确实不是小小姐,而是货真价实的男人,那……

    她想了想,换来了一个丫鬟叫她去厨房请李婶。(前面几张有提到过)

    “公子,您可有看中的?”翠柳走过去,面带笑容的问道,眼神却犀利的瞄了一眼云雀灵的耳坠,一个细小可微的耳洞……让翠柳激动的双手紧紧握住。(耳洞一事是苏小小又一次和胡氏谈话时说的,她说每次男扮女装最讨厌的就是耳洞了,上次就是被叶绝尘识破女扮男装的,那个时候胡氏还嗔怪的说她胡闹,因为当时苏小小那表确实可的紧,所以翠柳记住了,每次看到俊美的男子她都会不经意间瞄下耳坠…….这算不算恶趣味?)更何况这个男子那么像小姐,所以翠柳更是不容自己有丝毫马虎。

    “额…….我只是随便看看,你不用招呼我………”云雀灵对上柳翠的让她有片刻的不适应,长久在深山中习武,很少与人接触,所以一时间面对会做生意的翠柳她有点手足无措。

    “公子如果有兴趣随我去阁楼,那里面有我们二公子前不久出海带来的丝绸,都已经做成了成品,公子可以上去看看”l

    “哦……好,妈妈请带路“

    跟随着翠柳来到了阁楼,上面又是不一样的风格,大多数以红色为主,绣制的都是一些女儿出嫁的嫁妆,火一样鲜艳的红色,把整个阁楼装扮的跟喜堂似的。恍惚间云雀灵想起了前世琥珀穿红衣与碧玉成亲的景象,那样的喜堂也是挂满了红绸,铺满了红毯…….心深深的抽痛着,她咬住唇,无力的闭上眼睛,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绪,再睁开时已恢复了一片清明。

    “公子随便看,这绣工我翠妈妈敢保证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翠柳自豪的说道。

    “好的,有劳了“

    云雀灵仔细的翻看了起来,每看一件都忍不住感叹设计这些衣服的人是多么的大胆新颖。

    “翠柳你找我?“李婶走了过来,来到翠柳旁轻声的问道。

    “是李婶,你看那位公子是不是小小姐?我看了,他耳坠上有耳洞”翠柳激动的对李婶说道。

    “什么?真的?小小姐?”李婶子同样激动的往云雀灵上看去。

    也许是感觉到了急切的目光,低头挑选绣品的云雀灵转过来。

    绝美的脸庞,清澈的星眸灵动而美丽,玉雕似的肌肤。这样的面容……让一把年纪的李婶泪盈眶。

    “小小姐…………”李婶老泪横流,嘴唇忍不住的颤抖。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云雀灵。

    “………“云雀灵懵了,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是往常她早条件反出银针了,但是这位老婆婆让她感觉到熟悉的味道,让她没有这样做。

    “小小姐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太好了!”翠柳在一旁激动的抹泪。

    “那个………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什么小小姐……”云雀灵知道自己女儿已经被识破,但是这两人口中的小小姐是什么意思。

    “怎么可能,你就是小姐,你跟夫人年轻的时候长的一摸一样,不,甚至更出色”李婶坚定的说道。“太好了,翠柳,赶紧去书房通知二少爷,小小姐回来了,呜呜呜……要是夫人和老爷还在该有多开心……”

    “我这就去,我这就去“翠柳顾不得抹泪,风似的跑向书房。

    “你口里的二少爷是苏永年么?“云雀灵清楚自己这次来的目的,自己不就是为了调查这事吗?也许见了苏永年真相才会大白。

    “是,是二少爷,小小姐你想起来了?你失踪五年了,呜呜呜……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二少爷一定很高兴的“李婶无声哭泣。

    大厅里时间安静下来,云雀灵不知道怎么安慰痛哭种的李婶,只觉得这个老人上有种亲切感,看到她那么伤心,她心微微的有些泛酸。

    啪啪啪——

    清脆又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小小……“一蓝衣的苏永年,看到云雀灵的脸,一把抱住了云雀灵。

    温暖的怀抱,那么熟悉,带着淡淡的野菊香,这个味道她记得,就是店外面种的那一楼楼一丛丛的“丑菊“她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那种心疼的感觉,让她控制不了自己,这场面让她觉得好像离别了很久的亲人一样再次重逢。

    “太好了,我终于等到你了,太好了……“苏永年在云雀灵耳边喃喃的说道,细长的手指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俊美的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

    “对不起,我不记得了,但是我觉得心好痛……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云雀灵傻乎乎的问道。

    “傻瓜,我是你二哥,你是我小妹,你是苏家的小姐!”苏永年宠溺的说道,俊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二哥?小姐?“

    “是的,刚才我已经接到大哥的信了,他说你失忆了,没事,会好的,小小,二哥就算倾家产也会让你恢复记忆的“

    “二哥………“云雀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她内心深处的渴望,她对这分亲的熟悉感,让她无条件的相信了苏永年的话,是血浓于水的直觉,她相信她就是苏家的小姐。

    也许,对于金花,她要从新的了解了,是不是有些事她不知道的?

    “好好好,小小,不管你记不记得,苏家的大门一直为你敞开着”苏永年含泪说道、

    这段亲人团聚的感动画面,让在场的李绅,和翠柳都忍不住又红了眼。

    二三只呆头呆脑的麻雀忍不住在街道旁神思恍惚的古树间打盹。残云如席,卷起这城里城外的烟尘喧哗,但是再喧哗的街道都无法打破这间屋子里的两个人,此时雀灵心中如同盛开的昙花,绚丽而美丽,那颗冰冻已久的心彻底融化,就算失去记忆又有何妨?这血浓于水的亲并不是遗忘就能抹掉的。

    ——————————————————————————————————

    是夜。

    新月如勾。

    烛光如豆。

    云雀灵倚坐在窗边看着茭白的明月,心里无法平静。

    也许是因为今发生地种种,让她觉得仿佛如梦一般。

    她至从醒来,金花就告知她。她父母双亡,她是被金华带大的。而且她的仇人就是当今皇帝——星宿。

    可是今苏永年却告诉她。她有爹有娘,还有两个哥哥,虽然大哥不是她亲哥哥大哥的真名是莫如风。俱东国的太子十年前,俱东国出现了内乱,整个皇宫血流成河,尸体片地,莫如风的母妃蔡淑妃带着两岁的莫如风拼死逃了出来,但是却被同样是兄弟的三皇子所追杀,他亲眼看着自己的母妃死在三皇子莫如晨的剑下,死在自己的面前,小小的他害怕无助极了,莫如晨一步步紧他,他心里极其了母妃临时前的话,那就是活下去,为她报仇他含恨跳下了万丈悬崖,还好崖下是一潭湖,他才免于一死。

    后来被苏山夫妇所救,他一直隐姓埋名到现在,为的就是等羽翼丰满报仇

    怪不得,苏永年可以成为俱东国的人,云雀灵也问了苏永年,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国家做别国的子民时。

    温润如玉的苏永年血红了眼。那双眸子里的愤怒让云雀灵现在都还深刻的记得,那是一种仇恨的光芒,但这滔天的恨意

    原来,两年前,苏家被红南国的左相杨德上书起奏,说第一绣坊苏山,曾经与胡人勾结,贩卖贵国丝绸,还把绣坊的衣物贩卖给番邦胡人,无视国威,罪无可赦。

    番邦今年来一直和红南国不和,多次挑衅红南国周边小城,所以星帝听闻自己下旨亲自封赏的皇商“凤穿牡丹”居然与番邦胡人勾结,还把贵国丝绸贩卖给番邦,因此龙颜大怒,下旨把苏家收押天牢,没收一切银两。

    当时苏永年出海了,才免牢狱之灾,当他半个月后赶回来时,才知道爹娘被收押天牢在押送去京城问话的途中不幸亡经过调查,才知道是左相杨德搞的鬼。

    虽然不是星帝害死她的爹娘,但是不可否认他是间接害死苏山夫妇的侩子手。她不会原谅他更不会放过害死自己爹娘的杨德这个狗贼!

    以为莫如风,叶绝尘的关系,苏永年改了国籍,成了俱东国的子民,有了莫如风这个太子撑腰,又在崇福这个四国的交界处,所以星帝和杨德拿苏永年没有办法。

    这两年苏永年一直苦心经营,“凤穿牡丹”渐渐的恢复了往的兴旺,甚至名气更大。苏永年说他在极力筹备物资,金钱,他要报仇。

    是的报仇,这血海深仇怎能不报?

    但是杀皇帝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除了金钱还得有权势,苏小小早在五年前就传言已经死了,现在的苏小小是云雀灵,如果她能换种方式潜入宫中

    那么报仇的机会就更大一些,虽然费些力气,但是只能这样了,经过一夜的讨论,两人终于一拍即合,那就是苏永年在外招揽人才,和钱财。

    她,以云雀灵的份,入朝为官,从根基里出发,要在老虎嘴里拔牙,必须万事俱备。

    看来她得尽快行动了,这次真被金花说对了,她们有共同的敌人。他们都要让那个人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诛之。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