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望崖(五)顺利通过

    p>其实有一点莫如风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那种蛊毒的毒液会随着时间蔓延全,那种痛苦会像蚕丝一样缠住你的心,一天一天一点一点地慢慢抽紧,让你痛到无处可逃,让你痛到即使变成鬼也要时时刻刻被心痛煎熬。

    不知什么时候,天空飘下小雨。雨丝斜斜透明,雨滴打在树叶青草上,有默默的轻响。太阳躲到云彩后面,风染上了清新的寒意。

    “大家抓紧时间”

    “云姑娘你还行么?要不要我带你下去”莫如风关切的问道。

    “不用了,谢谢你”云雀灵难得没有用冷漠的口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莫如风出于真心帮她,也许是因为刚才那个梦境,让他觉得他有种亲切感。

    雨,越下越大。

    树叶被冲洗得湿亮湿亮,绿色鲜嫩青翠,满枝的花被打散,花瓣飘散在积起的雨水中,空气里带着青草的气息。

    因为这场雨。

    顿时变得寒冷起来。

    “小灵儿抓紧我”因为雀灵蛊毒发作,体上根本没力气,吃了莫如风的丹药更不能乱用真气,所以只能靠顾月寒。

    “恩。谢谢你寒寒”

    “抓紧……”顾月寒先是一愣,然后心里被狂喜充斥的满满的,他的小小虽然没有恢复记忆,但是能听见她叫自己寒寒,他真的好幸福,多的桃花眼再次变成了月牙形。

    顾月寒运起真气,背着云雀灵,另外一只手抓着蔓藤一步一步的慢慢往下,芊细的手指白希修长,触碰到刺上,瞬间鲜血如注,从修长的手指上晕染开来,如同开在半山腰上血红的曼陀罗花。

    的子在轻轻颤抖。淡淡的一滴泪水滑落她的眼角,转瞬被风吹干。

    这是她第一次被人这么关心着,也许自己这几年与世隔绝真的错过了许多人世间少有的色彩,也许真的不像师父那样说的,人世间充满了利用,欺骗,谎言。

    云雀灵轻轻的闭上了星眸,她无比渴望现在这份宁静与踏实。

    就让自己的心放纵下吧,如果以后因此而后悔那么她也认了,不得不承认,其实她的心也是渴望朋友的。

    虽然有莫如风给的丹药,让众人不受蔓藤的毒液所侵,但是皮外伤还是避免不了,再加上背着一个人,所以顾月寒的负担更大,当到达半山腰的时候,顾月寒大汗淋漓了,血红色的衣袍被汗水渗透,让袍子看起来如同血褐色般。左手那只手指和手掌已经血模糊了,还有的甚至露出森森白骨,但是顾月寒却吭都不曾吭一声。

    “放我下来,我好多了,放我下来吧”

    “别动,安分点”

    “………”

    云雀灵没再说话,他们已经被其他人远远的甩在了背后,前后除了黑蒙蒙的一片,就是打在上脸上的雨滴。

    微弱的光芒进入了云雀灵的眼底,如同一朵晕染开的血花,在雨滴的浇灌下更显妖娆。

    “寒寒,哪里好像有血色曼陀罗花”云雀灵指着那抹红光对顾月寒说道。

    “哪里?”

    “诺,那儿”

    “抓紧”

    小心翼翼的抓着蔓藤渡了过去,只见在蔓藤围绕最深的地方绽放着两朵血红的曼陀罗。

    “太好了,刚好够数,这样就不必再折腾着寻找了可以直接到达对面的崖壁”顾月寒高兴的说道,伸手要去采摘那朵曼陀罗。

    “别动,用这个”

    唰唰唰几下,随着云雀灵的银针抛出那两朵曼陀罗应声而落,掉在了青色的蔓藤上,随即云雀灵抛出一个布袋拿出一根银簪子递给顾月寒。

    “花上有毒,小心点,用簪子把花戳进布袋里”

    “恩,差点忘记了,还是小灵儿想的周到”

    把曼陀罗装好,缓缓的随着蔓藤转移到另外一角,下面全部都是漆黑一片,还好是夜晚,不然这么高的悬崖峭壁让人看了汗毛都要立起来。随着叶绝尘他们留下的蔓藤条,他们顺利的到了另外的崖壁上。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