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望崖(三)

    p>有些人开始迫不及待的寻找在两岩壁之间的曼陀罗,只见两山之间隔着万丈深渊,中间没有过去的桥,曼陀罗所在的位置恰巧又在两崖壁的中间,要想采摘必须下去,众人都眉头紧锁,这上崖已经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了,下去虽然轻松风险却大,稍不留神就掉下万丈深渊的危险,所以众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大汉终究还是急子,只见他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这个锦盒雀灵见过,那就是先前他装丹药的锦盒,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一颗,只见他快速的吃下,体又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顺从着崖壁上的蔓藤一直顺着下去了。

    这边的崖壁跟开始的崖壁不一样,上面长满了带刺的蔓藤,稍微不注意便会划破血,而且还会中毒,因为这些蔓藤都是曼陀罗的枝藤,上面长满了刺,刺的毒液虽没有曼陀罗花的汁液毒,但是却也会让人体产生乏力晕眩,崖壁上全是蔓藤却不见一朵曼陀罗花,可见花都是开在蔓藤的枝尖处,枝尖处却是崖壁的半山腰上。

    崖底云雾缭绕,是看的不太真切的深潭,云雀灵有扶额的冲动,终于做了个顺风车上了崖却又要面临着下崖的难题……..这次自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小灵儿,这次要跟着寒寒,离大冰块远点”顾月寒抱怨道。

    雀灵没有理会他,自顾的走到崖边,看看是否有可以下去的路。

    伸手试探了下蔓藤,却不小心碰到了刺,一滴血珠从她指间滑落,鲜红如天最艳丽的花汁。在血滴落的同时她脑袋里似乎有类似的画面一闪而过。

    雀灵蹙眉,有毒……那个大汉因为有丹药的关系,所以他的子四肢都如同钢铁般坚硬无比,而她却什么都没有,只是柔体之......大意了。她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太鲁莽了。如果被师父知道肯定又要罚她面壁思过了。

    “小灵儿,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都叫你跟着我的”顾月寒看见云雀灵流淌着鲜血的手指,心疼的不得了。

    只见那血红色的血液慢慢变了颜色,变成了粉色,那是中毒的迹象。

    “云姑娘,你最好别动,保持平静,不要运用真气,先把这颗药丸服下”莫如风走了过来递给她一颗药丸,撕下衣袍的一角给她包扎。银色的面具下薄唇轻轻抿着,白衣耀眼像一朵清新的白花。

    云雀灵一阵恍惚,同样熟悉的画面又在脑子了奔出,快的让她抓不住。

    闻了闻手里的药丸。南蛇藤果……….为什么自己觉得好像好熟悉。突然有些声音传入耳边:

    “咦?这草长相怪怪的,是什么啊?”

    “小小有所不知,这是南蛇藤果,没想到这山居然有这等珍贵药材”

    “南蛇藤果,是很稀有的药材么?长的怪怪的!”

    “它用处可大了,来帮忙,这里还有好几株”

    是谁?那一红一白说话的人是谁?穿红衣的小女孩那笑容怎么那么灿烂,那白衣的男子仿佛昆仑之巅灿烂的雪光,晶莹耀眼。他的白衣洁净如新,似乎人世间没有任何污垢可以将它沾染。那么温柔。那是谁?

    疼痛撕裂感一触即发,云雀灵痛苦的抱着头,越想去想就越是疼,自己似乎遇见了一个很大的阻碍,在阻止着她去想那些事

    “云姑娘你怎么了”

    “小灵儿你没事吧”

    “雀灵你怎么了……”

    “啊~~~~~~~~!!!!!!!!!”云雀灵痛苦的申银出声,似乎有几千只虫在咬着她的脑子一样,让她再也承受不了晕倒了过去…………

    在她晕倒之时,眼看带在她头顶上的斗笠要落下,顾月寒脚底生风冲了过去,稳稳的接住快要倒下的小人儿。

    ————————————————————————————————————————————————————————

    红苕有话要说:从写文文到通过审核,到签约,一直有些亲亲在支持着,红苕真的很感动,红苕的文文也许缺少很多东西,眼看现在都八万字了,红苕觉得有点气馁,收藏一直不乐观。我突然觉得也许我真的不适合写文文,我想表达的东西也许没人喜欢看,想着想着就好伤心,但是有那么多支持我的人,我也说过,哪怕只有一个人在看就是我写下去的动力,现在上架不上架对于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只为亲们写文。哪怕是免费的,我相信只要我努力一定有篇文章能上架的!我对自己说加油!!还有我想说,亲们我你们!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