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思念已成殇(二)

    也不知道上次莫如风走后是怎么去找萧凝烟的,只是知道那天下午从凝烟房里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以及凝烟得哭声。经过那次事后,萧凝烟是越来越不待见她了,遇见她要么就是装作没看见,要么就是冷嘲讽的,完全没有初见时那般的可人。开始苏小小还觉得愧疚,毕竟这里是别人的屋檐下,但是萧凝烟越来越刻薄尖酸针对苏小小。苏小小也只能选择无视,现在自己能蹦能跳了,照顾自己绰绰有余。

    “小小,这几天呆在谷里闷坏了吧?随莫大哥上山采药怎样?”莫如风看着吃的正欢的苏道。依旧白衣似雪,嘴角噙着淡淡的笑,脸戴银色面具,双眸疏离却带着点点的温柔。

    “上山?真的?哎呀!莫大哥我都快发霉了,你才来叫我!”苏小小乐坏了,嘴里含着一块芙蓉糕,手里端着茶盏,兴奋的说道。体好了后就想出去走走,无奈这个葬碟谷布置的跟个迷宫似得,而且四周都是机关重重,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无葬之地。

    “那等小小吃饱后,我们就出谷上山!”莫如风依旧一亵银白色长袍,银色面具,浑散着疏离,让人不敢亲近。

    苏小小颠的跟在莫如风后,不敢离开半步。为了防止跟丢,苏小小紧张的抓起了莫如风的衣角。莫如风感觉自己衣服被扯了一下,随即愣了愣,便一笑而过。就在衣角被抓住的同时,莫如风脑海里面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一闪而过让他来不及抓住。

    看着一大一小离开的背影,躲在假山后面的萧凝烟使劲的咬着自己的唇瓣,指甲深深的陷进白嫩的里,此时漂亮的水眸里闪烁着妒忌,以及怨恨……..

    出谷必经之路是断崖桥,木桥间接在三清山和龙虎山之间,两岸群峰嵯峨,崖壁山石为淡红,山顶上植被风貌,苍翠如荫,奇石、怪松、高崖、深谷、陡壁、栈道、悬棺……使人恍若置于奇崖怪石和道教摆设的玄妙八卦阵中。

    想要过桥光靠轻功不行,还要靠破阵法的智慧,立于木桥的不远处,莫如风停了下来,让苏小小站在一旁,自己持剑处于八卦阵法中间。慢慢的闭上双眸,顿时风起只见八卦图瞬间发生了变化,四周的石头也相续发生了变化。四周被布满阵法的黄布包围,不时的有暗器从黄布的缝隙里面发出来,风向也发生了变化。苏小小不得不使劲的抓着旁边的树干,脑子里闪过一个灵光——北斗七星璇玑阵。

    璇玑阵法是:用64枚铜钱和192枚钢针在黄布上布列北斗七星,利用生辰八字分列生气口和水口,北斗护体,百邪不侵,“七七四十九,八八六十四,北斗斡璇玑,造化通三世”。此法施布如先天之生基,若再造之八字,等于阳宅中的风水龙,时刻接受孕化天地之灵气,不觉中既可达到“人不练法法自炼,以法炼人人应天”的功效。

    “破!刷刷刷…“…电光石火间,只见围绕在四周的黄布不攻自破,风声止,暗器收,四周瞬间恢复了平静,出现在眼前的是刚刚看到的木桥和两岸群峰。

    ??怎么回事,还没有看清楚怎么破阵的呢,这阵法就破了么??苏小小纳闷的想,虽然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突然知道这个阵法是璇玑阵,但是自己意识中绝对不简单啊,怎么就被莫如风这么轻易的破了?他武功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么?眼珠子不自觉盯着一旁白衣飘飘的莫如风。此时他气定神闲,虽然看不到脸但是银色面具下的薄唇却微微上扬着。很显然对他来说这个阵法还不入他的眼。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