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见了 苏永晨

    一晃又是几个月,清晨。苏小小甩了甩酸软的手,扭了扭酸疼的脖子。写了一个时辰的毛笔字了。嘴里不停的嘀咕着:“臭苏永晨,仗着是我大哥就这么折磨我,比小哥哥还腹黑!”

    苏坐在篱笆旁的石头是上看着远方。此时的清水村正是秋天丰收的季节,田间,地里,人们在忙碌着收割。田野里一片金黄黄的。小路上孩子们的嬉戏声,男人们喊口号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看到样的田野山村,苏小小突然很有感触,提笔在白色的宣纸上写下:

    震落了清晨满披着的露珠,

    伐木声丁丁地飘出幽谷。

    放下饱食过稻香的镰刀,

    用背篓来装竹篱间肥硕的瓜果。

    秋天栖息在农家里。

    向江面的冷雾撒下圆圆的网,

    收起青鳊鱼似的乌桕叶的影子。

    芦篷上满载着白霜,

    轻轻摇着归泊的小桨。

    秋天游戏在渔船上。

    草野在蟋蟀声中更寥阔了。

    溪水因枯涸见石更清洌了。

    牛背上的笛声何处去了,

    那满流着夏夜的香与的笛孔?

    秋天梦寐在牧羊女的眼里。

    山村还是往的容颜

    青色瓦房冒着袅袅炊烟

    瓦房的门前小道曲曲弯弯

    小道尽头山连着山

    山脚下那百十户冒着袅袅炊烟的青色瓦房被披挂着褚黄褚褐已是上了浓彩的树木履盖着,只是这儿一角飞翼那

    儿一袭脊脉时隐时现,让你感觉到家的温存。

    不想归巢的乌鸦在村子的上空起起落落。村前的小河因了枯涠而清澈见石,几尾小鱼在清洌的河水里欢快的油走,象镶钳在白刺刺河石上动的化石,有了上千年的生命,依如这出而作落而息的清水村。

    “看吧晚霞在小树林上空,多么豪华,多么庄重地燃烧!”勤劳的农民被晚霞披上了彩衣肩上荷了农具一手牵了牛绳,踯躇进了村。牛在后还留连着劳碌过的旷野,回头对着晚霞下着了。

    现在的清水村已经是个富裕的村子了,每家每户都能吃饱穿暖,每年下来都能攒下几两银子。因此大多数的家庭都把孩子送去了镇上的私塾上学了,苏永晨这个当了一年多的夫子也正式下岗,除了督促苏小小,苏永年外自己也在埋头苦读准备今年的乡试。

    “小小,字练习的怎么样?饿了吧,大哥给你端了点心”苏永晨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苏小小埋头看着自己的字发呆便轻声说道。

    “嘻嘻,大哥你真好!”苏小小拿起一块绿豆糕把小嘴塞得慢慢的,一说话糕点的粉沫一溜烟的蹦出嘴外。

    “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小心噎着!来喝点水。”苏永晨掏出自己的手帕细心的替苏小小擦去嘴角的糕点沫子。一边倒杯茶水递给苏小小。

    “小小,这是你写的?”苏永晨瞪大眼睛看着苏小小刚才写下的词句,满脸的不可置信。虽然苏小小被人传言神童什么的,自己也的确教了她一年多的文字词汇。但是对于一个两周岁不到的娃能写出这么工整优美的词汇确实很少见。

    “恩,是啊,胡乱写的!”苏小小满不在乎的说道,奇怪,这句子又不是偷窃伟大诗人的句子,不过就是平常的小白文罢了。自己这位大哥哥至于这么大惊小怪么?

    永晨没再什么,只是自己的心里有抹地方被深深的触动了,也让他瞬间做了一个影响苏小小今后一生的决定。

    夜色沉沉,山村的夜是沉寂的让你的心回归了原始。偶有几声犬吠不过是让你听到一点山村的心声。一轮洁的明月斜挂树梢,在这山村里似乎格外地清瘦孤凉,没有那让心沸腾的喧哗,秋的月下是殷实的真切。

    苏小小推开窗户看着天上的明月,脑袋里一直围绕着今早苏永晨的眼神。苏小小拥有二十岁的灵魂,怎么可能看不出苏永晨眼里一闪而过的坚定。苏永晨今天的举动非常不正常,就连晚饭胡氏去叫了几次他也没有出来吃。可急坏了苏山夫妇两,自己的小哥哥倒是无关紧要的样子,四岁的苏永年只管大吃特吃今天胡氏煮的饺子,一脸满足。

    两岁的苏小小早已经不和胡氏一起睡了,开始胡氏还不是很放心,毕竟苏小小在她眼里才两岁的娃怎么能照顾好自己。至从家里状况改变后在苏小小强烈的要求下,胡氏也知道小小的过人之处便只能妥协。给小小安排了一间和苏永晨挨着的房间,但是每晚胡氏都会过来帮帮苏小小盖盖被子捏下被角。

    “咯吱”声门被打开,风吹了进来,吹乱了苏小小的发丝,苏小小闻声望去忽见帐帘一掀,白光耀眼,仿若一轮皓月破帘而入,照亮这小小的毡帐,猛然刺痛她的眼睛。

    如此飘逸脱俗之人!白衣如雪,气质淡雅,人似天边皎月般散发柔和洁净的淡淡光芒,俊美得不似凡人,神间也有着一种超然物外的淡然与平静。不知九天之上的仙人是否即是这等模样?苏小小不看得有些痴了,很多年以后苏小小依然记得那夜皎白的月光下白衣似雪,如嫡仙般的英俊少年。

    “小小,你怎么还不睡?晚上风大小心伤寒了”看到站在窗户边的苏小小,苏永晨二话不说的走过去把窗户关好。

    “大,大哥你有事儿吗?”苏小小回过神尴尬的说道。毕竟夜那么晚了,虽然是自己哥哥这样进自己的闺房似乎有点不太.....(作者:“小小,你似乎忘记了你才两岁,两岁!)

    “呃,大哥跟你说点事儿。”听见苏小小别扭的表,苏永晨的脸上也不自在了。他一直知道这个小妹一直都很有主见,不能把她当成娃一样看待。

    “大哥哥有什么事要吩咐小小的,是功课上面的事么?”苏小小笑米米的的说。

    “大哥.....大哥是来给小小辞行的。”苏永晨也想不懂自己就那么确定苏小小能听懂他的话,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必须交待好自己才能放心的放手一搏。

    “啊?!大哥哥是要去哪里?大哥哥不要小小了么?呜呜呜~”

    “小小别哭别哭,大哥哥只是自己想要出去闯一闯,大哥哥怎么会不要小小呢!”

    “哥哥一定要走么?”苏小小不甘心的问道,这个大哥哥苏小小是从心底喜欢的。

    “小小你认真听哥哥说,哥哥走了以后你要听话,你才智过人,又那么聪明,一定要坚持读书将来考取功名!大哥哥会给你铺好路的,但是你自己也要努力好吗?!为了苏家!为了洗刷苏家的冤屈。我们必须的努力,发扬家族荣耀的责任就交给你了!我要让那些害我们苏家还有那些见利忘义的人们付出代价!”苏永晨把憋在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完,满脸期待的看着苏小小。

    此时的苏永晨是苏小小没有见过的,温柔的脸上此时一片寒冰,没有任何一丝表。一双狭长的水眸充满了憎恨。这样的苏永晨让苏小小莫名的心疼。虽然她多少听说过当年的事,但是比起当事人的苏永晨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具苏小小所知苏家世代为官,清正廉明。家风十分正气。但是到了苏山这一代,虽然苏山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清官。但是却错用小人被歼人所害,十几年的清毁于一旦。而平常巴结自己家的那些达官贵人,甚至连胡氏的娘家人也对苏家避而不见,也正是因为这样一正气的苏大老爷——苏瑞祥(苏山的父亲)被气的老毛病复发惨绝人寰了。听说苏老爷一直对大哥很是疼,苏永晨也对这个祖父很是崇拜,从小就扬名要考取功名做一个像祖父这样一正气的官员!所以怎能不恨?!怎能不恨啊!

    苏小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说道:“大哥放心,小小一定寒窗苦读让谋害我们苏家的歼人付出惨痛的代价!”说完小脸一片决裂!

    “大哥,一定要今晚走么?你真的不用跟爹娘告别?”苏小小迈着小腿儿,轻手轻脚的把苏永晨送到小院门口。

    “不了,我怕爹娘伤心,这是我给他们写的信,他们看了自会明白。小小,你一定要记住大哥说的话,你放心,大哥一直站在你背后。”苏永晨握紧苏小小的小手认真的说道。其实苏永晨的心底还有一个声音。小小无论以后哥哥做了什么事都是为了你为了苏家,不管怎样我都是你的大哥。希望以后你不要恨我。

    看着苏永晨的背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苏小小再也仍不住泪如雨下。对着苏永晨离去的方向喃喃道:"再见了,苏永晨。再见了,大哥哥!一路顺风!"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