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家徒四壁

    虾米?!苏小小一脸沮丧的看着木桌上的菜。秀眉越皱越紧,最后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小嘴高高嘟起可以挂上二十几个油桶了。一碟菜叶和谷糠混合成的糠饼。一大碗野菜汤清汤水水的,几碗不见半颗米的“粥”。再看看四周,木桌的四个角其中一个还缺了,凳子也是有高有矮。有一条还缺了一个腿儿。四周就一个木柜,几个晒米的簸箕,再无其他。这几天苏小小一直在娘亲的卧室里面,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就算苏小小想做点什么这个小板也无能为力啊。今天被娘亲抱到正厅来见到的却是这样的场景。感比娘亲的卧室还要破旧不堪。

    妈妈呀~这个算家么?这吃的是什么?!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难民窟?苏小小风中凌乱了……

    再看看其余的几人,甚至包括三岁的苏永年此时也不发一言的埋头吃着糠饼,咬一口,喝口汤,哪怕是噎的翻白眼他使劲的咽了下去。小小的他现在已经知道能吃饱才有力气为家里分担,其他三人都很淡然的吃着,没有抱怨,没有表。这些吃食,对于他们来说能填饱肚子就行,其他的都无关紧要。苏这里鼻子开始泛酸,这两个哥哥现在正长体的时候,如果放在现代那个家庭不是宠着疼着?甚至有些家庭还变着花样儿给孩子准备一三餐,牛点心零食那样会少?就算是农村家庭吃的也是香喷喷的米饭啊。

    “年儿啊,一会你帮娘照顾下妹妹”胡媚摸摸苏永年的头。

    “娘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苏永年拍拍自己的小脯,一副小大人模样,较长的头发披在脑后。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写满认真。他的这副模样让沉静的家里响起了温馨的笑声。

    吃晚饭,胡氏用一把家里唯一一把比较完好的木竹椅放在院子里,用破旧的单把苏小小固定在上面,让三岁的苏永年在一旁照看着,然后苏氏和李山扛着锄头,背上竹箩上山了。而八岁的苏永晨进了自己的小房间练字去了。

    看着在旁边玩蛐蛐玩的很嗨的苏永年,苏小小嘴角再次忍不住的抽了抽。其实苏小小一直很纳闷,自己家都穷成这样了,可以说连饭都吃不饱了,为什么爹娘坚持让大哥上学堂还不让他干一丁点儿活。

    后来才知道,爹爹苏山原本是青原县的县令,在县十几年清正廉明,却不慎别最信任的赵师爷所害丢了乌纱帽,全家老少被赶出府衙大院。出了衙门满腹经纶的苏山也无处施展。到了这个穷山沟沟真的应征了"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家道中落了。不得不一家迁到清水村。

    爹爹虽然被歼人所害才有此今天,但是自己就算砸锅卖铁也要让儿子上学堂。哪怕家徒四壁也要让儿子个个饱读诗书,不愿意自己的儿子从此埋没才华做个无用之人。而且苏小小发现这个朝代是历史上没有的朝代,分四国:”红南”“俱东国”“北甲国”“西廊国“四大国。而苏小小所在的红南国,在朝的年轻皇帝星宿不仅勤政民,还很惜人才,不仅开办了科举制度。还大赦天下,并宣告天下:无论士农工商都可以参加科举考试,就连在古代份低微的女子也可以上京赶考获取功名!用苏小小的话说就是:“只要你要摇摆,我就给你一个蹦跶的舞台”

    而自己的娘亲胡氏,原本也是富家闺秀,因为这个国家的特殊胡氏也是上过私塾学过琴棋书画。嫁给苏山后相夫教子。胡氏小时候就开始学习刺绣,绣工更是一绝,奈何家道中落后娘家怕受到牵连不远认胡梅这个女儿,无赖带着仅有的银两跟着丈夫来到清水村,纵使再有一好本事在这个朴实节约的小山村也是枉然。

    其实大哥苏永晨文采真的很好,听说五岁的时候就中了童生,八岁参加院试中了秀才,这两年家庭条件越来越差,家里都舍不得用钱,把银子都留着给永晨科考用,那曾想苏永晨在乡试的时候晕倒考场,乡试也未能通过。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不富裕了。从那以后苏永晨很少笑了,只有面对苏小小的时候,眼神才会变的温柔,笑容才会出现,总是摸着苏小小的头:“小小,大哥教你认字可好?”

    比起大哥再看看自己的小哥每次都只会跟在苏小小股后面,嘴巴里不停的喊着:“妹妹又尿裤子了,妹妹又流口水了。”说完还一脸鄙视。没到这个时候苏小小都忍不住想要暴走的冲动,你丫的就没尿过裤子流过口水?你y全家都尿过裤子.....额,把自己进去。(一般新生儿的制止力都很差的,现在的苏小小才一个周都不到。就算苏小小拥有二十岁的灵魂也不能逃脱尿裤子流口水的厄运)

重要声明:小说《农家有女是宰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