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过去,背叛之人?

    阿鹏和希娜这边也不敢耽搁,连忙跑步赶往阿尔宙斯刚进去的入口,实际并不是很远,可能是因为风的呼啸声,阿尔宙斯并没有注意到阿鹏刚才的呼喊。

    多亏希娜对遗迹的路比较熟悉,不过五分钟,众人就来到了那个洞口。进去后没多久,就听到电流那强烈的“滋滋”声。

    走到深处,阿鹏看到阿尔宙斯正在被上千只神奇宝贝同时用电流攻击!蓝色的电流从四面八方地打在阿尔宙斯(身shēn)上,失去生命之源的阿尔宙斯此时根本没有抵御电系绝招的能力,更何况是几千道电流……即便是闪电鸟,没有几十只的话也不可能发出这种强度的电流!

    马上,上空悬挂的巨型吊灯坠落了下来,一下砸在阿尔宙斯的(身shēn)上,接着随着天花板的崩塌,数不清的石块瓦砾如骤雨般砸落下来,大有将阿尔宙斯掩埋之势!

    阿尔宙斯挣扎着,来到了生命宝玉前面,但它立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难道说~”

    “没错,那个是假的,真正的生命宝玉在我这里。”达摩斯将锡杖高高举起,打开,里面是一颗泛着光泽的绿色宝玉。也是立刻,上千道电流再一次攻击阿尔宙斯,上方落下巨型石块,这次是真的将阿尔宙斯埋了起来。

    “还是来晚了吗,阿尔宙斯他…”千雪无奈地叹了口气。

    然而千雪刚叹息完,掩埋阿尔宙斯的岩石堆突然炸开!“竟然背叛我并想把我置于死地,喝!”阿尔宙斯突然朝上空发(射shè)了无数道紫色能量波,接着在空中合而为一,立刻爆裂开来,审判之砾疯狂轰击着四周的墙壁,埋伏在墙壁中的神奇宝贝顿时间被打的四处逃窜。那边达摩斯脚下的地面也被摧毁,和旁边那个红衣男人一起坠落了下去。

    “小心”阿鹏招呼着希娜和千雪向后撤,但遗迹坍塌的速度超乎了他的想象,三人脚下的地面也是瞬间破裂,一同坠落了下去。希娜立刻就作出祈祷的动作,应该是在和帝牙卢卡交流着,接着阿鹏又回到了之前的感觉,(身shēn)体再一次不受控制,三人在坠落的途中消失了。

    几千年后的米季纳,阿尔宙斯正疯狂地复仇,帝牙卢卡因为之前受伤严重,加上花了太大的能量送希娜等人回到过去,已经瘫倒在地。帕路奇、骑拉帝纳以及烈空坐依然在阻止着阿尔宙斯的攻击,仅仅是阻止。

    帕路奇再次用空间封锁住了阿尔宙斯,接着骑拉帝纳忽然消失在原地,不到五秒,阿尔宙斯冲破束缚,一发燃烧殆尽轰在帕路奇(身shēn)上!

    就在这时,骑拉帝纳使出了暗影潜袭!作为骑拉帝纳的专属绝招,暗影潜袭这招是需要一回合隐(身shēn),短时间后忽然出现并给予对手附有幽灵属(性xìng)的伤害,不像挖地洞那样的绝招可以预判,这招几乎没有什么弱点,即便是对波导感知极为灵敏的路卡利欧也未必能感知到骑拉帝纳的动向,而骑拉帝纳再次出现之时,对手已经遭到了暗影潜袭的攻击。

    然而这些理论在阿尔宙斯没面前完全行不通,骑拉帝纳出现的瞬间,阿尔宙斯又变回了一般系,再次免疫了骑拉帝纳的攻击!接着又是打出威力极强的龙之波动,直接将骑拉帝纳连着烈空坐一起“吹飞”到湖里,伴随着两只庞然大物的坠入,湖面顿时激起了十几米高的巨浪!

    随后阿尔宙斯朝着帕路奇飞去,帕路奇还在挣扎着爬起来,相比于帝牙卢卡,它水系的属(性xìng)帮它免去了燃烧殆尽大部分的伤害,但之前的“审判之砾”以及“龙之波动”给它带来的伤害已经消耗了它大量的体力,眼下它也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了。

    “嗷~”

    随着一声震天的龙吟,一道绿光从湖底蹿出直冲云霄,是烈空坐!只见其全(身shēn)闪耀着绿色能量,接着极速俯冲下来,朝着阿尔宙斯撞了过去!

    “哼,不自量力!”

    一块青色石板从阿尔宙斯体内飞出,化成一层深青色结界,是钢系的生命之源!接着烈空坐直接撞了上去,强大的冲击能量要远高于龙神俯冲,烈空坐突然领悟到了新的绝招画龙点睛!阿尔宙斯直接被撞在一座岩峰上。

    “成功了吗…”克宾双手握拳,随着烟雾散开,阿尔宙斯飞离了岩峰上的深坑,它(身shēn)上的钢系生命之源吸收了大部分伤害!接着阿尔宙斯反手就打出暴风雪,暴雪瞬间掩埋了烈空坐,接着它的(身shēn)体开始结冰……

    “能阻止阿尔宙斯的就只有你们了!希娜,你们一定要成功啊!”克宾在心里祈祷着。

    那边,希娜一行人再次出现在一个空间,此时是白天,阿鹏看了看周围,这里还是遗迹。“应该是把时间提前了,你们说的(日rì)全食是在今晚。”超梦说道。

    “今晚吗…”阿鹏喃喃道,现在只要阻止达摩斯攻击阿尔宙斯,并归还生命宝玉的话,就能阻止那边的阿尔宙斯破坏世界了。

    “小心!”

    忽然,千雪将阿鹏推倒,后者一心想着接下来的行动,却没注意到一只席多蓝恩对自己使出了喷(射shè)火焰!

    “你们两个,没受伤吧?”希娜连忙过来看二人伤势如何。

    “抱歉千雪,刚才多亏你了。”阿鹏起(身shēn),看着刚才那只袭击自己的席多蓝恩,它(身shēn)上戴着一个奇怪的石器,不管怎样,这家伙竟然敢偷袭自己,那就要付出代价!

    阿鹏已经将手伸向腰间,准备派出暴蝾螈收拾这只席多蓝恩,但他注意到几十个军队样子的人正朝这边赶来,想想自己接下来还要在这里行动,最终将手收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事?”这时,一个(身shēn)着红衣的男人从台阶上走了下来,他应该是这里管事的,而且在之前那个空间阿鹏有看到,他站在达摩斯的后面,应该是达摩斯的手下,在他(身shēn)边还有一只青铜钟,和席多蓝恩一样也戴着石器,想来这石器的作用应该和宝贝球差不多,多半是束缚神奇宝贝用的。

    “辛奇大人,有可疑的人!”其中一个士兵向那个红衣男报告着,那个红衣男见阿鹏等人没有反抗的意思,便走进了些,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是从未来来的。”希娜立刻表明了(身shēn)份,多半是想表示自己这边没有敌意,但阿鹏并不认为她直接说出来是什么好事(情qíng),那个叫辛奇的是达摩斯的部下,很可能他也是背叛阿尔宙斯的人之一。

    “你在说什么鬼话。”辛奇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也是,一个打扮“怪异”的人站在你们面前,说自己是从未来来的,任谁都会怀疑的。“我们是为了阻止未来和阿尔宙斯的战斗而来的。”希娜继续说道。当听到“阿尔宙斯”这个名字后,辛奇的眉头明显皱了下。

    接着,辛奇暗中一个手势,(身shēn)旁的青铜钟忽然来到阿鹏和千雪的面前。

    阿鹏嘴角微微上扬,接着瞳孔忽然浮现出三科勾玉,下一刻青铜钟忽然停住了动作,然后很自然地回到了辛奇(身shēn)边。

    “既然是敌人,为什么不直接干掉?”超梦不明白阿鹏的做法,只是让辛奇错认为已经控制了他和千雪,这样还不如直接把他压到达摩斯面前((逼bī)bī)他交出生命宝玉来的省事。

    阿鹏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早就有了打算。超梦虽然不清楚阿鹏准备做什么,但只要他有危险,它一定会干掉所有威胁他的人。

    “姑娘,我需要你将事(情qíng)详细地告诉我,跟我来吧。”辛奇说着,朝着宫(殿diàn)里面走去,希娜回头看了看阿鹏和千雪,似乎有所顾虑。

    “放心吧,我让士兵先带他们去休息。”辛奇说道,然后做了个手势,阿鹏和千雪跟着士兵离开了,千雪正准备开口,阿鹏轻咳了一声,然后给她使了个眼神,千雪虽然搞不清状况,但还是听阿鹏的,默默地跟在他(身shēn)后由士兵带走。

    最终,两人被士兵带到了类似“牢房”的地方,看守两人的是一个白发老者。

    “又是得罪辛奇大人被关起来的,而且还这么年轻,可惜了。”老者叹息道。

    阿鹏闻言一笑,用手拂去地上的灰尘坐了下来。“还没有人能关得住我,更别说科技这么落后的世代。”阿鹏说着,想起了那些被石器束缚的神奇宝贝,这个时代不可能有宝贝球那么高级的东西。

    “神奇宝贝?”老者似乎并不理解阿鹏口中的“神奇宝贝”是何物,加上两人“怪异”的打扮,老者不理解也正常。

    “用你们的话说,应该叫'魔兽'吧,话说回来,阿尔宙斯也是这样叫它们的吧。”千雪给老者解释道。

    “你们知道阿尔宙斯的事…难怪辛奇大人会~”老者发出一声无奈地叹息。

    “这么说你是知道些什么了,辛奇他到底是~”

    “他是个叛徒。”

    正当千雪准备问什么,忽然在牢房(阴yīn)暗的角落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其中包含着愤怒和懊悔。

    “你是…达摩斯!”千雪吃惊道。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宝贝之阿鹏至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