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嫁我才嫁

    看见我妈要叫阿姨好!哈哈,想想就觉得好好笑哦”

    曾蓉作势要打他,凯凯笑着跑进洗手间,出来,顺着墙根找曾蓉,想从后面去吓他。一只手猛的拦腰抱着他,捂着他的嘴把他拖到了一边。

    诺溪接到电话,诺溪坐着车拼命的催促司机,到了指定的地方下车,提着裙子上山,半山腰诺溪气喘吁吁的拿起电话

    “我来了,凯凯在哪里,在哪里?”

    钟杰躲在树后,捂着耳朵

    “别叫,别叫,你儿子好的很,目前,等会怎样要看你的了,在这乖乖的等会,往前走十步,对了,一、二、三……好,看看前面。”

    诺溪探头一看,面前竟然是个悬崖,深深的山谷在雾气的笼罩下看不到底,自己此刻就站在它边缘上,吸口气脚往后挪了挪,要是自己刚才稍微大步一点,就踩空跌下去了。

    “手机、鞋子也扔掉。往山顶走,你会看见一栋木头房子,他就在里面。”

    诺溪顺从的把手机子鞋扔掉,在根本没路的树林茅草里艰难的往山顶走,裙子的下摆给树枝荆棘刺着,拖拖拽拽极不方便,干脆弯腰把裙子的下摆撕掉,轻快的前行。

    来到山顶,到处转了一大圈,好容易才在一棵树下找到一件木屋,颤抖着手推门进去,黑漆漆的木屋没一点的光

    “凯凯、凯凯……”

    头给人重重的敲了一下,钟杰看着躺在地上的诺溪忍不住的发出一阵阵森恐怖的笑,这笑声在小屋里回,就像传说的巫师。

    曾蓉进来走到辰亦天边,对着他的耳朵悄悄的耳语了几句,辰亦天的酒杯里的酒洒了出来,脸色变得沉,带着曾蓉赶紧来到监控室,看着屏幕上画面,回头对边的安保怒吼道

    “要是他们有一点闪失,你们全都给我滚。去把那辆车找出来,”

    辰亦天、曾蓉爬上山跟着荷枪实弹的警察撞开木屋的门,里面已经空无一人,除了地上烧了半截的蜡烛。

    辰亦天拿着电话传来一阵阵的恐怖的笑,冷冰冰的声音就像是地狱里出来的

    “扑空没找着,难过吧?哈哈,我们玩捉迷藏好不好?之前你跟苏进不是把我得到处藏吗?现在轮到他们,你来找呀,在这风光多么秀丽山口里玩游戏,多开心,明早这个点最后期限,哈哈哈……”

    “喂,喂,钟杰,钟杰……”

    大家举目四望,层峦叠嶂,方圆百里都是这样的山,山洞峡谷遍布,怎么找?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拔凉拔凉的。

    曾蓉看看时间,焦灼的跟管教打了个电话,自己原来跟苏紫约好今天去看她的,可是……

    诺溪的贴着胶布的嘴巴呜呜着,这个魔鬼到底把凯凯跟自己藏在哪里,为什么四周都是一片漆黑,能听见外面的人在说话,自己却一点光亮也看不见呢,动动手脚,想要给他们一点讯息,可是一点都没用,连自己都没听到任何的声响,何况是外面的人呢?

    半夜,又接到钟杰的电话

    “还没找着,真是可惜了,天很快就要亮了,我好心给你个提示,她们在某个山洞里,不过这里大大小小的山洞密布,找着是你们的运气,时间的不多了,无所不能的辰亦天拿出你的本事来吧!哈哈哈……”

    不可逆转的时光终于把黑夜赶走,辰亦天气馁的大叫,这叫声在山谷里救救回。诺溪无力的靠着,钟杰把灯光照在她脸上

    “难受吧?求我呀,求我呀,求我我或许会考虑放掉你们两个中的一个。”

    诺溪的拼命的点头,钟杰伸出手停在诺溪的嘴边

    “不要叫,这里是地底,叫了也未必有人听见,反而误了你儿子的命,你看看你儿子。”

    顺着他手里的光亮,诺溪这才发现凯凯竟然是悬空掉在那,下是个不见底的黑洞,绳子就在钟杰的那边,

    诺溪点着头,胶布一撕开

    “求你,钟杰,放过凯凯,我跟你走,怎样都可以,我跟着你走。我叫亦天给你钱,多少都行,好吗?只要你放过凯凯”

    钟杰扭扭脖子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你俩值很多钱的,可是我还走得了吗?”

    诺溪筛糠似的点着头

    “可以的,有我可以的,一定可以的,求求你,放过凯凯,求你,钟杰,就看在过世的阿姨面上,你放过凯凯好吗?”

    钟杰犹豫了一会,先把凯凯抱出去,然后重新封住诺溪的嘴往上爬出了山洞,用草把躺在洞口的凯凯盖住,诺溪含着泪看看凯凯,一直昏迷不醒的凯凯到底是怎么啦,钟杰打电话通知辰亦天他放了凯凯,不过在那里要自己找,然后让他马上准备五千万两个小时后赎诺溪,否则过期不候。

    辰亦天马上打电话通知公司用直升机送钱来,还后焦急的等待钟杰的再次联系,两个小时候钟杰的电话没等到,凯凯倒是已经让人在另外一个山上给先找着了, 并立即送往医院。苏进得知后感到医院,查看凯凯的况。

    辰亦天装着钱的箱子放在了钟杰面前,钟杰看看箱子,看看停在那的直升机

    “诺溪呢?”

    钟杰犹豫着,看着辰亦天犹豫着,眼前浮现着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欢乐场面,笑着慢慢的弯下子,扯着线的一头一拉,辰亦天心头一紧,这才看见他脚边的那根绳子,飞扑过去伸出手,还是没有抓着,眼睁睁的看着绳子滑落,趴在悬崖边看着诺溪的影消失在满山谷的绿色里,悲伤的叫着

    “诺—溪……”

    苏紫拿着行李,精神抖擞的走出监狱的大门,曾蓉拿着一大束的黄色玫瑰站在那里,满眼的笑意,苏进站在旁边慈愧疚的看着她。

    辰亦天跟着脚微微有些跛脚的诺溪后,着脸

    “嫁给我啦,好不好?”

    “诺溪,你要是不嫁给他,我也不嫁给曾蓉!”

    门口苏紫笑语盈盈的看着他们,辰亦天趁机把戒指在了诺溪的手指上。(完结)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