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郊外的铁屋

    接连几天曾蓉都没看见苏紫来画室,还差一点完工的天堂就摆在那,曾蓉脸上的忧郁又加深一层,想向人询问,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她是躲着自己,还是病了,还是正在考虑……

    窗外绿绿的树叶随着风轻轻的摇曳摆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宁静,站岗的人定定的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偶尔有个别的人在走廊上走动,苏紫俏丽的影从窗外经过,想要叫她一下,看着边正看着自己的女犯,还没出声,那俏丽的影就已经一闪而过了。再次看见她,眼睛跟着她的影移动,苏紫看见曾蓉痴痴的看向自己,以为他会开口叫住自己,可是再抬眼凝眸细看他已经不在窗户那里了,果然是自己猜对了,都是为了诺溪,为了诺溪能顺利的没有任何阻碍的在一起,他才跟自己说那些话的,否则刚才他看见自己两次为什么不叫住自己呢?

    失落的拖沓着脚步来到管教那里汇报准备的况,管教意外的带着她找来曾蓉一起去看布置的况,两人默默的跟着管教后,走进礼堂,礼堂布置的喜气洋洋,剪纸绘画样样都有,趁着管教走开,曾蓉站在苏紫边,眼睛看向别处

    “那天的话如果冒犯了你,对不起。不过我是认真的,是真心的,也请你不要误会是因为诺溪才这么说。”

    “真的只是因为我,因为你自己的心,不是为了她。”

    “不是!”

    曾蓉肯定的答道,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剪着短发,素颜皮肤白的有些发青的女人印在了自己的心里,每当从这里回去就盼着下次进来的子,只想见着她,不管她是怎样的,她的严肃,她的不开心,她的眼睛里的那抹忧伤,统统都在自己的脑海,挥之不去。

    曾蓉期盼的看着她,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自己想要的暗示,可是苏紫没有,她沉默了片刻,默默的走开了。

    曾蓉的眼睛暗淡下来,尽量表现的正常一些,不想让别人看出破绽。苏紫晚上躺在上,听着上铺的人发出的阵阵的鼾声,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吵闹,用枕头捂住双耳,闭上眼还是曾蓉看着自己的模样。

    辰亦天见诺溪终于肯跟自己去注册,安排好之后,跟曾蓉带着诺溪前往监狱看她,苏紫的态度决定他们注册的时间。

    苏紫隔着玻璃看着眼前的三个人,诺溪还是那副水当当的样子,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己,眼神澄澈,像湖水一般,看不出悲喜。辰亦天也是坦然的看着她,等着她给出答案。

    “你真的确定你的心里只有她,不管她是怎样的,也不管我对你是怎样的?”

    “是,我她!苏紫以前我对不起你,没有及时理清自己的心意,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伤害,对不起。”

    苏紫不置可否地看向诺溪

    “我谅解与否真的那么重要?反正我都在这里面,也看不见也管不着,你自己决定不就好了,何必多事要来问我?”

    “重要,你忘了我说过的,所以我愿意等,等到那一天,因为不管怎样,我知道他我就已经很足够了。”

    “既然这样,你愿意遵守那就守着呗,不愿意去注册也行,反正我没有话要给你。”

    诺溪跟辰亦天互看一眼

    “那好吧!你好好保重!”

    苏紫没有回答他们,看着他们牵着手走到一边,对曾蓉说道

    “我说不说那句话不重要,重要的是曾蓉你真的能接受这样一个我吗?”

    曾蓉脑袋里嗡的一下,赶紧点头

    “能,能,我能,苏紫我你!”

    辰亦天牵着诺溪的手加大了力度,两人怔住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同时心里想到,是啊,她不说那句话有什么重要的,因为她已经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反应过来的辰亦天拍拍曾蓉

    “祝福你们!”

    苏紫带着甜蜜的笑把自己的手放在玻璃上,跟曾蓉的合在一起。

    曾蓉不在方便来监狱,可是每次的探望他都会来,提着苏紫吃的各式糕点,苏进知道了她们的好消息,一刻也坐不住了,高兴的立刻订机票飞了回来,想要参加诺溪跟辰亦天注册的喜宴。

    诺溪把凯凯迁到他面前,凯凯开心的叫了声“外公!”

    苏进抱着凯凯,老泪纵横,哭的一塌糊涂。

    郊外一间浊气冲天的铁皮屋内,锈迹斑斑的铁皮早已是这里一个洞那里一个孔,有的用塑料袋堵着,有的用木板遮着,四壁透风视野宽阔,喝的醉醺醺穿着满是油污衣服的钟杰,蓬乱这头发暗黑色的皮肤乞丐似的靠在铺着一张破草席的简易上,双脚搭在头的栏杆上,深陷的眼眶突兀的眼球在镜片下显得更加的突兀。原先的斯文已经当然无存,蜡黄的指头夹着跟烟股大口的吸着最后几口,另外一只手拿着张前几天的报纸。报纸上笑的灿烂的诺溪美艳依旧,苏进抱着凯凯站在辰亦天边,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幸福写在了每个人的脸上眼睛里。

    钟杰把火红的烟头按在了诺溪的脸上,报纸迅速的变黄变黑,一个大大的窟窿让诺溪的头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子。

    酒店内,高朋满座,灯火通明,凯凯看着妈跟爹地幸福的样子,高兴的没一刻安静的时候,拉着曾蓉这里走哪里看

    “曾叔叔,你跟苏紫姐姐结婚要什么风格的礼堂布置?”

    “不知道,看她喜欢。”

    “用玫瑰吧!我觉得她适合黄色的玫瑰,买很多很多的黄色玫瑰摆成大大小小的心形送给她一定很美!”

    曾蓉闭眼想一下,果然不错,弹一下凯凯的脑门

    “好,定了,就是黄色的玫瑰,凯凯我你。”

    凯凯抖抖

    “算了,你还是苏紫姐姐吧!”

    “什么姐姐,她是你阿姨!”

    “我不管,我就要叫苏紫姐姐,你拿我怎样?我看是曾叔叔你不想当我的哥哥吧?你当了我哥哥看见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