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真心

    很害怕,怕你这样丢下他,求你了,跟他去注册好吗?求你了”

    诺溪跑到阳台,笑着双手捂住耳朵,大声地

    “我不听,我什么都没听见,没听见!我不听”

    辰亦天笑着过去温柔的从背后抱住她,搂着她的腰,脸挨着她的脸摩挲着,痒痒着她

    “真的没听见?”

    诺溪点点头

    “你说什么,我真的没听见,因为我想听是你的心里的答案不是这里的,知道吗?”

    手指在辰亦天的唇上轻轻地点了一下,辰亦天就势轻轻的含住的她的手指吸着,柔似水的看着她的眼眸

    “这里那里都是——你,苏紫我不可能全忘记活着抹去,她是我过去记忆的一部分,但是我的心告诉我的真的是你,不然怎么会在第一次见到你之后我跟她的婚约跟她之间的感觉都有了变化,好诺溪,乖落溪,求求你了,跟我去注册好不好?看在我全心全意你的份上,诺溪大宝贝,求你了”

    “不好,等苏紫出来后再说,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再摇摆,也要看看苏紫会不会真的谅解,我不想再来一次,那种感觉真的很可怕,看着车子碾过来的刹那 我怕极了,怕再也看不见凯凯,看不见你,我你,可是、可是……”

    “好了,有我在不会的,我会跟苏紫说清楚,有一天她一定会明白的,相信我,她也一定会找到她的真的。诺溪,真的,我是说真的,你一定要信我,我不会在变了,不信等一会凯凯回来你问他,他都知道。”

    不说凯凯还好,一说一肚子的气,要是当年生的是个女儿就好了,这样也不会父子一边倒,不管什么都往辰亦天这边倒,合起伙来的欺负自己,把自己晾在一边,嘴巴上甜言蜜语的说什么跟自己最亲,敷衍自己骗自己,心里呢却跟这跟家伙一个鼻孔出气。

    “吃醋啦?”

    见诺溪说到凯凯就不在说话,辰亦天一看神色就知道,得意的又好笑地问道

    “没有!他怎么样怎样,我管不着,我只是在想他要是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喜欢女孩子。而且她要是个女孩子肯定会站在我一边的”

    辰亦天心里一动搂着她的手变紧,体擦着她的体,呢喃地

    “那我们现在去生个女孩子怎样?一切都还来的及”

    诺溪扭过头看他一眼,想的美,子却不听话的开始微,脸烫烫的倔强地

    “不好!”

    “真的不好吗?好,行不行?你的体复原很久了吧?你的奴隶我都快饿死了,诺溪,我们现在就去造一个女孩子好吗?求你了,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每天这样抱着你,却不能动不能碰,诺溪,你看看我上班都没心思,黑眼圈都出来了,诺溪”

    诺溪扭动着体,刺激的辰亦天就像个火球体像她紧紧的贴过去,火山般的力传来,她也感到自己体在受到讯号后燥的不行,眉眼媚,眼里涌起一汪水,辰亦天轻轻地咬着她冰凉的耳朵,抱着她如花般柔软的体来到屋里,把她放在了大上,拉上了窗帘。趴在诺溪的体上,嗅着她的气,瞳孔都是诺溪此刻艳羞答答的影子,缓缓的将自己的唇贴在了诺溪的唇上,由缓慢而密集的吻让诺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敞开心扉用心感受着辰亦天给她带来的愉悦,润滑的肌肤,颤巍巍的那点红充满惑的在辰亦天眼前晃动,辰亦天抚摸着她的神秘,嗅着她头发的芬芳,将自己跟她心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共谱着一曲曲光烂漫的舞曲。

    诺溪满足的依偎在辰亦天的怀里拥着他睡了,辰亦天摸着她光滑的背部,脸上抑制不住的轻笑,笑的眼睛都带着笑意。

    这一刻心里的只有她,只有她,苏紫真的过去了,她的影子在心头越来越暗淡,逐渐的逐渐的像一团青烟似的消散了

    曾蓉站在专注画画的苏紫后,看着她的绘画,惊讶她对艺术的领悟能力,短短一年,随着她绘画技巧的进步。她对画画的天分显现出来,一副画的比一副好,这幅天堂无论是着色还是构思,都让人在看着这幅画是根据每个人的自我的认知体会到不同的东西,心灵受到撞击。

    “真的很好吗?”

    苏紫摆弄着颜料盘。曾蓉点点头

    “何止是好,这幅画给我好吗?”

    苏紫点点头

    “拿去呗,反正我放在这也没用。对了,我爸他真的回去了?”

    “嗯,他说他要回好好酒庄,等着你出来。还有,诺溪跟辰亦天要去注册了”

    “是吗?诺溪不是说要我等我原谅吗?”

    “不知道,不过他们应该就这两天会亲自过来跟你说的,只是我嘴快忍不住,因为苏紫我怕你说出那句我不想听的话,因为我在这等你。”

    苏紫手上拿着的颜料掉在了地下,心跳陡的加快

    “我、我不知到你说什么?”

    曾蓉满含深的看着她,灼的目光落在她面上

    “你真的不明白?”

    “我”

    “苏紫,出来一下,管教找你。”

    “哦,来了。”

    苏紫慌乱的把颜料放好,跑了出去,跑到门口看了一眼曾蓉 ,没说话红着脸消失在门外。

    来到管教室,管教把组织文娱活动的权利交给她,让她把大家组织起来,搞一次文娱活动,丰富下大家的生活。

    苏紫从办公室出来,远远的绕过画室,曾蓉的话让她原本平静的心再次起了波澜,再次有了那种血液加速流动的感觉,可是抬眼看着四周的高墙电网还有铁门,苏紫的心凉了,开始猜测曾蓉说这番话的目的,他不早不晚的选择这个时候跟自己表白,就在诺溪跟辰亦天准备注册的时候,自己真的很傻,这还不明白吗?他是为了诺溪跟辰亦天能够没有任何思想负担的去注册,所以跟自己表白。想到这,苏紫的心瞬间跌落在谷底,重重的跌的粉碎。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