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朋友

    说报警人家又没咋地。”

    “不要报警,求你们了,我上了他们的当,给他们拉去赌博,工作没了,房子没了,女朋友也没了,如今落的有家不能回,只好躲在这里,他们还找来了。”

    见钟杰说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从兜里掏出几百块钱,写了一个地址塞在他手里

    “看你可怜,这里是我一个亲戚在郊外的一个修车厂的地址,地址偏僻,一般没人会去,你去他哪里躲躲,也混口饭吃,以后再做打算吧!以后可不敢再赌了”

    钟杰感激涕零的拿着钱跟地址往郊外去了,耗子似的躲在那,等候着时机,一个让他泄恨的时机。

    正在车间车衣服的苏紫听到又有人来探视,想都没想就是拒绝。管教看看她

    “不是上次那个什么辰亦天,是另外一个,去看看吧!”

    不是他,难道是钟杰那个混蛋?看见自己倒霉了,来嘲笑自己,有可能?

    “去吧!”

    管家看她神色变换,还以为是拿不定注意,催促着她出来。还没进会客室,就远远的隔着玻璃寻找着看是谁?他,他来做什么?难道是为了那个人?也来凑闹看自己的笑话或是替她出头

    怀着偏见出来,坐在曾蓉对面,拿起话筒,语气不好的

    “干嘛?”

    “来看看你,还好吧?”

    “你说呢?明知故问!好不好,你进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给你做了些糕点,你吃吃看,看那个比较喜欢,我下次来你告诉我,我以后做来给你。”

    “不用费心,你不要去守着你的诺溪吗?”

    “她我要守护,你我也要?”

    见苏紫不解的看着自己,曾蓉接着说道

    “因为你也是我的朋友!”

    ‘朋友’苏紫仔细打量着曾蓉,自己什么时候跟他成为朋友的,记忆里自己跟他的交好像还没到那一步吧!这个时候来跟自己说他把自己当朋友,什么意思?

    曾蓉见苏紫看着他不说话,明亮的眸子真诚的看着她

    “是朋友,只要你愿意。”

    苏紫一笑

    “因为诺溪吗?”

    “是,因为你跟诺溪,也因为你是你!”

    “我是我,有意思,好,我要进去了,下次再见吧!朋友,还有你不要以为跟我交上朋友,我会原谅她,没可能的,今生今世。还有你下次最好想清楚再来,跟我做朋友可以,你跟她绝交。”

    说完不等曾蓉回答,放下话筒笑着离开,回到房间,坐在铁架上,咬着曾蓉带来的糕点,嘴里甜着,心里却是涩涩的,一边嚼着一边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在嘴里,甜甜的糕点夹杂着咸味吃进肚子,一块一块嘴里包着满满的糕点,最终哭出了声。

    天蓝蓝的,微风吹在脸上痒痒的,苏紫皱着眉站在场,眯着眼看着天空,蓝天白云跟以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好像以前看见的天空蓝的没这么纯粹,在这高墙里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个体,跟旁边的树干没什么两样,场那么大,自己那么小,高墙在蓝蓝的天空下就像一个玩具的小方块,这么说要是在站在天上岂不是看不见自己了,那妈能看见自己吗?能看见自己在这里吗?出神的看着天空,苏紫心里天马行空的胡乱想着,边一个人过来拍拍她

    “走去看看,听说他们请了一个画家来交我们画画,你有兴趣吗?”

    苏紫笑笑摇摇头,娱乐室外的走廊上站着许多的女人,你拥我挤的站在窗户外指着里面叽叽喳喳的说着笑着,甚至有些人的脸上跟眼眸里还有些不属于这里的人该有的神

    管教看着站在那发呆的苏紫,

    “你也去看看,为了丰富你们业余的文化生活,特意请他来给你们上上课。”

    苏紫还是摇摇头,管教背着手看着那边的那群人

    “来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可是不管是什么样的故事,结局都是一样,那就是触犯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国家法律,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可是也不是说因为这样你们该享受的一些权利就没了,你很多地方比她们优秀,为什么不能在这起到一个好的的带头作用,带着她们抛开过去,想着有希望的未来前进呢?融入她们,大家一起进步不是更好吗?”

    苏紫还是没有说话,

    “好吧,你自己想想,我先去看看。”

    管教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看着她们跟管教的打着招呼,苏紫的脚慢慢的朝着那个方向挪去,站在她们后,看着画室里的那个人原来是他。

    诺溪坐在草坪上背靠着树干手托着腮出神,凯凯在草地上跑来跑去,跟老雷在放风筝,凯凯拉着风筝线不停的走动,希望风筝能越飞越高,老雷在旁边帮着,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灿烂的笑。

    辰亦天回来走进花园,远远的天边一只五彩的蝴蝶风筝在天空翩翩起舞,随着风声传来乌拉乌拉的声音,用力拽着风筝线的凯凯看见他招招手

    “爹地,快过来帮忙,风好大,我都快要累死了。”

    辰亦天接过凯凯手里的风筝线,凯凯擦着汗拖着脚跑到诺溪边,诺溪拿毛巾给他擦擦汗,打开装有果汁的瓶子,凯凯拿着瓶子对着诺溪亮晶晶的眸子都带着笑意,大力的喝口果汁

    “妈,我很幸福,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一家人这样团聚在一起。妈,我知道你跟爹地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不愉快,可是你能看在凯凯的份上,在原谅爹地一次吗?最后一次,要是爹地再惹妈生气,那到时就是妈不说,凯凯也会主动帮着妈离开爹地好不好?妈!”

    “你这喜欢你爹地?”

    “妈,爹地就是爹地,不管他是谁我都会喜欢的,再说爹地其实好的,只是你们两个的时机不对,所以才会需要更多的磨合。”

    诺溪摸摸凯凯的后脑勺

    “你爹地教你说的是吗?”

    “咦,妈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