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帮苏紫说请

    凌晨四点,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急救室大门终于打开了,医生站在门口看着眼前齐刷刷的投过来的眼神,医生整理下自己的

    “病人的生命体征保住了,真是奇迹。”

    辰亦天他们听见诺溪的生命保住了,瞬间整个人都跟着这个好消息活了过来,曾蓉在凯凯看完还在昏睡的诺溪后带着凯凯会到他们家,陪着凯凯。辰亦天守在病前,守护着诺溪。

    旅馆内,喝着啤酒看着电视上混乱的场面,恐怖森的笑了

    “果然狠,厉害,老子喜欢,不过你进去了我找谁报仇,看来只有找那些没死的了,诺溪说来还是你命苦,这边替老妈跟辰亦天还债,那边还要替你自己还有苏紫还,你可千万不要死,我会去找你的。”

    诺溪在、蹙着眉头睁开眼,辰亦天坐在边正看着她,看着她醒来,兴奋的叫着医生,

    “凯凯呢?”

    “凯凯没事,他很好,你放心。”

    “我要见他,凯凯。”

    辰亦天点着头,叫曾蓉带凯凯来医院说是诺溪醒了。凯凯看着妈裹着纱布的样子,揉揉眼睛

    “妈。”

    头不能动的诺溪眼珠转到凯凯这边

    “是曾叔叔带你来的,曾叔叔没事吧?”

    曾蓉上前一步

    “我没事,我很好,诺溪你看我们大家都很好,你看,你也要快点好起来,不然我们大家这样天天陪着你多累。”

    “好,我很快就会好了,好了就陪你跟凯凯起骑自行车。”

    曾蓉不忍听诺溪说这句话,把视线移向别处,看向门外,却看见苏进来了,辰亦天看向诺溪

    “要见他吗?”

    诺溪眨眨眼,辰亦天带着凯凯出去,曾蓉跟在后面关上门。苏进看着浑裹着纱布的诺溪,眼泪刷刷的往下流,老泪纵横,然后扶着边,一下子跪下去,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死你妈妈,害死阿紫妈妈,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也害了你,诺溪,我不管求你原谅,不敢,但是看在阿紫跟你一样可怜的份上,你就原谅她吧!你从小没了妈妈。她也是,你没小人关心没人疼,她也是,我知道自己没资格来求你什么,可是看在你们是姐妹的份上,你帮帮她,不要告她好吗!所有的罪我一个人来承担,你要怎样罚我都行,诺溪我的女儿,爸爸求求你。爸爸不想看见你们姐妹这样互相仇恨着下去,诺溪。爸爸求求你!”

    诺溪的眼眶湿湿的,自己等了这多年,终于等来了他叫自己女儿,却是为了他另外一个女儿来的,真是好笑,妈,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豁出去命的男人,自始至终都是说一些忏悔的话,从来没有亲口承认过他你,也包括我。

    心里发凉的诺溪忽然觉得为这样一个男人伤心不值得,根本就不值得,眨眨眼,将已经溢出来的泪活生生的给咽了回去。

    “你走吧,我有点累了想要休息,你的话我会好好的考虑的。”

    苏进看着闭上眼睛的诺溪,擦着眼泪出来,看见曾蓉抱着的凯凯,心里更加酸楚。

    辰亦天看着沉思的诺溪

    “不想考虑就不要考虑,别给自己压力。”

    “那你心里了,就没一点愧疚给要帮她说清的想法,曾蓉都有,你没有吗?”

    辰亦天摸不准的诺溪什么意思?看了她半天,还是猜不透她什么意思?想一下说道

    “我想替苏紫像你求,第一因为你们是姐妹,这是没办法更改的。第二,苏紫跟我的过去你也知道。第三,她这样也有我的原因。”

    “那不管我原不原谅,你都会这么做还是要我同意?”

    辰亦天真诚的盯着诺溪的眼睛,嘴里坚定有力的吐出两个子

    “都会。”

    诺溪看了他一会,闭闭眼,似是很累的吐了口气

    “你把律师找来吧!我愿意谅解。”

    “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会的。”

    辰亦天伸手握住的诺溪的手,诺溪把手从他手里抽走

    “我累了,人来了叫我。”

    诺溪的愿意谅解,加上苏紫自己认罪态度很好,最终法院判她入狱三年半。曾蓉听到这个消息,立刻松了口气。

    苏进也是谢天谢地谢菩萨保佑,保佑她们姐妹就此和解,苏紫看着前来探望自己的苏进,对他说到诺溪时的那个神,不满的哼了一声,转离开。

    苏进隔着玻璃看着消失在重重铁门之间的苏紫的影长长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两姐妹真正和解的路的还长的很,也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看不看得到。

    诺溪的病是一天好过一天,有了辰亦天细心的陪伴,加上凯凯,还有曾蓉这个家人,不好才怪,病房里整天都是乐融融的,之前跟辰亦天的疙瘩反而在这个时候不知不觉的解开了。

    辰亦天感激的看着儿子,有了儿子诺溪不接受自己都不行。

    凯凯得意看看辰亦天

    “怎样?老爸,还是我厉害吧!”

    辰亦天抱着他给诺溪削着果皮,然后把苹果递给凯凯,在递给诺溪

    “是啊,你厉害,其实我们家最厉害的是你妈,要不是她你能这么聪明吗?所以呀你妈才是我们家最厉害的人,你说是不是呀,凯凯。”

    “是,那还用说,我知道妈,你最聪明了哦。”

    曾蓉抱着一束花,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一家人,另外一个孤零零的影子爬上心头,默默的放下花出来,辰亦天见曾蓉一脸忧思的样子,让凯凯陪着诺溪自己跟着曾蓉出来。想要开解下曾蓉,那天曾蓉奋不顾的冲过去抱着诺溪的样子,深刻的刻在他心里,不是对诺溪有着极度的感,怎么会做得到。

    跟曾蓉坐在医院花园的长椅上,看一眼边的曾蓉,辰亦天感激的对他敞开心扉说道

    “谢谢你,不是你诺溪没命了。我跟凯凯都谢谢你,这些年他们俩全靠你了。”

    “不说这个,他们两个也带着我许多的快乐,彼此,在我心里凯凯跟诺溪就是我的家人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