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只要你回来

    辰亦天看着走过来的诺溪跟凯凯笑着迎了上去,猝不及防打横冲出来一辆红色的迪奥红色旋风般的冲向诺溪跟凯凯,曾蓉跟在辰亦天后,大声惊叫着,诺溪看着冲过来的耀目的红,本能的伸手一推,把凯凯推向路边,自己因为推出惯力的反作用力反而靠向压过来的汽车,碰撞到车摔倒下去,车子从倒地的

    诺溪的上碾了过去,辰亦天发疯的跑过去,护住倒在地上的凯凯,眼睁睁的看着车子从诺溪上过去,

    “不!”

    辰亦天不敢相信,叫的响彻云霄,脖子额头青筋毕露,伸手捂住凯凯的眼睛。曾蓉奔过来,看着地下血迷糊昏迷的诺溪,抱着她气息微微的体,苏紫车里的佣人吓坏了,死命拉着还要倒车回去的苏紫

    “小姐,不可以会死人的,会死人的。”

    “松开,松开!你给我松开。”

    红了眼的苏紫打开车门,把佣人推了下去,自己倒车往回退,企图再次碾压过去,曾蓉看着车子再次退回来,抱着诺溪往旁边一滚,滚到了绿化带这边,辰亦天把凯凯放在一边,把曾蓉拖了过来。大厦的保安过来抱住双眼空洞的凯凯,急忙叫人帮忙,路上乱成一团,交警救护车训速赶来。

    一路乌拉乌拉的来到医院,急救室里站满了医生跟护士,辰亦天抱着凯凯,凯凯依偎在他怀里,上脸上的擦伤已经处理过了,看着急救室的大门

    “爹地,妈会死吗?”

    “不会,我不会让你妈走的,不会,我们一家人还要一起,还要在一起过很多很多的子,很多很多的,妈还要看着凯凯成为大富豪,每年生都给她买钻石,每年!”

    曾蓉瘸着脚过来,

    “怎样怎样?”

    “不知道,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现在重要的诺溪有没有事?苏紫,苏紫怎么会变成这样?”

    曾蓉想不通曾今艳如花的苏紫会变成这样,辰亦天没有说话,都是自己的错,要是自己后来不在去沾染她,或许不会有今天这个难以收拾的局面,都是自己的错,害了诺溪,害了苏紫,都是自己的错。

    苏紫目怒凶光,神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殷红的鲜血流淌的满地,就像那天她婚礼上盛开的玫瑰,多美呀,一朵朵一片片壮观极了。眼前耳边的噪杂离她很远,她眼里只有那个奄奄一息的诺溪,都怪曾蓉,为什么多管闲事,要不是他自己在压一次,她肯定得玩玩,真是遗憾那,不过她不会这样也没事吧?应该不会的,老妈你看见没,你在天上看见了,这个夺走你女儿幸福的人今天终于有了报应,你知道她是谁吗?就是当年害死你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就是她的女人,新仇旧恨我今天一块报了,妈,你高兴吗?我很高兴,我从来没想今天这样高兴过。要不是她,我很亦天好好的,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让那个恶心的下三滥侮辱,都是她,一切都是她,我苏紫今天的一切不幸都是源自她们母女,哈哈,一切都结束了,辰亦天你不要怪我,谁叫你不要我的,谁叫你在我绝望的时候又给我希望,那么渺茫的希望。这渺茫的希望失去之后让我坠入更加冰冷的深渊,我好冷,冷的连心都不会跳动,都是你,都是你跟那个人。

    交警打开车门,把苏紫从驾驶室拖出来,给她戴上手铐,给她推下车的佣人从地上爬起来,过来拉着她,哀求着警察

    “小姐,求你们放了我家小姐,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求你们了,小姐,你跟她们说车子不是你开的,是我,是我开的,小姐。”

    苏紫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温,脸上的表也变得温和了些许,看着眼前额头流血的佣人柔声说道

    “我没事,你去医院看看,看看要不要紧,回去跟老爷说,我原谅他了,我真的原谅他了,让他以后一个人好好的过,知道吗?你们也要好好的照顾他,我走了。”

    说完扭头不在看佣人,一脚跨进车里,一左一右的两个警察夹着心平静的她往警局而去。

    苏进接到电话,一时间慌了神,脑子一片空白,左右摇摆不知道是应该先去医院还是警局,先去看苏紫还是诺溪,最后还是来到了警局。

    辰亦天心里愧悔交加望着急救室的大门,想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怀里的凯凯让他还保持一分做父亲的理智,心里念着

    心里愧悔交加望着急救室的大门,只要诺溪能回来,以后让自己做什么都可以,都可以,苏进的话冷不丁的在耳边响起,一定要处理好,知道吗?不然会害了她们两个,自己都是列子。辰亦天抱着凯凯的手捏的紧紧,给睡意侵袭的凯凯靠着辰亦天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幽幽地

    “爹地,我想妈,你把妈还给我,我害怕,爹地!”

    凯凯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越哭眼泪越多,辰亦天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陷在深深的自责里,曾蓉伸手抱过凯凯,眼睛湿湿的

    “来,叔叔抱,相信叔叔,妈不会有事的,你想想咱们月亮岛遭遇台风那次,妈不是也安然无恙吗?妈最厉害了,她知道她在我们大家心里有多重要的,凯凯不能没有他,叔叔不能没有她,还有你、你爹地也是不能没有她,她没什么优点,可是还是很重要的事吗?所以凯凯,妈会没事的,她不会丢下我们的,等她醒了,咱们还要一起捉弄她呢!”

    “嗯,曾叔叔,妈会好的是吧!这次回来我不想在捉弄她了,她不笨,她是我妈,我要她。”

    刚刚停下来抽泣的凯凯瘪着嘴又大哭起来,曾蓉抚摸着他的背部,就像小时候那样的安慰着他,柔声哄着他,哭的累了凯凯始终坚持着,眼睛半睁半闭的望着急救室的大门。凌晨四点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