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先让你高兴会

    依旧跟她说笑,甚至晚上主动伸手去抱住她睡觉。诺溪扭着子避开,辰亦天却像麦芽糖似的粘过去,弄的诺溪无所适从,只好僵着体让他抱着,嗅着诺溪的发香,听着他的心跳,辰亦天忽然觉得自己很傻,是不是利用自己有关系吗?只要抱着她自己觉得幸福满足不就好了。还是曾蓉说的对,有些事要用心去看,不是用眼,还好一切还来得及,虽然代价太大,想着那对未成形的孩子,辰亦天心里的自责一天天加深,要是自己对她稍微理智些,稍微多点关心,就会看出她的异样,她的贪睡,她的疲累,她饮食的改变,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亦或者那天不要推她……唉,可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有的只是将来,有的只是心里这个永远的痛。

    手上不觉的加大力气,把诺溪拉向自己的怀抱,把她抱的紧紧的。诺溪听着辰亦天的心跳,闻着他上熟悉的气息,感受到他传过来的力量,想要抗拒,却又觉得温暖无比。

    一个真心付出,一个默默接受,曾蓉看着他们之间的变化,由衷的觉得高兴,只是看着他们渐幸福的样子,心里却为另外一个人感到失落、担忧,那就是苏紫,诺溪越快乐,苏紫的失意就越多,怨恨也就越多。

    也不晓得她怎样了,好几天没来店铺买面包了,每天望着店铺门口盼着那个熟悉的影出现,成了曾蓉每天必做的一件事。

    苏紫看着辰亦天把诺溪接回了自己家,知道自己的希望再次破灭,而且这次破灭的沉底,在无转圜的余地了,想着诺溪依偎在辰亦天怀里幸福的笑着的模样,苏紫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很想杀人,很想做一切疯狂的事,看着苏进,她的恨就会更加的多,这个要了老妈命的男人,如今又亲自会毁了自己的生活,让自己整活在这个痛苦的深渊里,看不见明天,连呼吸都是痛的。偶尔回去,看见他就是歇斯底里,吼叫着让苏进去杀死诺溪,让诺溪把辰亦天还给她。

    苏进看着渐失去理智的苏紫,满心愧疚,却又无可奈何,如果可以,自己当年绝不会跟诺溪妈妈发生那样一段不该有的插曲,毁掉了自己的生活,间接要了俩个女人的命,还连累她们,心里的痛无从诉说,只好整往寺庙跑,希望借助佛祖的力量来给自己力量。苏紫看着他,眼光都会杀人,每次都是大吼大叫之后骂骂咧咧的出门,回到自己家,整里在各个酒吧摇晃,借酒浇愁,不醉不归。每每喝醉至极打电话给辰亦天总是几句话挂断电话。

    偶尔半夜喝醉来到辰家门外,一站就是半天,人也变得形销骨立,憔悴不堪,这天又在酒吧喝酒,半醉中迷迷糊糊一个男人走到她面前,看着他,苏紫凝眸看看,居然是他,还有脸站在自己面前,别过脸不去看他。

    钟杰见苏紫对自己突然变得这么冷漠,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得罪她了,没有呀,自己手机丢了可是并没有收到什么不好的讯息呀,厚着脸皮坐下,这可是自己目前唯一的依靠了,点了杯酒坐在苏紫边,苏紫看他这样后知后觉,也不说话,独自喝着酒,看他要说什么?

    钟杰转动着酒杯,想着该怎么说。苏紫虽然酒醉心里却很明白,冷冷一笑不想跟他继续耗下去

    “有事?”

    “还要继续吗?”

    “继续呀,只是你靠得住吗?仿佛上次那招根本没什么效果嘛!”

    苏紫戳戳钟杰的部。钟杰纳闷了,这才多久没见,她怎么看见自己说话神态都不一样了,小心的揣摩着苏紫的意思,看着她的神色,再度表白自己对苏紫的心意,苏紫看着他说话的样子,心里一阵阵的恶心,后悔自己当初怎么会瞎了眼跟他搞在一起,听他信誓旦旦的说完那些甜蜜的话,苏紫妩媚的笑了

    “谢谢你哟,对我这么好,这世上每一个好男人,有也就是你一个了,钟杰,要是我不是先遇到辰亦天就好,咱们再一起一定会很快乐的,一定。”

    见苏紫不仅又对自己笑了,还说着这样的话,而且还笑的那么的妩媚,钟杰的心又活络开了,飘飘然起来。

    “阿紫,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一定不会让诺溪过的舒坦,她这样伤你,我无论如何都要替你报仇,只是我……”

    “明白,钱没了是吧?你呀,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整天忙着帮我做这些事,没时间赚钱呢?来,拿去。”

    苏紫打开手包,大方的开出张支票,钟杰晃眼看一下那张支票,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手指微微颤抖的拿着支票

    “阿紫,我、你知道我不是为了钱才喜欢你的,我是真的你。”

    “知道,你我嘛!我也是,好了,快点去做你的事,我独自坐会。”

    “好,那我先走了。”

    苏紫看着他的样子,想想

    “对了,等等,我还忘了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我苏紫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最好不要惹我,要是敢跟我玩的,我会让他死的很难看,所以你一定要对我忠心哟。”

    拿着支票兴奋的不行的钟杰此时此刻哪有心思去揣摩苏紫话里的意思,点点头附和着

    “是,我也是最讨厌这种人的。“

    苏紫点点头,看着钟杰拿着支票,乐滋滋离去的样子,苏紫拿起电话通知银行,自己的支票簿丢了。然后又打了一个电话,放下电话,脸上露出一丝冷的笑,看来那天的警告太过小儿科了,对他这种人不起作用。要不是辰亦天太过强大,不敢擅自行动,自己早就让诺溪去江里喂鱼去了,还用的着这么麻烦。不过像钟杰这种小虾米,那是不在话下,自己找死怪不着谁,等着吧,先让你兴奋一晚,看你明天怎么过?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