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菊花开了

    一个呢只是把自己当做报仇的工具,对自己,唉,真是……感动的无言以对的把苏紫紧紧的揽在自己怀里,摩挲着她的背部,苏紫也伸出手臂柔的揽着他。熟悉的感觉跟气息让很多甜蜜的过往瞬间都回来了,辰亦天慢慢的把苏紫放在穿上,吻着她的脖颈

    “你的脚没事吗?”

    苏紫狂乱的抓着他,

    “没事,亦天,我你,亦天,哦……”

    曾蓉回到店铺,竟然看见了人见人恶的钟杰,钟杰坐在店铺看见他回来,阳怪气地

    “去见诺溪了。”

    “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伸出手臂抓着他推搡着往外走,来到店铺外面,松开他

    “人渣,你以后要是还敢再来,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有你好看的。”

    话音未落,一个勾拳打在他的鼻梁上,两股鲜红的血就从鼻子里冒出来,钟杰看着凶神恶煞的曾蓉,心里有些发虚的指着他

    “你、你有种,给我记着。”

    曾蓉往前一步,昂着头看着他

    “我会记着,你能怎样?”

    拳头一扬,钟杰心里搁楞,赶紧跑了。看见他落荒而逃,曾蓉轻蔑的笑了,欺软怕硬的家伙,回到店铺,关好店门,看着窗户边的地下有个手机捡起来,那家伙的?

    放在兜里回到楼上,把电话放在了桌子上。

    早上起来,无意间看着那电话,拿起来刚好有电话打来,按掉,按掉又打来了,在按掉,这会来了个 短信,是那家伙的发的,说是这个手机的照片对他非常的重要,即使不能归还手机也请把照片发还给他。

    照片,这家伙还有什么照片这么重要,打开一看,曾蓉愣住了,居然全是苏紫的照片,看着眼睛半睁半闭的苏紫,曾蓉一拳狠狠的砸在桌上,懊悔自己昨天打的太轻,让那家伙跑了。

    穿上衣服匆忙出门来到苏紫家,一个进去一个开车出来,刚好错过。

    苏紫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气的脸色发青,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要报警还是……”

    “不用,我会处理,谢谢你。”

    苏紫等曾蓉走后给老爸苏进打了个电话。

    钟杰从家里出来吃早餐,还没到大路就给三个人请上了一辆面包车,上车后给人绑住双手遮住眼睛带到了一个郊外的山沟沟里,然后把他推了出来。

    没戴眼睛的钟杰视线模糊,望着眼前这几个晃动的人影

    “你们你们要干嘛?我没惹你们啊!”

    其中一个人笑道

    “是啊,你是没惹我们,不过是你小子长的让老子上火气,抓你来泄泄火,哥们,愣住做什么,上啊,旁边的拍点相片,放着以后好好观赏。”

    钟杰转要跑,还没跑两步就摔到在地,给他们拖起来面朝下压在一块大石头上,拔掉裤子,露出白花花的部,一个人过来用力扇了扇,笑道

    “弹力不错,皮肤够滑对胃口。”

    掏出自己的大棒子就捅了进去,紧接着山谷里传来钟杰撕心裂肺的惨叫,把附近树上的鸟儿都惊飞了。

    一顿折腾那三个人哼着小曲走了,丢下股出血的钟杰,钟杰缩在石头边,等他们走远,才慢慢的上自己的裤子,然后扭着剧痛的股慢慢的爬上山间小道,看到有人骑着摩托车经过,招手搭了个顺风车回到城里。

    辰亦天开着车回到家,换好衣服走进餐厅,诺溪已经站在那里了,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早餐,木头人般的诺溪,辰亦天胃口不佳随便吃了两口就走了,以为她看见自己早上才回去会问上两句,谁知道连个眼神都没有,辰亦天越是气的抓狂,脑子越是慢慢的看到一个真相,自己喜欢她,并且不是一点点的喜欢,越是知道自己喜欢就越是懊恼,越是气自己。

    诺溪见他早上从外面回来,刚开始并不介意,直到看见他生气的走了,心里才觉得有些怪怪,回到楼上找出没电的手机充电,看着上面那么多曾蓉的电话,赶紧打去,曾蓉听诺溪的声音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好言安慰两句挂了。

    放下电话,屋子里瞬间冷清起来,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出辰亦天刚才的样子,叹口气,头靠着沙发,胡乱的想着,凯凯也真是的,最近老是跟自己一句话半句的剩下都是在跟辰亦天说,每次都说那么久,都说的辰亦天眉开眼笑的,要是在家真想好好收拾收拾他,看他还敢不敢不把自己放在心里眼里。

    迷迷糊糊的靠在那又睡了,要不是芳姐上楼来叫她下去吃午餐,还在继续睡着。芳姐看着睡眼惺忪的样子,慈祥的笑笑

    “少,您真的很会睡,要是我睡眠也这么好就好了。”

    “是啊,我一直都很会睡,可是最近因为没什么事做,变的更会睡了。”

    “会睡好,会睡是福。”

    走进餐厅,看着清蒸的鱼,诺溪心口闷闷的,随便扒拉几口饱了。起来到院子里,看着正在修建花枝的老雷,手痒痒的拿过一把剪刀,跟着老雷一块修建,老雷看着花枝

    “少这么快就吃好了。”

    “是啊,最近没做什么事,胃口不好,看来我生来就是劳碌命,需要劳动。”

    “刚开始体有些调整不过来,正常的,子久了就好了。这样,去健馆健健,可能会好点,你看你最近瘦了很多,脸色也大好。”

    诺溪摸摸脸颊

    “好像是有点,不过现在流行瘦,瘦点好看。”

    跟着老雷修剪花枝到下午三点来钟,回到楼上洗洗脸,坐在那休息,谁知一靠着沙发又睡了。

    辰亦天下班回来,本打算吃晚饭再给苏紫带点吃的过去,谁知回来依然是芳姐在厨房,诺溪连影子都不见,阳奉违,把自己的话当耳边风,人不放在心里,连话也不放在心里,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点点的可恶。

    气冲冲的回到楼上,推开她的房门,一阵细细的鼾声传来,又睡了,绕到沙发前,看着蜷缩着睡在那的诺溪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