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己只是她报仇的工具

    曾蓉看着前面的路,没有说话,送完苏紫去医院回来又把她送回家,把苏紫送回了她自己在外面的房子,进到屋子,扶着苏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她

    “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一个人在这也不方便。”

    “我不想回去,我不想看见我爸,看见他就会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想起诺溪,还是算了,你忙你就走吧,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不过麻烦你走之前给我倒杯水。

    曾蓉倒完水,没走反而坐下,看看时间

    “厨房有东西吗?我给你做饭。”

    然后不等苏紫回答,起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里面仅存的一包面跟两个鸡蛋,一小罐用剩下的牛酱,摇摇头开火烧水煮面。

    苏紫坐在外面,看着穿着围裙煮面的曾蓉,想着他对诺溪也是这样,心里就刺刺的不舒服。等一碗香喷喷的牛面端到她面前,看着上面的两个煎蛋

    “我吃不了这么多,你也吃点。”

    苏紫看着曾蓉,曾蓉也正好在看她,看看碗

    “好,我也吃点。”

    说完拿碗从苏紫碗里分出些面跟汤汁,在夹出个鸡蛋

    “行了吧!”

    苏紫笑笑,低下头西里呼噜的吃着面

    “好香,你的手艺真好!”

    “是吗?有机会在煮给你吃,要不再来点。”

    说着把碗里面又加些回去给她,苏紫也不介意,看着他碗里的汤

    “这个也来点。”

    吃饱后心满意足的靠着沙发,看着在里面洗碗的曾蓉,突然问道

    “你对诺溪也是这样子吗?”

    “是啊!”

    “你对她这么好,就没有什么原因吗?”

    曾蓉洗着碗的手略微的停了一下

    “原因,就是缘分咯”

    洗碗出来扶着苏紫进到卧室,嘱咐她自己小心点,然后走了。看着曾蓉离去的背影,苏紫的心忽然间觉得很平和。

    没多大一会功夫,曾蓉又提着几大袋东西折返回来,苏紫扶着墙跳着脚开开门,看着他手上提着的那些东西

    “买给我的?”

    曾蓉把东西放在地上,看着单腿站在那的苏紫一把抱起她往卧室走去,苏紫揽着他的脖子,看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些自己不想看见又期盼看见的东西,谁知曾蓉把她抱进卧室只是轻轻的把她放在上,礼貌的替她盖好被子,然后出去把东西分类给装好,最后洗好一盘子的樱桃进来,放在苏紫旁边,又拿了几本杂志

    “好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苏紫看着他即将消失的背影,忽然冲着他吼道

    “你不要你为你对我很好,我就会原谅诺溪,我不会放过她的。”

    曾蓉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她

    “好,这个以后再说,现在先养好你的脚在说。”

    曾蓉往回走,虽然心里依旧记挂着诺溪的事,可是却没有了先前的冲动,苏紫说的对,有些事要靠他们夫妻自己去磨合,去尽力,自己插手只会越插越乱。

    诺溪在家才到下午就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呆不下去了,院子就那么大,该看的也看过了,家里楼上楼下的走了好几遍,咖啡自己以前很喜欢,可是今天才喝了一口就没兴趣了,倒是饼干吃了不少。

    头晕晕的躺在沙发上睡了。

    一肚子火气的辰亦天回来看着躺在沙发上正在酣睡的诺溪,伸手拍拍她的脸,诺溪睁开眼见他一脸的怒色,迷蒙着坐起来

    “怎么啦?”

    “怎么啦,你根曾蓉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那个钟杰。”

    “曾大哥,不是跟你说了吗?至于钟杰那就更是什么事都没有,你又从哪里听来些流言蜚语的。”

    “真的是流言蜚语,要不是老雷拿着凯凯的毛发做了亲子鉴定,这会我真怀疑凯凯是不是我的。”

    说到凯凯,这下诺溪不干了,蹭的一下来了精神

    “辰亦天,你说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怀疑凯凯,凯凯是你的儿子,我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虽然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你,可是这是真的。”

    顿了一下

    “还有既然话说开,我干脆就把所有的话都跟你说了,本来我是因为凯凯才不得不考虑要跟你结婚,可是我最终下定决心不是因为凯凯,而是因为苏紫,我要替我妈报仇,所以你的财产什么的不大可放心,我一点觊觎的心都没有,我只要有辰家少份就行,看着他们痛苦我就什么都值得了。”

    辰亦天啪的一耳光响亮的扇在诺溪的面颊上,诺溪粉白的脸上立刻高高肿起五条清晰的手指印,以为她是贪自己的财产,现在才知道人家什么都不贪,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把自己当做复仇的工具,受不了这个落差的辰亦天发现自己居然给她利用来报仇,怒不可遏,怒目瞪着手指摩挲着脸颊的诺溪

    “好,你说的,那咱们到此为止。你呆在辰家也不能无事可做,以后厨房的事归你,芳姐让她做别的,还有没我的命令不许出门。”

    说完甩着手踢开门扬长而去。

    归我就归我,反正我正闲的无聊,你这么愤怒做什么?

    辰亦天回到自己房间,站了一下,接到苏紫的电话,她受伤了。赶紧开车过去,掏出以前她給自己的钥匙进到房间,苏紫的左脚放在垫枕下,高高的翘起。

    “怎么不小心点?”

    苏紫嘴巴还没张开,眼泪就掉了下来,

    “我也不想的,可是最近人家总是走神,所以就……”

    “那你干嘛不回去,要来这里住,回到家有人照顾不是更好些吗?”

    “可是只有这里才有你的记忆,这里让我依稀仿佛间还觉得你还在,咱们还是跟从前一样。回到家,虽然有佣人照顾,可是很多的伤心事也跟着一起涌上来,我爸诺溪。亦天,我宁愿活在记忆里,也不想去面对那些残酷的现实,亦天,你知道吗?这是我唯一还能做得到,就是不停的想你想你。”

    辰亦天再也听不下去,一个把自己当做稀世珍宝,没有自己宁愿活在记忆里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