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该放手了

    有钱人的太太不出门,没事的时候就在家里看看自家院子里的美景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多好,然后看看杂志,喝着咖啡吃点点心,优哉游哉。舒睍莼璩

    这种舒适的子或者说这种档次的子苏紫肯定是过不上了,除非还有比辰亦天更有钱的人,有又如何,人能有辰亦天帅吗?妈,你的仇我用另外一种方式给你报了,你看看苏紫的痛苦就知道了。诺溪想着自己明天开始不用出门,也要过那种子,心里开始有点小小的期盼,期盼明天早点来临,自己也好试试,看看那样的子到底过起来是怎样的。

    泡够了脚,起舒展下腰肢,酸酸的累的慌,轻轻的捶捶腰,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最近老是觉得腰很酸很难受,难道是那个要来了,诺溪挠挠头,这才想起那个好像久没来了,虽然自己也习惯了,反正自己从来都这样,两三个月才来一次,很少准时过也步子回到确切来的子,可是好像这才蛮久的了,要不改天去看看,拿点药吃吃。想到药又想起头上的那到口,还好曾蓉没问自己头上的那个口哪来的,否则该怎么说,对了,他是没看见还是看见不问,应该是没注意,嗯,肯定是没看见,不然他怎么可能不问,也好,没看见也好,省得自己跟他解释,自己又不擅长说谎。

    回到屋子,辰亦天已经回来了,看着她从院子里进来,瞄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径直前往餐厅,诺溪耸耸肩无所谓的跟在他后面进到餐厅,看着餐桌上粉红色的三文鱼片,一阵恶心,伸手摸摸口,咽咽嘴里多余的液体,怎么搞的,自己又不是没吃过,怎么会今天看见它就想吐?

    “要吃就吃,不吃别坐在这里,影响别人的食。”

    诺溪看看他,见他看着桌子上的菜,叹口气顺从地回答道

    “哦,那我先上去了。对了还有我明天暂时不去店铺了,等过些子再去。”

    “那是你的事不用跟我说,我也不想知道。”

    听着他冷冰冰的声音,感觉自己自作多的诺溪回到楼上,看着空的屋子却又觉得肚子空空,有些饿,很想吃东西,尤其是饼干类的,到处翻找一下,可是屋子里什么都么有,除了白开水。

    忍着饿无聊的打开电视,看着电视里的炸鸡广告,好像香气已经扑鼻而来,嘴唇,要不自己出去吃好了。对了,出去吃一次,现在就去。自己多久没吃炸鸡了好像还是凯凯走之前吃了一次,立刻行动的诺溪提着包还么出门,辰亦天就黑着脸走了进来,站在她面前

    “难怪跟我说明天不去店铺,原来如此,你今天跟曾蓉做了些什么?”

    “我跟他?没做什么呀?”

    “没有吗?你看看,这是什么?”

    辰亦天把手机递到诺溪眼前,看着那一幅幅的画面,诺溪依旧不明白

    “这很正常呀,他跟我吃饭出来看见又记者,就替我挡着,后来怕他们跟着去店铺,我们就回家,然后我睡了一觉,醒来后就回来了,我怎么知道他们还躲在偷拍。”

    听完诺溪这样一说,辰亦天不相信的看着她,可是又说不出别的什么来,想了想不甘心地说道

    “好,你说的,明天开始不出去,那麻烦你说到做到。”

    看着面色凝重的辰亦天还以为他会跟她说什么,原来是这个,表轻松的看着他

    “好了,你放心,我说不出去就不出去,因为我根本不喜欢有人跟着,也讨厌他们问我问题,要是万一又说错怎么办?”

    “好,我希望你能记得今天自己说的话,以后没我的许不许私自出去。”

    “是、是啦,我也想过过真正的豪门少的生活,在家听听音乐,看看杂志什么的,而且有时间还可以跟凯凯视频。”

    诺溪想象着明天喜滋滋的样子让辰亦天更是郁闷。

    半夜,饿的实在是睡不着的诺溪起来到厨房,打开冰箱,看着冰箱里的黄瓜,拿出两根切好淋上醋加上辣椒酱吃了个痛快。吃完看着冰箱的面包拿着辣酱乐颠颠的回到房间。

    早上来到办公室,眼皮一直跳个不停,心里一直不安,早上自己出门她还在房间里没下楼,不会趁着自己不再耐不住寂寞又跑出去了吧?心烦意乱的拿起电话,秘书却敲门进来,看着她的神色,

    “有事?”

    “是,您看看这些都是些什么,都是关于少的。”

    辰亦天拿起报纸,钟杰,诺溪、曾蓉,眉头皱的紧紧,牙齿紧紧咬着,

    “以后这些无聊的东西不要拿来给我看,你想办法解决,至于这个钟杰找律师。”

    “是!”

    曾蓉看见这些报道,吓了一跳,这些东西哪来的,全都是空来风,无中生有。那个辰亦天应该不会信吧?简直也太胡扯了,什么初恋被无的利用,自己一腔真给她弃之若履,这什么跟什么吗?甚至说凯凯份不明,有可能是钟杰的,也有可能是自己的,真是荒谬。

    赶紧打电话给诺溪,谁知电话打了七八个都没人接听,要不去找她跟说说,让她跟辰亦天好好的把以前的事说说。出门还没上车就遇见苏紫,苏紫看着他急匆匆的样子,穿着高跟鞋的脚一扭,哎呦着抬起脚, 曾蓉看见赶紧扶着她

    “你没事吧?”

    苏紫痛苦的看着他

    “你去忙,我应该没事,就是鞋跟夹在缝里,脚扭了。”

    “那我送你去看看。”

    曾蓉扶着苏紫上车,开着车把她送往医院,苏紫一边感激的道谢,一边问他刚才急着出去要去哪里。听曾蓉说要去诺溪那里,苏紫沉默了一下

    “我觉得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去,这是他们夫妻的事,辰亦天会解决,你搀和进去不是让辰亦天更加起疑吗?该是你对诺溪放手的时候了,谁叫你以前不抓紧这个眼前缘分呢?这是我的真心话,你自己看着办?”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