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不会让你如愿

    那自己是喜欢苏紫多一点了?有可能!

    苏进默默的坐在对面看着辰亦天眼神闪烁、神色变换,知道他在思考自己说的话,好半天,辰亦天才抬眼看看

    “我不会重蹈你的复撤,我会好好处理我们三个的关系,只是要想让她们两个和平相处我看很难。”

    “这个我知道,希望时间能改变一切。对了,对诺溪好点,毕竟已经是你太太的了,别的不说就是看见她为了你生了凯凯的份上,虽然我心里也偏着阿紫,可是米已成炊,这大概就是你跟诺溪的缘分。”

    辰亦天听见太太儿子,不自觉露出不置可否的表,儿子是少爷,是辰家的,至于太太嘛……看看时间,礼貌的跟苏进告辞,苏进看着他的背影,刚才这个表什么意思?难道诺溪不是她太太吗?两个人不是已经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吗?

    辰亦天反复想着苏进的话,来到曾蓉家,敲门后是手上拿着围裙的诺溪来开的门,进去后诺溪拿着围裙直 接进厨房,站在曾蓉后,把围裙给他系上,温馨自然中流露的感撞击着依着门框的辰亦天。

    炒着菜的曾蓉看着靠在门框上的辰亦天,笑着对边打杂的诺溪说道

    “好了,你出去陪亦天,你们今晚就留在着吃饭吧!顺便亦天也尝尝我的手艺!”

    “好,诺溪,咱们就在这吃吧!”

    辰亦天对征询自己意见的诺溪说道。

    辰亦天坐在一边,冷眼看着他们天衣无缝的配合,这个端菜,那个盛饭,这个乘汤,那个那垫子,坐上桌,曾蓉帮诺溪夹菜,诺溪对他报以温柔的笑,给他乘汤,真是,既然这么登对合拍,干嘛硬要借着凯凯的由头嫁给自己,直接早点嫁给曾蓉不就好了吗?

    凭着男人的直觉,曾蓉多少感觉到了辰亦天的不快,

    “多吃点,味道还合胃口吧?”

    辰亦天点点头,嘴巴里没什么感觉地道

    “好的,看来凯凯这几年真的是多亏了你!谢谢你啦!”

    “说什么呢?其实是我应该谢谢他们母子才对,当年我女朋友因为我而出了意外,我四处流浪,居无定所,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会这样过下去了,谁知后来遇见了他们母子俩,家人般的温暖重新给了我面对伤痛的勇气,让我重新拿起画笔,所以是我应该说谢谢。其实,诺溪的饭菜做得不错,以后有机会让做给你尝尝就知道了。”

    为了消除辰亦天的疑心,曾蓉主动说起了自己的往事,诺溪不明白的看着曾蓉,没喝酒就醉了,好好的说这个伤心的事干嘛,相处那么多年跟自己也才说了一次而已,跟他有那么熟吗?

    辰亦天知道了曾蓉的用意,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没事的话又何必跟解释,坦坦不就好了。不过不管如何,看在他对凯凯的份上,自己就应该感谢他,毕竟他在凯凯的那几年里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想到这自己先坦然一笑

    “是吗?机会肯定有的,不管如何,我也应该要谢谢你这么多年陪在他们边。”

    曾蓉拿起饮料杯

    “用这个代酒,什么都不说了,跟诺溪好好过就行。”

    饭后曾蓉送他们夫妻俩出门,看着他们上车,翻却看见站在后面沉沉的钟杰,也正失神的看着他们夫妻俩,看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进入店铺,曾蓉自己跟着进来,跟在他

    “看着他们这样恩,心里不得劲吧!那声叹息可不是骗人的。”

    “神经,我懒得你,你整天跟这个幽灵似的再我们周围到底要干什么?”

    钟杰指指糕点

    “我是顾客不行吗?”

    看着钟杰拿着面包袋得意的走出去,曾蓉觉得恶心的同时又隐隐觉得不安,却又说出来不安的理由是什么?总觉得他没安什么好心。

    苏紫坐在房间看着那两束花,脸上依旧是梦幻般的神态,就像一个刚坠入河的少女,窦初开,什么都是美好,一朵小小的花就够她憧憬半天了。

    苏进进来看着她痴迷的样子,严肃的坐在她对面,把自己跟辰亦天见面说的话跟她说了,苏紫站起,不相信的看着他

    “爸,你太让我失望了,居然跑去叫亦天对她好,不要管我,你还是个有心的人吗?我看你是要看着我死才甘心的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如愿,我不会死的,我要是死了就没人替妈报仇,就没人看着你受折磨,我不会跟妈一样傻乎乎的,你要是看见我死了,还不马上颠颠的跑去跟那个女人道歉,让她原谅你,然后上演一出父女祖孙大团圆的戏码,把我跟妈彻底忘记删除,就当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我们。想的美,我苏紫不会让你如愿的,你看着吧!”

    苏紫的偏执让苏进心里除了无奈就是担忧,不晓得该用怎样的办法化解她的偏执跟那颗执意要报仇的心。

    就这瞬间,苏紫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一条腿跨在外面,一条腿在里面,然后笑着当着苏进的面拨通了辰亦天的电话,苏进吓的不轻,想要过去,苏紫做了个闭嘴的动作,用手指着苏进威胁他不准过去,满脸柔密意地对着电话说道

    “喂,亦天吗?嗯,是我,嗯,我有点事想要跟你说,一会能见见你吗?好,就在咱们常去的那家酒店,对,亦天,一会见,不见不散。”

    挂断电话,收起笑容,把腿收了回来,

    “我要换衣服,你出去。”

    苏进看着叹着气离开房间,回到了自己房间,拿出那块放在枕头下的玉佩,看了又看,头痛裂,很想找出解决的办法,可是脑子却始终是乱糟糟一团,没有一点思路可查。

    穿着件浅黄色的镂空绣花裙,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出来去见辰亦天,在路上却接到了钟杰的电话,说是有事要见自己,苏紫犹豫一下,找借口推脱,无奈钟杰却说事紧急,一定要马上见她一面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