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就是想整她

    然后把自己脱光,禽兽一样的扑了上去,恣意玩弄着无力反抗意识模糊的苏紫。

    诺溪看着凯凯进闸,小小的背影很快消失在闸后,眼泪再也忍不住刷的飙了出来,曾蓉掏出纸巾

    “好了,又不是再也看不见,哭成这样,亦天,你千万别笑她,她就是这个德行”

    辰亦天绅士的揽着诺溪的肩

    “怎么会,诺溪,别哭了,一会你是跟我还是跟曾蓉走,我要去公司,你呢?要不先回家休息休息。”

    诺溪拿着纸巾醒着红红的鼻子

    “不用,我跟曾蓉去店铺,对了,亦天,那个叫吉恩的人靠得住吗?把凯凯交给他”

    “当然,他们在月亮岛就见过了,而且你对吉恩难道没一点印象,当年你……”

    辰亦天看一眼旁边的曾蓉没说完,诺溪哭的稀里哗啦的脑子里晕乎乎的哪里还记得什么当年不当年。出了机场,辰亦天送诺溪上了曾蓉的车,温柔的跟诺溪再见,看着车子驶离停车场,辰亦天收起刚才的温柔,脸孔变得冷峻,女人,你的‘好’子这才是真正开始了。

    回到店铺,诺溪虽然停止了哭泣,可是不时的还在哽咽抽抽,曾蓉只好让诺溪上去休息。自己一个人跟小妹守在店铺。

    下午四点,苏紫准时摇摆着出门,还没出门,佣人就拿着一束百合进来,看见她要出去,赶紧把花给她,苏紫幸福的拿着花,又这回去把花放好,才慢悠悠的出门。

    开着车往诺溪的店铺而来,要是那个女人知道辰亦天送花给自己,不知道心里会作何感想,只是要是亦天知道自己跟钟杰还会要自己吗?天,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糊涂,一再的跟他那个什么?今早醒来看着光溜溜躺在旁拥着自己的钟杰,自己真的很想是在做梦,不是真的,这事一定不能让他知道,对,自己找机会一定要封住钟杰的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他应该不会太放在心上吧!

    进了店铺却只看见曾蓉一个新来的小妹,买好面包

    “怎么今天没来,是不是孩子走了伤心的快要死了?”

    “你要找她吗?”

    曾蓉答非所问的问道。

    “不,不用,我干嘛找她,只是觉得今天来没看见她伤心的样子有些遗憾,没事,迟早会看见的。对了,曾蓉,要不咱们打一个赌,看她能笑到什么时候,辰亦天对她有几分我相信你心里也明白。”

    “不管几分,只要是真的,只要他们中间有个凯凯就行。苏紫,其实事既然已经进这样,我冒昧说一句,你为什么不想开点,放眼四周看看,说不定能看到你真正想要的幸福也不一定。”

    “谢谢,我明白自己要什么,所以我不会认输的。现在你一个人,无聊的找我,只要有空我还是很愿意奉陪的。”

    曾蓉点点头,看着她拿着面包摇摆出了店铺,不用看也知道,她又把面包放进了门口的垃圾箱,真是猜不透这个女人,每天都做一样的事对她而言有什么意义?这样做又能碍着诺溪什么?

    想到诺溪也不知道她好点没有,一哭就头痛想睡觉这个毛病看来她这辈子都改不了的了。到了楼上进去,推开卧室的房门,她原先的房间里竟然没人,转头看看,凯凯的房门虚掩着,过去果然裹着凯凯的儿童被缩在上,抱着他的枕头睡的正香,这也能睡?拿大的毯子进去俯把凯凯的被子轻轻的揭开,把大毯子给她盖好,在替她掖掖被角。

    起去店铺没人的辰亦天上楼,进门就从半开着的门缝里看着曾蓉俯下子诺溪好像平躺着,干什么?

    脸色不好的过去敲敲门,曾蓉直起子转头看是他

    “你来了,她还睡着。”

    “是吗?睡了这么久”

    “是啊,这是她的老毛病,一哭就头痛,然后就是昏昏沉沉的睡,要不我叫醒她?”

    辰亦天看看裹着被子,鼻头红红脸肿肿的诺溪

    “没事,我一会在来,刚好我还有点事,一会你跟她说我晚些再来接她。”

    辰亦天出来倒了楼下,拨通苏进的电话,跟他说自己现在有空。

    辰亦天看着眼前的苏进,短短两个来月,竟然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变成了一个满面愁容的糟老头,担心地问道

    “伯、爸,你没事吧?”

    “你说呢?”

    苏进看他一眼,然后低头看着杯子里的饮料,

    “爸,我,苏紫还好吧?前天我在诺溪店铺看见她,好像瘦了很多。”

    “你看的这么清楚,既然这么关心她,为什么要放弃她娶诺溪,凯凯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其实不管凯凯跟不跟你,他都是你的孩子不是吗?”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没办法放下凯凯,更没办法看见他叫别人爹地,凯凯是个多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先不说凯凯,你真的是全部是为了凯凯而娶的诺溪的吗?你心里就一点也没喜欢过她?别跟我说没有,诺溪这孩子像她妈,总是会在男人面前不觉的流露出羞楚楚可怜的意态,就像清晨山谷里带着露水的兰花,我见尤怜,触碰到男人心底里最柔软的部分。亦天,你不管喜不喜欢都跟诺溪结婚了,那就跟诺溪好好过,别管苏紫如何,不管她怎样她都跟你已经没有关系,若果两边都拖着粘着,最后害的是你们三个人,我就是前车之鉴。”

    辰亦天看着苏进,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喜欢那个多一点,说是不喜欢苏紫吧好像又不可能,要是不喜欢怎么跟她在一起七年,要是真的有那么喜欢为什么再见到诺溪后潜意识里总是抗拒她提起婚事。可是那自己就喜欢诺溪吗?想起她总是愤怒,气她的心机,气她的种种贪财的面孔。看见她伤心,自己心里的觉得痛快,就是故意整她想看见她落泪。看见苏紫伤心自己则于心不忍还有愧疚,很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