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苏紫看见凯凯的玉佩

    辰亦天竟然堂堂正正的牵着凯凯进了公司,他竟然公开他们的关系了?他不怕那些报纸杂志胡乱猜测吗?他不怕传言满天飞吗?急着想要一探究竟的下车跟着进去,上楼,总裁办公室没人,出来秘书也不在,走到别的办公室,好容易逮着一个人,说总裁带着小少爷跟开发部的人去了会议室,他们去会议室带个小孩干什么?

    来到会议室外,轻轻的推开了后面的那扇门,站在门缝里看着里面,凯凯站在一个凳子指着幻灯侃侃而谈,辰亦天微微翘起的下巴此时更翘了,满脸都是得意跟骄傲,手下的那些人无不专注的聆听着,不时的还低头看看手里的文件,这是搞什么?人还没进门,就要把公司给他了吗?

    苏紫怒不可遏的一下推开门,里面的人全都转过头来看着贸然推门进来的苏紫,凯凯拿着棍子的手也放了下来,错愕之后辰亦天转把凯凯抱下凳子

    “你们休息一会,十分钟之后继续,你跟我来。”

    说着指着苏紫,苏紫目怒凶光的瞪瞪凯凯,跟着辰亦天回到办公室,一进门,苏紫就大声的吼叫着,指着辰亦天,质问他什么意思?辰亦天等她连珠炮的问完,看看手表

    “就这些问题,第一他是我儿子,带他来公司正常。第二他跟我们公司接下来会有跟多的合作。至于其他的私事,咱们回家私下里再谈,公司不是谈私事的地方。”

    辰亦天丢下苏紫推门出去,苏紫看着他的背影冲到他面前,甩手就给了他一耳光

    “你混蛋。”

    辰亦天摸摸脸,居然敢打我,看看会议室里,要不是里面有那么多的人,女人,你今天死定了。嘴角微微一扬,声音比冰窖里出来的还冷,眸子毫无度的看着她

    “够了,再闹我叫保安了。”

    声音不大,却有足够的威慑力,把苏紫给震在那。伸手大力的推开站在他面前的苏紫,径直回会议室去了。心里想着凯凯,就不觉的露出温暖的笑,凯凯,凯凯这小子真的让他刮目相看,昨天说的事他晚上回去就把所有的图片资料整理好,文字说明也是一一配搭好,早上一来公司就直接打印出来,办事效率一点不比公司的这些大人差,而且懂的用穿着来给人心里按时,正式的感觉让这些手下瞬间收起玩玩的心,不在抱着跟着小孩子胡闹的心好好的听他的介绍。

    苏紫站在那空窗几秒后愤怒的冲到电梯口,看着打开的电梯,我干嘛要走,只要你辰亦天一天没把这事公诸于众,那我还是你的未婚妻。

    按住心里的火,走到茶水间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那悠闲的喝着,其他的都不想,只一门心思的想着就这样跟着他,跟着凯凯,看着他们今天要闹出什么花样来。

    凯凯的产品介绍会,越说到后面听的人越有劲,越有兴趣,说的口干喝了很多水的凯凯说着说着来了句

    “你们大家稍等,我要嘘嘘一下。”

    听得入神的大家,哄的一下笑出声来,辰亦天把凯凯抱下椅子

    “要我带你吗?”

    “不、不用!”

    凯凯一溜烟推门跑了出去,坐在走廊里的苏紫看见他出来,一把抓住凯凯,凯凯急着上厕所,用力一挣,前的扣子给挣脱开来,看着凯凯前的那块玉佩,苏紫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块玉佩上,脑子里电光火石的闪出另外一块玉佩的样子,凯凯趁着苏紫发呆的瞬间挣脱跑进了洗手间。正在跟手下讨论的辰亦天看见凯凯衣服敞开的进来,拉着他,

    “什么苏紫,你说苏紫盯着你这块玉佩。”

    凯凯点点头。糟糕,辰亦天赶紧冲出来,走廊里已经空无一人。

    看着凯凯走进卫生间,苏紫的的嘴唇都咬出了血印,那块玉佩不是跟自己家的那块是一对吗?他怎么会有那块的玉佩的,他跟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

    满脑子嗡嗡作响的一路超速回到家,穿过空的客厅来到楼上,直接推门进去,苏进竟然不在房间,打开抽屉,苏紫胡乱的翻找着,想看看自己家那块摔断的玉佩在那,是不是跟那块一样,找了半天把屋子里所有的抽屉拿出来,把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地上,翻找着,结果还是一无所获。手机不断响起,气恼的苏紫抓起来从窗户扔了出去,在楼下花园修剪花树的苏进摸摸脑袋,低头一看,原来是手机,捡起手机看看楼上,她回来了,这又是在发什么脾气!

    把手机装进口袋,干脆走到屋子后面躲着去了。

    在屋里瞎找了半天,没有一丝的眉目,苏紫出来开车去找诺溪,来到诺溪的店铺,也不管里面还有客人,冲进柜台左右看看,里面除了曾蓉,连诺溪的影都没有,一把拉着正在忙碌的曾蓉

    “诺溪呢?诺溪那个人在那里?”

    听苏紫一口一个人,加上她是神态,肯定是出大事了,她看见辰亦天带凯凯去公司了,还是辰亦天或是苏进跟她说了什么了,苏紫见曾蓉默不作声的发呆,伸出玉手就在他心口上来了一下,大声问道

    “我问你,那个人呢?她去哪里了。”

    “她出去了,不在,苏紫小姐你能不能说话客气点。”

    曾蓉看着围在柜台外面看闹的人,克制着自己的脾气说道。

    “客气,对她,对那专门抢别人男人的狐狸精?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也给她迷惑了吧?我到今天才知道这中下三滥的本事也是遗传的,原来是家学渊源,诺溪,你死哪去了,给我出来,我要跟你好好的理论理论,学学你家传的本事,看怎样做小三,诺溪,你这臭女人,女人,你给我出来。”

    看着嬉笑的人群,曾蓉伸手拖着苏紫走到外面

    “够了,她不在,有事改天再来,恕不奉陪。”

    苏紫骂骂咧咧的还想进去,曾蓉已经把店铺的客人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