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霸王硬上弓

    这样不但事能解决,说不定还能悄悄的跟诺溪父女相认,祖孙团圆,还好祖宗保佑,那天让自己及时看见凯凯脖子上那块苏家的祖传玉佩,否则自己岂不是已经闯下大祸,亲自杀害了自己的外孙。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让自己没有闯下大祸。兴奋的苏进不顾天晚来到诺溪的店铺,店铺卷闸门已经放下,在楼下望着楼上黑漆漆的窗户徘徊良久,终于还是忍住心里的激动决定还是明天再来。

    辰亦天看着远去的苏进心里很不忍,为了女儿他竟然把那段不堪的往事详详细细的跟自己叙说,他的无奈跟愧疚自责,都深深的体现在他话语里,他对苏紫的对溢于言表,自己就算不管他,可是不是还有苏紫,苏紫那颗那个脆弱的心真的能承受吗?自己也想快点解决,免得继续拖下去大家痛苦,可是还怎么办?不让凯凯进辰家,别说父母在天之灵就是老雷,还有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都怪那个臭女人那么贪钱,她要是各方面都好一点,自己不是就不用这么纠结了吗?等一下,这么说自己心里想要接受凯凯回来,也不全是为了凯凯,也有那个女人的份,自己的种种纠结也是因为那个女人,才如此拖泥带水的,干你老母,窥测到自己内心潜在秘密的辰亦天不骂出了声。

    曾蓉看着诺溪坐在凯凯房间看着凯凯,过去站在门边

    “还不睡?”

    “你说这个时候我还能睡的着吗?”

    诺溪苦笑一下。停了一下,摸摸的,凯凯额前的头发

    “曾大哥,我想要不然把凯凯给辰亦天算了,反正知道凯凯好就好了。”

    “你真的舍得?只怕就算你舍得,凯凯也舍不得你,而辰亦天对凯凯又是势在必得,所以我看不如、不如你考虑下凯凯的建议,跟他一起会辰家算了。”

    “这是凯凯的一厢愿,你也信,算了,看看再说。”

    “如果辰亦天也是这么想的呢?你怎么办?”

    “你是说辰亦天会听凯凯的,这不会吧?”

    曾蓉笑笑他已经从诺溪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拍拍诺溪的肩膀

    “早点睡!”

    诺溪坐在那想着曾蓉的话,辰亦天会接受自己,可是那天他不是很讨厌自己吗?坐在那心里想的是辰亦天有多讨厌她,全然忘了辰亦天是怎样的羞辱她,折磨她,自己哟是如何的恨着他,可是这会想起来,居然一点恨意也没有,甚至想起第一次跟辰亦天的形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渐渐的想着如果真是那样,也不会很差吧?起码可以跟凯凯在一起,也可以给凯凯一个名分,不要让凯凯再顶着私生子的名号。可是苏紫,苏紫还怎么办?不,自己不能这样,母亲不就是无意间介入了别人的家庭,在得知对方的太太不能接受自己存在的事实,出车祸死了之后得了严重的产后抑郁,最后也亲手终结了她自己的生命,来赎罪。让三个月的自己成了孤儿,靠着年迈的祖母勉强度。想到这,体不一哆嗦,暗暗忖道,自己不能这么做,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在重演,自己没资格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还是把凯凯还给他算了,只要他同意让凯凯经常来看自己就好,这样的对大家都好,就这样,明天去跟他说把凯凯给他,凯凯一定会了解的,心里拿定了主意,看着凯凯去难掩心痛。

    钟杰的鼻端传来一阵阵的幽香,微微睁眼,泡在温泉里的苏紫比平时又多了几分的妩媚慵懒,头发湿漉漉的凌乱的随意捆扎在脑后,没有任何修饰的脸庞光洁如玉,细滑的肌肤隐隐透着丝红,慵懒中带着些许自然流露的感,大小适中的双峰在花瓣漂浮的水下若隐若现,随着水波纹的晕开,展现出一种奇异的魅力,纤细的腰肢,修长笔直的双腿,窄小的三角裤紧紧包裹着她弹力十足的部,中间的突兀无声的对他唱着歌。美丽的苏紫袒露的一切无不引人遐想,浮想联翩的钟杰喉头上下涌动,心跳的速度在慢慢的加快,体的温度也在慢慢加高,眼睛停留在她的双峰上的时间越来越长,想象着布片下那颤动的花蕾在水波中怎样风万种的摇曳,更加舍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苏紫体的磁场引着钟杰的体逐渐向她靠近,他的胳膊已经碰到了苏紫的胳膊,大腿也跟着她的大腿有了短暂的摩擦,这小小的摩擦让钟杰出全就像触电似的抖动起来,快感让他的心停止了跳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把苏紫尽的拥在自己怀里抚摸她的每一寸肌肤,嗅遍她体每个角落的芳香,让自己跟她在这风景如画的美景里合二为一。满脑子都是这个画面的钟杰红着双眼站到苏紫的面前,紧贴着她的体。

    迷糊中的苏紫突然感到眼前猛的一黑,睁眼一看,钟杰的脸就在自己眼前,他粗粗的呼吸直接打在自己面上,腔里的那颗心不安份的跳动着,传来阵阵的可怕的咚咚声,眼睛里漾着一种极端饥饿的渴求,感觉自己就像猛兽盯着的猎物,这样苏紫感到了不自在跟害怕,心虚地

    “泡太久了,我有些累了。”

    苏紫转想要爬上岸,钟杰已经一把从后面抱住了她,他的凸起牢牢的顶着她的部,一阵生疼的感觉传来

    “放开!”

    苏紫挣扎要爬上去,钟杰一边搂抱着她,一边已经扯下的三角裤,喘着气对她急急地说道

    “阿紫,我你,求你了,我真的你,嗯…阿紫,啊!”

    “不要!”

    苏紫嘴里叫着不要,可是已经为时晚,钟杰滚烫的坚硬已经后面进了她神圣的密道,深入到她的花心,触底之后才罢休。她背对着他徒劳的扭动着体挣扎着,只是让双手将她抱紧的钟杰心里更加愉悦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