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苏进出面

    “有兴趣去去喝一杯吗?”

    钟杰看一眼店铺里,对苏紫点点头,过来跟着她上车走了。

    餐吧里,苏紫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跟钟杰打探着诺溪的过去,从钟杰的嘴里苏紫知道诺溪是怎样一个贪慕虚荣心机极重的女孩子,看着可怜的钟杰忽然自己跟他同病相怜,说的话也就跟多了,钟杰不失时机的诉说着自己怎样着诺溪,可是诺溪又怎样利用自己跑进辰亦天的宴会勾引他并且在怀上辰亦天的孩子后无声无息的抛下自己走了,又说虽然现在自己很同那个曾蓉,跟她一起住了这么多年,还是让她给他甩了,白帮他养了凯凯那么多年。说道伤心处摘下眼睛擦拭着眼角,苏紫努力安慰着他,

    “放心,人在做天在看,总有一天她会遭报应的,同时我又很羡慕她,可以把那你们这些头脑并不笨的男人耍的团团转,一个个的为她痛苦!”

    看着眼前醉如桃花的苏紫,钟杰的眼睛里露出一抹异样

    “算了,不说她了,要是换做是你我也甘愿为你这么做,苏小姐说句冒昧的话,我恨自己为什么现在才认识你。”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钟杰伸手抓住苏紫的,认真地说道

    “你不仅人漂亮还优雅得体,比起诺溪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自从、自从那次看见你,我的心里就一直记挂着你,尤其是知道诺溪的孩子是跟辰亦天生的以后,我就一直担心着你,生怕你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害自己。”

    苏紫咯咯咯的笑着,甩开钟杰的手,钟杰以为苏紫生气了,张嘴就要道歉,谁知苏紫举起酒杯

    “来,我们干一杯,为了这迟到的缘分!”

    “干!”

    欣喜如狂的钟杰赶紧举起酒杯,一饮而尽。话匣子一经打开,两人就开始贴心掏肺的说着,最后钟接杰扶着烂醉如泥的苏紫住进一家酒店,看着在上一会哭着一会骂着的苏紫,钟杰细心的在旁边照顾着她,给她倒水,忍着臭给她擦呕吐物,折腾了半宿,苏紫才终于沉沉睡去。

    天刚亮,睡不着的诺溪就来到店铺开店,门才开的,后面就进来一个神憔悴的老人,眼巴巴的望着她,诺溪凝眸看看,这不是那天陪着凯凯看风景的老人吗?这一大早的过来有什么事吗?

    苏进失神的看着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女儿,千头万绪不晓得从那里开口?呆呆的看了她半天,直到看着诺溪不自在的表才想起自己来这里找她的目的,支吾着张嘴要说,诺溪从里面端出豆浆跟蛋糕着

    “来,您还没吃早餐吧?这么早,有什么话吃完再说。”

    苏进吃着早餐,看看门外逐渐透亮的天上跟逐渐增多的行人,定定神直接开口说道

    “我是苏紫的爸爸苏进。”

    诺溪听到苏紫两个字内心一颤,看着苏进明白过来

    “苏伯父找我是为了凯凯的事?”

    苏进点点头

    “我知道诺溪小姐一个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可是我家苏紫跟亦天这么多年,眼看着就要结婚,所以我希望她的婚事不要因为你跟凯凯而受到影响。亦天很想要孩子,那诺溪小姐能不能就让亦天带走孩子,这样对你也好,对孩子也好,对大家都好,我保证阿紫会对凯凯好的,而且凯凯已经这么大了,也不会轻易的就把你给忘了,大家一起来他不是更好吗?所以你能不能放弃利用孩子想要嫁进辰家的想法”

    这是什么话,说的自己好像抢走辰亦天似的,自己有那么大本事吗?他可没把自己给放在心里,要是他们知道辰亦天怎么对自己的,可能牙都会笑掉了吧?看来苏紫跟他爸都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脸上微微露出一个有些酸涩的笑

    “伯父,我看您跟苏紫都误会了,辰亦天想要孩子没错,可是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利用孩子进入辰家”

    心里补上一句,就算自己想人家辰亦天也未必肯要,就凭他那么讨厌自己?除非他脑子进水,才会娶一个自己连看都不想看见的女人!

    “是吗?既然这样事不是好解决多了,那你们还能有什么问题?”

    “我这里没问题,问题在辰亦天那里,因为我不可能会把孩子给辰亦天,凯凯是我的孩子,永远都是,从有他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过他是辰亦天的孩子。”

    “可问题是凯凯的确是辰亦天的孩子,而且他现在知道了,要把凯凯要回去,你给他不就完了吗?干嘛要一直纠缠不休的。”

    诺溪见苏进这么说话,摇摇头

    “好了,我跟你说不清楚,总之你大可放心的是我绝不会进辰家,不会跟你女儿抢老公,行了吧?但是要让我把凯凯给他们也绝对不可能,我死都不会跟凯凯分开。”

    “你这孩子怎么固执,谁说让你们分开,只是让凯凯进辰家而已!”

    诺溪站起

    “伯父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忙,您请!”

    说着走进柜台,苏进坐在那,看着她心里不忍可是为了苏紫,毕竟自己欠她更多,只好牺牲她了。走过去对诺溪说道

    “好你先忙,但是你一天不答应我就天天都来,只要你肯同意把凯凯还给亦天,条件你开,只要我能拿得出来的我都同意。”

    苏进的固执让诺溪感到厌烦,不悦地对他再次说道

    “就算你给我一座城,我都不要,因此请你不要在浪费我的时间,您这么空闲,干嘛不去说服辰亦天,让他放弃凯凯,我同样会让凯凯认他,这样也不影响你女儿的婚姻大事,岂不是两全其美。”

    苏进看看进来的客人,忍着还要说的话不甘心的走了。

    曾蓉上午得空时从诺溪嘴里知道早晨那个气哼哼出去的老头是苏紫的爸爸,竟然笑了

    “看你现在怎么办?人家老头子都出场了!”

    诺溪烦闷的摆摆手,没有继续说下去,曾蓉想了一下,犹豫着半真半假地借着玩笑把自己心底里话说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