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白白心痛

    诺溪还是一副木头人模样,自认失败的曾蓉只好走进厨房,把所有的担忧全都做进饭菜里,做好让凯凯起叫诺溪吃饭,诺溪忧伤的看着眼前帅气的儿子,一把把他抱在怀里,紧紧的搂了几下,然后松开,脸上勉强挂起一个笑容

    “吃饭!”

    曾蓉给凯凯夹着菜,眼睛却不时的看向诺溪,诺溪领口边缘的红印滚烫的烙在她心底,郁结的表让他的心跟着疼痛,很想过去把她搂在自己怀里,替她舒展她的郁结,凯凯看看诺溪看看不时失神的曾叔叔,大人似的叹口气,摇着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唉……

    然后叹着气下桌回房间去了,曾蓉咀嚼着凯凯的话,这个小鬼头胡说些什么?难道自己露出了什么马脚?可是没有呀,自己一直把诺溪当妹妹,当家人,可是、可是为什么看见她昨晚没回来,自己的心痛里更多的是酸涩懊悔,难道?不可能,不会的,肯定只是因为想着她跟凯凯离开自己,才难过的,嗯,就是这样,毕竟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没错!

    心里一边叽咕着,一边几下拔掉碗里的饭。 几下吃完敲敲桌子

    “发什么呆,快点吃完我好洗碗。”

    诺溪把碗跟筷子一放,

    “我饱了,今天麻烦你收拾明天我来。”

    “好,你说的,不过就明天可不够,这几天都是我收拾的。”

    “好,那以后都交给我?”

    ‘以后’这什么意思?难道说她不会跟辰亦天走,还是说辰亦天没打算要接受她,是吗?可以这样理解吗?曾蓉心脏的某个小小的角落暗自雀跃了一下,虽然把自己快乐建立在诺溪的痛苦上好像有点不应该,可是,不管了,以后再来道德。

    苏进从苏紫那里知到辰亦天要陪凯凯去美国,心里的也暗暗的松了口气,这或许是个转机,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想清楚该怎么做?后来又听苏紫说辰亦天打算把凯凯留在美国读书,心里更是大喜,这样更好了。

    曾蓉陪着诺溪送凯凯去机场,把凯凯交给辰亦天,诺溪的眼睛一直落在凯凯上,千不舍万不舍,这天还是来了,拉着凯凯不断的叮嘱着凯凯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一定要回来。

    凯凯知道诺溪的心思,临出闸的时候抱着诺溪的脖子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小声的在她耳朵边

    “放心,我是凯凯,不是别人,我保证事结束我就回来的,你想不通的事就不要想了,等凯凯回来帮你想。”

    诺溪含着眼泪拼命的点着头,答应着凯凯。凯凯松开诺溪,把诺溪拉到曾蓉面前

    “曾叔叔我妈就交给你了,谢谢你帮我照顾妈!”

    曾蓉揽着诺溪的背部,对进去的凯凯挥挥手,当凯凯的背影消失的刹那,诺溪终于忍耐不住泣不成声的哭了出来。

    看着周围人异样的眼光,曾蓉只好面带微笑把诺溪弄出来机场大厅来到外面找了个小角落,让诺溪痛痛快快的哭着,诺溪一边哭一边说

    “我知道,凯凯不会回来,我知道,他不会再让凯凯回到我边的,我知道,我再也见不着凯凯了。”

    “不会的,不会的”

    曾蓉嘴里说着不会,心里却开始相信诺溪说的,那个家伙不是做不出来也不是没有那种能里力的人,看着如此伤心难过的诺溪开始怀疑自己之前一心想要撮合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想法是错误的?

    一直到回家诺溪还在哽咽,曾蓉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实在是再也找不出什么语言来安慰诺溪,只好来到店铺暂时避开平静下自己的浮躁不安的心。

    飞机上第一次乘坐飞机的凯凯显得有些兴奋,跟凯凯的兴奋相比是辰亦天的静寂,不晓得为什么刚才在大厅看着才几天没见的诺溪双颊为陷,面色发白时心里竟然会痛,尤其是看着曾蓉揽着她的景,看着伤心的她竟然很想把她抱过来好好安慰安慰她,难道真如他所说自己上她了,不可能,这怎么可能,自己那么讨厌她,讨厌她的心机讨厌的愚蠢,讨厌她的一切,辰亦天为自己为那样一个女人心痛感到恼怒,为自己喜欢上那样一个女人羞愧,要不是在飞机上真想大吼一声。

    曾蓉失神的坐在那,连苏紫进来都没有看到,要不是苏紫走到他面前,干咳一声。抬眼望去,苏紫一脸的落寞,左右看看,声音嘶哑地

    “那个女人她不在?独自去哪里庆祝去了,把你这个老人都给扔下不管了”

    “你找她有事?”

    曾蓉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伤心失意的女人,原谅这她的口不择言。

    “没,就是想来看看她现在快乐的忍不住想要笑的样子,真是的,你怎么能跟这样跟一个还算有点姿色的女人一起住了这么久,而对她没有非分之想那她收了,你要是把她收了也免得她出来破坏别人的家庭幸福抢别人的老公,你很可恶非常的可恶!跟她比起来你更可恶!你是有病不想还是早已经玩腻了,无所谓了”

    苏紫忿忿的说完这几句前后矛盾,踩着高跟鞋有力的敲击着地面转走了,曾蓉看着她的背影,骂的好,我是很可恶,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不是体有病而是脑子有病,他妈的,要是早知道会搞成这样,自己才不会瞎心跟凯凯瞎胡闹,让自己的心跟着白白的痛,痛的还不敢让人知道。

    苏紫气愤的出来差点跟钟杰撞个正着,钟杰伸手扶着子往后一仰的苏紫

    “苏小姐你没事吧?”

    苏紫凝眸看看,才想起来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那天给自己名片的男人,叫什么钟杰,是苏紫的发小。

    站直子,静静地

    “没事!”

    钟杰绅士的松开手,礼貌的笑笑的站到一边,苏紫走开两步,又停下回头看着站在原地的钟杰

    “有兴趣去去喝一杯吗?”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