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冷静下来

    “求你了,你有学识有能力,没有我照样会过的很好,可是她不同,她什么都没有。”

    苏进说着说着竟然双腿一弯跪在了老婆面前,老婆看着他,不敢相信一个堂堂男人竟然为了一个卖菜的女人给自己下跪,心冷到了极点,痛到了极点!再次问道

    “那女人对你而言就真的那么重要?”

    “是!”

    尽管当时已经看见了老婆悲痛绝的受伤表,可是想着那个大着肚子的她,苏进还是硬着心肠答道,希望自己的坚决能让她放手,老婆缓缓站起,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不会放手,死都不会放手,我不会成全你跟那个人,也不会睁着眼看着你跟那个人再一起快活!苏进我要让你一辈子都活的不安宁,一辈子!”

    说完穿着拖鞋发疯似的跑了出去,听着老婆决绝的话苏进的脑子一片空白,等他恢复神智跑下楼追出去,只看见了马路中间那辆水泥罐车下老婆血模糊的尚有余温的尸体,她的手脚呈不可思议的姿势扭曲的摆着,头已经模糊一片,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两只拖鞋相隔十几米,苏进哀痛的嚎叫着,早知道早知道……

    一切都过去了,站在佣人后的苏紫眼睛里闪现出跟年纪不相符的恨意跟冰冷,从那时起她就再没正眼看过自己。

    处理好老婆的后事的几个月之后,苏进收到了她写来的一封简短的信,说她生了一个女婴,为了赎罪赎她欠下的罪孽她走了,孩子留给了自己母亲,希望苏进放心。

    苏进彻底颠覆崩溃了,把工厂卖给了别人,自己整里借酒浇愁,后来才去国外。

    恍惚间老婆跟她的样子交替出现在面前,一个带着无边的恨意,一个浅笑盈盈,都是自己,都是自己害死了这两个可怜的女人。

    一阵江风吹来,吹乱了苏进花白的头发,他皱着的额上又多了几条皱纹,拖沓着沉重的脚步,缓缓的走向自己的车子,上车开着回家。车子停在院子里,看着大门,苏进不敢进去也不想进去,因为阿紫在里面,她要是知道了那个抢走她未婚夫的人是她同父异母妹妹,是害死她母亲的那个女人生的妹妹,她会怎样?她能承受得住吗?还有那个孩子,要不是那块玉佩,自己刚才手一松,不就亲自要了自己亲外孙的命,天啊,这是怎样的一份孽缘啊?老天你要罚就罚我,都是我苏进一个人的错,不要罚在他们上,他们是无辜的,老天!

    苏进捶打着自己的膛,恨不能杀了自己。

    苏紫在家里坐立难安,不知道苏进回去怎么帮他解决,头晕脑胀的之际接到辰亦天的电话,听她手在家要过来接她,苏紫没听完句挂断了辰亦天的电话,听佣人说苏进早回来了,在院子里不肯进来,出去隔着车窗看着就这么会功夫看去就衰老了不少苏进,敲敲车窗,正在自怨自责的苏进猛的一惊,抬眼看着她,眼神躲闪着,突然很怕跟她对视

    嘴巴嗫嗫地叫了声

    “阿紫!”

    苏紫一看他这神就知道事没有办妥,哼了一声进去提起自己的手包走了。苏进长长的叹了口气,难怪她会生气,自己说了会去帮他解决,可是没想到到,如今该怎么办!两个都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该朝着那一边,两边自己都伤害过,两边自己都对不住。

    坐在车里知道天黑才摇晃着脚步下车回到屋里,心口一阵阵的发闷痛着,拿着酒瓶咕咚咕咚的喝着,喝着……

    辰亦天见苏紫挂断他的电话,心烦的他也不想再去理论,回到家还没一会,苏紫竟自己回来了,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辰亦天也没有逗她开心的心,在一边等着她开口,苏紫见辰亦天看着自己不说话,心里的委屈难受通通迸发出来,冲着辰亦天吼叫着闹着,辰亦天实在忍不住一把抓住苏紫的手

    “够了,你不要看我不说话就无休无止了,事已经这样,你闹有用吗?有这么多精力胡闹不如想想清楚接下来该要怎么办?总之不管你怎么想,凯凯我是要定了,他是我儿子我就不会让他流落在外!”

    精明的苏紫听出弦外之音

    “那那个女人呢?就是凯凯妈你要怎么办?”

    “实话还是假话,实话是我不知道,假话是我不会抛下你而要她。”

    “为什么这么说?”

    辰亦天见苏紫冷静下来,抚弄着她的头发

    “我也想这样的,凯凯的事是在认识你之前……”

    苏紫认真的聆听着,终于知道了事的来龙去脉,

    “这么说你还是我的,只是因为这个意外才……”

    “你明白就好,说真的我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办?下星期凯凯要去美国,我打算陪他去,然后我的意思是让他就此留在美国念书,至于其他的想好再说,苏紫,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你。”

    苏紫心里尽管不信,可是现在自己还能怎么办?说分手取消婚约,自己办不到,可是要让自己面对凯凯自己好像也做不到,要不就先让亦天陪他去美国再说,这样也给自己一点时间想对策,自己可不是当年那个傻乎乎的妈,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连女儿都不要,把宝贵的生命随便的丢弃掉,即使真到了那一步,也要一起死。

    辰亦天见苏紫默不吭声,知道她就算不能接受,但是心里起码能听进去自己说的话了,宽慰的拍拍她的肩柔声说道

    “谢谢你,苏紫,不管将来怎样,我都谢谢你今天的理解!谢谢”

    苏紫搂着辰亦天的腰,妩媚的脸上露出一抹戾气。

    曾蓉见诺溪带着凯凯回来就直接上楼回家,干脆直接把店关了也跟着上楼,回去凯凯一个人无聊的上着网,诺溪水坐在一边发呆,于是只好跟凯凯说话,用他们只见的对话来吸引诺溪的注意,谁知费了半天劲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老公吃定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